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后她多才多亿

30、撮合张、杨联姻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0

秋风无情地,就的闷热荡然无存,吹多了只剩好冷。被她被遗弃的白西装外套再次回肩头,烟草味混着淡淡沉香从衣服漫出,全部覆盖她周遭。张亦辰紧紧地拥住她柔软细腻的身体,说:“下一次不准取掉衣服,穿厚点会冷。”答案不最重要的了,此刻她在他身边,也没办法永远是在他身边。南曦被她遗弃的白西装外套重新回到肩头,烟草味混着淡淡沉香从衣服漫出,覆盖她周遭。。


推荐指数:★★★★★
>>《天后她多才多亿》在线阅读>>

《30、撮合张、杨联姻》精选:

秋风无情,开始的凉爽不复,吹多了只剩好冷。

被她遗弃的白西装外套重新回到肩头,烟草味混着淡淡沉香从衣服漫出,覆盖她周遭。

张亦辰紧紧拥住她柔软的身体,说:“下次不许拿掉衣服,穿厚点不会冷。”答案不重要了,此刻她在他身边,也只能永远在他身边。

南曦恶寒,她不知道穿厚点不会冷这种幼稚常识吗?

贝齿咬咬下唇,心中不停默念:这人自负病又犯了,看在他怀抱真的很暖和的前提下,不和病人计较。

“要不要溜出去吃东西?”

南曦眼睛发亮,抬眸惊喜问:“可以吗?”

张亦辰:“嗯,西街的臭豆腐不错,很臭。”

南曦捏紧小粉拳,不错去吃即可啊,干嘛非要专门提下,她不要面子啊。

“我不饿了,回去吧。”

已让不会聊天的大哥气饱。

许青失魂落魄地被送出张家,曾经她梦寐以求的最终婚姻之殿。

得知要给张老夫人贺寿,她比自己过生日更激动,提前腾出一天的时间做头发、挑衣服。

可杨盼盼表现出不乐意她去,心中隐隐生出恨。发现杨盼盼准备的礼物是个赝品,顿时觉得天赐良机。

精心策划努力一场,结果化作泡沫幻影,手上和肩膀留下保安不知轻重的拿捏淤青。不甘在浑身每个细胞燃烧,尤其参加完此次生日宴,时隔两年重新见到日思夜想的张亦辰,她无法再欺骗自己,甘于现状。

自以为从杨盼盼母亲手里夺来主位,从此过上富裕的生活,不会被人看不起,只能她看低别人。

今夜她才知道,有钱人也分三六九等。机会很公平,从来给有准备的人,能改变一次命运,她相信可以改变第二次!

没回家,她无法面对肥头大耳的杨波,一想到那身肥肉亲近会不自觉泛起恶心。可她知道必须忍耐,还得借着杨波当跳板。

按掉杨波几次打来的电话,不回关心的信息,主动给李潇潇发去所在的咖啡厅位置。

漫长的两小时等待,盼来李潇潇。

不过李潇潇的态度很是疏远,许青熟悉这种刻意摆出的疏远。

她和李潇潇表面是闺蜜,实际可以加上塑料一词。

李潇潇没有什么真心朋友,又需要有人能配合演出姐妹情,听话的许青不失为好选择之一。

经过一闹,李潇潇需要重新审核人选,讨厌愚蠢的人。

许青把对方眼中的嫌弃如数收下,放低姿态主动说:“潇潇,今晚多谢你帮我出头。”

“不客气。”反正最后一次,无所谓大发善心。

“你知道盼盼向来不喜欢我,但我真心想融入杨家,为老杨和可怜的盼盼付出温暖。”

陈词滥调,以前李潇潇有耐心陪着装好人,既然打算把许青PASS剔除圈,她没必要继续污染耳朵。

闺蜜一场,最后劝句:“那你最好回去和杨盼盼真心道个歉,我看老杨对她宠的厉害,你耍手段反而起反作用。”

“我没有耍手段。”许青激动反驳,当对上李潇潇始终儒雅不变的神态,心虚地低下头:“你给我支点招吧,怎么样可以让老杨和张家对我有改观。”

李潇潇:“除非找到对他们两家都有利的好处。”

许青故做沉思片刻,虚心请教:“我听说张家少主始终没合适的伴侣人选啊。”

“对。”李潇潇端起咖啡喝口,等着许青下面的话。

“谣传说木桂兰前些年打算和南家联姻,如今南家没落,应该不在已选范围内。盼盼正当好年华,以杨家近期的实力,应该配得上张家吧。”

许青当然不会促成婚事,不过为了逼杨盼盼更招人嫌。而且事情一旦挑开,无形中破坏了杨盼盼和南曦的关系。

李潇潇从盘子下捏出纸巾,叠成正方形,挨个擦过十指,应:“你可以试试。”愚蠢的人愚蠢的办法,不排除鸿运当头,真若鸿运当头让许青努力成功,倒可以放缓对她的审核。

三无许青,没家世背景,没优越长相,没特长底蕴,偏偏运气格外爱光顾她。

定好新的目标,许青满血复活,回到家中碰到赶回来的杨父。半推半就地接受杨父的替女道歉,忍着恶心亲热完提出设想。

杨父搂着美人,当然不好驳了美人好心。外加听来百利无一害的事,可以试试是否能彻底爬上张家这颗摇钱树。爬上自然最好,省去给南曦这座桥的投资,可不少钱。

早上起来不耽搁,抓住迷迷瞪瞪的杨盼盼说及此事。

杨盼盼听完困意全无,震惊地问白日发梦的老爹:“你是不是脑子不合适啊?”

杨父轻咳两声,拍拍桌子:“怎么和你爸说话啊!”

杨盼盼做出快晕倒状,站直用手在身上从上到下比划遍:“老爹你看看啊,你姑娘这样的姿色。我拿什么勾引人家?是一马平川的胸,还是没点弹性的后臀,或者说话噎死人的脾气?”

一顿犀利分析,杨父嗓子更不舒服,咳半天没清干净痰。

许久缓过气,认命道:“的确先天条件差点,咱们可以整啊。”

“整个鸡毛,人家没见过原装我则罢。见过TM几十次了,我再去整,这可是送命题啊,老爹!”

父女两说话,许青向来识相不参与,坐在客厅按摩椅上等结果。

杨盼盼见老爹听得一脸苦逼,安慰道:“咱们和曦姐搞好关系等于套牢张家。”

杨父退而求次,只得点点头:“也对,南曦是木姐亲口认得干闺女。”

脖子被杨盼盼勾近,杨盼盼神秘的低声道:“这你不懂啦,张家少主看曦姐的眼神多火辣啊,恨不得把她生吞。”

杨父老脸一红,喝道:“臭丫头没正行!别光盯着别人感情,你啥时候给我领个女婿回家啊?”

精力一年不如一年,杨父迫切需要个人帮忙管管女儿。

杨盼盼:“老爹,如果我告诉您,我喜欢女的不喜欢男,你会不会不认我啊?”

杨父勃然大怒,挑眉大喝:“你有种再说遍?”

“我在开玩笑,我只是不愿把自己的感情定位太死。我渴望纯粹的感情,而非利益交换。”

杨父卸下气来,瞪眼杨盼盼离开餐厅,再聊会他怕心脏受不了。

刚出家门,许青追上来,问:“老公,情况如何啊?”

杨父闷哼声:“以后不要提此事。”

负手上车,谁家姑娘谁清楚。逼急了,杨盼盼不是做不出带女朋友回家的事。

杨盼盼悠哉悠哉地走出家,拍拍委屈的许青,摆手道别:“再见,下午好好收拾家,晚上我验收。”

和她斗,嫩了点。

杨盼盼走在路上随便踢踢踹踹录完当日vlog上传自媒体,凭借沙雕的风格,一周粉丝破百万。

拿着成果前往南曦工作室,嘚瑟显摆:“姐,你看呀,我早说我发力,无人能及。”

“嗯,稍等等我有点忙。”

南曦没抬头,黑亮的直长发扎起在身后,认真地一行行查阅梁庭瑞送来的名单。

等真接触影视制作,南曦两眼一摸瞎,根本无从入手。问张亦辰吧,小白问题过多,怕对方彻底否决她实力,禁止她干涉。

还是先从导演入手吧,好歹有个懂行的领头教她,应该好些。

名单中导演候选只有三人,最合适的莫过于《丝路》导演王蒙,他多次和好莱坞合作,堪称大片之王。问题他今年约满了,《丝路》若非他主动找到南曦,估计两人至今没交集。

剩下《春雪》导演何毅和周捷,周捷留下的不好印象太深刻,南曦不假思索选择何毅。

大概整理下需要的材料,南曦通知黄怡约见何毅,恰巧对方下午有空。

择日不如撞日,南曦背起包,问玩流沙瓶的杨盼盼:“我去谈《飞霜流光剑》的事,洛鹂角色你重新考虑下,要不同去听听吧?”

杨盼盼脱口回答:“好啊。”她快无聊死了。

黄怡翻个白眼,提醒:“你之前说不参加《飞霜流光剑》。”

杨盼盼理直气壮地叉腰辩驳:“得看谁操刀啦,我曦姐,我必须给面啊!”

黄怡诧异,以为自己听错:“你给我们面子?”

南曦浅笑:“谢谢小熊猫赏脸啦。”

拉起两人手,走出办公室。

何毅清晰搞懂南曦来意后,沉默许久,用大拇指扣扣下巴。

脸上闪过不舍的神色,犹豫片刻,真诚道:“南曦啊,我特别想参与这个项目。圈里都知道,天禹雄厚的资金做后盾,只要大方向不崩,基本稳稳的高票房。加上有你和风啸炒出的热度,这片不火没天理啊。可惜啊,我擅长战争片和纪录片,我进去做个武术指导还行。当总导演受之有愧,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系列大制作毁在我手里,担不起骂名。”

出师不利啊,南曦没料到第一步卡住。

半剪秋水的眸子满载失望,看得何毅好生心疼,主动替她谋划人选:“要不找好莱坞擅长奇幻类型导演合作吧?但你坚持做属于本国的仙侠,那只剩一个人比较适合。”

南曦迫不及待问:“谁?”

“周生梦的周捷啊。”

南曦:……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