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仙路飞虹》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一刀张

第六章 一刀张

沧海饮一瓢 2021-05-04
为神秘的,张一刀也敢在这里如此放肆,便指指草上飞怒道:“好泼猴,你敢回去么?咱们手下见见高低!”  李宽像是吞了一个苍蝇通常,心中暗骂道:“这老货也有把年纪了,但是这般没无拦,这一次给我闯了这个祸事!”但现在的可也不是不甘示弱的时候,倘若自己这个场面撑范楼背景颇为神秘,张一刀也不敢在这里撒野,便指着草上飞怒道:“好泼猴,你敢出去么?咱们手下见见高低!”。...

仙路飞虹

推荐指数:10分

《仙路飞虹》在线阅读

  张一刀人高马大,颇为威猛,但就是皮肤黝黑,好像黑炭一般,从小有个“黑鬼”的外号,张一刀对自己的肤色分外敏感,这次居然被草上飞揭了伤疤,当即勃然大怒。酒保小二看事情不对,早就报告了掌柜。掌柜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处理这种事早就轻车路熟,有例可循。来到当场,左右抱了个拳,道:“几位有什么冤仇,可以去南边的演武场解决,这里朋友们还要承个情,不要在这里动手,不然东家怪罪下来我可吃罪不起!”

  范楼背景颇为神秘,张一刀也不敢在这里撒野,便指着草上飞怒道:“好泼猴,你敢出去么?咱们手下见见高低!”

  李宽好像吞了一个苍蝇一般,心中暗骂道:“这老货也有把年纪了,还是这般没遮拦,这次给我闯了这个祸事!”但现在可不是示弱的时候,如若自己这个场面撑不过去的话这鄂州城中就再也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当下把草上飞摁在座位上,站起身抱拳道:“张镖头,我是鄂州城的李宽,平素里也非常敬仰镖头,今天这事是我这位朋友冲撞了镖头,还请镖头见谅,事后我一定重重拜谢!”

  李宽这些话按说也在情理之中,也服了软,但张一刀根本就看不上李宽,张一刀是听说过李宽的名字的,知道鄂州城中有这么一号人物,但从来没有产生过交集。张一刀行走江湖,讲的是靠朋友吃饭,朋友遍天下,而李宽只不过是一个偷儿头,当下不屑的说:“我说是谁,原来是一群要饭的!怪不得好像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一样,要我说,你们就不该往这里来,范楼也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这话说的尖酸刻薄,饶是李宽再怎么按捺心中怒火也按捺不住,旁边几个弟子察言观色,见李宽面色阴沉,当下七嘴八舌的骂将起来。张一刀说话刻薄,可水平也只限于如此,刚才已经是超水平发挥,双方嘴炮开战,如何能敌得过八张口?直被骂的狗血喷头,王辉他们都是乞丐偷儿出身,天生的嘴炮厉害,一些污言秽语把张一刀气的乱死!

  “张一刀,听说你的老婆是你师弟的姘头,跟你时早就是个破鞋,可怜你不知道喝了你师弟几次的洗脚水!”

  “听说每逢他走镖时,他老婆都偷偷的与玉面郎君相会,这一刀张不禁吃了师弟的洗脚水,还被玉面郎君送了不少绿帽,头上绿油油的,可怜自己还不知道!干脆一刀张改成绿毛张算了,这个名字倒也贴切!”

  “张一刀长的的倒是雄壮,但他老婆老是偷汉子,莫非这张一刀是个银样蜡枪头?”

  “什么银样蜡枪头?那是中看不中用!这家伙长的的黑炭似的,既不中看又不中用,

  怪不得讨不了老婆欢心!”

  张一刀的老婆乃是以前张一刀的小师妹,这小师妹以前也是江湖上的侠女,根本看不上张一刀这个黑炭,谁知道造化弄人,最后几经周折还是嫁给了张一刀,张一刀虽然极为宝贝老婆。但还是有一些风声碎语传了出去,满鄂州城都是知道的!但并没有谁在张一刀面前说这种话,张一刀一直以为是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现在正是吃饭时候,范楼乃是鄂州城数一数二的大酒楼,在这里吃饭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被王辉师兄弟六人揭露了出去,张一刀顿时气的面皮发红,本就脸黑,现在黑里发红,好像锅铁似的!大声骂道:“好群小贼,竟敢如此污蔑与我,李宽,我与你不死不休,咱们去那边演武场见个高低!”说罢快步去了演武场。

  众目睽睽之下,李宽当然不能示弱,当下几人也径直去了演武场。

  演武场乃是范楼的特色,只因鄂州九省通衡,地里极为重要,承东启西,接南转北,身临大江之畔,地扼南北要冲,每日里来往的贩夫走卒,江湖豪客,达官贵人不计其数,每日里因为鸡毛蒜皮之事而大打出手者不胜枚举,范楼虽然背景深厚,但也避免不了打架斗殴,后来范楼东家掌柜的不胜其烦,干脆设了一个演武场,刀枪无眼,祸福自承,倒是一下子清静下来!

  张一刀心中发狠,暗道:“这群肮脏泼才,就凭他们这些三脚猫的功夫,居然敢和老子叫板,一会儿不把你们打个骨断筋折老子就跟你们姓了!”虽然张一刀心中发狠,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李宽和骂的最欢的六个弟子做起了缩头乌龟,反倒是草上飞上场来。一经交手张一刀就发现草上飞不好对付,草上飞虽然功夫稀松平常,但身手颇为伶俐,一身轻功非同小可,别说赤手空拳,就是张一刀拿着他成名的快刀也奈何不了草上飞,同样,草上飞虽然轻功厉害,但只能对张一刀造成骚扰,也奈何不了张一刀。两人战的颇为滑稽。旁边早聚集了一大群看热闹的闲人,原想能有一番龙争虎斗,却没有居然是这个结果,看得索然无味,渐渐的便散了!

  张一刀也是鄂州城中有头脸的人物,被众人看耍猴一般看了半晌,平时哪受过这种气,最后看看实在奈何不了草上飞,便跳出圈外,对李宽叫道:“好个李宽,今天我认栽,不过咱们走着瞧!”

  说完头也不回的去了。李宽只是嘿嘿冷笑,草上飞兀自在大声叫骂。看看张一刀走的没影了,一群人也没了吃酒的心思,便结了帐在鄂州城中闲逛!折了张一刀的面子,李宽心里微微有些担心,心中放心不下,和草上飞草草逛了鄂州城便打道回府。

  王辉虽然功力粗浅,但到底练的是仙家功法,大老远就听见院子里下人哭爹叫娘,心道:“莫非是张一刀找茬来了?张一刀手下光镖师就有一二百名,像什么趟子手,徒弟不计其数,如果真是张一刀找茬,这次可是凶多吉少!”看看其余几人,并没有一人发觉异状。王辉自从得了仙缘,便一心想要好好练功,但无奈身不由己,脱离李宽不得。李宽对六个弟子要求甚严,王辉没有自保之力,是万万不敢欺师灭祖的。恰巧旁边有间茅厕,王辉眼珠一转,捂着肚子对李宽说道:“师尊,我肚子突然疼痛难忍,想是着了凉,要出恭!”

  李宽正在心烦意乱,心想怎么和张一刀化解了干戈,哪有功夫理这种事情,挥了挥手,王辉如蒙大赦,一泡屎足足拉了两柱香,又运足耳力听见声音渐渐平息,这才施施然捂着肚子回府了。

  来到府门王辉便吓了一大跳,只见大门上李府的牌匾已经被人砸的稀烂,门上糊了许多屎尿,臭不可闻,进了府门,便见下人们个个鼻青脸肿,王辉小心翼翼的向里走,进了里屋,见李宽他们几个个个也是鼻青脸肿,一身的泥土,显是被人揍了还来不及收拾,所幸并没有伤到筋骨。只有草上飞可能占着轻功高明,并不显得狼狈。王辉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不得不装转样子,哭道:“师傅,这时怎么回事?”

  李宽颇为尴尬,大师兄吕剑豪咳嗽一声,道:“都是那绿帽张下的毒手,他比试奈何不了草上飞师叔,居然领着镖局的人砸了咱们李府,师傅刚一理论,便被他们围住痛殴,可怜师傅虽然武艺高强,但双拳抵不住四手,还是吃了亏!”吕剑豪虽然心中嫉妒王辉的好运,但看看李宽难以启齿,不得不对王辉解释,只是一刀张变成了绿帽张。

  王辉虽然心中明镜似的,但还是作势道:“徒儿愿去找那绿帽张算账!”听得王辉如此不智,李宽更是烦闷,冷笑道:

  “我们一府人都吃了瘪,偏你去找他们算账?你逃过一劫倒也罢了,再有一百条命也坏在了绿帽张的手中!”

  王辉还是年纪尚小,一不小心装过了头,顿时面红耳赤,低了头退在一旁。倒是草上飞觉得李宽话有些重,安慰王辉说道:“贤侄一片心意也是好的,但现在还不是我们动手的时机,我们还要从长计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邋遢乞丐 第二章 邋遢乞丐(二) 第三章 邋遢乞丐(三) 第四章 乞丐宽 第五章 草上飞 第六章 一刀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