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丹道邪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镇南王,尽早出发吧!

第六章镇南王,尽早出发吧!

狱卒 2020-10-19
肯定的上风!程勾皓严禁不出声为自己辩白。  “说。”方世璋脸色铁青,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的好了,不仅难以将周星宇留下的,反倒要将程家治罪,更有甚者除了给周云扬有些封赏!方世璋的脸色能耗才怪!  “回禀陛下,草民……草民真的不知道,请陛下法外法外开恩。”法典记载,名正言顺,如何防波?。...

丹道邪君

推荐指数:10分

《丹道邪君》在线阅读

  一个政治身份的定位,将程勾皓钉死在绞刑架上!

  “至于臣杀了那小队长之事,乃王爵继承人的权利,臣不但无罪,反而有为民除害之功!”周云扬堂而皇之的自我夸赞,有世子的身份在,无人敢反驳。

  法典记载,名正言顺,如何防波?

  “陛下,我……草民有话说!”程勾皓慌了,在场的人谁能想到,周云扬不过是纨绔此子,竟然是王爵继承者,那素有贤名的周家大公子竟然没有丝毫的怨言?

  然而不管怎么说,现在周云扬占领了绝对的上风!程勾皓不得不出言为自己辩解。

  “说。”方世璋脸色阴沉,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好了,不但无法将周浩海留下,反而要将程家治罪,甚至还有给周云扬有些赏赐!方世璋的脸色能耗才怪!

  “启禀陛下,草民……草民实在不知,请陛下法外开恩。”程勾皓磕头如捣蒜,一旁程辂冷静的看着,脑中思索脱罪之计。

  “好一个‘不知’!陛下,臣有话说!”

  “讲。”方世璋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陛下,程勾皓之罪,不可恕!”周云扬淡淡的说道:“敢问陛下,倘若臣不是世子,倘若臣不通武道,今日臣是否还能站在这里?”

  “程勾皓做此类事的时候熟练无比,显然不是第一次,陛下可以下令去查,定能有所收获!”

  下令去查?

  绝对不能查!

  程辂一听见彻查就急了,程家两条‘恶狗’京城恶名昭著,而且经常以恶名帮助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这些绝对不能被翻出来,否则不但他的两个儿子会死,就连他也地位不保,能否活下来都难说!

  “陛下!”

  噗通一声,程辂痛哭流涕,跪地求饶:“求陛下开恩!”

  “呜呜呜,陛下,老臣糊涂,老臣糊涂啊,是老臣疏于管教,才让小儿养成嚣张顽劣之气,不过那些都是戏言,他们不敢妄为的,请陛下看在老臣这些年来不辞劳苦的份上,法外开恩,饶恕小儿顽劣之错!老臣一定好好教导他们,让他们改邪归正!求陛下法外开恩啊!啊呜呜呜~~!”

  几十岁的人痛哭流涕,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悯。但是在场人有几个是没见识的平头老百姓?有哪个看不出来宰相是在演戏?

  但是这是不能说出来滴!

  “陛下开恩,老臣愿意上缴三千食邑,俸禄十年,求陛下给我儿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见方世璋没有点头,程辂连忙抛出另一个大筹码。

  出血!

  绝对是大出血!

  程家虽然没有封地,但是却是万户侯,名下有一万食邑。

  别看程辂只放弃了三千食邑,但是却整整降了一个等级,成了千户候!

  千户候与万户侯,白银与黄金的区别!

  “唉!罢了罢了!”方世璋故作心痛的说道:“爱卿如此,实在是让朕于心不忍。”

  “程勾皓何在!”方世璋清喝一声,顿时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宣判的时间到了!

  “草民在!”程勾皓跪地听罚。

  “程勾皓,为祸京城,作乱犯上,罪不容诛!”方世璋心痛的说道:“然,念在宰相一心为国操劳不辞辛苦,疏于管教,加之宰相爱子心切,自罚深重,就从轻发落,罚程勾皓杖责一百,终生不仕,以示惩戒!”

  终生不仕,简简单单四个字将程勾皓一生的仕途断送了。不过与死罪相比,这简直太轻了。

  “谢陛下隆恩!”程辂与程勾皓连忙拜谢。

  方世璋摆了摆手,免去二人的礼节,单手扶额,似疲惫状,“众位卿家,可还有事要奏?”

  熟悉方世璋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心烦,不想再听下去了,故而,那些有事的人也都不敢站出来,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

  “陛下,臣有事起奏!”就在这时一个熟悉,但却让人心存忌惮的声音响起,又是周云扬。

  “说。”方世璋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悦。

  “臣奏请陛下,治宰相误国之罪!”周云扬大声高呼。

  天呐!又来了!

  满朝文武都心累了,这小子怎么还来啊?不过他们也好奇,这个误国之罪又是从何而来?

  反倒是楚月姬,仿佛看出了什么,嘴角微微翘起,等待着周云扬的下文。

  “周云扬,别以为你年龄小,朕就不会治你的罪!宰相虽然言辞有失,但是一心为国,何来误国之罪?”方世璋怒了,龙颜大怒。

  普天之下谁不知道程辂乃是他的宠臣,周云扬一而再再而三打程家的脸不是明摆着对他方世璋不满吗?

  “陛下容禀。”周云扬平视宰相,铿锵的说道:“云扬虽小,却也知道是非黑白,知道文为治国资本,武为兴邦之要!是文臣就要高居庙堂,为国谋路、为民请命!是武将就要镇守边疆,为国戍边,驰骋疆场!”

  “臣文不成武不就,不能为陛下开疆拓土,不过是一个废柴,但是臣找得到自己的位置,不会耽误国之大事!”

  周云扬慷慨陈词!

  “三月前镇南行省遭外敌入侵,民不聊生,臣听闻陛下要派遣父王前往镇守边关,心喜非常,立刻快马加鞭从边疆赶来,希望能让父王早日回去,解救黎民与战火,还我天华一个安宁!”

  “但是,臣昨日刚到却听到另一给说法!宰相大人要留下我父王,还声称要父王镇守帝都?这是何等的居心,何等的铁石心肠,简直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丑恶奸佞小人!”

  “普天之下,谁人不知皇城戒备森严、还有诸多武将镇守,可谓固若金汤!反观镇南行省,无一可用之人,我倒是想问问,普天之下谁人不知我父乃是最熟悉镇南行省之外蛮夷番邦之人,宰相却百般阻拦,不让我父王道边关杀敌,我就是想问问,宰相大人,你究竟是我天华的宰相,还是蛮夷番邦的宰相???”

  究竟是我天华的宰相,还是蛮夷番邦的宰相?

  一句铿锵有力的质问,响彻整个养心殿!

  “陛下,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刻不容缓,但是宰相却一直不肯让我父去边关,致使我天华大批疆土被蛮夷占领,大量百姓被蛮夷屠杀,大量财富被蛮夷侵吞!如此以往必将伤我天华国之根本,甚至有可能危及陛下您的地位,这难道还不是误国吗?”

  这不是误国吗?

  是啊!

  绝对是误国!

  甚至可以说成荣敌叛国也不为过!

  “陛下,臣没有啊!”程辂心中凄苦,这一切都是陛下的意思,我不过是个配合的小角色,我招谁惹谁了?

  “没有?这么说宰相你是不相信满朝武将,只相信我父能护皇城周全了?”一句话,将宰相逼上了死路!

  误国之罪你不认也得认!否则你就是不相信满朝武将,宰相又能如何,你敢得罪满朝武将?

  都说武将是直肠子,这话虽然有些绝对,但也是有道理的,周云扬此言一出,有不少武将怒视程辂,似乎在说:你老小子必须给老子一个说法!

  “陛下,我……我……”宰相慌了神,立刻求助陛下,满朝武将,他得罪不起啊!

  “够了!宰相,枉朕如此信任你,你竟然罔顾朕对你的信任,为了一点小心思至天下黎民百姓于不顾,简直太让朕失望了!”方世璋拍案而起,怒斥宰相,似乎恍然明白了什么。“你和镇南王之间不过是些小矛盾,值得你为此将天下百姓至于水深火热之中吗?嗯???”

  “陛下赎罪,老臣有罪,老臣糊涂。”熟悉方世璋的程辂岂能看不出来方世璋的心思,连忙配合的认罪。

  “来人,革去程辂宰相之职,留奉察看。”方世璋怒气冲冲的宣判,然后就要拂袖而去。

  周云扬的心思已然昭然若揭,他不能再留了。

  “陛下,边关战事紧急,还请陛下下旨允许父王早日离京,镇守边关,为陛下扫除蛮夷、守护疆土!”周云扬不等皇帝走下龙台,立刻跪地请命!

  “还请陛下下旨允许镇南王早日离京,镇守边关,为陛下扫除蛮夷、守护疆土!”方纯昊连忙站出来为镇南王请命。

  “还请陛下下旨允许镇南王早日离京,镇守边关,为陛下扫除蛮夷、守护疆土!”满殿的武将同时跪地请命。

  不管是出于和镇南王的关系,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的,都跪下请命。

  “陛下,月姬从关外走来,一路上看见逃难百姓无数,战火肆虐已刻不容缓,请陛下下旨,允许镇南王离京,为陛下扫除蛮夷、守护疆土!”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一侧的楚月姬也站出来为镇南王请命。

  方世璋本来就已经极度挣扎,楚月姬的请命更是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方世璋不得不做出决定:“月姬,连你也觉得,边关战事非镇南王不可平了?”

  “不,陛下坐拥万里山河,手下能征善战者多如牛毛,可平战事者甚多。”楚月姬轻摇额头说道:“但是,镇南王非常了解满意番邦,无疑是当今战场上最好的人选,也只有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战乱,以安抚黎民。”

  “好吧,镇南王,尽早出发吧。”方世璋连扭头看都没有,直接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朝堂,若是有人看见他的脸色定能看到他的怒颜,还有眼中不加掩饰的杀气。

  镇南王啊镇南王,千万别怪朕!不是朕狠心,实在是你们周家太不让人放心,还有这个周云扬,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杀机,赤裸裸的杀机!

  虽然周家已经支离破碎,兵权已经完全旁落,但是方世璋依旧不放心,周家创造了太多的奇迹,再往前翻三十年,提起天华帝国,有多少人会在第一时间想起周家而不是皇家!

  这个家族太恐怖,方世璋容不下他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二逼,你是谁家养出来的奇葩? 第二章打脸啪啪响 第三章云扬的控诉 第四章上朝面圣! 第五章借势打脸! 第六章镇南王,尽早出发吧!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