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战娲》在线阅读 > 正文 《战娲》第三章 天鬼长离

《战娲》第三章 天鬼长离

梧桐阅读 2021-02-24 05:17:02
彩衣涯青峰山小说名字叫作《战娲》,提供更多彩衣涯青峰山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彩衣涯青峰山小说在线阅读。战娲小说彩衣涯青峰山节选:彩衣涯说着,从袋子里掏出了个像饭碗像的器物。接着默默的念着几句,手中的碗立刻就看不见了,几道金…...

战娲

推荐指数:10分

《战娲》在线阅读

凤舞涯凤鸣山小说名字叫做《战娲》,这里提供凤舞涯凤鸣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娲小说精选:凤舞涯说着,从袋子里拿出了个像饭碗一样的器物。然后默默念叨几句,手中的碗立马就不见了,一道金光冲出外面,接着众人感觉一阵气闷,但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马上就缓和过来,隐隐见到整个屋子被金灿灿的光芒所笼罩,看起来甚是威严。隐隐还能听到兵戈交响的声音,但是并不影响众人的交谈。王财主胆怯地道:“凤先生,此宝物不会伤人吧。我王家一家老小的性命就全拜托凤先生照顾了。”凤舞涯爽朗一笑,坚毅的脸上挂着傲人的自信:“尔等放心,除非是大…

凤舞涯说着,从袋子里拿出了个像饭碗一样的器物。然后默默念叨几句,手中的碗立马就不见了,一道金光冲出外面,接着众人感觉一阵气闷,但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马上就缓和过来,隐隐见到整个屋子被金灿灿的光芒所笼罩,看起来甚是威严。隐隐还能听到兵戈交响的声音,但是并不影响众人的交谈。

王财主胆怯地道:“凤先生,此宝物不会伤人吧。我王家一家老小的性命就全拜托凤先生照顾了。”

凤舞涯爽朗一笑,坚毅的脸上挂着傲人的自信:“尔等放心,除非是大神通的人,要不休想破了我‘紫金琉璃钵’。你们尽管在里边呆着,邪晦之物伤不得你们半分。记着,无论听到什么声音,无论看到什么场景,千万不要出来。老实呆着,如果谁不听劝告,冤枉丢了性命,我也没有办法。”

王财主谦卑的说:“那是,那是,请凤先生自己保重。”

一眨眼的功夫,天气转到了子时,凤舞涯带着儿子出了屋子。现在王财主家的正屋挤满了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众人也没有地方睡觉,王财主索性让众人都挺着,谁坚持不住就原地迷糊一会。下人们嘴上不说,其实心里边恨死了凤舞涯,经过如此长的时间,众人自然对救治三少爷不报希望,偏偏老爷不知从哪里请个半分仙风道骨都没有的人回来。虽然长相很英俊,但是英俊也不能当饭吃。折腾的众人也没有地方睡觉,还要干熬一夜,漫漫长夜,真是辛苦啊。

放下满腹牢骚的下人们不说,凤舞涯领着儿子凤鸣山来到了三公子的屋子。之所以把凤鸣山留在身边,一是因为凤鸣山是女娲后裔皇族血脉,基本就是打不死的怪物一样,强悍的身体,强大的感应自然的能力,强大的跟天地沟通的能力,强大的和生物沟通的能力。可是说女娲族是比人类强悍得多的存在。

二是因为凤鸣山自从娘亲离开人世以后,越发自闭起来。虽然到了该说话的年龄,但是,很显然,自己的儿子不爱说话,除了跟自己这个当爹的偶尔沟通之外,跟陌生人基本不说话。也没有小孩童应该有的欢乐和哭泣,凤鸣山好像木头人一样,不哭不笑不吵不闹。好似看破了红尘的老僧一样,就是跟着凤舞涯身边,一刻也不离开。用他自己话说就是,娘亲没有了,自己就剩下爹这一个亲人。

凤舞涯强大的实力自然不必为了凤鸣山的安全考虑。凤舞涯带着儿子来到了三公子的屋子前面,发现里边黑黝黝的,不见一点亮光。加上是夏末,微微的风吹起院落里边的海棠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感觉上,还有点瘆人。

凤舞涯推开屋门,‘执拗’一声,静悄悄的夜被开门声划破。

凤舞涯来到屋子里,凭借过人的目力感受着身边的危险,确定安全以后,凤舞涯把桌子上的牛油大蜡烛点亮。

只见三公子面无表情,跟自己儿子一样呆滞的坐在床边,在看看墙角那里,凤舞涯闪目观看,原来那里是个黑不见底的大洞。

凤舞涯刚打算开口询问,不想三公子先说话了:“这事,你想管。”只见小孩模样地人,嘴里露出邪邪的笑容。

正好,不用尴尬,挑明了好,挑明了就不用兜圈子:“是,这事,我答应别人了,我要管管。”

“你有那个实力么,如果你现在转头就走,小爷也不为难你,毕竟我到这里不是为了害人性命。”

“你已经扰乱了平常人的生活,我既然来了就不会怕。现在只想知道你是谁,希望你别是我要找的那类人。”仿佛提到伤心事一般,凤舞涯脸上涌满了怒火。

“哦,呵呵,来了个硬点子啊,好好,想知道我是谁,拿出点真本事来让小爷称量称量。”

说着,只见三公子像猫一样,忽的一下窜了起来,扒着屋顶上的房梁,双眼放出绿色的,幽幽的光芒,盯着凤舞涯看。张大了嘴巴,喘着粗气,嘴里露出了血呼呼的尖牙,对着凤舞涯叫着。凤舞涯只感觉,从脚底下窜上来一股凉气,直奔头顶而去,好像这股凉气有意识一样,直冲凤舞涯的泥丸宫。好像秋天的柳枝抽打在凤舞涯的身体一样,凤舞涯一个激灵,暗骂自己轻敌,差点着了道。不过从攻击上来说,对方明显不是魔界的攻击手法,魔界主要是凭借着强悍的身体,和魔化的意识攻击。个体攻击非常强硬,法术攻击则要比普通人界的修真人氏差一些,只有达到天魔的水平才能操纵亿万个小魔头发动攻击,但是那样的攻击也是实体攻击。

而眼前这种无声无息的攻击显然跟魔界不沾边。

人,仙,神,佛,妖,鬼,魔,七界。

七界中能发动如此攻击手段的只有来无影去无踪的鬼界才有的手段了,而能让凤舞涯差点着了道的鬼,显然不是一个小角色。凤舞涯对于鬼界的攻击手法不太了解,只知道鬼界是由怨气产生的一界。而鬼的攻击也主要以怨气为主,鬼并无实体,只有在鬼界才能肆无忌惮的显露身形的活动,而在于人界,鬼的实力并不强,因为作为魂魄来说,根本不能接近阳气鼎盛的人体,但是鬼要想获得攻击力,方法只有操纵实体寄居才能发挥出本来的能力,利用怨念和恐吓来迷失对方达到攻击的目的。

可以说,七界中,鬼界是最无地位的,原因就在于攻击力最低下,但是鬼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七界中除了神界以外,其他五界,死亡了都要进入鬼界受到轮回之苦。虽然仙家可以修成正果,跳出三界外,可以永生。虽然说佛家可以铸就金身,可以不灭。但是也时常有仙家或者佛家死亡,只是因为仙家之间也斗法,也会发生打架斗殴抢法宝抢药材,各种派系的斗争不断,有斗争难免有伤亡,而伤亡的倒霉蛋就会进入鬼界的轮回。

而佛家虽然有不灭金身,然金身虽然不灭,但是佛家经常练功时候走火入魔,可以说佛家功法比较难修炼,佛家中人讲究修身,修得不灭金身才是正道。然随着身体的强横,心性的修为却大大的跟不上,心性主要就是控制气脉流通,有压制心魔的作用。所谓的得道高僧不是说身体最强横的,而是说心智最坚强的,而按照佛家功法修炼的弟子,如果心性修为跟不上,经常发生走火入魔的情况,最后闹得灰飞烟灭的下场,而这通通的一切,最后都是到了鬼界。

而最后,是下到十八层地狱,遭受永久的折磨,还是打入轮回在世投胎。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鬼界说的算。虽然鬼界之主地藏王菩萨是佛界之主释迦尊者手下八大菩萨之一。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地藏王菩萨已经不算是佛界中人了,作为一界之主,是和释迦尊者,玉皇大帝,三清,人皇,女娲,蚩尤一个级别的存在。谁见到地藏王菩萨都要尊称一声,换句话说,谁也不想得罪鬼界,除非你不死,死了以后,下地狱煎熬还是下轮回转世,都是人家一句话的事。

凤舞涯面对这个占了三公子身体的恶鬼不知从何而来,一般小孩子的身体阳气是很旺盛的,一般鬼都不敢离小孩子太近。鬼只是去汇聚阴气的地方,例如侵占死人的身体,所以才有了起尸现象。而如此明目张胆侵占活人身体现象很少,只能说明,凤舞涯要面对的对手还有两下子。

趴在房梁上的鬼显然有些诧异,自己的第一波攻击显然没有对对面的人物产生什么影响,凤舞涯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对着自己。藐视的眼神让这个鬼立马暴走,嘎嘎直叫,原本幼稚的孩童不见了,剩下的是血糊糊的一团肉,发出幽幽的绿光,渐渐,四周的景物也产生了变异。凤舞涯在抬眼观看的时候,战场仿佛已经不在屋子里,而是在阴森森如鬼蜮一般的地方。

凤舞涯看到对手如此难缠,于是抱起凤鸣山:“乖儿子,爹爹要办事,打跑对面的坏人,你先来爹爹的乾坤袋里躲一躲怎样,回头爹爹给你买好玩的玩具。”

凤鸣山好像根本不知道啥叫害怕,傻呵呵咧嘴一笑:“爹爹要小心,孩儿要木马玩。”

凤鸣山就这样,多一句废话不说,好似怕浪费精力一样。好在凤舞涯能理解凤鸣山的意思。遂,一道流光闪过,凤鸣山已经到了凤舞涯的乾坤袋中避难。

放开了手脚,凤舞涯在也没有顾忌了,长啸一声,祭出自己的命根子神农尺,幽幽的墨绿色的神农尺,在凤舞涯手中发出渗人的浓光。凤舞涯嗜血的握住神农尺,自言自语道:“老伙计,从现在开始,咱们俩要闯荡人界了,你定要帮助我消灭一切敢与我作对的敌人。”

手中的刀不像刀,剑不像剑,棍不像棍的神农尺,好似能听懂人言一样,墨绿色光芒更胜。凤舞涯知道,这是渴望战斗的情绪。这是激动的情绪。

凤舞涯剑眉一竖,发出王者一般藐视众生的气势。身处鬼蜮一般的地方,丝毫没有掩盖住凤舞涯发出耀眼的光彩。凤舞涯邪邪的笑笑,我看你是不是能抵挡住天雷的轰击。只见凤舞涯嘴里默默的念叨了几句,猛然爆喝道‘神农一法,天雷引。’随着话音的衰落,好似鬼蜮一般的屋顶上现出紫色的电龙,好似天怒了一般,由远及近袭来。轰轰隆轰气势磅礴。对面的鬼好似很害怕,着急的上蹿下跳,只见天雷如听到了召唤一般,迅速朝凤舞涯站的位置处汇聚,渐渐,上千道天雷汇聚完毕,随着凤舞涯的一声爆喝‘疾’。天雷像离弦的箭矢一般,对着对面的鬼就冲了过去,对面的鬼连抵抗都没有,直接被劈得人事不省。

烟雾渐渐散开,神农尺隐。

凤舞涯才看清眼前的事物。没办法,神农尺的威力怎是阴体可以抵挡的。

只见此间房子已经倒塌了,地都被劈开了有好些尺深,估计在挖一挖能打口井出来。在凤舞涯想来,此鬼在神农尺第一论天雷引的面前当然会魂飞魄散。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此鬼依然占据着三公子的身体,没有消失,只是昏迷了。

“嗯,”凤舞涯虽然对鬼不了解,但是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如此的情况。没有想到此鬼身体倒是结实的很。

现在来说,此鬼虽然厉害,但是万万不是凤舞涯的对手,连一个雷都接不住,凤舞涯已经对他没有谨慎心理了。凤舞涯运气全身,身体如金刚般强横,走到了三公子也就是鬼的旁边,伸手拍拍他。喂他吃了一粒妖界丹药,叫还魂草。一会,鬼幽幽转醒,恢复了意识。看清楚眼前的凤舞涯,丝毫没有之前嚣张的样子了,恭敬的匍匐着趴在地上,对凤舞涯心服口服,请求凤舞涯放他一条生路。凤舞涯本不同人界的人氏,比如人界的老道降妖除魔,万万不会和鬼坐下来妥协谈条件,直接就把鬼降服了斩草除根了事。而凤舞涯不同,在他眼里,面前的鬼和王财主他们是一样的存在,只不过身份不同罢了。凤舞涯本来和鬼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说说吧,你怎么侵占了人家的身体,差不多就回去投胎吧,厮守在人世间又有何意义。不过看你也挺抗揍,看来你级别也不低,大概都快到天鬼了吧。”凤舞涯大失所望,本来准备发泄发泄,没想到对面是草包一个,一招过后立马就投降了,浑身力气使不上,索性就调侃调侃眼前这位小鬼。

鬼听的凤舞涯的话语自然心惊,连忙谦卑地道:“先生英明,我刚刚修得天鬼之身。也是刚刚在这孩子他娘怀胎时候趁其不备才占了他的身体。我本是盛唐人氏,修了这些年才修成天鬼,不成想大仇未报,却载在先生手里。”

“哦。你有何大仇,不妨和我说说。”凤舞涯对于这个鬼产生了一些兴趣。

“哎。说来话长,先生方便在挖地三尺,有两幅骸骨,麻烦先生取出来。”

凤舞涯听得如此,施展个小小的驭物术,顿时,三尺土被挪移到了屋子里,果然,黑漆漆的被雷劈过的痕迹下边,藏着两具完好的骸骨。凤舞涯知道,肯定有一具是属于面前这个鬼的。也没多问,等待着鬼自己的讲述。

那鬼看着骸骨以后,仿佛呆滞了一般,接着从三公子孩童般的脸上流下丝丝热泪,似乎很是悲伤。冲着凤舞涯当当当磕了三四个响头,泣不成声道:“恩公,我被害这些年,如见终于算是重见天日了。”

凤舞涯知道他有话说,也没有打断他,反正听他唠叨唠叨。

那鬼调整了一下情绪:“先生,我本名叫做殷长离,先生以后可以吩咐我做长离就可。我本是盛唐人氏,家中还颇为富裕,可说衣食不愁。谁想到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魔教残菊派,来到平遥征集鼎炉,不知怎地,看上了我夫人,说我夫人天生的就是九阴绝脉,是上好的鼎炉,要把我夫人带走,调理,然后制鼎。我一听那能答应么,就反抗,哎,我哪里是他们邪教人物的对手啊。只感觉脖子一热就死了,后来才知道,夫人看我死后,刚烈的性格上来了,一头撞死在柱子上。邪教残菊派看到我们俩都惨死,声称不要死了的鼎炉,于是一把火把我们家就给烧毁了。并且把我们夫妻俩的骸骨深埋于此,第二年夫人就投胎去了。而我由于心有不甘,怨气越来越重,最后演变成如此模样。糊里糊涂修炼成了天鬼,我感觉时机已成熟,恰巧三姨太身怀六甲。我趁他虚弱的时候侵占了肚子里孩子的身体,跟着孩子一起出世了,万万没有想到,刚刚恢复了三成功力,就被恩公降伏。如今我是生无可恋,报仇也没有希望,不知道那残菊派还在不在人世,纵使在人世,凭借我这点功夫怎么能报仇,哎,请求先生让我魂飞魄散,我也认命了。”说完,又独自哭泣起来。

凤舞涯一听,心道,这也是个可怜人,也是被魔界后裔迫害的冤魂,怪不得怨念如此之重,竟然被他糊里糊涂修成了天鬼。哈哈,算了,就把他收了吧,平时无聊的时候也可以聊聊天解解闷。

想到此处凤舞涯道:“我帮你报仇,你做我仆人怎么样。”

长离一听,居然有人帮自己报仇,连忙答应:“主人在上,受仆人长离一拜。”

凤舞涯听得哈哈一笑:“不能就此马虎了事,你可愿意跟我儿子签订契约。”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战娲》第三章 天鬼长离 《战娲》第二章 管管闲事 《战娲》第一章 初来人界 《战娲》第五章 重创帝江 《战娲》第七章 四灵剑阵 《战娲》第四章 狭路相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