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后她多才多亿

25、以你的名义发起众筹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0

杨迎迎提着新买的龙须酥和桂花糕,迈开步子大长腿,半步骑上刚下船的游船,步入内舱,详细介绍:“姐姐们,尝一尝苏杭特色,顺道想一想咱们下个景点去哪。”“说得像是我们离苏杭很远,吃将近似的。曦曦在控糖,不吃龙须酥。”黄怡推远龙须酥,再打开桂花糕,用附加小刀叉小“说得好像我们离苏杭很远,吃不到似的。曦曦在控糖,不吃龙须酥。”。


推荐指数:★★★★★
>>《天后她多才多亿》在线阅读>>

《25、以你的名义发起众筹》精选:

杨迎迎提着新买的龙须酥和桂花糕,迈开大长腿,半步跨上刚靠岸的游船,进入内舱,介绍:“姐姐们,尝尝苏杭特色,顺便想想咱们下个景点去哪。”

“说得好像我们离苏杭很远,吃不到似的。曦曦在控糖,不吃龙须酥。”

黄怡推远龙须酥,打开桂花糕,用附带小刀叉小心分出四块,每块插好叉子。

“谢谢啊,辛苦。”南曦对杨迎迎点头示意。

有他开专车拉她们到处转,承包专船载她们游湖,一系列行程安排省去诸多麻烦。

“美女客气,为你效劳是我的荣幸。”杨迎迎抬手去拿分好的桂花糕。

伸到半截被黄怡拍开,哼道:“曦曦先吃。”

杨迎迎震惊,又不是独留一盒,旁边还三盒呢?

杨盼盼安慰地拍拍他后背,靠着离得近的优势飞快拿走两块。嚣张地在黄怡眼前晃晃,轻松躲开黄怡前来抢夺的手,分别塞进自己和杨迎迎嘴里。

嚼着盯着杨盼盼气呼呼的圆脸更圆,咬字不清笑道:“小黄鸭别遇到曦姐回应陌生人示好,你就炸毛啊,好像争宠妃子·鸭。”

贴切描述伤害到黄怡的自尊心,把刀叉往盒子里一放,罢工:“你们吃吧!免得说我和曦曦小气。”

明明小气的只有你,杨盼盼厚道收话光吃。

趁黄怡去洗手间凑到南曦身边,故作深沉问:“小黄鸭喊我爸爸,你喊她黄妈。曦姐,”称呼自然出口,懊恼地呸下,改口:“小曦啊,你是不是该喊我外公?”

南曦浅笑不答,静静看着杨盼盼。

杨盼盼被看得毛毛的,只觉得笑里含刀不再是成语,片刻后自说自话:“好吧,我不配。”

南曦赞赏地摸摸她头顶:“乖了,咱们各喊各。”

杨盼盼唯有心里默默吐槽:辈分好乱的说。

深夜十一点,南曦做完面部护理打算入睡。

黄怡忽的失声惊叫:“曦曦啊!有人给Birkin开价4300W呢!”

南曦又惊又喜,随即心中一沉,问:“深海蓝的Birkin吗?”

黄怡跟着反应过来,小声应:“是的。”

高于市面价三倍,大鱼已上钩。南曦先释然笑笑,手指二重三轻地敲敲桌子,下决定:“出吧,详细记录好买家信息,方便日后买回。”

黄怡难以启齿半晌,仍没找到合理措词,把手机递给南曦:“你自己看吧。”

南曦接过翻阅聊天记录,越烦心越凉。对方用小号加的好友,表示可以先钱,但交易不会透露详细信息留底。

这操作是要彻底买断啊,南曦倘若卖出,等于从此永无相见之日。转念一想,能买得起的圈子不大不难找,除非让不熟悉圈子的人买去。

走一步算一步吧,心狠道:“卖吧,让对方多带几个配货。卖完把回单抹掉名字,给之前留意过的人发过去,附加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提及此处,脑子闪现个常识,汇款会有名字和账户留存。

补充句:“等成交,把不抹名字的汇款截图也发我看看。”

“好的,曦曦。刚好我妈在家看孩子,我让她拍细节给我,我转发她们,明早她送完孩子亲自送货。”

黄怡长了个心眼,专门把不好处理的季节款夹在配货里。

双方敲定好细节,半小时内款到位。

看到账户名:木桂兰三个字,以及汇款的海外账户,南曦心生惊讶。

这名字!这名字!是……

是谁啊?完全陌生。完蛋,遇到隐形富豪。

哎,是劫躲不过啊。

整晚手机响不停,南曦迷迷糊糊睡够六小时,撑起精神查阅信息,八笔转账陆续入账。

在大单成交后,家底比较厚的DO和香家坐不住,纷纷按南曦大概规划的剧本走势拿回自家限量版。

由于南曦佩戴的珠宝多数专属特定牌子,百年皇室珠宝伯卡。不似包包可操作的空间和客源选择性多,所以官方的态度至关重要。

以为最少磨一到两天,黄怡却在当晚收到官方总裁助理来电,表明全数回收,价格以民间市价为主。并说若南曦想回收,只需支付对等价格。

态度客气,定价公道,简直不要太良心,着实感动了南曦一把。

异常火爆的竞价维持整夜,大清早六点只剩最后三个包包没出去。原因竟然因李家千金李潇潇的闺蜜生彩霞卡被限额,正常银行解除流程必须24小时后。

黄怡表现出不乐意等的态度,对方立刻善解人意地提价10%,说:“不用等太久,潇潇起来她帮我补齐尾款。”

有李潇潇担保,黄怡宽限出早上。

不过就在南曦刷洗的短短半小时,尾款到。

女人对喜欢东西的执念和爆发力,绝对超乎想象。

南曦边吃早饭边翻着微博头条报导,无一条和她有关,这便是提前知会奢侈品官方的好处。

今天没,不代表以后也没,毕竟有钱的姑娘和男人们拿到东西,总会有人出去炫耀。

嘲笑的舆论会迟到,绝不会缺席。逃避没用,提前准备好应对之策方是上上选。

脑子里正思绪万千,手机‘叮’声震震,新信息接入,解锁查看。

二叔所凑钱也锦上添花的到了。

怕短时间内资金流动太大被银行风控监视,货款分别打入南曦不同银行卡内。

南曦坐在宾馆沙发上翻短信读数额,黄怡用手机计算机逐一统计。

杨盼盼在旁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事来钱挺快啊。”

黄怡嘿笑报出最终统计:“省去零头,共是一亿八千六百四十万。”

由衷对祖宗道出佩服:“盼盼,你得先找个似曦曦般有经商头脑的参谋才行。”

杨盼盼诧异,反问:“爸爸干嘛要选个似的,我直接找她啊。”

大大咧咧搂起南曦肩头,讨承诺:“曦姐,等我真遇到事情,你可不能不管我哦。”

南曦心情不错,比设想的1E多出快一倍,顺口答应:“必须管。”

杨迎迎刻意伸长自己引以为傲的大长腿,半天没人关注,唯有顺着姑娘们在意的事情聊:“盼哥,我要是你啊,立马回家把许小三所有东西变现。”

杨盼盼短发一甩,不屑冷笑:“她不配!”

曾经年纪小不懂事,老妈伤心过度,分不清理智为何物。母女两频繁中计,吵闹中推得老爹对老妈感情渐行渐远。现在可不傻,小三不配自己脏手,不配影响自己和父亲的感情。

清晨喜事临门,注定整天好运相伴。

对于下午和风啸的细节商讨,南曦重拾起信心。如果风啸直接答应合同A,下面她的部署会顺利很多,可惜人家没答应。

换言之,风啸答应的话也间接证明他的人品有问题,和他在媒体前所表现不一样。

重爬八楼敲门,不是担心南曦安全,杨盼盼和黄怡多想留车上陪杨迎迎。只有傻傻的他不明真相,还争取陪同呢。

这次风啸开门后的神情显然比昨天放松,引大家进屋后,端上新泡的茶。

玻璃杯上依旧贴有标签,南曦端起细看才发现,不是标签,是小贴纸,细心写有她们各自名字。

用胳膊肘碰下黄怡,示意她喝水。

黄怡摇头,今天又是三杯,她才不要当坏人。

南曦轻抿两口,放回自己杯子,端起黄怡的水杯塞进她无处安放双手里,用指尖轻敲下杯壁贴纸处。

黄怡十分不情愿地随声望去,娟秀的黄怡两字刻入眼帘,眼眶微湿。为什么会有刻入的感觉,脑中不禁浮现出曾经的回忆。

“老公啊,你感冒了用自己杯子喝水哦,不然不注意会传染给孩子。我有把你杯子专门贴上名字呢,药放旁边啦。”

“老公啊,你怎么又乱用杯子啊,乐乐今天也开始咳嗽。”

回应她只有不耐烦的抱怨:“喊什么喊?生个病恹恹的姑娘很有理啊!”

交谈声拉回黄怡,快速用手背抹把眼角,喝口暖暖的茶,把杯子放在桌上,字面朝她。

从包里拿出笔记本,认真记录交谈过程。

南曦:“有一点东西,我觉得你会抵触,所以在签订前需要明确告知你。”

风啸搬着凳子坐在南曦对面,隔着老式木茶几的距离,心跳起码如常点,点点头等待后话。

南曦没任何铺垫,打开手机,一步步进入网银把存款展现在风啸面前,严肃说道:“购买版权的钱我凑齐了,多出快1E的经费做为不时之需。而我需要你做得第一步,以你的名义发起众筹。”

众筹没引起风啸的惊讶,其实在无数迷茫的黑夜里,书粉常说的这两字时常冒出脑海。

但违约金真的太高,他估计磨光读者热情,依旧凑不够。搞出烂尾楼般的局面,对不起真心热爱他的人。

南曦在这里提出,他明白是为后续需要钱的地方做准备,点点头:“需要筹多少钱?”

自命清高的年龄早过去,诗和远方都很贵。只要不是消费粉丝,真的为大家的梦准备,他愿意抛头露面。

“能筹多少算多少吧,每个人限定十五元,最多可以购买五次,做为提前预购票的订金。而我们这次众筹呢,订金等于本金。上映时大家拿着提前支付的十五块钱码到影院,可以兑到单张票。”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