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大世演武》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城中乞丐

第一章 城中乞丐

羊鸣老祖 2021-06-11 00:18:47
能可以容纳三四辆马车并行,两旁商铺成排座落,一群群的小贩扎堆大片大片,却看不见丝毫混乱不堪,大声吆喝声,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份外的热闹的场面。  街尾巷子里,一处偏远的拐角,老乞丐蹲在在地上,弓着身子,就像是严重脱水的河虾,烂布条子挂在瘦骨嶙峋的身上,流行的正逢严冬,冷风六丈多高的城墙如巨兽盘卧,如高山一般,官道上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临近便是那城门口,足足有一丈多高,人在下面,顿时会有一种蝼蚁入巢的错觉。两扇朱漆的城门,平日里关合都需要十数名兵丁才能勉强推动。。...

大世演武

推荐指数:10分

《大世演武》在线阅读

  应安城,地阔八百顷,是仅次于上京城的州府,其内百姓富庶,安居乐业。不过除了一些居民外,来往之人形形色色多是污浊,是以在这繁荣的外表下,掩盖了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龌龊。

  六丈多高的城墙如巨兽盘卧,如高山一般,官道上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临近便是那城门口,足足有一丈多高,人在下面,顿时会有一种蝼蚁入巢的错觉。两扇朱漆的城门,平日里关合都需要十数名兵丁才能勉强推动。

  进城后,入目便是一条正街大道,足足能容纳四五辆马车并行,两旁商铺成排坐落,一群群的小贩扎堆成片,却不见丝毫混乱,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份外的热闹。

  街尾巷子里,一处偏僻的拐角,老乞丐蹲坐在地上,弓着身子,就像是脱水的河虾,破布条子挂在瘦骨嶙峋的身上,时下正值寒冬,冷风一吹,身子如筛糠似的抖着。

  仿佛是风中一盏残烛,摇摇曳曳,随时都会熄灭的模样。

  直到正午艳阳高照,日头难得,有幸赶上的老乞丐才好受了一些,蜷缩着身子半靠在角落,鼾声渐起。不过,还没等睡个囫囵觉,便被一道身影遮住了阳光,恍恍惚惚间似有所感,清醒了过来。

  伸了伸冻僵了的手脚,浑浊的双眼一眯,看向来人。

  “赖三?居然忘记了这茬!”

  看清楚后老乞丐暗道一声不好,挪了挪身子,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后,抬脚便想要躲的远远的。

  “你往哪里走?”

  这赖三浑身虽没个二两健肉,但拦下这半截入土的乞丐还是不成问题,拽住后戏谑的说道:“若不是看你这老狗没几天好活,定然要教训你一顿,还不快把利钱交上来!”

  灿笑一声,老乞丐尴尬的转过身子,他可禁不住这年轻的一顿皮肉。

  “是,是,是,老了忘性大,多包涵,多包涵。”

  老老实实将攒下的铜板交出,老乞丐有些谄媚的说道。

  “哼!废话倒是不少!下不为例,再让我亲自找你,免不了提前送你一程了!”

  许是对老乞丐的卑躬屈膝十分满意,又或是摊上了什么好事,赖三并没有与这老乞丐过多计较。不过,就在老乞丐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前者却把其讨食的家伙拿了起来,将里面的钱财通通倒进袖口后随手一丢,说道:“这便当作路费了!”

  老乞丐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却强自压了下去,那张脸也不知多久没洗了,咧嘴一笑像是老树开皮。

  “应该的,应该的。”

  闻言后那赖三不屑的闷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了,后者茫然的站在街上,怅然若失。驼了的背就像是在给其鞠躬,说不出的讽刺。

  老乞丐唤作温尚,年近古稀,却一无所成。没有人生来就是命贱,但他的日子,为免苦了一些。

  襁褓时便被遗弃,后侥幸被一户人家收养,半大的时候却又被赶了出来。

  这也不是顽皮之过,却是那户人家有了亲生骨肉,家业就是那些,自然要留给近的。

  如此,颠沛流离数十载,虽然曾经也发奋图强,但最终还是成了这幅模样。

  “也不知能否熬过这个冬天。”

  黯然许久,温尚回过神来后,看着巷子外人流喃喃自语。

  乞食用的破碗摔得四分五裂,温尚捡起自个做的木杖,沿着街角,一步一步往城门走去。

  刚刚的铜板已经是他两个月来的所有了,而现在濒临年节,各家各户的用度也是紧得很,不想在这寒冬腊月里挨饿,就只能另想办法。

  “也不知还有没有剩下些遗漏,老汉我可是挨不住的。”

  命贱是不假,但好死不如赖活着,深冬季节冷风如刀,能将人生生割死!

  若再是肚中没有个垫底的,保不齐就是落个冻死的下场。当了乞丐这么多年,他可是没少见这种情景。

  到了城门口,守备的兵丁只是斜了一眼,便不再理会,连盘查的兴趣也没有。

  当然了,也不是其玩忽职守,温尚在这应安城里待了大半辈子,也算是熟人了。

  出了城后,温尚拐进了一条泥土路,驾轻就熟,径直往那城郊毛林子走去。

  毛林子里长着几颗冬树,这是在应安城呆久了才能知道的。些许果子,正经的人家看不上眼,一些混的好的乞丐也犯不着冒险,是以才能轮的上温尚这类人。

  不过,入冬已经有了不短的日子,也不知还剩下多少残羹剩饭。

  ……

  日落黄昏,转眼太阳便完全没入山涧,而温尚还是一无所获。

  半倚着一颗歪脖子树,微微喘着粗气,脸上浮现一抹不自然的潮红,一口气没上来,林子里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这都是年岁大了的罪过。温尚满脸失落,抬头,依稀间能看见应安城中灯火,却显得那么不真实。

  “唉……”

  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声轻叹,一下午别说冬果了,连个活物都没见着。过了一会儿,缓过劲来的温尚在此前起身,有气无力的往郊外义庄走去。

  应安是一座大城,来往人口亦是复杂,本地的人买卖往过跑,外地更是成群结队的来走商,有的运道不佳,便长眠于此了。义庄也是因此而生,寄放一些富贵的尸身,等着老家亲戚家人来接。

  不过,郊外的这处义庄却早已荒废了,据说是当初主事的人手脚不干净,前脚钉了棺材,后脚就动手撬开,渐渐的被人抓住了把柄,官府查办后,那人也不知去向。

  时至今日,这义庄完全成了乞丐的地界。

  温尚走了约摸半炷香的时辰身子便有些受不了,一只手拄着木杖,一只手扶着块巨石,上气不接下气。许久后才好了一些,抬脚正想走时却突然止步,眼中的希夷一闪而过,摇了摇头。

  “也不知能否赶得上,或许这冬天是过不去了!”

  今年的寒气来的急又硬,就算一时明媚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自知熬不到开春的温尚,却是还有割舍不下的。

  应安城城郊除了那一大片毛林子,和那东边的秃头山外,最多的就是乱葬岗了,细细数来足有四五处之多,也是应安城宽广的缘故。而温尚的目的则是离着义庄不远的一片,这也是年头最久的乱葬岗,听说还埋了不少当年战乱时的兵丁。

  到了地方,夜里赶路寒气入体,咳嗽的更加厉害了,不过温尚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稍做休息,乘着身上有股子热劲,从草垛里翻出早已藏好的木锹,费力的将一无主的坟头抛开。

  一口薄皮棺材出现温尚面前,后者略微换了口气,沿着缝隙一使劲便将其撬开,温尚身子顿时打了个冷颤。

  开棺后里面空空如也,温尚拿着手中木杖敲了两下,只见木作的底子应声而开,露出一张梯子。

  沿着下去,里面比之寻常农家的地窖都要狭隘,许是久不见阳光的缘故,里面阴冷的很。

  里面摆设着蒲团香台,上好的锦布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不知名的符箓,端端正正的挂在桌前

  “中黄太乙,天地当立……“

  绕口的经文诵念数遍,事毕后温尚仔细端详许久,最终一声长叹,揉了揉发酸的腿脚,草草的将棺材掩盖,便径直往郊外义庄走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城中乞丐 第二章 阴兵借道 第三章 太平符箓 第四章 初现威能 第五章 滚石拳谱 第六章 心狠手辣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