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后她多才多亿

33、心中有光的孩子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1

张母回过神时,南曦了跑远,来还来制止,匆匆通知管家停下来。南曦气喘气喘如牛地追上车,更强硬拽下张亦辰,边走边小大人样的念着:“我特意准备好了生日歌呢,一会儿我拉给你听啊!大厅好多好多在等你呢,不朋友见面离开了太没礼貌地啦!并且浪费了我辛苦准备好的礼物,我很不高兴。南曦气喘吁吁地追上车,强硬拽下张亦辰,边走边小大人样的念叨:“我专门准备了生日歌呢,一会我拉给你听啊!大厅好多好多在等你呢,不见面离开太没礼貌啦!而且浪费我辛苦准备的礼物,我很生气。生气你得补偿我,今晚我不离席,你不许离席。”。


推荐指数:★★★★★
>>《天后她多才多亿》在线阅读>>

《33、心中有光的孩子》精选:

张母回过神时,南曦已经跑远,来不及阻止,匆匆通知管家停下。

南曦气喘吁吁地追上车,强硬拽下张亦辰,边走边小大人样的念叨:“我专门准备了生日歌呢,一会我拉给你听啊!大厅好多好多在等你呢,不见面离开太没礼貌啦!而且浪费我辛苦准备的礼物,我很生气。生气你得补偿我,今晚我不离席,你不许离席。”

向来强势惯了的儿子竟呆呆被南曦带回,那晚他脸上展露的笑颜加起来远超过去几年。

或许南曦温暖的从来不止是儿子的心,后面两家联姻,南曦虽不愿意,但从未伤过老人心。这样心中有光的孩子,值得最好的期待和对待。

只不过有个后续小插曲,南曦为了让张亦辰留整场,耍小心思最后送生日歌。

当她拉起小提琴,苏竹弹合奏送上结束大圆满礼物时,张亦辰笑容不复。

所有人离场,他点盏夜灯,独坐黑暗整宿,家里落灰的老钢琴在苏竹用过之后,响起旋律错误的曲子。

“我要学钢琴。”

张亦辰提出他七岁第一个要求。

张母很惭愧,有时她会反思家族过早以接班人模式培养儿子,到底是对是错。

幼年的他不知情爱何物,可却在情爱之前生出另种更偏执的情感,专属性。

哎,思绪万千,被贴心的呼唤唤回:“妈,您吃龙眼吗?”

张母摇头:“妈不吃,有点上火的啦。”

是缘是孽,子女自有子女命。

可!她偏偏不信命,哪怕是孽缘也要帮儿子扶成正缘。

“好。”

南曦应声,把剥好皮的龙眼送入口中,心里毛毛的。总觉得张母看她的目光突变很怪,过于灼灼。

由于景区登记车辆开放时间段问题,太晚外来车辆禁止入内。南曦没回公寓,陪着南母散步走回隔壁别墅。

沿着湖边小道,南母同样被牵动起过往情怀,与她聊及曾经,细数着南父还有五年出来的日子,最后不忘感叹:“希望你爸出来咱家能三世同堂。”

本来南曦乖巧地陪着搭腔,一听这话后面搭腔省了,拿出手机边走边忙自己事。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充足睡眠,早上南母早早做好她爱吃的爱心早餐。

美美吃着电话响起,黄怡:“曦曦,风啸到魔都啦。”

“好的。”

黄怡偷瞄眼站在旁边的人,捂着嘴小声问:“他的住宿问题,咱们帮忙安排吗?”

南曦脱口而出‘什么,他没地方住吗?’,话到嘴边咽回。恍然想起,风啸好像挺贫困,拿着类似低保的1000月收。抛去路费等,应该一半不剩,怎么可能在魔都拥有住宅。

的确她考虑欠周全,干脆答:“管,必须管。去南京路找家好点的一室一厅,先按整年长租吧。”

电话对面久久没回音,南曦以为去办了,打算掐线却听黄怡怯怯道:“那个,曦曦啊,我说件事你别生气啊。”

“那你别说。”干嘛自找没趣。

“不行,我得说,我怕你自己知道后会训我。”黄怡顿顿,鼓起勇气道:“风啸让周捷拐跑啦。”

南曦放低叉子,用力按按耳朵,问:“什么叫拐跑?”

“周捷说,风啸和他住得了,给咱们省钱。”

握住叉子的手抖抖,狠狠戳进一块面包。她他皆粉丝,凭什么让他捷足先登!

加快小口小口咀嚼,五分钟内吃到七成饱,提包和南母告别:“妈,我去上班了,有点急事没法刷碗,碗留给您。”本来没刷过几次,但话得到位。

厨房飘来回应:“好,去吧,路上小心啊。晚上回来住吗?”

“不回来,您要是实在想我,搬我公寓去住。”往返次堪比出省距离,太麻烦。

“死丫头。”

嘿嘿笑笑,带好墨镜出门。

时间紧迫,不矫情上张亦辰侯在门口的车。

“我把车费转你微信。”嗯,破财免灾,只图快点到,少出幺蛾子。

“呵,乖,1500。”

南曦肉疼,痛呼:“怎么又涨价啊?”无良奸商。

恰巧使出门口,张亦辰将车靠边停下,按键控制车顶朝后收起,转换成敞篷样式。

指指收费口标示牌,漫不经心说:“淡季每人200门票,旺季320。油费早涨了,之前当我补助你。你可以充值,多充多送。”

身为商界天花板级人物如此小气,悲哀啊。

等等,嘲讽的话听着好熟悉啊,南曦脑海倏地跳出熟悉场景:‘之前几年不给您算,当孝敬二老。一场50W,充十送一,概不赊账。’

右眼角抽搐几下,这人未免太爱记仇吧!

盯着小心眼·张亦辰,一句一顿强调:“以后不劳您大驾,请让小李接我。”请不起,单程几十里路价赶上单程国内飞的士。

张亦辰点下启动开关,车子熄火,单手搭在车门,似笑非笑:“我通知小李现在过来,你下车等等吧。”

南曦多想给他按在地上暴揍,早高峰过去容易,过来难。小李从市区挤来得1-2小时后,黄花菜不凉透啊?

到时抢人抢不到,演员试镜跟着错过,合理怀疑他在故意刁难。

所以啊,女人不光要有钱,还得必备傍身技能多,不然看看反面教材她。

心中不停默念鲁迅先生名句: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对,正视问题,他又不是怪兽长着三头六臂,同样为人,怕他作甚。

调整下语气,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您今天挺忙吧,快开啊,别耽误您事。1500而已嘛,小钱小钱,现在转您哈。”

“我今早没有很重要的事情。”

南曦指尖在真皮红色座位上划过,发出小兽般低喝:“王八张啊,我劝你做人不要太过哦。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对方一点不恼,不紧不慢说:“下车吧,小李应该马上到。”

睁眼说瞎话的功力顶级,南曦佩服。

努力把咬牙表情转为甜美可人的笑容:“亦辰哥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高秘书长应该给您汇报过今早演员试镜,我必须参加呢。”他才给风啸花完钱,不能提风啸。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