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盗墓礼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盗墓礼记》爷爷梦中的爷爷

《盗墓礼记》爷爷梦中的爷爷

阅读王 2020-11-22 20:21:35
挖墓礼记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供更多挖墓礼记小说大结局,挖墓礼记小说结局是什么。挖墓礼记小说挖墓礼记节选:声音颤抖着的我生涩地问着:“你是—谁?什么人?”**的我再也没有说不出话了。那位身后的人了像是感觉到了我…...

盗墓礼记

推荐指数:10分

《盗墓礼记》在线阅读

盗墓礼记小说名字叫做《盗墓礼记》,这里提供盗墓礼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盗墓礼记小说精选:声音颤抖的我生硬地问道:“你是—谁?什么人?”**的我再也说不出话了。那位身后的人已经好像感觉到了我的紧张与害怕,但是他不解的是为什么当他救了我而我不感激他反而倒被他吓成这个样子。以为是我害怕那只倒下的野兽呢,他还安慰道说不要怕,它已经被我打死了,他的话让我不敢回头看,让我的胆怯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他沉默了。我们之间没有了言语,整个世界仿佛一片宁静。倒下的庞然大物已经不再动了,头顶的洞中鲜血流动的速度缓缓慢了…

声音颤抖的我生硬地问道:“你是—谁?什么人?”**的我再也说不出话了。

那位身后的人已经好像感觉到了我的紧张与害怕,但是他不解的是为什么当他救了我而我不感激他反而倒被他吓成这个样子。

以为是我害怕那只倒下的野兽呢,他还安慰道说不要怕,它已经被我打死了,他的话让我不敢回头看,让我的胆怯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他沉默了。

我们之间没有了言语,整个世界仿佛一片宁静。

倒下的庞然大物已经不再动了,头顶的洞中鲜血流动的速度缓缓慢了下来,它的嘴再也不一张一合了,估计此刻它再也不可能呼吸到这里的空气了。

它已经死去,安详地死去,可是他的眼睛还是用力睁开的很大,注视无尽的街道,一直注视着,没有闭上眼睛,留恋街的没有尽头的尽头。

原来我才发现死比生要痛苦千倍,万倍,生是偶然,这要看你以一敌亿的能力,死是必然,这要看你最后时刻的艰难,死之痛苦,每个人,连动物也一样,都是痛苦地恋恋不舍地观望着世界带走最后一点记忆走上死亡之路。

我的城堡里的族人,我的爷爷奶奶他们最后得到的记忆是蔚蓝的天空还是狂乱的冷风,我不得而知,但终究他们是死在了那个狂乱的夜。

风依然微微吹动着动物的毛发在空气中轻轻浮动,太阳依旧当空炙烤着大地,是热但还是有风,而我已经出汗了。

圆滑特大晶莹的汗珠从额头上哗哗流下,汇成股直逼嘴唇,流进脖子,带给口中苦涩咸味。

这时,身后的陌生人,很可能夺走我生命的人说话了,“小孩子,别紧张,猛虎不会伤害你的,我也不会伤害你的,我是救你的。”

一声沧桑而厚实的声音在风中结束,但这对我来说好像一个谎言,除了在城堡里没有人骗我之外,现在的这个叫我小孩子的人肯定不知道我是王子,我估计终究会被他杀掉的。

但那一声之后的余音好像永久住进了我的脑海中,这是一种沧桑而又经历了岁月的磨砂才这样苍老的声音,甚至觉得比奶奶的声音更苍老。

这次,我心中一下子轻松多了,就算他要伤害我,我跑的话也比他快,保证他追不上我,松下的肩膀一下子把手臂垂到了大腿两侧,一个华丽的转身没有给他防备的机会,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被我甩落到了空中。

定睛看清面孔的我大吃一惊,我真想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有300岁了,因为在我的家族中,300岁以后的老人才有这样苍老的面容。

那些人都被年轻的族人称为泰翁,意思是为城堡事业有功勋的高龄老人,是受我们每个族人敬仰和尊敬的。

当然不只是年龄,而这样的老人往往都是种族法术最高的人,但过了300岁就意味着进入暮年而要归隐我们城堡后面的灵炅山修生养性不问世事直至终老。

但每次送这些人的时候我都能看出他们的恋恋不舍,泪流满面。

但我的爷爷奶奶都仅有270岁,所以说早亡的爷爷奶奶让我心灵隐隐作痛,多么渴望我的城堡尚在,我还是城堡里唯一的王子,还有当月亮慢慢升起的时候奶奶还能把我抱在怀里。

但一切都不可能,年幼的我只能为他们祈祷,让他们的亡灵漂浮在我们城堡的上空,安心的永住苍穹之上,俯视世间万物之莫测变化。

我看清的这位老人是救了我的恩人。

渐渐之中我对他放松了警惕,苍白的没有一点杂色的如水族的血液一样纯白的头发短的逼近头皮让人觉得是整个没有血丝的白头,两只赤红的耳朵松软无力的拉拢下来,额头卷起的皮肤已经脱去水的滋润形成道道深壑,歪斜的眼睛几乎要紧闭而无力睁开,整个眼仁通红却还布满血丝。

真是让人疑惑是否是头上的血液全部义无反顾地灌入了眼睛,让眼睛血浴而模糊世间的色彩,扁平的鼻梁已无力掩饰下方的嘴巴,没有血迹的而又铁青着的嘴巴成了整个脸除了通红的眼睛之外可见的别与白色的色泽。

但是让我好奇并且喜爱的是他的眉毛,如两把利剑斜插入眼角,浓黑而粗壮,细而高挺的脖子支起整个头颅。

让我不可思议,是否在一晃动的瞬间脑袋回会落下来砸在我的脸,垂下去的手干瘪而布满黑色的斑点,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支起的青筋把手背张开几道峡谷,干瘪的指甲已经被磨损地几乎扎进肉里。

唯有几件单薄的衣服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严寒的,现在还在风中飘荡,好像只有几片布围绕着干枯的肢体,估计身上已经没有肉了,只有粗糙的皮肤裹住白骨而支撑着生命的继续。

岁月无情磨砂老人的容貌,只次烟火人生,叹时光匆匆,岁月无痕。

转眼,人生几何,流年暗换,带走的年轻容貌留也留不住,繁华风光少年,白驹过隙,散落的只是一地尘埃,一脸沧桑,单薄的任凭风摆风弄的白骨。

千年不变,埋藏在大地之下,地面上依旧繁华一片,花开花落,匆匆而过,瞬间的唯美,定格成永恒,最后给老人如此蹒跚。

现在的我早已风干了汗水,没有紧张害怕反而庆幸高兴,终于有人出现在这个荒凉的街道了,我告别了一个人的世界,我不孤单了。

这位老人看我上上下下打量他,让他很不自在。

他伸手摸到我的肩膀说,孩子,不要怕,我虽然已经70岁了,但我可以保护你的,这里没有野兽可以伤害你的,因为有它。

说着他晃动了另一只手里的一样我可以直接看到顶端的细长的东西,我以为那是昊矛,因为在我的家族中除了剑,刀,像这样长的东西我只见过听奶奶说只能是下人用的叫做昊矛的武器。

他走到我跟前要拉我的手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又长高了不知道多少厘米,因为他不是俯身去拉我的手,而是抬手。

以前奶奶总是弯腰的,这才让我意识到我睡了不是几天,而是几年,是很多年。

我现在已经不能确切地知道我睡了多少年了,我只有通过自己的身高来估测。

所以我急切地问道,老人家,你觉得我有多高,您能想办法测下我的身高吗?

老人惊讶地看着我,我没有再说话,他只好照做了,他拿下身后的打结的绳子让我又一次紧张,我不由控制地来一句不要绑我。

他笑了,他笑得是那么地纯粹,只是没有肌肉的脸部嘴角两侧裂起薄皮堆成的小丘,显得格外明显。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不会的,你这样清秀而又乖巧的孩子我怎么会绑你呢?我喜欢你这样的小孩,他又是那么纯粹而轻淡的笑了。

他说出了和奶奶说过的同样的话。

这才让我放心让他去测,他让我脚下踩住一个绳结站在平地上直起腰,我做了他叫我做的,在他的一句好了之后他告诉我现在大概有150厘米了。

听到之后我估算了一下,我已经睡了40多个春秋了,惊讶的我一直盯着他看,好像一直在质问他的测量准确吗?

要这样的话,我现在已经有50岁了,可这街道仍旧荒芜,才知道这里的确是一座孤城,几十年了仍旧没有任何改变,我还是在思考老人给我的答案是否正确。

但当我看到台阶下堆积的一年一枯荣的杂草足有好几十厘米,全被风吹到台阶下堆得跟小山一样,而其他没有堆积的地方一年一年草长草绿。

这才让我确信孤城里已经过去好几十年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盗墓礼记》逐渐平静的生活 《盗墓礼记》我成了孤儿 《盗墓礼记》爷爷梦中的爷爷 《盗墓礼记》她出现了 《盗墓礼记》果然是梦啊 《盗墓礼记》半个世纪前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