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擦肩

第四章 擦肩

小帅被人砍死 2021-04-08 00:27:09
走进屋里,看见娘亲正拉着严瑾的手,嘘寒问暖,如同查户口一般。“小宝,去拿点茶水来,不要怠慢了小瑾。”还没坐下,小宝娘朝小宝吩咐道,他连声应是。走到厨房,拿出煮好的热水,拿出茶杯,放...

文武为尊

推荐指数:10分

《文武为尊》在线阅读

走进屋里,看见娘亲正拉着严瑾的手,嘘寒问暖,如同查户口一般。“小宝,去拿点茶水来,不要怠慢了小瑾。”还没坐下,小宝娘朝小宝吩咐道,他连声应是。走到厨房,拿出煮好的热水,拿出茶杯,放好茶叶,过了一遍水,冲好茶,往屋里拿去。拿着茶水,放在娘和小瑾的桌上,坐到一旁静静听他们说。奇怪的是,小瑾这么孤僻,话少的人,居然对娘亲有问必答。小宝对小瑾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家住十方城,严瑾居然是城里人!那为什么会来这荒野的乡里上学呢?看着娘滔滔不绝的,小宝赶紧出声,“娘,我们还要出去呢。”抱怨道。“去哪,一天到晚就知道乱跑。”小宝娘亲责怪道。“阿姨,小宝要带我逛逛这附近。”严瑾开口替小宝辩解道。“是吗,那快去,晚上到家里来吃饭啊!”娘亲一听严瑾开口了,连声笑着催促我们出门。娘变了,小宝甚至有些嫉妒,她怎么对严瑾那么好。娘送我们走出家门,再三交代严瑾晚上要过来吃饭。终于离开娘的视线,不用那么拘束了。小宝朝一旁的严瑾开口道“走,带你去个好地方。”“去哪?”严瑾皱着眉头看着小宝。小宝拉着他,就走向小路,往乡外跑去。“美吧!”小宝张开双臂站在山崖之上,看着绿油油的山谷。严瑾没有回应小宝,但他舒张的神情已经说明了答案。“我好久没有来这了。”小宝闭着眼坐在地上,深呼着新鲜的空气。“为什么?”他坐在我身旁,不用想,肯定是面无表情的询问。“你看着里荒无人烟,我又不会武功。我都是跟我最好的朋友来的,你也是。”我楼着他,笑嘻嘻道。“朋友?”严瑾小声嘀咕,转头看向身旁正没心没肺哈哈大笑中的黄识君。严瑾难得露出笑容,是那样帅气,“以后你想来,我就陪你来。”小宝被严瑾一笑所惊到了,呆呆的看着他。“怎么,不愿意带我?”严瑾又冷着脸看着没有回应他话的小宝。小宝反应过来,“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以后我们一起来,我还要介绍我的好朋友给你认识。”“嗯。”严瑾轻声应着。乌云盖住了天空,遮住了日月,冷风呼啸而来。“走吧,天黑了。”小宝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们一同往山下走去,路过溪流,小宝眼前一亮。“咦。”小宝蹲在溪边,招呼着严瑾过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向严瑾询问道,看着眼前的植物。严瑾走进看可看,“花椒。”平静的说道。“花椒?”什么嘛,我还以为是很特别的植物,那为什么上次送幺娘时,她不告诉我呢?正思索着,严瑾又开口道,“你知道花椒的特性吗?”小宝疑惑的转头看着他,“什么特性?”严瑾缓缓向前走着,他赶紧跟上严瑾脚步。“多籽啊,花椒即是调味料,也可当做男女的定情之物,男子送女子花椒,是一种很直白的告白,寓意是想跟她生很多孩子。”听完严瑾的解释,小宝止住了脚步,呆在原地,脑海中回想起那天的情形,那时我送幺娘这个,岂不是…“怎么不走了?”严瑾在前方转过头看着愣在原地不动的小宝。小宝怕被他看穿心事,“啊…,走啊。怎么不走。”加快脚步,超过严瑾。边走边想,脸旁也慢慢红了起来。“你怎么耳根子那么红?”身后传来严瑾的疑惑的声音。严瑾的话,让小宝一惊,他不想让人发现,撇开话题道,“啊,有吗,太冷了吧。快回家吃饭吧。”由走变跑往家赶去。冷?”严瑾疑惑的挠了挠头,“不觉得啊。”“娘,我们回来了。”小宝朝屋里喊道。小宝娘走出厨房,向他们招了招手,“快过来洗洗手,可以开饭了。”在院子里洗完手,跟着严瑾往屋里走去。看见爹坐在桌子前,喊了声,“爹。”话音刚落。严瑾就开口道,“令尊好,来打扰了。”“好。都好。快坐下吃饭吧,不用拘束,叫叔即可。”小宝爹招呼着他们道。坐下,看着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小宝食欲大开,拿着筷子就往他最喜欢的红烧肉夹去。啪,筷子被打开,抬头就看见小宝的娘亲正瞪着小宝,“没规矩,快坐好。”小宝娘亲厉声呵斥他。又温柔的对严瑾道,“小瑾啊,愣着干嘛,快尝尝啊姨的手艺。不要介意啊,都是些家常菜。”严瑾连声说“不会,不会,看小宝也饿了,您不是说不要见外吗,都动筷吧。”听到严瑾的话我又忍不住想去夹菜了,但还是下意识的看向娘,见她点头才放心。严瑾刚夹菜入口,娘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小瑾,可合你胃口?”“嗯,啊姨,太好吃了。”严瑾夸奖道。小宝娘一听,脸上堆着笑,开口道“好吃就多吃点。”娘也对严瑾太好了吧,小宝不由的嫉妒看着着身旁的严瑾。吃过饭后,严瑾就要告辞,我送着他离开,直至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接下来时光,只有严瑾陪着小宝,过年时大壮能从县里回来伴他。日月如梭,四季交替,时光只解催人老。16岁的小宝,漫步在街道上,空中飘着淅淅小雨。稚嫩的脸颊以变得略微坚毅,炯炯有神的双眸,黑墨般的浓眉。一人斜靠在前方的摊子前,望着他。小宝眼中闪过喜色,开口道“不是说不用陪同了,难得的假期还好好睡一觉?”“我不放心,正好回家看看。”严瑾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但言语中透露着关心。小宝楼着他,“快走吧,等等还有时间到处逛逛。”“都忘了有多久没有呼吸府外的空气了。”一绝美女子踏出门槛,感慨道。身旁的老妇紧跟着她,撑着伞。“快看,这俊美女子就是幺娘啊。柳府的小女。”街边男子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幺娘身旁的老妇不禁微微皱眉。“这街上真是繁华。”幺娘眼中透着新奇,有些失了仪态。身旁的老妇轻咳示意,幺娘才吐了吐舌头,收敛起来。街上人流涌动,幺娘瞳孔放大,盯着前方。“是他!”五年前,幺娘一家搬进县衙。小宝整日郁郁寡欢,如同失了魂一般。但人总会走出阴霾,还好身旁有严瑾陪着。爹那时也不去田里了,开始学习经商。有了钱,我也得来县里上官学(官府创办的学校),为了小宝能方便上学,就买了房,举家搬了过来。和严瑾成为好兄弟后,基本跟着小宝,护着他。严瑾的姥姥去世了,他也不想呆在乡里,来到县衙里陪小宝。我很开心,又能跟幺娘在同一个地方,兄弟又和我在一起。跟严瑾也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虽然他还是经常冷着一张脸,话也不多。爹的生意越做越大,现在县里有超过一半人穿着的衣服,是用小宝家贩卖的布匹做的。日子蒸蒸日上,明天会越来越好,而今天是小宝要去城里参加“乡试”,如考中举人,即可进京会考。小宝的修为,现在是入武巅峰,说来羞愧,还是三年前。烈日当空,我在树下的石椅上斜躺着。百无聊赖的看着前面挥洒汗水的严瑾,他打着不知名的拳法。虎虎生威,劲气打在空气中,啪啪作响。令小宝好生羡慕,坐直身子看着严瑾。他打完一套拳后,朝小宝走来,小宝赶紧将把身旁的毛巾丢给严瑾,他接过坐在小宝身边,擦拭着身上的汗渍。等严瑾休息好,准备再去练拳时。小宝连忙拉住他,“严瑾,我想学武。”小宝郑重道。严瑾震惊的看着小宝,“认真的?”沉声开口。“嗯。”小宝重重的点了点头。严瑾站在小宝身前,开口道,“我现在把天地灵气聚集在摸身旁,你试着感应。”(无论我想要什么,或者想干什么事,只要严瑾知道,他都会竭尽所能,帮我做成,或者拿到。)小宝闭着眼,用心感受着四周。一下午,严瑾连拳都不打了,想了各种办法帮小宝进入武道。一天无果,两天无果。三天了,小宝还是什么都感受不到。难道这辈子我注定就是天遗?心里不由的失落。第四天,小宝又到榕树下,严瑾难得的迟到。小宝心中想着,看来我真是个天弃之人,注定与武学无缘。等严瑾来了,就跟他说不要了。可不能再让严瑾浪费时间在我身上,脑海中坚定的想着。“小宝!”小宝闻声望去,只见严瑾踏着屋檐飞向他而来。嘴角微微上扬,像是有什么喜事。“什么事,那么开心?”小宝疑惑的看着严瑾问道。严瑾伸出手,手心里躺着一个精美的小盒子。他慢慢将盒子打开,露出一个黑漆漆小小的药丸。“这是什么?”小宝抬头充满疑问的看着严瑾。“咳咳,这小破障丹厉害了,可以让武徒五阶直接跨到武夫,武夫巅峰服下可直接晋升到武师。”严瑾面目表情,但激动的手和眼里的欢喜出卖了他。“来,快吃下吧。绝对能练武,说不定直接晋升到武徒之境呢。”严瑾拿着盒子,催促小宝赶快服下。我看着他手中的小破障丹,我承认我心动了。将严瑾的手推了回去,拒绝道“算了吧,不要浪费这么宝贵的丹药,你还是留着吧。”“你不是想练功吗?老是觉得低人一等,现在有机会以后都不用给别人说是天弃之人,你又拒绝,我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严瑾痛心朝小宝吼道,神色比小宝还激动。小宝被严瑾突如其来的的怒吼吓得一愣一愣的。看着小宝没开口,严瑾又说道,“好,你不要我就把他扔了。”他把丹药倒在手上,作势就要往外抛。小宝急了,“等等。”他转过头,“肯吃了?”严瑾冷着脸看着。“嗯。”小宝点头应承。严瑾把丹药递给他,小宝握着丹药缓缓放入口中,丹药入口即化。“什么感觉?”严瑾急忙问道。小宝闭眼感受着四周,空气变得沉重了,我仿佛置身在水中般,有液体感。四周的液体涌入我的身躯,身体贪婪的吸收附近的灵气。砰!巨大的力量向四肢汇去,身体变得轻盈了,浑身充满了力量。小宝睁开眼,抱着严瑾欢呼道,“我可以学武功了,我可以学武功了。”严瑾却是面色沉重,思量道“不应该啊!”“什么不应该?”小宝好奇的望着严瑾。严瑾看了看小宝,“你试着用我教给你的功法运转体内的灵气。”。小宝照着严瑾的话,运转一圈功法后,身体的力量又壮大了几分,而严瑾还是摇了摇头。“这怎么回事,这应该让你直接晋升到武徒之境的啊,怎么才入武巅峰?”严瑾疑惑道。“哎呀,不要想这些啦,现在可以练武了,可以慢慢提升的嘛。”小宝兴奋道。“好吧,想不通。”他看着小宝,放弃沉思。“先吃饭去,肚子突然好饿。”小宝拉着严瑾往家里走去。想着不由的开心,嘴角扬起,身旁的严瑾邹着眉头看了看我,“怎么了?”“没,没什么。”小宝连忙摇头。抬起头看向前方,小宝瞳孔瞪大,“是她!”四目相对,相隔不到三丈。她长大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他长高了,强壮了,也越来越俊俏了。剑眉星目,神采英拔。“小…”幺娘刚伸手挥了挥,话还没说出口,身旁的老妇就扯了扯她的衣裳。放下手,平静的往前走。“幺…”看着幺娘放下的双手,止住的话语。小宝也没喊出口,望着她向前走。越来越近,迎面擦身而过,目光都未离开对方。“看见熟人了?”。严瑾面无表情的询问他,小宝转过身解释,“儿时玩伴”他怎么转身了,都陌生了吗,幺娘伤心的转过头,眼里淌下一滴泪,划过脸颊。跟严瑾解释完,再转头,只见幺娘渐行渐远的背影,形同陌路了吗?“怎么不打招呼?”严瑾转头,看着那姑娘消失在人群中的,才开口问道。“对人家女孩子影响不好,走吧。”小宝的心情明显不太好,兴致也不高了。一路上我变得安静了,严瑾明显有些不习惯。转头看向小宝,“怎么,不开心?”“没有。”小宝强颜欢笑道。严瑾的眼神突然朝酒楼上射去,看到张熟悉又阴冷的面孔正盯着,冷着脸互望,直到走远才收回目光。严瑾将此事没有知会小宝,走向一旁停歇的车夫,开口道“老人家,城里走不走?”斜靠在马车上,拿着竹筒咕噜咕噜抽着水烟的老人家撇了他一眼。呼出烟气,看着前面半大的小伙,“几人?”不咸不淡的开口询问。“两人。”严瑾邹了邹眉头,冷声回应道。他伸出一个手指,“一两银子。”“可以。”说罢严瑾朝小宝挥了挥手。小宝向他走去,上了马车,往县外飞驰。我们面对面坐在马车上,小宝心里很难受,也没有去跟严瑾搭话,拉开帘子看着窗外倒退的春光。马车剧烈的抖动,严瑾赶紧搀扶稳小宝。车子停下了,严瑾怒声朝车夫喊道“搞什么?”“有…有人拦住了去路。”老车夫惶恐的说道。小宝和严瑾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一同下车,刚下车就见前方一伙人拿着剑站在前方,穿着华丽的衣裳,也不像是打家劫舍的山匪。“严瑾,黄识君,我可是等你们等的好苦啊。”那群人的身后走出一个少年。小宝疑惑的看着前面的男子,开口道“你我可曾相识?”“哈哈哈哈,何止相识,更是相恨。”他冷笑着用阴狠的神情看着我们。这熟悉的眼神,我脑海中闪过,“黄博!”失声开口道。老车夫见情况不对,对面杀意腾腾,悄悄往后绕,连马车都不要了,头也不回的往回跑。“哦,还是记得我的,那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们一雪前耻,有劳诸位师兄了!”黄博向他后面的人双手抱拳,抽出长剑,朝我们直射而来。严瑾将我护在身后。“你先走。”抽出系在腰上的软剑,纵身而去,软剑缠住长剑,剑尖打在他的手掌上,黄博吃痛的松开手掌,严瑾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使黄博朝后倒飞而去。跟在他身后的师兄连忙扶住他,“噗,”血水从黄博口中喷出。“师弟。”他们着急的喊道。他微微颤颤的举起手,指着前方的严瑾,“帮我报仇。”他们扶稳黄博,把严瑾围了起来。“束灵阵。”其中一个稍大的男子喊道。四人在严瑾周围,你来我往的轮流和严瑾交手。令我大吃一惊的是,他们修为绝对没有严瑾的高,居然能跟严瑾打这么久。而且还精力充沛,反观严瑾,似乎有些许脱力。小宝急得直跺脚,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未曾注意到身旁,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朝他靠近。感觉后背寒气袭来,小宝赶紧蹲下身子。剑芒贴着他的发丝,一张脸映入小宝的眼中,“黄博!”他并未作停留。向着小宝的脖子挥剑,剑离小宝脖子近在咫尺,小宝的反应也不慢,向后弓着腰。剑近在小宝的眼前,他的鼻尖甚至感受到剑身的冰冷。“受死吧,你个废物!”黄博举着剑,脸上如疯狂般的笑容。小宝来不急想,黄博怎么绕到他身后的。我放松倒地,看着黄博举着剑朝他刺来,小宝赶紧翻滚身躯,一直滚到马车下,看着地上的窟窿,不禁一阵后怕。啪,吱~。马车被黄博一脚踢开,拿着剑朝小宝的脑袋刺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禁武 第二章 幺娘 第三章 挚友 第四章 擦肩 第六章 通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