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仙路飞虹》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邋遢乞丐

第一章 邋遢乞丐

沧海饮一瓢 2021-05-04 00:20:23
个冬天里都也没支撑住,便都松手而去,前后差了但是大半日,对这两夫妻来说也算一个了断,而已苦了王辉!  王辉家也算薄有财产,但却架忍不住生病了,镇上煎药的先生欺他尚未成年,每次煎药都宰的王辉头破血流,几剂药下去家产便已告馨。万不得已,王辉只得典当行了耕牛王辉家也算薄有财产,但却架不住生病,镇上抓药的先生欺他年幼,每次抓药都宰的王辉头破血流,几剂药下来家产便已告馨。万不得已,王辉只好典当了耕牛和田地,饶是如此,也没有挽救了父母的性命,当时王辉父母虽已不能动弹,但脑子还算清醒,听得儿子典当了家产,更是气怒交加,每隔几天便撒手而去。。...

仙路飞虹

推荐指数:10分

《仙路飞虹》在线阅读

  王辉虽然才十六岁,但当乞丐却已经有三四年。王辉本来也是小康之家。家中十几亩上好的肥田,还有一头耕牛,家中父母也勤劳,日子倒也过得红火,在本村之中,也是中上之家。王辉从小聪慧,六岁便进私塾,一直没有间断,按说一家平平安安,过得还算幸福。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王辉父母本是老来得子,膝下就这一个孩儿,眼看王辉渐渐长大,自身却年事渐高。王辉十二岁那年冬天,天地奇寒,可怜王辉父母双双得了肺痨,一个冬天都没有撑住,便都撒手而去,前后差了不过半日,对这两夫妻来说也算是一个了结,只是苦了王辉!

  王辉家也算薄有财产,但却架不住生病,镇上抓药的先生欺他年幼,每次抓药都宰的王辉头破血流,几剂药下来家产便已告馨。万不得已,王辉只好典当了耕牛和田地,饶是如此,也没有挽救了父母的性命,当时王辉父母虽已不能动弹,但脑子还算清醒,听得儿子典当了家产,更是气怒交加,每隔几天便撒手而去。

  虽说本家的长辈当时一个个胸脯拍得直响,都打了包票包管王辉长大。但父母去世后,王辉很快就发现真心想让自己长大的一个都没有,反倒个个巴不得王辉早点夭折,好霸占了王辉家的院落和剩下的二亩薄田。王辉虽说聪颖,但到底还是个孩子,自身又没干过农活,如何种的了地?坐吃山空,不到半年便把二亩田地吃空。王辉见这样不是办法,后来便咬咬牙干脆把院落也卖了,只说自己外出闯荡,说不定能逃个活路。

  在外边流荡了两三个月,王辉的盘缠花了个一干二净,但也让王辉涨了见识,不再是以前的乡下小子。后来王辉饥寒交加,实在无法,只好加入了丐帮的大军,虽然受尽了世间冷落白眼,但好歹能有个活命,总比不明不白的死去要好。真是隔行如隔山,以前王辉不入这行,不知道这行的规矩,还以为只要放下了身子便能乞讨,在被多名同行多次殴打以后,王辉才学了乖,才知道行有行规,乞丐也是有组织的。万般无奈之下,王辉只好加入了本地乞丐宽的乞讨组织,虽说受人剥削,但还是比挨打要好。王辉自己也伶俐,以前读的书用在了这上面,倒也比其他同行更讨人喜欢,每日里总有些收获,再加上偶尔干些没本的买卖,倒也在这乞丐窝中顽强的活了下来,渐渐长大。王辉本是读了几年书的,与这些个斗大的字识不了半升们的家伙还是有区别的,一适应了环境,便显出了与众不同来。加上王辉时常给李宽拍些马屁,王辉在李宽手下便慢慢的混的开了!

  乞丐宽本姓李,少年时候曾经拜入少林派学武,倒也有几分学武的天赋,但奈何其凶狠好斗,不尊戒律。少林本是佛门圣地,讲究以慈悲为怀,与世无争,李宽几次三番的触犯戒律,少林派无法,只好把李宽逐出师门便罢。李宽虽然凶狠好斗,人却不傻,被逐出师门以后回到家乡鄂州城,仗着学了一身功夫,凶蛮成性,慢慢成了这鄂州城里的乞丐头儿,虽然不入流,上不了什么台面,但手下几百名乞丐乞讨着实给他挣了不少家业。

  日子已经是麦收时节,天气炎热,这鄂州城中更是有数丈高的城墙围着,凉风却是吹不进来,更兼人口众多,更是燥热,虽然挨着大江,却并不能减得了半分燥热。这日夕阳西下,日头渐渐落下,天色变黑,王辉领着几名少年乞丐刚刚从李宽那里回来,那几个少年明显鼻青脸肿,显是被李宽教训了!按照李宽规定,这些乞丐们每日里须得给他上交一些银钱才准乞讨,但这个世道虽然是太平盛世,鄂州也繁华异常,但靠乞讨每日里混个肚子圆都困难,更别说还要给李宽银钱,没奈何他们只好做些没本的买卖,而那些个官差得了李宽的好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别触了他们的霉头就好。王辉也算是李宽手下的小头目,领着几名少年混饭吃,虽然也没什么好处,但好歹等闲李宽并不打骂王辉,也算是这些个小头目获得的好处。王辉现在好歹也算头目,扒窃并不亲自下手,只负责策应罢了。不过今天他们运气着实不好,转了一天却没碰见一个肥羊,好几次都差点被发现,幸亏这几个少年机警,仗着轻车路熟,才没有被人給逮个正着。但是虽然没有被人逮着,但天黑完不了任务几个少年还是免不了遭到李宽的一阵拳打脚踢。

  鄂州城东有一个破败的土地庙,这座土地庙原先也是极大的,但几经战乱破坏,并无人来修缮,院子里已经杂草丛生,破落不堪,几间房屋已经年久失修,风侵雨蚀,蚁蛀虫啮之下已经倾塌,只留下正中央的土地庙宇乃是方石所砌,还算结实,虽然屋顶也快要塌落了下来,但王辉他们几个少年用木板重新支撑,修缮以后倒也勉强能够住人,从此以后便成了几个人家园。

  几个人虽然被李宽胖揍了一顿,但到底少年心性,快走到土地庙便已经欢快起来。看看土地庙近,年龄最小的小凌子便飞奔起来,抢先来到土地庙中。土地庙门虚掩着,小凌子进了屋里,大叫一声便又飞快的跑了出来,王辉心里也感觉奇怪,小凌子已经飞快的跑来,叫道:“辉哥,辉哥,不要进屋,屋中不知道何时来了个臭乞丐,把屋里弄得臭气熏天,苍蝇乱飞,却是没法进了!”

  小凌子虽然这样说,但后面的几个少年都不信邪,一个个都进了屋,却又一个个捏着鼻子又出去,一个叫王三川的少年表现的最不堪,居然把头一硬,嘴一张,“啊”的一声吐了个翻江倒海,只是可怜三川一天只吃了一点东西,肚子里已经是饥肠辘辘,除了吐了一肚子酸水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可吐。

  王辉暗暗诧异,要知道他们都是乞丐,本身都是又臭又脏,如今居然会被熏成这个模样,可见屋中臭气熏天已经到了何种地步,但他们几个平时把这里当成了住所,屋里收拾得还算干净,一天之内能把屋中弄成这样也算奇人了!和王辉一起在这里的一共有五个少年,刚才个个都进了屋,如今个个都跑到了风口处。王辉看看他们,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就是见了李宽都没有这样,只好自己屏住呼吸,这才一咬牙,进了屋。

  王辉其实心里着实奇怪,到底能臭到如何程度才能让这几个少年这个模样。总觉得这些个少年表现的有些夸张,但到了屋中王辉才觉得自己并没有受骗,虽然王辉屏住了呼吸,但说也奇怪,屋中的臭气仿佛不用呼吸便能进入鼻中一般,照样是奇臭无比,熏得王辉直欲作呕。这还不算,屋中本来还算干净,如今却是一屋的苍蝇,嗡嗡乱飞,王辉一进来,一屋子的苍蝇好像找到目标一般,向王辉纷纷飞来,抖也抖不掉,把王辉忙得手忙脚乱。屋中本来还有个泥塑的土地雕像,虽然破损的厉害,但并没有人来毁坏,如今却不翼而飞,土地雕像下边睡了一个乞丐,鼾声如雷,雪白的头发胡须纠结在一起,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清理,王辉清楚的看到上面居然还有不知是何种鸟类拉的粪便,面上乌黑一片,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显是有几年没有洗过脸了。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已经不再柔软,相反硬的好似瓦片,就是睡在那里有的地方也并不打软。腰中却挂一个葫芦,葫芦也是肮脏透顶,配在乞丐面前倒也相得益彰!

  王辉是读过几年学的,见识自然是同为乞丐的那几个比不了的,那几个少年只是觉得里边这个乞丐臭的惊人,只看一眼便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王辉却发觉了异常之处。一般来说,来了这些个少年,这名乞丐早该醒来,现在却依旧呼声如雷,此一也,庙中苍蝇满屋,嗡嗡乱飞,但王辉只见屋中苍蝇乱飞,却并没有发现有一个苍蝇附在这名乞丐身上,

  “真是奇怪也哉!”王辉暗暗奇怪,心中道:“莫非这人是那些志怪小说中所说的异人?最不济也是那些江湖中身负绝技的高人,那乞丐宽不过是在少林寺学了几年,现在就耀武扬威的不得了,虽然这鄂州城中也有许多江湖人士,但等闲之人并不去招惹他。这名乞丐颇有些奇怪之处,招惹不得,还是先不要声张的好,免得有些不必要的麻烦!”王辉其实只是思考了一瞬间的功夫,就觉得这里边臭气越来越浓,偏偏没有呼吸又憋得难受,忍不住呼吸了一下,就这一下,王辉就再也忍受不住,只觉得天旋地转,臭气一熏之下居然直欲晕过去,当下不敢再做停留。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跳将出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邋遢乞丐 第二章 邋遢乞丐(二) 第三章 邋遢乞丐(三) 第四章 乞丐宽 第五章 草上飞 第六章 一刀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