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仙路飞虹》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草上飞

第五章 草上飞

沧海饮一瓢 2021-05-04 00:20:23
段毒辣,兼且这几年来家业渐渐地不菲,做事愈加的当心,又和鄂州城中总捕头交恶,手下养了几十名健壮手下,等闲的江湖人也动他严禁。因为但是招人眼热,但这些年来始终无事。李宽自己也明白不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关键时时刻刻还得自己能支撑住场面。因为平时练功也李宽手下有三四十名大汉,都是从乞丐偷儿人中挑出来的强健之人,平时也训练拳脚棍棒,但对付普通人还算可以,对付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中人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所以李宽额外收了五个徒弟,都是从小跟着李宽练武出身的,这五个徒弟练武倒了勤奋,只是学武要靠天份,像李宽自己在少林也没有呆上几年,就学了一身的武艺。这几个徒弟倒也中规中矩,只是武功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这些天来见王辉天资着实不错,便忍不住想收王辉为徒弟,日后也省得自己冲锋陷阵。王辉虽然本意喜欢自由自在,并不想去当李宽的弟子,但形势比人强,胳膊扭不过大腿,逆了李宽,目前怕没有什么好结果。只得择了一个黄道吉日拜李宽为师,为李宽的六弟子。。...

仙路飞虹

推荐指数:10分

《仙路飞虹》在线阅读

  鄂州城中李宽的乞丐帮也算是一个松散的帮派,李宽每年靠剥削乞丐收入倒也丰厚,虽然比不上鄂州城中那些大牌的势力,但也足以让某些江湖中人眼红。那些大势力本身在江湖上的招牌都是响当当的,又打通官府,算是黑白通吃,像鄂州城中的几个码头,都分别掌握在几家大势力之手,这些大势力和李宽平时并无多少交集,又实在看不上李宽的这点基业,而李宽虽然在少林派学了一身的武艺,但行事却一点也没有慈悲为怀的风格,争强斗狠,手段毒辣,兼且这几年来家业渐渐丰厚,行事愈发的小心,又和鄂州城中总捕头交好,手下养了几十名强壮手下,等闲的江湖人也动他不得。所以虽然招人眼红,但这些年来一直无事。李宽自己也知道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关键时刻还要自己能撑住场面。所以平常练功也颇勤奋,自身的功夫也算一流。

  李宽手下有三四十名大汉,都是从乞丐偷儿人中挑出来的强健之人,平时也训练拳脚棍棒,但对付普通人还算可以,对付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中人就有点强人所难了。所以李宽额外收了五个徒弟,都是从小跟着李宽练武出身的,这五个徒弟练武倒了勤奋,只是学武要靠天份,像李宽自己在少林也没有呆上几年,就学了一身的武艺。这几个徒弟倒也中规中矩,只是武功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这些天来见王辉天资着实不错,便忍不住想收王辉为徒弟,日后也省得自己冲锋陷阵。王辉虽然本意喜欢自由自在,并不想去当李宽的弟子,但形势比人强,胳膊扭不过大腿,逆了李宽,目前怕没有什么好结果。只得择了一个黄道吉日拜李宽为师,为李宽的六弟子。

  当了李宽的六弟子,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王辉以前不过只能在夜里偷偷摸摸的练功,现在有了单独的卧室,一切都方便起来!虽然还没有专门的奴仆伺候,但吃饭穿衣都有人来管理,节省了王辉的大量时间,王辉也有大量时间来修炼乾元万象诀,进境更为迅速,就是李宽教给王辉的金钟罩,王辉练起来也是飞快。王辉并不知道,自己脑海中的乾元万象诀只是第一层罢了,后面还有数层被封印,不过要一层层练习,封印自然引刃而解。这第一层只不过是培养气感的粗浅功夫,但乾元万象诀毕竟乃是仙家秒术,就是在练气士里边也是最高深的法决,并且这万象诀乃是模拟万物,归于一元,天生和任何功法都不相悖,因此王辉的金钟罩被万象诀所催动,进境飞快,让李宽只以为是天生的武学奇才,却不知道王辉是另有奇遇罢了。

  王辉进步飞快,李宽只是欣喜自己收了个好弟子,但王辉的大师兄和五师兄却不是欣喜了。李宽虽然娶了五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但可能是坏事做绝,老天降罚,任李宽体壮如牛,夜夜耕耘,却没有一个婆娘给他生下个一男半女,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李宽年纪渐长,慢慢的也熄了这方面的心思。李宽的大弟子名叫吕剑豪,跟李宽时间最长,李宽也是当成衣钵弟子来培养,但无奈吕师兄虽然练武时间最长,但年纪都活在了狗身上,武艺进步缓慢,李宽甚为不喜,后来李宽索性又接连收了四个弟子,吕剑豪就成了大师兄,吕剑豪一心想要继承李宽的衣钵,便处处拿出大师兄的威严,处心积虑想要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权威。五师兄名叫林浩然,名字虽然叫浩然,但为人却没有一点浩然之气,整日里耍些阴谋诡计,但他练武倒有天分,进境最快,四个师兄都没他聪慧,甚得李宽欢心,平时爱夸奖几句,一些心思灵活的下人们也巴结,让他野心渐渐滋长开来,也一心想要继承李宽衣钵!王辉的神异表现,顿时引起了大师兄和五师兄的警惕!尤其是林浩然,心胸狭窄,恨不得除王辉而后快。但王辉偏也乖觉,处处小心,倒让他们也找不到发飙的理由!

  转眼间天气变冷,王辉已经拜李宽为师一个多月,虽然没有学的了什么高深的武艺,但李宽倒把金钟罩全部教了王辉。金钟罩乃是粗浅的外门功夫,江湖上人会的极多,流传极广,但鲜有人能练到高深的。金钟罩共分十二层,但除了少林派开派祖师达摩老祖传说练到十二层,就是练到七八层的也少,李宽自己也不过练到了六层,因为越往后来越是难练,况且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学,也没有铁布衫,铁骨功之类的好练,并没有人在这上面下多大的功夫。这日从外地来了一位李宽的江湖朋友,唤作草上飞,也算是李宽当年行走江湖为数不多的至交,故友到来李宽分外高兴,把六个徒弟依次介绍给了草上飞,便领着徒弟和草上飞一行八人前去鄂州城中最大的酒楼范楼吃酒。范楼也是鄂州城中数一数二的势力,据说还有鄂州知府的干股,生意红火异常。众人来的正是吃饭的时候,店中高朋满座,单独的包厢早都订完了,李宽这种角色只算是城中二流的人物,在范楼当然不敢造次,只好在大厅里捡个上好的位置,反正江湖人物并不在乎这些虚礼。早有小二伺候,李宽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力,就拣上好的菜先上了二三十个。李宽轻易并不出门,加之鄂州人口众多,小二并不认识这位鄂州城偷儿的祖师。心道:“你们总共八个人,却要这么许多菜,真是天生的败家子,真是该宰的肥羊,活该钱被糟蹋!”

  又想:“这许多菜一个桌子还放不下,难道要两张桌子并在一起?”当下询问李宽,李宽并无许多的讲究,当下应了!又觉得两张桌子甚是宽阔,又点了几个菜,让草上飞连呼“太多太多”,这小二也是上过私塾的,平时一直以文人自居,见李宽如此斯文扫地,暗暗摇头。当下把菜肴报到后面,几位大厨一齐用力,菜肴便源源不绝的上来!

  李宽和草上飞高谈阔论,推杯换盏,旁若无人,惹怒了坐在旁边的镇远镖局的张镖头,张镖头素来脾气火暴,在江湖上人称一刀张,这次他和朋友吃酒,进门稍比李宽他们稍晚一会儿,本来也没有什么,但李宽要菜太多,后面的大厨忙的要死,一时间张镖头点的菜肴却做之不及,张镖头心中来气,便算到李宽头上,心说:“哪里来的鸟人,居然这样显阔,耽误老子吃饭!”见李宽他们高谈阔论,便忍不住开口讽刺道:“这伙肮脏泼才,在范楼吃一顿饭就高兴成这样,想是平常根本就没吃过什么油水,一年荤菜不知能不能吃上个两三回!吃一顿饭居然要这么多菜,难道人人都是饭桶不成?真是晦气!”

  李宽和草上飞正吃得高兴,说道当年的趣事哈哈大笑,猛然间听得这么讽刺的话,都不由地怒上心头。王辉斜眼一看,却认得乃是镇远镖局的张镖头,心中便猛地一跳。张镖头虽然不认得李宽他们,李宽他们可认得一刀张,一刀张也是鄂州城中出头露面的人物,人虽然火爆,但功夫着实了得,一把快刀自己八个人也不是对手,况且镇远镖局镖师有一二百人之多,个个都是一把好手,自己手下的偷儿乞丐全部加在一起也不是镇远镖局的对手,兼且张镖头走南闯北,朋友遍天下,不是李宽能惹得起的!李宽便装作没有听到,看看六个弟子,果然都深得李宽的精髓,个个埋头猛吃,仿佛无事一般。王辉心中刚松了口气,便听见草上飞怒道:“黑炭头,你说的可是你家爷爷?”

  草上飞乃是李宽的朋友,功力也不比李宽高多少,脑子智商比起李宽还要大大不如,但他轻功极好,在江湖上论起轻功也算是超一流的好手,故而能闯荡江多年仍然健在。他听了张一刀挑衅的话语,本想老友李宽肯定会挺身而出,大杀四方,没想到李宽和几个徒弟好像没听见,让草上飞还以为张一刀说的不是他们。等到草上飞确认再三,认定了张一刀就是挑衅,终于按捺不住,跳将出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邋遢乞丐 第二章 邋遢乞丐(二) 第三章 邋遢乞丐(三) 第四章 乞丐宽 第五章 草上飞 第六章 一刀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