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青春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司徒山空传》在线阅读 > 正文 《司徒山空传》第十章.密林孤坟

《司徒山空传》第十章.密林孤坟

阅读王 2021-07-20
司徒山空传小说名字叫作《司徒山空传》,提供更多司徒山空传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司徒山空传以及最新更新。司徒山空传小说司徒山空传摘选:关于五猖兵马,对它的了解但是逗留在一年多现在,叔父茶馆闹鬼事件的那次,我很好奇之心下问师父的一番话…...

司徒山空传

推荐指数:10分

《司徒山空传》在线阅读

司徒山空传小说名字叫做《司徒山空传》,这里提供司徒山空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司徒山空传小说精选:关于五猖兵马,对它的了解还是停留在一年多以前,叔父茶馆闹鬼的那次,我好奇之心下问师父的一番话。后来我曾想,大概正是因为自己当时有次一问,师父才第一次萌生了想要收我做徒弟的念头。直到拜师之后,师父对我的教学也停留在一些极为基础的阶段,并不曾涉及到任何法术,更不要说兵马了。根据我自己看书的了解,我才知道,所谓的“猖兵”,其实是兵马法术里最常用也最容易收集到的一种,简单的讲,就是一个法师在死过人的地方,或者办事查事的途中…

关于五猖兵马,对它的了解还是停留在一年多以前,叔父茶馆闹鬼的那次,我好奇之心下问师父的一番话。后来我曾想,大概正是因为自己当时有次一问,师父才第一次萌生了想要收我做徒弟的念头。直到拜师之后,师父对我的教学也停留在一些极为基础的阶段,并不曾涉及到任何法术,更不要说兵马了。

根据我自己看书的了解,我才知道,所谓的“猖兵”,其实是兵马法术里最常用也最容易收集到的一种,简单的讲,就是一个法师在死过人的地方,或者办事查事的途中,甚至是一些灵气或是阴气较重的地方,收集回来的一些孤魂野鬼,甚至是残缺的灵魂,给它们以供养,替它们消除戾气,在送它们离开之前的这段日子,这些孤魂野鬼就会用帮助法师的方式来进行回报。

而之所以叫“猖”兵,其实和它们的来源有莫大的关系,因为都是野生野长的,难以束缚管教,常常失了分寸。所以猖兵办事是最激进勇猛的,但是效率却因为其本身的猖性而打了折扣。

师父此刻派出的就是一拨猖兵,在这种野外的林子里窜,它们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很显然,刘老先生对于这一套东西的理解程度甚至比我还要低,于是师父不得不简单跟他解释了一遍。

说话间师父手里的铃铛开始叮铃铃地响起来,于是师父立刻低下身子抓起插在地上的三根香,对刘老先生说,您老人家就别跟着进去了,就在这儿等我们。

然后他转头对我喊道,臭小子,你跟着我走,待会儿不管听见了什么声音,不管看见了什么东西,记住千万别回头看!师父这么叮嘱着我,我点点头然后就跟在了师父的身后,心里充满紧迫感,却又觉得特别刺激。

于是师父和我一前一后就走进了树林里。我区分不出这里的树木是什么品种,但从杂乱的生长方式来看绝不是人工栽种的。我距离师父大约只有一尺多的距离,也就意味着除非有一个力量突然把我往后拉扯,否则我稍微一伸手就可以抓住师父的道袍。

师父左手拿着铃铛,右手端着香,铃铛断断续续地响着,好像是兵马回馈过来的信息,而师父一直盯着手里的香头,腾起的烟雾朝着哪个方向飘动,师父就朝着哪个方向走,就好像那股烟雾就是在给我们带路一般。此刻我虽然满心疑问,但是却不敢问师父,因为我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并且我也明白将来师父的这套手艺我都会学。

就在走进树林大约四五十米的时候,我突然开始耳朵出现了一种压迫感。这种感觉就好像突然爬到一座很高的山上,必须吞下一口口水才能够让耳压恢复正常一样。于是我习惯性的吞咽口水,就在咽下的一瞬间,我极其分明地感觉到,有一缕类似头发丝或者其他轻柔纱布般的东西,从我的后脖子上轻轻地拂过。

如果不是师父进树林前再三叮嘱不要回头,此刻我恐怕早就转过身去了,而正因为如此,我内心的恐惧才倍加强烈。人总是这样子,对于眼前发生的事始终报以半信半疑的态度,却对身后看不见的地方深信不疑,一丁点轻微的感觉,也会让你玩命地朝着最害怕的地方去想。于是我忍着,继续和师父保持这样的距离走着。

树林里的树虽然并不**,但是却比较密集,野生林子也没有个生长规律,所以我和师父的路线其实是歪歪扭扭的,也就注定了我们的速度会非常慢。

这个师父师父开口问我,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我猜想师父之所以这么问,也应该是他察觉到周围的氛围出现了一些变化。于是我赶紧回答师父,有东西从我后脑勺飘过去了!师父说,你别去管它,千万别回头。

师父越是这么强调,就让我越感觉到可怕。又继续走了差不多二三十米,我开始察觉到周围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忍不住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才发现地面上已经积攒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而这种雾的流动感比较快,也越来越浓密起来。

我心里害怕,朝着师父大叫道,师父!起雾了!怎么办?师父说,你抓住我的衣服,死也别撒手。于是我迫不及待地伸出手紧紧攥住了师父的道袍,雾气快速地浓密,即便是师父距离我仅仅一尺多的距离,我也只能看到自己抓住他道袍的手的轮廓,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师父停下了脚步,这样大的雾师父也肯定看不见了。

师父对我说,臭小子,咱们被警告了,这里的玩意在吓唬咱们,意思大概是不准咱们继续往前走了。我心慌意乱,着急地问师父说,那咱们到底还走不走啊?师父说,当然要走,但是稍微等会儿,这玩意之所以吓唬咱们,也正是证明咱们离它的“老窝”很近了,否则它不会这么紧张。

我去,我的个亲师父啊,这人家都下逐客令了你还故意对着干,你这不是欠揍么?你早前教我的搞不过就逃跑难道是说着玩的,万一这女鬼真的发起怒来,还不分分钟把咱俩打出屎啊?当然这些我没敢说出来,反正雾这么大,眼睛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了,于是我索性紧紧闭上了眼睛,但是双手还是攥着师父的道袍。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个声音非常迅速地从左到右,感觉像是把我和师父站立的位置围绕着跑了一个圈,但是那种速度明显是非常快的,即便是野生动物也不可能跑得如此之快。

那种声音拂动着地上的落叶,是不是还传来一阵分不清是哭还是笑的声音,这和我起初想象的女鬼的声音还是有些差别的,因为我耳中听到的更加低沉沙哑,就好像一个人嗓子里堵了很多东西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师父大声喊道: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伏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

师父的声音很大,中气十足,并且这段咒他一直不停地重复念叨着,我耳朵里开始传来一阵嗡嗡嗡的低鸣,那种感觉挺难受的,但是我不敢睁眼,从生下来到目前,这是我最最害怕的一次。

师父的这段咒念了大约五六遍,突然之间,那种压迫感骤然消失,耳朵里的低鸣声也瞬间豁朗了,从而变成一种“嘤——”的声音,随之变弱,然后消失。

“喂!臭小子,你是不是闭着眼睛的?”师父问我。我猛点头,但是很快意识到我在师父的身后,他是看不见我点头的。于是我回答说是。师父语气带着嘲讽的感觉说,切,睁开吧,都跑啦!刚才那玩意想让咱们知难而退,我这段驱邪咒就是在和它对抗,告诉它我可不怕它让它老实点。于是我胆怯地缓缓睁眼,却发现眼前一片正常,几秒钟前还弥漫周围的浓雾,丛刻却消散得无影无踪。

师父说,你可以不用抓着我了,跟我并肩走吧,但是最好还是别回头瞧,我怕那玩意远远躲在树林里看着咱们,要是你看见它了害怕的话,我还得来照顾你。于是我只能松手,然后乖乖跟着师父继续朝前走。

我心有余悸,刚才发生的一切太快太突然,甚至没给我预备的时间。行走中除了师父手里铃铛的叮铃铃之外,就只剩下我和师父脚踩着落叶的沙沙声,我生性不算个爱闹的人,但此刻的安静也让我浑身不自在。

于是我开始找话题跟师父说话,我问师父说,师父,你刚才是怎么知道我是闭着眼睛的?师父哼了一声说,我还不知道你小子那点斤两,平日里看着沉稳,遇事的时候啊,胆儿还是小!人都是这样,害怕的时候就闭着眼睛不去看,好像不看的话事情就不会发生似的,自欺欺人!

我嘴硬道,谁告诉你我胆小了,我只是没遇到过这种事,不知道怎么应对罢了,你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没准比我还怂呢。师父笑着说,我怂不怂你是没机会去证明了,但你怂不怂我却实实在在心里明白得很…

自讨没趣后我也就不说话了,此事距离小树林的入口已经比较远了,大概即便我高声呼喊,因为树木的阻挡,刘老先生也未必能听清。我也想通了,反正现在要逃也逃不掉,硬着头皮上吧。

这个时候,师父手里的香已经快要烧到尽头了,腾起来的烟雾也开始不再四处飘荡,而是转了几个圈后就开始往下坠的感觉。师父问我说,你还记得咱们在家的时候烧香吗?我说记得。师父又说,你是不是从来都没看到过烟雾朝下飘的?我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于是师父说,兵马香的烟雾朝下,说明我们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阴气很重,重到压制了烟雾的上扬。记住,这就是经验。说完师父就丢掉了手里的香,然后踩熄灭,师父说,行了你可以四处看了,咱们到了。我有些不解地问师父,到了?这是到哪儿了?

师父伸出脚来朝着地面踏了几下说,那玩意的坟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司徒山空传》第三章.水碗木人 《司徒山空传》第六章.重访故人 《司徒山空传》第五章.拜师之路 《司徒山空传》第四章.萍水之缘 《司徒山空传》第七章.黑袍女鬼 《司徒山空传》第十章.密林孤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