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第三十一章探听真相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08-03 14:52:30

雪蕊还不知这回事,忙诧异和疑惑的看着雪鸿,雪鸿又道:自从您离宫,焰都王子回去之后找不到您,它们就一直和您一样流落在外。去贴吧,我会去找您的。雪蕊心目中悲恸,拿起他的左手,放在自己的手掌心上,想告诉他金手指的故事,然里惠清又欲追出来,雪鸿忙推他走


推荐指数:★★★★★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在线阅读>>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第三十一章探听真相在线阅读》精选:

雪蕊还不知道这回事,忙诧异和疑惑的看着雪鸿,雪鸿又道:自从你离宫,焰都王子回去后找不到你,他们就一直跟你一样流落在外。去吧,我会去找你的。

雪蕊心中悲恸,拿起他的左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上,想告诉他金手指的故事,然里面惠清又欲追出来,雪鸿忙推她走开。雪蕊只好去了,向着神仙庙,她跑了起来。

雪鸿回头去安慰惠清,阿柔和阿莲不知怎么回事,只慌得劝说,毕珠眼尖,把地面的金手指拾了起来,塞进熏儿的襁褓里。

雪蕊来到神仙庙,斯盈李趣早早地就等在那里,他们身上穿着的是破烂的衣衫,面孔也跟从前大不相同,他们也不认识这个女孩就是雪蕊,雪蕊亦是如此。只看他们所在处正是神仙庙,也正是两个人。因无法说话,只好上前打手势询问,斯盈李趣见她如此情形,便知这个定是雪蕊了,喜道:公主,真的是你!

听如此说,雪蕊泪如雨下,雪花在空中洋洋洒洒,李趣百感交集,相顾无言,将雪蕊紧紧地拥在怀里。三个人抱成一团,喜悦之情无以言术。

之后,他们分别用雪水洗去了脸上的污渍,露出三张光鲜的面孔来,彼此看到久违的模样,又欢喜一番。雪鸿说他会送你来的,怎么却让公主一个人来了?斯盈问。

雪蕊用手指在雪地上写道:他临时有事不能来。他告诉我你们在这里,我还不敢相信,没想到竟是真的!

雪儿,难不成你一直都在裁缝店?李趣问道。

雪蕊点了点头,写道:出于种种原因,我不得不留在那里。李趣看了,甚觉愧疚,因为斯盈一直主张去那里找,而自己却执意不肯。斯盈笑道:回来了就好,公主,对不起,当初要不是我的疏忽,你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奴婢该死!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雪蕊忙用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写道:不是你的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都是那个女人处心积虑的想害我,又让我想到是你。都是我太过冲动,不听解释。

李趣劝道:好了好了,已然如此,多说无益。现在雪儿回来了,还有大叔。

雪蕊拧了拧眉毛,斯盈道: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现如今找到了雪蕊,她才露出了思恋之情。雪蕊更想知道事情原委,李趣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

雪蕊不禁自责,站起身示意他们赶紧去吧,李趣惊道:雪儿,你还有什么事?不跟我们一起!

雪蕊还想去打听一下毕珠的事,那个孩子,她不相信真是雪思成的,只好又写:王后,我见到毕珠了。她还带着一个男孩,说是爸爸的骨血,我不相信,一定要去调查个清楚才行。

原来如此!李趣讶异道。斯盈道:一年前她怕被陛下发现什么,就逃了出来。想不到将有孩子了!公主,你想那孩子不是陛下的,对吗?

雪蕊点点头,如此,李趣便说:那我们就先弄清楚这件事再回宫去。转而对斯盈说,斯盈姐姐,你放心,大叔目前只是被关在大牢里,并没有别的危险。

斯盈点头道:我知道。王子殿下,你不必顾虑别的,斯盈当然会完全听从你们的决定。

如此甚好,三人遂从东翼门开始打听。因毕珠在民间用的是假名假性,所以想打听出来并不容易。因那个死去的地主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之前他休妻休妾之事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远远地看见几个妇女聚集在阳光下说话,斯盈道:问问他们吧。于是雪蕊和李趣躲在一旁的墙后,斯盈自己去了。

妇女们口中才说的正是可怜的地主,斯盈便由此问起。一人说:一年前,一个狐狸精的参入,让他休了七八个妻妾。这一下那个狐狸精就得了好处,不到一年的时间,生了个小子,可惜地住高兴过了头,儿子出世两个月后就死了。本来那个狐狸精该得到他全部的家产,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地主的侄儿来了,奇怪的是,那个狐狸精居然一分不要抱着儿子走了。啧啧啧,真不知道这种女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荣华富贵的日子不要,偏离家出走了。

斯盈听了,觉得其中有猫腻,便问:口口声声的说狐狸精,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难不成那女人真是狐狸精化身?

一妇女道:当然不是!我们是说,她长得漂亮有能耐,居然可以让地主一连休了七八个妻妾,要知道,地主可是个好色如命的人,居然能为了一个女人做出这种事?她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那,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呢?斯盈忙问。

叫什么玉红,是焰都人呢!

斯盈吃惊道:她的出现非常突然,是吗?

是是,之前,她从来没有在这地儿出现过。

斯盈暗暗笑道:一定是她了。又问玉红大概什么模样,有多高,具体什么时候怀孕的,孩子如今多大。那些个妇女听她问这么多,便不想再说了,斯盈只好笑道:阿姨们,这个玉红,真的比狐狸精还要厉害,等你们知道真相,一定会骂死她!

哦?你是什么人?一人瞅着她问。

斯盈扯谎道:这个玉红有些诡异,我就是来调查她的。阿姨们,你们要配合我,玉红绝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妇女听,便问她是哪个机构的,斯盈只好胡诌了个身份,那些阿姨相信了,才回答她所想知道的一切。斯盈得到了狠确切的结果,忙告辞了,回来告诉李趣雪蕊:是王后,王子,公主,我肯定就是毕珠。她流落在民间,当然会像我们一样,用假名假性,编派些自己的出处。

李趣忙问:斯盈姐姐,你真的确定吗?斯盈使劲点点头,雪蕊却心有疑虑,用树枝在地上划道:有没有证据?爸爸不相信我们说的而相信她说的那就糟了,所以我想,最好还是得到个证据比较实在。

李趣也看向斯盈,斯盈扬了扬眉毛,笑道:这个不难,她在莲城嫁了个地主,不到一年地主就死了,地主的侄儿继承了所有家产。毕珠那个爱财如命的人,本来唾手可得的东西,却乖乖地全部丢掉让给了别人,自己来投奔雪鸿家,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李趣恍然笑道:我知道了,咱们就去找那个地主的侄儿,他可能知道什么秘密。

雪蕊也表示赞成,于是三人一路打听找到了地主家的宅子,顺利的进入了院子。

地主的侄儿名叫王天佑,是个中庸道人,有点贪财但不绝对贪财,有点正义感但又没什么勇气,只想安安稳稳的,不经历什么大风大浪,如此他就心满意足了。王少爷好,我们是官府的人,想了解一些事的内幕,请问你配合吗?斯盈见他从堂屋里出来,便上前行礼道。

王天佑一听是官府的人,急忙殷勤接待,问想了解什么事情?你叔叔怎么死的?李趣开门见山。王天佑被这个问题吓得一怔,斯盈忙缓和道:听说王老爷去世的突然,所以想了解了解王老爷去世前的状况?

王天佑想起叔叔死使的那一幕,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斯盈雪蕊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李趣也不敢莽撞,斯盈便微笑以对,才慢慢地从王天佑口中知道了事情的一星半点儿。她确定王天佑在刻意隐瞒什么,便想不能逼他逼的太急,反而到不能成事。

王天佑想说而不敢说,想让他们几个离开又不敢开口驱赶,只好给他们安排了两间房在家里住下。

斯盈和李趣相处一年,敢情非常好,所以根本不避讳在一个房间里睡觉,雪蕊也没有意见,三人便睡在一间房里,雪蕊斯盈一张床,李趣自己一张床。

晚上,李趣不由得想到晓音之死,便问雪蕊,都说你因杀了晓音姐姐而畏罪潜逃,我知道这不是真的,可她们说

雪蕊听了略笑了一下,从衣服里掏出一把匕首,上面的血渍凝固成了红黑色,斯盈李趣看见匕首,急忙凑了过来,问:这是什么!

雪蕊拿笔写道:我亲眼看到那个女人用这把匕首杀死了晓音姐姐,那个女人将晓音姐姐杀死后把匕首丢在地上慌忙蹿逃了。我就捡起了匕首,以这个作为证据的,可一直没有机会揭发她。

听如此说,二人明白过来。在一系列秘密都被发觉出来以后,他们也对王天佑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以及那个玉红,原来玉红是当今的王后娘娘!王天佑如遭雷劈,不得不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盘托出。

哼,王老爷竟是她杀的,杀人凶手,陛下若是再执迷不悟,那可真就是昏君了!斯盈愤愤然道。

李趣问王天佑愿意进宫去作证吗,王天佑不敢不从,只是自己的安全也要得到保证才行,李趣笑道:当然,我保证你会平安无事的。

王天佑一头冷汗,半弓着身子,殷勤笑道:谢谢殿下!如果早知道殿下大驾光临,小的一定列队欢迎。

李趣笑道:虚张声势更是没必要的,王少爷,你只要在陛下问你这件事的时候,你给予肯定就可以了。

王天佑笑道:一定按您说的做。王子殿下,您叫小的名姓即可,少爷少爷的,实在折煞了小的!

李趣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称是。事情圆满,四人即刻启程进宫。谁知雪鸿不放心雪蕊,第二天安抚了惠清,急忙来神仙庙找她。

四人乘坐的马车正好经过神仙庙,雪蕊从车帘瞅见外面的情景,恍然看到雪鸿的身影,忙示意要下车,斯盈急忙叫马车停下,李趣忙问:雪儿,发生什么事了,你想干什么?雪蕊只顾下了车,斯盈李趣也跟了下去,王天佑一人在车上。

雪鸿正急于找到他们,但见四周荒无人烟,踌躇满志,忽见雪蕊出现在面前,喜不自禁:雪儿!你没走!我就知道你会等我的。又见李趣斯盈过来了,雪鸿的笑容收了起来,他第一次看到焰都王子,俊美如画,忙不迭行礼,李趣制止了他,问:你就是传说中的雪鸿吧?

雪鸿正了一下,笑道:是的,殿下!

斯盈笑道:你一个人在这儿干什么呢?和公主约定好了不成?怪道公主一看见你就吵着下车,我们还不知道原有,现在才清楚。

雪鸿皱了皱眉,郑重其事的说:今天早上,毕珠离开了这儿,她抱着熏儿,欲去蛊惑陛下!

众人诧异,纷纷瞪眼望着雪鸿,雪鸿与他们来到神仙庙内,低声说:昨天我才知道毕珠是个多么蛇蝎心肠的女人,熏儿根本不是陛下的孩子,可她却企图用这个孩子在皇宫里重新得到一片天地,这么大的事,我不能不告诉你们。

原来,惠清将这件事全然告诉了儿子,毕珠也因惠清把事情败露而急忙赶去皇宫。他原原委委的将事给他们说了一遍,李趣道:看来我们是同时得知那个贱人的意图的,现在更好,雪鸿也去宫里吧,我们齐心协力揭发她。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小公主的黑马王子
亮如白昼的窗外,颜色缤纷的烟火与金灿灿的星星混在同时,仿若底下嘈杂的人声般喧嚣混乱,雪国最大的城之一"莲城",整个儿被映的白茫茫,摩肩接踵的臣民,仰着头举臂欢呼,脸的一棱一角都显得相当分明。在对面灯火通明的长廊下,伫立着国王与她的新王后小公主怔怔的立在窗内,红苹果般丰润的脸蛋儿上嵌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微往下低着,长而卷的睫毛上挂着亮晶晶零碎的晶体,宝蓝色深邃的眸子衬着映在窗玻璃上的斑斓光晕,也变成了彩色的;她撅着粉嘟嘟的小嘴儿,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她索性抬起胖乎乎的小手,拿掉插在蓬松棕发上的一朵康乃馨,使劲扔向窗户!随即有人来拾,是两个高个儿侍女,手里捧着花儿一脸惶恐,劝道:殿下,今天是陛下的好日子,奴婢可从来没有见过陛下笑的像今天这样开心,您就宽容一下,体谅一下,开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