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击坠星辰之人》在线阅读 > 正文 《击坠星辰之人》008.谋生如此不易

《击坠星辰之人》008.谋生如此不易

阅读王 2021-06-10
苏暮无幻小说名字叫作《击坠星辰之人》,提供更多击坠星辰之人苏暮无幻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击坠星辰之人苏暮无幻比较完整版。击坠星辰之人小说苏暮无幻摘选:苏暮的生化躯体是PAVOT轻型,随处可见可见的大路货。只花了五分钟,维修工程师就给…...

苏暮无幻小说名字叫做《击坠星辰之人》,这里提供苏暮无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击坠星辰之人小说精选:在凯莉老师指挥下,救援队伍很快就来了。两人被抬上担架,运到修护室一通维护。苏暮的生化躯体是PAVOT轻型,随处可见的大路货。只花了三分钟,修理工程师就给他换上个一模一样的躯干。他现在又生龙活虎了。霞无幻的身躯是TEMPEST超轻型,一款追求速度到极致,几乎完全放弃防御的冷门型号。这个稍微麻烦点。工程师一阵翻箱倒柜,最后宣布他必须在修护室躺一整晚。没办法,零件不够,得到黑市去淘换才有。“以后还是学我,用大路一点的牌子,”苏暮笑嘻嘻…

在凯莉老师指挥下,救援队伍很快就来了。两人被抬上担架,运到修护室一通维护。

苏暮的生化躯体是PAVOT轻型,随处可见的大路货。只花了三分钟,修理工程师就给他换上个一模一样的躯干。他现在又生龙活虎了。

霞无幻的身躯是TEMPEST超轻型,一款追求速度到极致,几乎完全放弃防御的冷门型号。这个稍微麻烦点。工程师一阵翻箱倒柜,最后宣布他必须在修护室躺一整晚。没办法,零件不够,得到黑市去淘换才有。

“以后还是学我,用大路一点的牌子,”苏暮笑嘻嘻地在霞无幻床前晃来晃去,“你看,配件多就是方便,马上就能修好。为了追求0。01秒的速度,给自己找一堆麻烦,多不值啊,啧啧。”

霞无幻闭着眼睛不看苏暮,冷冷地回敬:“0。01秒很长了,足够把你砍成四片。”

“等你能站起来再说吧,哈——哈——哈——哈——”

苏暮一边扮鬼脸,一边扬长而去。霞无幻气得眼珠子都直了,但也没办法。他现在动动手指头都困难。

放学路上,忽然来了个不速之客。

“苏同学!苏同学!”

很少有人这样叫苏暮,他想了两秒钟,才意识到街对面那人是在招呼自己。

“你叫我?”他瞅着那个长得很像壁虎的少年。这张脸很熟,名字已经到了**尖,就是叫不出来。

“呃、这不是同班同学吗,你是……兰格斯?”

壁虎少年尴尬地笑笑。“是兰道尔·博格斯,”他略微不安地搓了搓手,“叫我兰迪吧,周围的人都这么叫。”

苏暮想了想,总觉得跟眼前这位没熟到那程度。“兰……兰道尔同学,”他问壁虎少年,“有事?”

“是这样,”兰道尔殷勤地望着苏暮,“你被看中了!现在有个一百年都难遇上的机会!想不想赚大钱?”

“赚大钱?”苏暮心不在焉地问,“有多少?”

“你这样的实力,如果有意愿参加地下格斗,要多少有多少!绝对让你满意。”兰道尔嘴皮翻飞,眉飞色舞,又竖起大拇指,“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你造型比较特殊,”他看看苏暮的轮椅,“刚出场的赔率一定很高!只要你敢在自己身上下注,也许一场的钱,你这辈子都吃不完!”

来了、来了、果然是地下格斗。苏暮想起大声公的警告,暗自对兰道尔提防三分。

“哦,让我再考虑考虑。”他敷衍壁虎少年。

“还考虑什么!赚大钱的机会就在你眼前——”

不能再跟这家伙纠缠了,苏暮一拍脑门,说:“不好,我得赶紧回家。约好跟我姐玩游戏的。赏金猎人之怪物大冒险,绝对好玩!”他启动轮椅,呼啦啦绝尘而去,还跟兰道尔挥手说,“周末到我家来玩游戏吧,回见!”

赏金猎人之怪物大冒险是什么鬼?咱们这说黑拳呐,你扯什么游戏?兰道尔都听傻了,见苏暮一溜烟走人,赶紧挥手,“喂,话还没说完,别走啊!”

苏暮也冲他挥手:“赏金猎人之怪物大冒险!周末来玩啊,不见不散!”说着人就不见了。

“该死!”

兰道尔气得踢了路边电线杆一脚。用力过猛,老旧的踝关节顿时裂开。他看着绽露出来的电线和零件,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

修护室里,霞无幻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上半身已经修好了,但腿还不能动。怕他无聊,工程师临走之前特别开了电视。此时他拿着遥控器,嗖嗖嗖地换台,依然是一脸无聊的样子。

走廊上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谁!”

霞无幻挺腰一振,刀已经抓在手里。他保持着拔刀的姿势,沉声问:“谁在门外?”

“呵呵呵,霞无同学,别动手,是我啊。”

兰道尔推门进来,笑容可掬:“听说你受伤了,来看看你。”

“我姓霞,不姓霞无,” 霞无幻脸色很难看,“另外、你是谁?”

兰道尔一脸很受伤的表情:“我是你同班同学啊。咱们同一天报名入学的,我是——”

“哦,好像有点印象,你那天被大声公收拾了一顿,”霞无幻揉揉额头,“你是……兰博·格尔道斯,对吧。”

兰博你妹!为什么一个个都记不住老子的大名啊啊啊!兰道尔气得翻了个白眼。但他随即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赶紧揉一把脸,又堆满笑容:“是兰道尔·博格斯。叫我兰迪也可以,周围的人都这么叫。”

“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兰道尔殷勤地望着霞无幻,“你被看中了!现在有个一百年都难遇上的机会!想不想赚大钱?”

霞无幻一皱眉,似乎立刻意识到兰道尔的来意。“地下格斗?”他反问,“你想说这个,是不是?”

“没错!凭你的实力,如果愿意参加地下格斗,要多少钱有多少钱!绝对是吃香喝辣的一辈子不愁。”兰道尔嘴皮上下翻飞,拼命劝说,“而且,一看你就是个喜欢砍人的高手。正规比赛各种规矩太多,到了地下格斗场,那可是随便砍,没有任何限制!你可以想杀就杀,尽情动手!怎么样,考虑一下?”

“滚。”

“还考虑什么!赚大钱的机会就在你眼前——你说什么?”

霞无幻的长刀铮一声出鞘半寸,吓得兰道尔一哆嗦。

“滚,”长刀少年重复道,“趁我还不想脏了这把刀之前,马上滚出去!”

不得已,兰道尔只能讪讪地离开。“霞无同学,”他似乎不肯死心,临出门前又说,“真的不考虑考虑?你一定会后悔的——”

刀如雪练,从兰道尔头顶掠过。这一刀拿捏得很准,恰好齐刷刷地将兰道尔额前一撮毛割断。他几乎都吓傻了,呆呆站了足有五秒,才意识到自己没死。

“哎呀——”

修护室的门咣当被推开。兰道尔连滚带爬地逃到走廊。空旷的学校里,一路都留下他的惨叫声。

一直逃到大街上,兰道尔才想起来打电话报告。

“所以说,两个都没拉拢成功?”电话那头,一个阴沉的声音斥责说,“废物!我要你何用?”

兰道尔满腹委屈,拼命诉苦。“老大,不是我不卖力,我真的已经尽到最大努力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那个该死的苏瘸子,根本就不搭理我。我这边说地下格斗多么多么赚钱,他根本就不听!反而跟我说什么要马上回家玩游戏,还叫我去一起玩。您说,碰到这种没心没肺的王八蛋,我能怎么办?”

“……那、霞无幻呢?”

“那个冰山怪更过分。我和他说起地下格斗的好处,他直接就叫我滚。多劝了两句,他拿刀就砍!一刀砍断了我前面的头发。幸亏我闪得快,不然头就掉下来了。”

“不是你闪得快,而是他本来就瞄着你的头发,”电话里的声音说,“霞无幻出刀,你以为你能闪得开?笑话!他要是连你这样的废物都砍不中,那就是个垃圾,我还用得着拉拢他去打比赛?”

“是是是……我就是个废物。”兰道尔悻悻地说。

“还敢嘴硬?”电话那头勃然大怒,“你算什么废物?你就是一条狗!做狗也敢跟我呲牙?想过你老娘没有?”

一提到老娘,兰道尔顿时就软了。“我是狗!”他本能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电话哀求,“老大,我错了!我就是您一条狗,您让我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就咬几口。对不起,老大!”

听兰道尔这么服软,电话那头总算满意了。“行了,你也算尽力。回头过来一趟,领个几百块当你老娘的药钱。那两个家伙的事,等我通知你再说。有句古话说得好,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倒要看看,这世上难道还真有弯不下腰去的人?”

喀嚓一声,电话挂了。

夜色深沉,兰道尔一个人在街上走着,略显烦躁。他在口袋里掏了几下,只摸到一个空烟盒。

不远处的街角,有个便利店的招牌还亮着灯。兰道尔想了想,朝招牌走去。

这是他第三次光顾这家便利店。

门口摆着今天的报纸,右手边的架子上是流行杂志和漫画。兰道尔看也没看就越过它们走过去,显然这不是他需要的重点。

收银台附近的货架里摆着香烟,各种口味的精装能量液以及一些常用药物。他犹豫着停下脚步,目光在上面逡巡。

一个身穿店内蓝色制服的女孩推着高高一摞空塑料箱从他身边经过。兰道尔下意识地移动了一下步伐。女孩笑着对他点头,温婉地说:“欢迎光临。”

走道并不宽,为了让路他的背几乎贴上了货架。阵阵冷气吹进背心里,他觉得后脖子上开始爆鸡皮疙瘩。塑料箱在女孩的小推车上摞得很高,擦身而过的时候,附近所有的视线几乎都被遮挡。这是个好机会,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他的手巧妙地贴在腿上向后伸出,指尖碰到那些冰冷而光滑的盒装香烟或者药瓶,心跳渐渐快起来。短短几秒的时间,三盒香烟和一瓶止痛药——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转入他宽大的裤包。

他用眼角余光略略扫一下周围,似乎没有什么人在注意自己。于是他努力压抑了一下心跳,把微微发抖的手揣进裤兜里,尽量轻松地装作一边浏览一边往门口走去。

“客人……”

他没有回头,虽然本能地意识到身后响起的声音是在叫自己。一种危险的感觉让他暗暗地加快了步伐。

“客人……”

声音更加近了,兰道尔半转过身,侧头望了后面一眼。一个身穿蓝色制服,胸口挂着店长标记的年轻人正在向他走来。刚才推箱子的蓝色制服女孩怯生生地跟在后面。

“呵呵,美女,再见。”

兰道尔尴尬地冲那女孩笑了一笑,笑得别提多难看了。趁店长离他还有些距离,他扭头就跑。一个胖胖的老太太正要拉门进来,在门边被他一带,不由自主地转了半个圈往地上倒去。他本能地伸手挽住老太太的胳膊,就在这一停顿的时间里,他感觉到薄夹克的袖子被人拉住了。

眩目的灯光,鄙视的眼光,冰冷的监狱,妈妈的泪光——这一切刹那间涌进他的脑海。不,不要这样。他就像一匹被困得红了眼的野兽,伸左手掏出本是用来壮胆的小刀,看也不看便往后面一挥。

身后传来一声惊叫,他感觉袖子上传来的拉力淡了,对方正在松手。于是他兔子一般跳到人行道上,沿着路边飞也似地逃开。

晚上这片街区很冷清,他独自在道上狂奔着,直跑到精疲力竭方停下脚步来。附近有个小公园,他走过去坐在长凳上,低下腰去掏裤包里刚才的猎获物。劣质的夹克有点异样的感觉,他检视了一下,发现腋底已破开长长的一条缝来。这儿以往似乎就已经破过,边沿有绵绵密密的针脚。他看着那些绽开的线头,想起那双老旧不堪的、拿针的手,以及那双手在缝补时为他织进去的泪水和叹息。

兰道尔把夹克蒙在脸上,肩膀微微地抽动起来。夜凉若水,淡而清冷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惨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击坠星辰之人》007.对战霞无幻(下) 《击坠星辰之人》010.报复随之而来(下) 《击坠星辰之人》004.双赢的交易 《击坠星辰之人》009.报复随之而来(上) 《击坠星辰之人》006.对战霞无幻(上) 《击坠星辰之人》008.谋生如此不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