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后她多才多亿

27、绿茶·小蜜蜂·曦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0

声声‘啊’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啊?会吧!”“真的,你看他左手无名指一直戴着戒指呢。”“集美啊,这你不懂咯。现在的黄金单身汉也怕女人生扑,戴戒指为断了没必要性的痴心妄想。”“谁没事儿戴戒指挡桃花啊!也不明白哪个拯救他们了银河系的女人锁他的心,嘛我的心自此“集美啊,这你不懂咯。现在黄金单身汉也怕女人生扑,戴戒指为断绝没必要的痴心妄想。”。


推荐指数:★★★★★
>>《天后她多才多亿》在线阅读>>

《27、绿茶·小蜜蜂·曦》精选:

声声‘啊’跌宕起伏:“啊?不会吧!”

“真的,你看他左手无名指始终戴着戒指呢。”

“集美啊,这你不懂咯。现在黄金单身汉也怕女人生扑,戴戒指为断绝没必要的痴心妄想。”

“谁没事戴戒指挡桃花啊!也不知道哪个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锁住他的心,反正我的心从此住不下其他人。”

“难怪如此禁欲呢,从没花边新闻,原来所有‘精力’全耗在美娇妻身上。”

议论层层过,句句皆不同。南曦脸颊微红,相信妆容绝对透不出来。强装镇定,全当收集惊讶表情。不信张亦辰无意上错电梯,绝对存心让她难看,借芸芸众口把她心态搞崩,没思想和他谈正事。

她才不上当!

和巡演似的,走完整场秀来到最终目的地,张亦辰办公室。

拒绝傻愣愣站着汇报工作,南曦拉把椅子到办公桌前,稳稳坐下。从包里重新抽出风啸签的合同以及此事的分析,一起调转朝他方向摆去。

“《飞霜流光剑》我要参与制作。”

张亦辰一眼没瞧,单手捏捏眉心,“给策划部审批吧,先立案。”

走正常流程,南曦哪里等得及。

翻开第一页,指着介绍道:“虽然你之前给我分析过不适合做电影,但是这组数据可以看下,国内市场尚未出现合格的仙侠题材电影。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带动国民爱国情怀加重,我们可以趁热打铁推出网络前三的《飞霜流光剑》。基于第一第二排名的小说类别不同,咱们很占便宜。”

往后翻几页,继续介绍:“截止中午12点,才刚满12小时,风啸发起的众筹资金已经破1.5E,如果换算成正常票价,等于首日前半天,咱们没刷单票房已经过5E。民众对于此事的关注度和热度很高,我觉得往系列电影上努力行得通。”

说破嘴皮好不容易换来点回应,傲然的瑞凤眼淡淡往她所指一瞟,问:“讲讲你痴迷它的原因吧。”

肯主动发问,不错,有突破口。南曦定定心神,这种时候说太多铺垫估计他懒得听,得说出符合他心意的总结。

“情节环环相扣,主角命运多舛,看似众生皆苦,却总有小温暖流露。最主要故事不会一味讨好男性或女性读者,故事里每个人的人格都很完整。这种群像流派,估计所看之人皆能找到自己的缩影或触动之点吧。”

理智分析完,瞅着张亦辰愈发提起兴趣的样子,默默在心里为自己鼓掌。

“所以,你钟情于小说本身而非风啸?”

南曦眨眨眼,问题好刁钻啊,如同在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呃几声,试探性说:“作者和作品本身无法分割吧?我当然也喜欢风啸啊。”

张亦辰深邃的双眸倏地一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好奇转为淡漠。

手指点住南曦打算翻动的纸张,“今年公司在运行的项目很饱和,它暂且放放吧。”

暂且放放!才煽动起的热度怎么办?南曦不可置信地盯着张亦辰眼睛,想读出玩笑的意味,可惜没有。

“什么意思?”

张亦辰嘴角勾起,不介意彻底击碎她的喜欢:“近五年我不打算启动《飞霜流光剑》。”

“你疯了!拿8E开什么玩笑?”南曦心跳又快又乱,该死的猜不透无助感又来了。难道险棋走错了?不如不激王八,自己拿下版权。

“我开得起,拖得起。”

多狂妄的语气!南曦忍住嗤之以鼻的神情,反驳:“信息快速流通的时代,能不能切合实际点,抓住难得搞起来的热度啊?”

张亦辰意味深长地反问南曦:“难道你对自己喜欢的人没信心吗?要相信越陈越香。”

南曦脑子嗡一声,什么玩意,这哪和哪?

“我当然对风啸有信心,问题五年后能我一样支持的忠粉多大年龄?基本多数步入30岁以上的门槛吧,为生活奔波,还剩热情能再热血把?再者哪怕有消费冲动,但这次鸽掉信任,下次人家会不会觉得不值信任啊?就算再支持,也带着情绪会挑刺,言论多影响路人缘啊。”

说完立马后悔,语无伦次的病句太多。

张亦辰满意点头,合上南曦辛苦准备的文档,“相信真爱他的人会和你一样,信任随着时间叠加。”

纸张很轻,却似满载挫败感的巨石,压得她手无力重新翻开。

南曦抿抿双唇,眼神逐渐空洞,涩声问:“你确定8E亏光也无所谓,非要雪藏《飞霜流光剑》五年是吧?”

张亦辰微顿,撇开脸看向窗外:“嗯。”

窗外秋风卷落叶,荒凉的何止一片。

“嘿嘿。”南曦发出突兀的低笑声,“你完蛋了。”

紧接着漏缝的大门被彻底推开,高秋锋搀扶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走入。

南曦脸上悲痛加重,快步跑到两人身边,从高秋锋手中搀过老人,眼中含泪地诉苦:“奶奶,您听听他不但欺负我,还打算败家。”

老人拄着拐,步履蹒跚地走到办公桌前,用力墩墩拐杖,骂道:“不孝孙子。”

张亦辰睨眼南曦,脸上露出一丝罕见的无奈,放低语气:“奶奶您怎么来了?”

“我不来能行吗?没人管得住你!”

南曦化身勤劳小蜜蜂,乖巧地把刚刚搬得凳子送到老人身后,扶着张奶奶坐入。

张亦辰不搭腔,张奶奶哼声,问:“你爷爷在的时候,经常和你说什么?”

张亦辰无感情背诵:“祸福相承,身自当之,无谁代者。”

“你爷爷走后我了却凡尘,吃斋念佛,只求上苍能多庇佑张家多些年头。不孝孙子你倒好,挥霍无度。自己种的恶因,别人能替你承担恶果吗?”

张亦辰认真翻阅落在桌上的文件,用实际行动力替自己伸冤。

张奶奶眼中隐隐泛起疼惜,可南曦哪能让事情卡这功亏一篑。

小蜜蜂·曦卖力给老人捏肩捶背,故作无意地帮张亦辰回答:“恶果别人无法承担,人就怕意识不到自身问题,摔跟头找不到被绊石头。”

恰到好处的挑唆,掩盖住老人宠溺,张奶奶厉声呵斥:“我问过在本地的其他董事,情况如曦儿所说不假,才买的项目不适合拖太久。这次你配合曦儿加紧弄吧!”

‘你配合’三字深得南曦心啊,嘴甜地使劲吹张奶奶顿马屁。

试问哪个老人不喜欢嘴甜懂事的后辈,估计没有。

老人心悦听完,双手搁在拐杖龙头,发号施令:“曦儿去分析报告吧,辰儿你用心听听,别浪费孩子的良苦用心。”

“好的,奶奶,我一定会事无巨细地和亦辰商量。”

绿茶·曦扭身对高秋锋抬抬下巴。

首席秘书脸不是脸地领命,搬来新凳子放在张亦辰身边。

南曦嚣张坐下,刻意把每张文案翻出动静,朗声介绍。

张亦辰面无表情地随她手所指移动目光,不过柔软的声音飘在耳边,好似治愈的轻音乐般放松神经,眼皮愈发沉重。

南曦说得正起劲,肩头一沉,侧头望去,张亦辰靠在她肩头睡着。

这人!懂不懂尊重啊。

刚要发作,高秋锋垂头汇报:“请让少主睡会吧,他昨天处理完阿沙国事情,彻夜赶飞机回来,三天睡眠时间总和不足六小时。”

南曦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难道他专门为这事赶回来?

不,王八不可能如此好心,肯定是昨晚张家会议结束,张母给他施压。

昨晚她选择往回赶,正是张母打电话催促。原来深海蓝Birkin被张母买下,怕家丑外扬,叮嘱黄怡不可泄露。

她从小喊张妈妈,婚后喊妈,无从得知真名。

回到张家先认错,表明不该丢人卖东西,但实属无奈之举。随后从受害者角度将事情还原遍,听得几位老人痛骂张亦辰。

儿媳的事,张父出头不合适,张母有点慈母多败儿,说不了重话。

就在南曦快绝望之际,张家最具权威性的长辈站出来。张奶奶做承诺,待她求证完其他股东,如果真如南曦所说机会拖不得,她会亲自替南曦出头。

但此刻张奶奶对孙子的心疼可藏不住,南曦忙善解人意说:“奶奶您先回吧,没事,我会好好和亦辰说的。”

“好,乖孩子。”

高秋锋扶起老人,略带担忧地迟迟不肯走,直到拐杖墩在地上:“让他们夫妻独处。”

“是。”

房间回归宁静,南曦单手翻着文档,在需要补充的地方做标记。

手机震震,解锁查阅新信息,风啸:众筹达到1E7。

南曦心情跟着数字升起,按回信:辛

苦字没按完,手机被一只手推向桌子远处。肩头一轻,身体跟着一轻,她被抱到靠回自己椅子的张亦辰腿上。

腰间双手收紧,南曦重心失衡地倒入他怀抱。

“好吵,睡觉。”

嫌她回复消息吵,他难道不觉得自己不规律的心跳更吵吗?

好久不曾亲密接触,南曦躁动不安地扭扭身子,没蹭出怀抱,禁锢太牢。

不死心地扳对方手指,稍稍松动一根,转瞬她两只小手被他大手包裹住。

张亦辰下巴顶在她头顶,沉声道:“曦儿,别乱动。”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