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后她多才多亿

22、无法拒绝的大礼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0

站在淡香弥散的肥皂洗手间,从蓝白红白相间的机器猫瓶中按出肥皂洗手液。多次反复揉洗完确定无异味,低温烘干。南曦家从来不非常干净的像样板间,不似有人居住生活。别一场误会,并不她爱拾掇,是她精神洁癖加上有个可信的老保姆,从她出生于就始终用的大。老保姆会定点定时打扫她的公寓和老房子,很清楚母老保姆会定点清扫她的公寓和老房子,清楚母女两喜好。人特别厚道,慢慢和南母处成好朋友,十年不涨薪水的态度,不单为收入在干,更多为情谊。。


推荐指数:★★★★★
>>《天后她多才多亿》在线阅读>>

《22、无法拒绝的大礼》精选:

站在淡香弥漫的洗手间,从蓝白相间的机器猫瓶中按出洗手液。反复搓洗完确认无异味,烘干。南曦家从来干净的像样板间,不似有人居住。别误会,并非她爱收拾,是她洁癖外加有个可靠的老保姆,从她出生开始一直用到大。

老保姆会定点清扫她的公寓和老房子,清楚母女两喜好。人特别厚道,慢慢和南母处成好朋友,十年不涨薪水的态度,不单为收入在干,更多为情谊。

当然南母的慈悲心肠不会亏待真心对她好的人,总以公司名义,让南坊偷偷给保姆儿子多发奖金。

每当苏竹装可怜求关注,南曦嘴硬的坚持说:“少来,我和我妈不一样,不会同情心泛滥。”

在他看来,没什么比那张倔强的小脸颊更可爱。

从兜里掏出黄铜芙蓉味香薰晶石,撕掉包装纸,低身放进香薰瓶里。之前南曦找了许久没找到,总抱怨闻不到间接影响睡眠质量。

回来见白碟被清扫一空,苏竹惊喜问:“怎么样?还不错吧?”

“嗯不错。”南曦优雅放下叉子,用纸巾轻试嘴边。

这家好吃归好吃,寒性生鲜加调料够劲太刺激肠胃,希望明天别拉肚子。很不幸,在体质上她没有得到幸运女神眷顾,属于稍稍吃得不合适立刻闹肚子。

苏竹忙里忙外地收拾好就餐吧台,没及时归位。过会儿,端着鲜榨杨梅汁放在南曦手边,自然落座她对面。

喝口杨梅汁,南曦摸摸肚子,闷声道:“今晚超标呀,不该管不住嘴,人到中年不得不注重养生。”

苏竹比当事人在意修辞上的自黑,正色纠正:“才不会,在我眼里,曦曦永远年轻漂亮。”

南曦不信:“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如果有天我瘦脱相,不信你还这样说。”

苏竹柔笑,否认:“不是啊,不管高矮胖瘦都是你啊,我都喜欢。”

好吧,此刻糖分跟着超标。南曦不应暧昧宣告,抬眸看向挂在高处的表。

二十二点十分,时间不早,问:“修车的人到了吗?”

送客之意很明显,苏竹没和往常似的,懂事离开。

用一双深情外溢的桃花眸子凝视住她,认真说道:“曦曦,我有笔闲钱打算做投资,你有好的建议吗?”

骤然变冷的杏目回视对方目光,南曦冷声道:“没有。”

苏竹眼中柔情不减,多出几丝坚定,把早握在手中的东西推向她手边:“卡里有5E,密码你生日,你拿着去投资吧。亏光算我的,赚钱咱们分。”

南曦不假思索推回卡,淡淡回答:“苏竹,五年前我不会接受你馈赠的钱,今天一样不会。”

苏竹柔笑的神情僵住,眼底漫起的落寞和心痛对等。

“为什么你能接受张家的帮助,却次次拒绝我?”温柔清灵的声音宛若被撕碎般,略带卡顿:“是我在你心底,始终比张亦辰低一层吗?”

南曦阖上双眸,深深吸口气,几秒后睁开眸子,吐出长长的叹息:“哎……和张亦辰没关系,如果你的钱可全部自主支配,我不会拒绝。但我没猜错的话,这次和上次一样,卡里有你私自调动家里公司的钱,你母亲尚未知情。”

记得五年前苏母找上门,指着鼻子骂她:“打小长张狐媚脸,早看出你动机不纯。放心,我儿子送出去的钱,我不会要回。希望你拿上钱,自觉离他远点,我们老苏家当拿钱买清闲!”

狗血小说常用辱人桥段出现,南曦看小说时为女主忧心。但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做不到全无顾及的打脸对方,或者矫情欲擒故纵。

当时父亲刚入狱,重重债务压下,公司和家里所有账户和资产被银行冻结。

“小姐,您决定怎么办?”

管家再三质问,语气已不比之前耐心。寒冬烈风,南曦站在老房子大门口,淡紫色羊毛大衣披在她身上形同摆设,暖不热她身,亦捂不透她心。

望着父亲精心为母亲打造的爱之礼物,礼物大门上赫然贴着碍眼的白色封条。明明是她的家,她和母亲却进不去。

一群陌生人拿着堂而皇之的理由,将她们拒之门外。

摆在她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申请企业破产,债务压力小很多。要不硬扛着上,填平窟窿。

除了母亲坚强的目光,让她别怕的叮咛,还有一幕让她分外记忆深刻。是那些站在企业楼下广场上的员工们,他们满载渴望的仰视。

“求求您,不要申请破产。”

“求求您,我不能没有工作,孩子和老人都靠我养活。”

声声祈求,不止敲击心扉,还把你心中的利己念头一而再、再而三拉低,直到消失。

她承认她怕了,她怕人失去活下去的信念,什么都做出来。她怕无能力保护父母和身边人,如此多的人,她无法控制局面。

没有小说女主般傲骨,卑鄙且卑微地收下钱,直到张家款项到位,才把卡邮回。

思及此处,心中重新翻腾出压抑,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挑明送客:“张家给与我的帮助从不是馈赠,哪怕不公平的交换,我尚还得起。可你家给与的馈赠,我还不起!会让我永无翻身机会。请回吧,我好累先睡了。”

独自回到卧室,锁上门。

隔天起来身体如常,心情也如常,提不起。走到客厅,桌子上摆着扎高玻璃瓶,下面压张便签纸。

拿起瓶子看看,没找到介绍,拧开盖子,里面挤满淡黄色透明胶囊。昨天好像吃龙虾前,苏竹给她吃了粒。

瓶子搁一边,捏着纸一瞧,清秀的小楷布满半页。

【曦曦:

瓶子里装着清油丸,以后吃油腻东西前可以先吃粒,预防肠胃问题。下面是风啸的联系电话和家庭住址,我已托人打过招呼,他今明两天会在家中等你。你想做什么便去吧,加油,祝好运常伴你。

杭市三环章宁区李家胡同1124号803,15938399391

苏竹留。】

南曦攥紧纸,在心中默默道声谢谢,这份大礼她无法拒绝。

杭市位于魔都旁边,保险起见算算,往返最少需要一天半起。

明天公益短片还有拍摄,明着请假打草惊蛇。拿出惯用套路,先给黄怡拨通电话,大概说清事情。

黄怡非常配合地应句:“好的曦曦,我马上收拾东西,知会小李和周哥。咱们中午动身哦,早上我找医院朋友开证明,开好给宁伟送过去。”

“不行!”南曦果断拒绝:“光咱俩走,别喊小李和周哥,他们去了会暴露行踪。哪怕他们嘴不大,但我生病他们为什么出差?于理不合啊。”

“咱俩?不行不行。”黄怡不自信。

一想到她得负责南曦吃住行,还有最头疼的安全问题。粉丝们的热情岂是靠她小身板能抵挡住啊,万一遇到私生饭,后果不堪设想。

南曦由不得她不自信,一句一顿厉声施压道:“你想清楚,你不陪我,我自己去,谁也不带。”

“那,”黄怡又急又怕,声若游丝地嘀咕:“我去找张总告状。”

说出来有底气多了,提高声调重复遍:“你敢自己去,我去找张总告状!”

憋半天憋出这,南曦以为杀伤力多大呢,气笑:“下午2点动车,1点半我在南站等你。还有别请病假,不然公司会委派人来探视,请姨妈痛假。”

“喂喂喂,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告状?”黄怡凶巴巴地对着嘟嘟声大喊下,默默切出电话界面。的确不敢告状,不单顾忌闺蜜感情,每次光面对张总,她说话都得结巴。

昨天乐乐送去姥姥家,刚好今天继续让姥姥多接两天吧。孩子和老人双双开心的事情,只剩年轻人怕惯坏孩子。

饭没敢吃,提早守在高铁站候车室。再受疫情余威影响,高铁站照旧比其它地方人群密集得多。不知道祖宗怎么想的,选坐高铁。太近犯不着坐飞机,可开车它不香吗?

难不成祖宗看不上她车技?

做为知名影后的助理,她被粉丝认出的可能性非常大。

用长围巾裹出爱斯基摩人样,露对圆眼睛盯着入口。希望南曦千万别招摇过市,千万别有眼尖粉丝。

盯得双眸发涩,一点半过去没见人,难道改行程了?

稍稍松口气,后背被人一拍,回头望去,两个帽子、墨镜全副武装的人乍现。

短发女比出打枪的手势,朝着她直勾勾的眼睛前一连串扫射:“biubiu~”

黄怡傻在原地,杨盼盼啧声,嫌弃道:“哎呀小黄啊,你咋不配合呢?刚刚曦姐被我发现后,打出手势,我立刻配合做出恐惧样。”

南曦指指黄怡搁在椅子前的行李箱,“她反射弧长,咱们走吧。”

“好勒,出发!箱子挺沉呢,小黄行李不少啊。”

杨盼盼拉住箱子,南曦拉住黄怡,“多半是我的。”就手从她斜挎包里掏出身份证,扫证过机器上车。

平稳坐在车上,黄怡才缓缓回过神,掐住杨盼盼脖子,低声叱问:“你来凑什么热闹啊?”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