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东厢记》在线阅读 > 正文 《东厢记》第8章

《东厢记》第8章

阅读王 2020-10-19
郑初南安亲王小说名字叫作《东厢记》,提供更多东厢记郑初南安亲王小说全文深度阅读,东厢记郑初南安亲王比较完整版。东厢记小说郑初南安亲王节选:郑初南身边的小厮涵白一溜气的迎了回来,脸上还带了丝细心体贴的笑意,“二小姐想是累了,但…...

东厢记

推荐指数:10分

《东厢记》在线阅读

郑初南安亲王小说名字叫做《东厢记》,这里提供郑初南安亲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东厢记小说精选:夜幕低垂,早已过了亥时,安亲王府里依旧灯火通明,人声欢腾。主苑里更加是亮如白昼,欢声笑语连连不断。舒妙烟刚下轿就被堵在了大门口,管家舒言保养极好的脸蛋上眼线弯成了一条缝,“恭喜二小姐,皇上的圣旨已经到了,听说那沈相的嫡孙公子品貌一流,日后定能为二小姐添女增福……”说到后面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显而是见到舒妙烟脸上的神情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舒言识趣地不再吭声,默默跟着舒妙烟身旁一步步往里走。她自小看着舒妙烟长大,对其心思算…

夜幕低垂,早已过了亥时,安亲王府里依旧灯火通明,人声欢腾。主苑里更加是亮如白昼,欢声笑语连连不断。

舒妙烟刚下轿就被堵在了大门口,管家舒言保养极好的脸蛋上眼线弯成了一条缝,“恭喜二小姐,皇上的圣旨已经到了,听说那沈相的嫡孙公子品貌一流,日后定能为二小姐添女增福……”

说到后面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显而是见到舒妙烟脸上的神情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舒言识趣地不再吭声,默默跟着舒妙烟身旁一步步往里走。她自小看着舒妙烟长大,对其心思算是知道得比较清楚。正常来说,这位二小姐是极能掩饰自己情绪的,这会却在这关键当头上把脸拉得老长,看来对这门婚事还真不是一点点的不满意。

“我累了,先回院子歇着。”舒妙烟板着脸开口。她当然知道舒大管家断不会闲得专门在这里候她,必是主苑里有一堆人正等着给她恭贺看她表现呢。

她此时还真是没有半点表演的兴致。脚步一转,迈向自己的院子,“千安,你去回一声,说我还有事,不过去了,明日再说吧。”

千安点头应下,刚跑了没两步就折了回来。

舒妙烟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暗下叹了口气。

“见过二小姐!”安亲王君郑初南身边的小厮涵白一溜气的迎了过来,脸上还带了丝体贴的笑意,“二小姐想是累了,但王爷和王君大人还在苑子里候着呢,二小姐还是跑一趟罢?”

“我能说不吗?”舒妙烟木无表情地转过身,袖下的双拳紧了又紧。

涵白见此情形,陪笑道,“王爷从晚膳便等到现在,一直都不肯去睡,想来是高兴坏了。”

舒妙烟想到娘亲的心情,一时只觉得思绪有些复杂,终而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没进得主院,已经听到安亲王朗朗的声音传了出来,“本王的女儿自当是个争气的,怎么可能为了些个芝麻绿豆的事情耽误了正事,甚好,甚好,甚合我意!”

“来来,看看这支簪子怎样,这玉兰花上的紫晶可别致?”一旁王君郑初南明显轻快的声音随之响起。

他话音刚落便有艳羡声传了来,听上去像是舒妙竹房里的几个侧君,“真是好看,玉兰花并不少见,可镶了紫晶的,还真是稀罕。”

“可我听说那沈阶不喜这些珠玉之物,也不知能不能入得了他的眼。”

“……”

舒妙烟听到这里,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几人一唱一和的本事还真是不小,她才不信他们等到这会就是专程说这么根簪子的。

也罢,这么个情形不应付也不行了,她只硬着头皮进了房,“母亲,爹爹,我回来了。”

安亲王见舒妙烟进来,连忙自榻上站了起来,激动地踱了几步又坐了下去,“来来,烟儿,皇上的圣旨来了,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舒妙烟点了点头,见郑初南脸色中带了丝得意,不由有些窝火,凉凉地又跟了一句,“下午在乾正殿赐下的。”

听到乾正殿三个字,郑初南的脸色变了变,低下头无意识地把玩着手里的簪子,默不做声。

一旁舒妙竹敦厚一笑,甚是八卦地凑了过来,“听说你见到沈相那位孙公子了?怎样,可还满意?”

“见是见到了。”舒妙烟慢吞吞地应了一声。想到三皇女在荷花池旁冷冰冰的一瞥,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安亲王见她神情明显在敷衍,当下皱了皱眉,转头对舒妙竹使了个眼色,“不早了,带他们去歇着罢。”

“哦。”舒妙竹怔了怔,随即意会地点了点头。她下意识地往正君梁少华的方向靠了靠,却在瞥见另几名男子饱含幽怨的神情中犹豫了一下。

“明日要和爹爹商量二妹的婚事,我得养养精神,你今儿便去予景那歇着罢。”一直沉默着的梁少华起身向安亲王和郑初南行了个礼,神态恭顺地带着贴身小厮退下了。

那名被点到名的侧君予景满眼欣喜地走向舒妙竹,却见她正满眼惆怅地看着梁少华离去的背影。他一时脚步顿了住,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滋味,默默行了礼先行往院子里走了。

“主子。”

舒妙竹在一旁小厮的低唤下回过神,叹然笑了笑,走到舒妙烟身旁停住,伸手拍拍她的肩膀,“二妹,明日我找你详谈。”

“好。”舒妙烟恹恹地应了声。径直走到桌前的圈椅里坐下,拈起桌上的杏仁酥便嚼了下去。

详谈什么呢?还不是谈怎么帮太女?这个姐姐自小就死心眼,认准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这回知道她和三皇女杠上了,多半是来劝她去投靠她那位太女殿下的。

“在宫里没吃饱?”安亲王见那一碟点心飞快地被消灭,很是有些困惑。

“唔。”舒妙烟当然不会说她对着沈玠没有胃口以致没有吃饱。她端着盘子默默目送着舒妙竹领着那一群男人走远了之后,才意有所指地叹了口气,“吃得太饱了要撑死,还不如饿着省事。”要是以后也让她娶这么一屋子男人回来,她宁可躲到军营里混着也不回来。

安亲王闻言忍俊不禁,“怎么,被你姐姐的事给吓着了?放心,为娘打听过了,沈家那个是受宠的,性子也不好相与,你就算想娶他也未必能容得了。”

“哦?”舒妙烟猛然抬起头,直直地撞上安亲王的视线,冷笑道,“母亲是什么时候打听的?什么时候对沈家这么了如指掌了?”

安亲王顿觉失言,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干咳一声,“那个,前些日子沈相家的来府里坐了坐,顺口聊到的。”

舒妙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心里无名火窜得更旺。都知道了才最后告诉她,这是在耍着她玩呢?以她的感觉这桩婚事皇姨那只老狐狸至少筹谋了一年以上,那沈相府里来的人,怕是来探路的吧?

“为娘的若是知道当然会知会你。那天沈相家的突然来坐了坐,总有意提起她们家那位谪公子玠儿,”安亲王料想这二女儿必定要多想,忙解释道,“他无意问了句你爹爹,你的婚事挑得如何了,你爹爹当时顺带应承了一句,说是若是能娶到像他们家谪公子那般优秀的就好了……”

“我们也当知道,你的婚事不可能由我们定,皇上心里必定是有想法的,但真没想到竟然就是沈家的那位。”郑初南一旁叹气补了一句,见舒妙烟神色甚为平静,又道,“其实以我打听到的,那位谪孙公子倒是个不错的孩子。虽说自小病弱了些,但并不自弃,文采书略样样精通,便是为了将养身体,连武学也是专门请了师父来教了的。”

“好了。”舒妙烟就此打住两人的话头,她实在不想再提沈阶的事情,“爹爹,我问你,那位小叔叔的事情你当知道了吧?”

郑初南再叹了口气,略带犹豫地看了眼安亲王,“虽说是娘家的事情,但若真是不好,总是心里有些难过的。那位弟弟年纪尚轻又性子孤傲,突然莫名其妙地出了这么档事,怕是要想不开的。”

安亲王沉吟了会,道,“烟儿,我等你到现在也是要商量一下,郑家那里你看怎么办?你皇姨这么着也是敲山震虎了,”

舒妙烟沉默了一会,慢慢抿下一口茶,淡淡道,“怕是要可惜了那么位少年气盛的小叔叔了。”

这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上既当着她的面来了这么一出,那必定不可能轻易了结,若是以一人性命保一时平安,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了。

郑初南脸色一僵,立时眼眶就红了。

“罢了,你也别伤心了。”安亲王侧身安抚地握住他的手,“伴君如伴虎,这皇城里看着繁华,实则还不是遍地荆棘?离皇宫越近,那些刺就越扎人,这点你如今还看不透吗?”

郑初南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时神情有些悲愤,他死死握着安亲王的手,丝毫没察觉安亲王脸都疼得皱了起来,“烟儿,你祖父……”

“我明天就去一次,”舒妙烟快速地打断他,“爹爹别多想了,你一个男人家的管那些做什么,三个月内成亲,还不够你忙的?”

提到婚事,郑初南的神情有一瞬间的茫然,继而直直地盯着舒妙烟看了好一会,欲言又止。

“爹爹?”舒妙烟狐疑地询问,“有什么事你就直说罢,”

安亲王见郑初南表情挣扎,也有些疑惑,问,“到底什么事?”

“烟儿……”郑初南迟疑了好一会,转头看向门旁站着的管家舒言,“言管家说,有位枫园里的小厮送了样东西过来。”

“枫园?”舒妙烟心里咯噔一下,急切地提高了嗓音,“是什么?”

待看清郑初南从袖中摸出那根莹粉嵌蓝的挽情丝,她身形止不住地晃了晃,呆呆地看着那道于灯火下婉转流萤的光芒,怆声道,“他送这个来可说了什么?”

“他说他是奉他们家公子之命前来,将军明白这其中意思,”郑初南将那根挽情丝递到她手里,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神色,“我原想瞒着你,却总觉得心神不定,这事还是你自己做主罢,你不比你姐姐的耿直,爹爹相信你定会有个好的决断。”

舒妙烟低头闭了闭眼,心里一片苍茫。

晋朝男子结挽情丝都是一双,一根系于心爱女子之手,另一根则系于自己心口,还丝之日,那便是情断之时。

含雨,你便真的就此和我一刀两断了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东厢记》第6章 《东厢记》第8章 《东厢记》第4章 《东厢记》第3章 《东厢记》第5章 《东厢记》第2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