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曾多么想贴近你

第4章 只是为了生孩子

发表时间:2020-05-11 10:17:58

免费提供更多曾有多想贴合你第4章 而已为了生孩子的全文深度阅读,顾绮蔓身体一缩,怕得眼睛登时就红了,切记命的奋勇争扎想要房门男人。“傅修斯,你个混蛋...


推荐指数:★★★★★
>>《曾多么想贴近你》在线阅读>>

《第4章 只是为了生孩子》精选:

  顾绮蔓身体一缩,害怕得眼睛顿时就红了,不要命的奋力挣扎想要推开男人。

  “傅修斯,你个混蛋,你放开我!”

  傅修斯不仅不放,还得寸进尺的趁着顾绮蔓挣扎的动作,将她压得更近,好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加贴近。

  而楼下,噤若寒蝉的佣人们面面相觑,赶紧目不斜视的低头溜进了一旁的休息室里。

  可就算是如此,客厅的动静他们依旧会听得一清二楚。

  顾绮蔓只要想到自己这么被傅修斯当众羞辱,就羞耻又愤怒得恨不得能直接咬死这个混蛋。

  他怎么能这么恶劣!

  顾绮蔓忍着眼泪,等到傅修斯分手去扯她腰间的皮带时候,趁机挣脱出一只手来,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扇在傅修斯的侧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之后,偌大的客厅里,万籁俱寂。

  一股凌乱凶狠的冷意,从被打偏了头的傅修斯身上缓缓弥漫,像是会吃人的浓雾,带着可怕的杀气。

  顾绮蔓面色惨白,害怕的不敢停留,急忙推开呆滞的傅修斯想跑。

  腰上却猛然被他抱住,随即身体腾空一转,天地翻转,她眼前一花,随即被傅修斯沉沉的压在地板上。

  “顾绮蔓,我是你丈夫。”他字字用力,“你就这么排斥我碰你?怎么,难不成是想留着给那个你打电话的那人碰?”

  顾绮蔓思绪混乱空白,带着哭腔的喊道:“你只是我契约上的丈夫,凭什么碰我!”

  言外之意,她就是要把身体留着给其他男人碰!

  此刻的傅修斯,像是一头被彻底激怒的野兽,漆黑深邃的眸子泛着幽暗的猩红,里面尽是将要顾绮蔓拆吃生吞的狠意。

  顾绮蔓这会才是真的怕了。

  现在的他比刚刚还要可怕,这是真的毫不留情的模样。

  “傅修斯,不要……”她睁大了眸子里,眼泪无声滑下。

  傅修斯近乎狰狞的冷笑,修长的指尖用力摩挲着顾绮蔓苍白的嘴唇,像是抓到了猎物的狮子在生吞开吃前的无情戏弄。

  顾绮蔓一动不敢动,绷紧了纤瘦的身体。

  “修斯……”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柔软的喊音。

  僵持而紧张的气氛,终于被打破。

  顾绮蔓受惊的猛颤身体,急忙抓住被扯开的衣摆挡住身体。

  傅修斯眉头狠狠一拧,眼眸中尚且带着狠意的转头,冷锐的扫向那个突然打岔的人。

  是程锦雅。

  他顿了一瞬,眼底的火气和怒意潮水般很快褪去,不带任何犹豫和感情的立即从顾绮蔓的身上站起,余光也没有扔过去一个,只是抬脚越过地上衣衫狼狈的女人,朝着程锦雅走去。

  “你怎么突然来了?”声音,完全没有刚刚的冰冷和咄咄逼人,平静而温和。

  顾绮蔓只觉身体跟泡在了冰水里一样的冷,她缓慢的从地上坐起来,捂着被扯坏的领口,扶着墙壁慢慢站起。

  “她没事吧?”程锦雅水眸幽幽的看着顾绮蔓凄惨的背影,柔声请问。

  傅修斯垂在身侧的手指用力握紧,面上是却是一派冷硬。

  “她能有什么事?”

  顾绮蔓脚步顿了一秒,随即继续艰难的往前迈。

  手指,终于触到了客房卧室的门把。

  身后同时传来了程锦雅的声音。

  “呀,你衬衣弄脏了……”

  傅修斯的声音随即响起,不冷不热,却也跟最致命的磨骨刀子一样,刀刀入肉。

  “的确是脏。”

  顾绮蔓用力的拧开了门锁,逃似的冲进屋子里去,哐当一声重重的摔上门。

  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耗光了她仅剩的力气,后背靠在门板上,顾绮蔓无力的滑坐在地板上,环住的自己的膝盖,终于忍不住压抑的低低哭了起来。

  一天之内,就这样被人极尽侮辱了两次,她再坚强,也没办法轻描淡写的拍拍灰尘说没事。

  当初家里陷入绝境,父母被讨债的人逼得几乎跳楼时,傅修斯出现了。

  对她平静而轻淡的说:“嫁给我,我就帮你还债。”

  她当时以为傅修斯是她的救星,是唯一一个在她窘迫不堪的时候施以援手的,堪比天神一样的男人。

  与他签订契约,闪婚之后,她不是也没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幻想,或许这个俊美而高贵的男人,有朝一日能跟自己日久生情,从此以后相濡以沫。

  可后来,她知道原来他还有一个不能娶进家门的初恋,原来他从来不会回那个所谓的婚房,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仅仅只是一纸契约而已。

  顾绮蔓自嘲是自己想得太多,不敢再奢望什么假戏真做,哪怕后来发现他婚后出轨,她也只是一笑置之,从不多问。

  她本以为,他们的关系也就是这样了。

  一人拿钱,一人做戏。

  可今天,那个男人把一切表象都撕碎了。

  她在他心里,就只是一个拿钱买来的玩物,不仅在外要演好戏,在家里,还要任他凌辱!

  屈辱。

  这两个人字的重量,宛若千钧,沉重的压在顾绮蔓的四肢上,让她站不起身,更没有尊严。

  没有开灯的屋子里一片阴暗,顾绮蔓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的呆,外面忽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接着是程锦雅细软的说话声。

  “顾小姐,我能和你聊聊吗?”

  顾绮蔓不想理会她。

  她今天受的屈辱已经足够了,不想再在程锦雅的面前被鞭笞一回尊严。

  “顾小姐?”程锦雅也不走,耐心的继续敲门,叫她的名字。

  她这样坚持,顾绮蔓要还不开门,就太没礼貌了,正要起身,忽而又听见了傅修斯的声音。

  “顾绮蔓,你开门!”

  顾绮蔓伸出去的手一顿,反而不想开门了。

  “修斯,你干嘛这么凶?”程锦雅责备,“你走开,让我跟顾小姐说话。”

  外面静了一会,果真传来了傅修斯离开的脚步声。

  顾绮蔓僵着的手,慢慢垂了下去。

  原来傅修斯的霸道不讲道理,以及粗鲁残忍的羞辱,只会用在她的身上。

  “顾小姐,你没睡的话,就开下门吧。”程锦雅继续柔声柔气的说话。

  顾绮蔓默了一阵,终究开始按亮了屋子里的灯,然后开门让程锦雅进来。

  程锦雅手里端了一个精致的木质托盘,上面放着漂亮的蛋糕和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优雅而端庄的对着顾绮蔓温柔一笑。

  “修斯说你晚上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叫我给你送点夜宵过来。”

  顾绮蔓垂眸看了一眼托盘上的点心,脸上没有表情。

  对于程锦雅的话,根本就不信。

  那个男人对她无情而残忍,哪怕是顾绮蔓不慎死在了他的面前,他也只会不为所动的感叹一句:“可惜了我帮她家还的那些钱!”

  程锦雅将东西放好,转头对着顾绮蔓温柔一笑。

  “修斯这个人嘴硬心软,脾气也不太好,对于在乎的人,又爱冲动。今天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你们现在既然结婚了,就应该多多担待。”

  顾绮蔓冷眼看着温婉得不露丝毫破绽的程锦雅:“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程锦雅轻轻勾唇,笑意体贴。

  “其实我今天过来,主要是就跟你说声抱歉。我不能生育,所以修斯父母不让我嫁进傅家,现在修斯娶了你,生孩子的重任,自然也只有你来承担了。”

  顾绮蔓脑中有片刻的空白,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傅修斯娶她,原来还想让她做生孩子的机器吗?

曾多么想贴近你
曾多么想贴近你
曾不可一世的顾家突然正式宣布破产倒闭,又遇到初恋男友无情提出分手被抛弃。傅罗格的突然间会出现,让她看见了一丝希望,他说:做我的新娘,我护你一世周详。一直到结婚后,她才明白,他是她的噩梦。 蛮横蛮狠,冷酷无情,是他的标签,只但是,每到早上,一语很合就扑到是几个意思? “傅罗格,今天晚上我身体不很舒服……”她叫苦不迭。 “傅太太不很舒服?那让老公帮你检查并一下?”某个蛮横男不怀好意的张口两个男人被他的气势吓得心里有些发悚,可转念又想起自己可是有两个人,怕一个人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