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闺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梧桐阅读 2021-01-14 05:16:40
免费提供更多闺绣第二章的全文深度阅读,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薛愫匆匆的回忆了她我们走过的这二十几载的人生。 父亲二十岁这年中了进士从长沙县令干起,再后来升官至淮阳知府,而已这知府...父亲三十岁这年中了进士从长沙县令做起,后来升迁至淮阳知府,只是这知府还没做几天,三十四岁这年的秋天就突发疾病,早早的撒手而去。留下了她和唯一弟弟。后来父亲下葬,京中的姑母来信接她和弟弟上京去。伯娘范氏带了女儿也一道而往。。...

鬼修

推荐指数:10分

《鬼修》在线阅读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薛愫匆匆的回忆了她走过的这二十几载的人生。

父亲三十岁这年中了进士从长沙县令做起,后来升迁至淮阳知府,只是这知府还没做几天,三十四岁这年的秋天就突发疾病,早早的撒手而去。留下了她和唯一弟弟。后来父亲下葬,京中的姑母来信接她和弟弟上京去。伯娘范氏带了女儿也一道而往。

所有的故事都是从京城开始的。薛愫记起来了,当初曾家为了傍上风头正旺的永乡侯沈家,将曾家女儿许给了沈家的世子。没想到这桩婚姻最后却让曾家深陷泥潭,姑父、姑母,以至于几个表哥都不得善终。

曾家的坍塌,得不到姑母的庇佑,后来被守寡多年的伯娘说与古家,这就是所有悲剧的开始。

薛愫恍恍惚惚的想,这一生算是到头了,只是她才二十二岁,不过桃李之年,就已过早的凋零。她好不甘心!不禁想起母亲还在的时候,母亲教她扎花,描样子。只是这些记忆太过于遥远,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脑袋一直晕沉沉的,胃里翻滚着,实在是难受。直到跟前有人在推她:“小姐,吃点东西吧,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

是谁,谁在叫她,薛愫悠悠的睁开了眼皮,见是闻莺。可站在跟前的闻莺还是个小孩子的模样,圆乎乎的脸庞,泛着健康的红润。扎着两小辫儿,穿着玉色的镶边比甲,系着象牙白的绫裙。身量未足,衣服显得有些宽宽松松的。

薛愫心想闻莺怎么是这副打扮,揉了揉眼,只当还在梦里。可是身上的不适却如此的真实。

她看了眼闻莺手中所捧之物,乃是一碗莼菜羹。只是她也没什么胃口,摆摆手说:“没胃口,撤下去吧。”

晃晃悠悠的,薛愫看见了那一排的朱漆长窗,以及被风吹起的白色纱幔,心想这是什么地方。她走到窗前,想要伸手推窗,闻莺却忙放下了碗,赶紧上来替薛愫开了。

一望无际的碧波荡漾,这是在船上!薛愫记起了,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当初她和伯娘范氏就是搭船去的京城。为何又做了这样的梦?

被风一吹,薛愫觉得头更家晕沉沉的,忙坐回了圆桌前,一手支了脑袋。闻莺见状赶紧上来又将窗户合上,这里还想劝薛愫吃点东西。

正巧薛恒一头走了进来。

薛愫看见了薛恒更是傻了眼,他还是个小孩子,一身的灰白的衣裳,因为还在父亲的孝期里,又听得薛恒说道:“我听晚霞说姐姐身上不好所以过来看看。”

薛愫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看着年幼的弟弟,想起薛恒日后的遭遇来,曾家倒后,弟弟被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引逗,后来不知去向。连她出嫁弟弟也没赶来送他,到后面就没有音信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薛愫想到这里心痛不已,一把搂住了薛恒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举动让旁边的闻莺一愣,心想好好的怎么又哭呢。薛恒却只当是姐姐伤心是因为父亲新故,他鼻子也酸酸的,抬起手要给薛愫擦拭脸上的泪痕,稚气未脱:“姐姐不哭,爹爹没了,姐姐还有我呢。”

薛愫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直到范氏带着女儿薛忆走了来。

范氏生得矮胖,那茶褐色的宁绸衣裳裹在她身上更显得圆滚滚的。

“你也别每天都哭哭啼啼的,去了曾家也要这个样子?你姑母或许不说什么,只怕别人看不过。”

薛愫见了范氏就已止了眼泪。对于这个伯娘她以前还很敬重,大伯去得早,是范氏一人将薛忆拉扯大,从没抱怨过一句苦。爹爹还在的时候时常照看着,如今爹爹一走,薛家就没了能主事的人。范氏又是个没成见的人,见京中的大姑姐来请,二话不说,变卖了田产,遣散了家仆,带了薛忆和薛愫姐弟就投奔曾家去,几乎不留任何退路。而后面曾家落败,将她草草许于古家却是范氏的主意,就因为古家的太太卓氏许了她二十两银子。

想到这一层,薛愫的脸色颇有些冷淡,也不大愿意和范氏说话。

范氏看了看薛愫也没什么异样,就回去歇息,留下了薛忆陪这个妹妹。

薛愫看了眼薛忆,这位比她长一岁的堂姐蹙着眉头正看着她。此时她的脸庞还很丰润,身上淡柳色的衣衫将她的肤色趁得更加白净。

薛忆后来由姑父做主,许给了京中一个五品的郎中,嫁到那边去后,却因三年无所出不得婆母喜欢,没过多久丈夫便宠妾灭妻。薛忆软弱惯了,被丈夫、婆婆,甚至小妾吃得死死的,家里的事也诸事做不得主,只好将自己关在在屋里吃斋念佛,年纪轻轻就心如古井。

当薛忆再次站她面前时,薛愫不由得惊了一跳,看来薛家的女人也都是薄命之人。

“妹妹,你别想太多,有什么烦心的事都可以告诉我。我们姐妹可以一起解解闷。要是害怕的话,晚上睡觉我过来陪你。”

薛愫咬了咬嘴唇,最后憋出一句话:“好久不见姐姐了,你还好么?”

薛忆满是诧异,这个妹子当真晕船脑袋也不清楚了么,还是因为叔父去世悲伤过度,说话也不明白了?明明上午她还过来陪着薛愫说了话,后来薛愫实在晕得厉害,便让闻莺伺候她歇息。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

薛忆心里害怕,偏偏这船上又没什么大夫,要不就请来给薛愫看看。

看着薛忆神色慌张,薛愫想,她又说错了话么。脑袋依旧晕沉沉的,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薛忆瞅着她脸色不大好,便让闻莺扶薛愫歇息,不敢再惊扰。

躺在榻上,薛愫还没回过神来,到底古家的那几年是场噩梦,还是眼前的情景是场梦。

“你拿块镜子来我照照。”薛愫吩咐了闻莺一声。

闻莺不知她家小姐要做什么,只得照办,匆匆的去翻包袱,找了块菱花镜子来。薛愫拿着一看,里面的那个人俨然一副少女模样,稚嫩的犹如十三四岁的时候。莫非她回到了当初那个时候,还是她只是做了一场长长的梦而已。

薛愫手一滑,菱花镜子跌到了地板上,清脆的一声响,那玻璃镜面裂了几道纹路。

(求点求推求收藏。郁桢坑品,你值得拥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