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后她多才多亿

42、对热爱的事物有信心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2

为了苏竹?南曦脑子有点儿思维短路,一转念秉持A B=C,A E=C,因为B E=C的算法。说出来心中看法:“两者有什么相同?”张亦辰眼底只剩漠然,冰冷刺骨。将签字盖章笔摆上架子,单手箍住南曦皓腕,往他身前拉近距离。俏眉不由得蹙起,轻呼:“疼,松绑。”“你也会疼说出心中看法:“两者有什么不同?”。


推荐指数:★★★★★
>>《天后她多才多亿》在线阅读>>

《42、对热爱的事物有信心》精选:

为了苏竹?南曦脑子有点卡壳,转念秉承A+B=C,A+E=C,所以B+E=C的算法。

说出心中看法:“两者有什么不同?”

张亦辰眼底只剩漠然,冰冷刺骨。将签字笔摆上架子,单手箍住南曦皓腕,往他身前拉近。

俏眉不由蹙起,轻呼:“疼,放开。”

“你也会疼?”猛地松开她手,抽张消毒湿巾擦擦碰过她的手。

南曦揉着手腕,满脸茫然,搞不懂张亦辰的生气点,他和她两人不都是为了电影好吗?

“《飞霜流光剑》你上女剑神,顺便去演《邻家女孩》女二反派。”

擦拭的手背隐有青筋暴起。

不带丝毫感情的安排,南曦干脆答应:“没问题。”

演女二的话,时间最少宽松点,可以多顾《飞霜流光剑》这边些。

无非给人抬轿的事,当她卖张亦辰个大面子,照顾照顾他的关系户。

偌大的办公室回归宁静,南曦折叠着便签纸,心乱如麻。

不如借着今天,把其他事情一起谈妥,忍辱负重地主动关心:“我答应你,别生气好不好?”故意用手抚过他刚擦过的手,嫌弃她,继续擦吧。低头归低头,不妨碍她恶心人。

“你怕我生气?”

南曦格外坦诚地点点头,生气她没法谈后面的事。

张亦辰停下翻阅文件,凝视着她认真的样子,眼底化不开的冰层好似裂开道道缝隙。

“安排你去《邻家女孩》不是为别人。”

孤傲的人说完这句,倔强移开视线。

南曦错愕,他在解释吗?可这态度,如同给她天大的殊荣。

受不了地抿抿唇,敛起不良情绪,道出心中所想:“如果第一部成绩不错的话,我想《飞霜流光剑》后两部一起制作。效仿某宝促销活动,开放加30块钱升级后两部的票,但只开放两次机会,并限定购买数量。咱们不是已经停止15块钱兑换首部影票,第一次开放加购渠道选在首部上映当天。这次我估计没多少新粉会心动,多数老淑芬升级。”

一口说完大部分规划,有点口干,端起之前高秋锋倒的水喝口润润嗓子。

继续道:“第二次加购渠道开放在第一部票房破十亿那日,照旧加购票数额有限。考虑到错过还想优惠的人群,咱们可以在第二次开放部分定金模式。0点成功抢到的人照样30看后两部,其他人的话只要支付定金20,可享原票价减免20%优惠。这样操作的话,等于咱们提前收回后两部的制作成本,而且固定好消费群体。”

双手紧紧握住杯子,忧心忡忡的等待。

半晌等来冷嘲:“你有自信首部破十亿?”

对热爱的事物,南曦从来有信心,不怕撂大话:“不光十亿,最少二十五亿起,确保不亏赚钱。咱俩可以下个赌约,若亏钱我双倍承担。”

怕听到拒绝,赶在他开口前,又补充条好处:“重要主演我会去和他们谈三部固定出演,薪酬我负责。毕竟我说要参与,不会只动动嘴巴。”

“你敢对赌,我可以答应。明天高秋锋拟好合同,你查阅下具体条款。本以为,你会拿着筹集的钱还我。”

被说成欠钱不还的老赖,南曦又羞又恼,还得故作底气十足,说:“放心吧,你的钱我不会少你。你告诉过我,钱不能留着吃死利息,生出活钱是投资之道,想来说得挺对。我手里的5E,我要投资拿分红。”

她很清楚,用已有钱和近期报酬可以结清两人间利息。但她翻脸退场,《飞霜流光剑》怎么办?冷静考虑过以后的路,若是立刻脱离天禹,她两手空空,负担不起家族的日常消耗。

得厚着脸皮多赚些才行,贸然冲动不好不好。

“你有没觉得,”瑞凤眼隐去几分锐利,欲言又止。

细看他神情,相比之前随和不少,南曦跟着松口气,问:“什么?”

张亦辰:“你对我的态度,很像对你父亲。”

“啊!”南曦无语,暗骂句:“厚脸皮。”

有这样给自己抬身价的人吗?当然她爸身价早比不过张亦辰,该说抬辈分。随即恍然懂了,他意思她不要钱不要资源时,从来懒得理他更别说给好脸,生动还原父女相处模式。

既然决定继续仰仗天禹一两年为未来铺路,没理由让金主爸爸心情不好。

换上乖巧笑容:“您对我的照顾,我定不会辜负。您瞧,其实我是一支很好的潜力股啊,放哪哪拿下。”

借着《飞霜流光剑》事件建起文学网,天禹股票连续半月涨停。

“论个人商业价值,我没看到你的不可替换性。”

王八张自负发病,南曦在心底长叹口气。

不过在当今娱乐圈,美女帅哥一抓一大把。观众多看第一观感,才会考虑是否原装。不是前几年靠她颜值能撑起一片天的时代,得亏累积足够多的铁粉,地位不至于动摇。

所以她更明白,不能再靠脸吃饭,必须有足够硬的实力和足够多的奖杯才行。

她认清事实归她认清,让别人指着鼻子说,难免心里不爽。

王八不吃软,别怪她硬,反口:“短时间内替换我,损失一样很大哦,你应该不会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再者你私自让人剪掉我屏幕初吻,我始终没和你算账,难道不该补偿我吗?”

张亦辰轻笑:“呵,初吻?”

他最大的错误莫过于卖苏母面子,同意投资《丝路》拍摄。以为苏母仍和他一样,不愿看到儿子和南曦走得近。终归棋错一步,看轻了情感的多变性。

南曦梗起天鹅颈,答得理直气壮:“对啊,《丝路》之前的角色太清纯了,最多拉拉小手。”对比之下,借位也算吧。

之后的话被打断,张亦辰蛮横地禁锢她双手,眨眼间她被扯到他腿上。

坚硬的臂膀快速搂住她纤细腰肢,阻断她逃走,手轻勾起晃动中贴上她娇嫩红唇的发丝。

打乱人心湖的手指并未离开,指腹轻轻描绘着红唇的形状。

“曦儿,你忘记初吻给了谁吗?”

他声音沙哑,她密长的睫羽颤颤,屏住呼吸。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