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黄昏的第一章》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逃?

第二章 逃?

拿小刀的人 2020-10-19
不需要操什么心,过的简单轻松悠闲惬意。  简单轻松悠闲惬意,时间就过得飞快,转眼间间就下半夜里了,我看完一个电影,再放大监控点起了人数。这个白天被点名,按理该叫准时起床来报数点,最最起码也得让小岗进来巴拉一遍人头。虽然我通常但是看监控点数,一个是不愿让他们摸很清楚我被点名的轻松惬意,时间就过得飞快,转眼间就下半夜了,我看完一个电影,放大监控点起了人数。这个夜间点名,按说该叫起床来报数点,最起码也得让小岗进去巴拉一遍人头。但是我一般还是看监控点数,一个是不愿让他们摸清楚我点名的规律,再就是不大忍心折腾他们想让他们也睡个囫囵觉。。...

  一般来说值班的夜晚就是我的休息时间,平时工作生活紧绷绷的,干什么都是一阵风,上班的时候紧着把活干完好下班,下班的时候紧着做饭吃饭收拾好休息,收拾好了又得赶紧玩玩到点得睡觉,睡好了就得赶紧起来好上班。我是一个很散漫的人,真心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值班的时候是我难得的休息时间,这个晚上我不用急着干什么,泡杯茶待着,安安静静的,看看监控,看看电影,想点乱七八糟的事情,隔三差五点个名,到天亮自然有人交班,不用操什么心,过的轻松惬意。

  轻松惬意,时间就过得飞快,转眼间就下半夜了,我看完一个电影,放大监控点起了人数。这个夜间点名,按说该叫起床来报数点,最起码也得让小岗进去巴拉一遍人头。但是我一般还是看监控点数,一个是不愿让他们摸清楚我点名的规律,再就是不大忍心折腾他们想让他们也睡个囫囵觉。

  很快就点了一遍,少了一个。我没当回事,这么多人点错很正常,又点了一遍,还是少一个。我心里一抽,跑了?这可是个要命的事,今天我值班啊,首要责任啊,照我们系统的不讲理法,撤公职是肯定的了,搞不好还得判刑,看监狱的变坐监狱的。

  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都叫起来点人数,后来想了想不急,交班的时候我点的人数没错,睡觉的时候小岗要点人数,那时候少人肯定就闹起来了,现在不到一点,跑人也就是这三个小时的事。现在把这事闹起来,对我没好处,我先把监控倒回去,仔细看看少的是谁,跑哪去了,争取能把他找回来。

  我又仔细对了一遍空床和小岗的犯人,确实是少了个人,说来也巧,就是我负责的这个班。

  这个犯人叫刘东西,名字很搞笑,人长得平常,但是表情很有喜感,脸上的五官好像随时都能跳出来跟你白话一样。家里世代挖矿为生,到他这一辈出息了,学会盗墓了,不知道从哪里跟个小团伙混在一起,大前年在山东临沂盗一个汉墓的时候被抓了。因为还没入行,就是个放风的,判的也少,平时表现又好,这个季度就要释放了,就这么个犯人,不要说我们干监狱的,就是完全不懂的外行人也能琢磨明白,他不可能跑啊。

  就这么个不可能跑的人,却偏偏跑了。

  我调回调监控,这小子十二点多的时候偷偷爬起床,穿上衣服在床底下摸出个小包,打开窗户爬了出去。

  打开窗户爬了出去?

  我立马一脑门子汗,监舍的窗户都是新换的铝塑推拉窗,窗户外面安装了手指粗的铁枝。为了防止被暴力破坏,每隔二十多厘米左右还交叉加固,可谓牢不可破。这个家伙没做什么大的动作就这么爬了出去?这也太不真实了!

  我看的这个摄像头斜对着窗户,能够清楚地看到他后退着挤过栏杆爬了出去,之后没有任何停顿,就流畅的朝下移动消失在窗台上了,感觉就像某种手脚有吸盘的动物顺着墙壁满足的离开自己刚刚捕食过的现场一样。

  我在他爬出去的一段反复重放,看着完好无损的栏杆和他在寝室昏暗的夜间灯下模糊不清的脸,心中产生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刘东西虽说不是多么高大,也得有一米七多,一百三十多斤,这么一个成年人一点都不费劲的要钻过顶多也就是十多厘米宽二十多厘米长的空间。这他娘的不科学啊,简直就是胡扯啊。

  我稳了稳神,仔细盯着监控录像,努力找出合理的解释,同时稳定自己的心神。这是跟一个年老的犯人学的。那是个老江湖,一辈子坑蒙拐骗混过来的,各种江湖门槛手段门清。他说江湖里面各种把戏层出不穷,玩的无非就是“匪夷所思”四个字,用各种看似不可能的手段震慑住人的心神,自然使人言听计从。应对起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把不合理当做合理,稳住心神仔细看认真听,自有破绽。

  监控录像继续放下去,透过窗户我看见广场上有人跑过。我赶紧放大视频,倒回去慢慢看,隐隐约约看到有个人影弓着腰快速穿过广场,跑到雕像旁边,溜出了监控范围。

  看到这里,我心中大定,一种恼怒的情绪却冲上头顶来。这个刘东西肯定是钻坑里去了,这个小子从开始挖那个坑就有些心神不定的,甚至还主动要求去帮忙挖坑,我还说他是盗墓瘾犯了,把他骂了一顿,现在居然还做这种把戏吓唬完我跑坑里去,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他。

  我觉得浑身上下一阵放松,发现已经出了一身的汗。看来人就是这样,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令人惶恐不安,浑不知身在何处。一旦事情出现转机,便失去了认知能力,一些刚才还觉得诡异莫名的事情便变成了小把戏,脑袋发热,妄自尊大起来。

  此时的我就处在这么个状态,自我感觉去把他抓回来易如反掌,这个事也能顺利的瞒过去。我并没有按照应急预案处理,甚至都没有叫醒睡觉的陪班同事,换下皮鞋带上单警装备就开门下了楼。

  我绕过监舍楼,沿着广场边缘朝雕塑那边走,半夜里温度降下来了,凉风一吹我也清楚了不少,心里不由自主的就琢磨这个事。越想越觉得有些奇怪,快释放的人了,想跑是不可能的,所以说那个坑肯定不能通向外面。难道说坑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也不可能啊,那个坑我见过,四四方方一个土坑,出于挖坑人的恶趣味,那个坑搞得跟考古发掘现场似的,坑壁上还挖出了台阶,除了简单几层颜色深浅不同的土层,和坑底下露出来的一点点石头外没有半点新鲜的东西。难道是关的太久了,怀念过去盗墓的日子脑子出了毛病?也不像啊,这家伙平时看着还挺正常的啊,虽然今晚上爬出窗户的那德行真不像个正常人。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寒战,回想起监控镜头里他诡异的样子心里有点害怕起来。

  由不得害怕,我已经走到雕像旁边,迎面探照灯惨白的光把我的影子投到身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新鲜泥土的淡淡腥气,周围安静得怕人,只有一点点铁器的刮擦声从那个大坑里传出来。

  看来刘东西是在坑里了,我放轻了脚步,慢慢靠在雕像上听着着那渗人的声音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要想不出一点动静把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弄回去可不是个容易的活,硬来恐怕会喊叫起来惊动别人,我工作可就不保了。潜过去弄晕了拖回来?搞什么又不是拍电影。看来这事情只能和平解决了,先看他在干什么,只要不是精神病,就跟他好好谈谈,我觉得平时我对这些犯人还不错,刘东西也快释放了,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把这个事情搞大了。

  我悄悄绕到雕像另一边,一只手使劲扒着雕像的底座,伸着头朝坑里看。上半截有四五米的地方被探照灯照的非常明亮,台阶的影子像琴键一样排列着淹没在底层的一团黑暗中。我努力分辨着,黑暗中隐约一片深浅相间的条纹在晃来晃去,铁器的刮擦声更清晰了,毫无疑问,这就是穿着囚衣的刘东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他们遵守着夏制时沉默矗立在黄昏的黑 第二章 逃? 第三章 进洞 第四章 这才是进洞 第五章 洞的尽头 第六章 一切怪物都是纸老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