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想和你好好的》8. 他的温柔

发表时间:2019-08-07 10:39:18

秦朝斯然林皎小说名叫做《我想跟你好好的》,提供我想跟你好好的秦朝斯然林皎小说全文阅读,我想跟你好好的秦朝斯然林皎完整版。我想跟你好好的小说秦朝斯然林皎节选:秦朝斯然抱着,因为他怀抱中的体温让她有些贪恋,因为今日穿的…

《《我想和你好好的》8. 他的温柔》精选:

秦斯然林皎小说名字叫做《我想和你好好的》,这里提供秦斯然林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想和你好好的小说精选:林皎任由秦斯然抱着,因为他怀抱里的温度让她有些贪恋,因为今天穿的是一条圆领的裙子,胸口有点低,贴在秦斯然冰冷料子上的衣服,肌肤有些凉,她嘶哑着说,“秦斯然,你不是有梁潇絮了吗?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不放。”秦斯然挨在她肩头淡淡一笑,他脸颊有些红,目光紧闭,林皎想要去看他此时的模样,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是梁潇絮这个名字是她心上的一道疤。而秦斯然就是她心口唯一没有疤的地方,梁潇絮这疤块偏移植到那块净土上了。“你在乎吗…

林皎任由秦斯然抱着,因为他怀抱里的温度让她有些贪恋,因为今天穿的是一条圆领的裙子,胸口有点低,贴在秦斯然冰冷料子上的衣服,肌肤有些凉,她嘶哑着说,“秦斯然,你不是有梁潇絮了吗?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不放。”

秦斯然挨在她肩头淡淡一笑,他脸颊有些红,目光紧闭,林皎想要去看他此时的模样,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是梁潇絮这个名字是她心上的一道疤。

而秦斯然就是她心口唯一没有疤的地方,梁潇絮这疤块偏移植到那块净土上了。

“你在乎吗?”

“不在乎,只是你为什么要和梁潇絮在一起。”

秦斯然熙熙攘攘站了起来,看向林皎脸上的木然,就算他找了她最讨厌的人,她都只是这简简单单一句,“不在乎。”

秦斯然对于林皎有时候挺无奈的,她性子和以前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他和梁潇絮有半点的瓜葛,她都可以在两人最热恋的时候,残忍提出分手,理由是我无法忍受你和梁潇絮有任何瓜葛,我讨厌的,你也要讨厌,我恨的,你必须也得讨厌。

这就是以前的林皎,何其的自私。

“既然不再乎,何必问。”

林皎抬起有些苍白的脸问,“你喜欢她?”

秦斯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沉默了大概三秒的时间,而在这三秒的时间里,林皎的心仿佛在滚烫的沙漠旅行了一圈火来,火辣辣的难受。

可她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因为此时这个表情是唯一一个能够让她淡然面对他的方法。

他看不到她心内的沸腾,和他出现在宴会上那一霎那她的手足无措。

良久,秦斯然才抬头看向她,淡淡一笑,眼神里的光芒柔和的让林皎仿佛他看的根本不是灯光下的她,他回答,“不讨厌,发展后发现挺不错,她会是我们秦家我完美的媳妇,最重要的是我爸妈很喜欢她。”

林皎抓住包的手一紧,嫣红的唇退却了那层红色胭脂,已经在那场吻的战乱中牺牲了。

“这样啊,恭喜你,找到了你终于找到了的人。”

林皎将自己手中的包狠狠往他脸上一砸,电梯门一开,她穿着高跟鞋影子一闪,便冲了出去。

秦斯然还没看清楚,对面推着餐车等电梯门要开的服务员还没意识到有人冲到面前了,餐车直接撞上了冲出来的林皎,餐车上冒着热气的汤汤水水撞了林皎一身。

秦斯然还没来得及去接住她,喉咙里的小声还没说出口,她已经被餐车撞倒在地,那滚烫的汤水顺着她白皙**的衣服滑到纤细的双腿上,立马就是红红的硬块儿显现了。

秦斯然伸出脚将那还没停住的餐车狠狠一脚踹掉,人已经去抱地下躺着的林皎。

那服务员吓的尖叫了一声,因为餐车踢的太用力,在电梯门口旋转了几圈后,摔在了地上,叮叮咚咚的破碎声争先恐吓响起后,之后一片平静。

只听见秦斯然焦急问林皎的声音,“疼不疼?我送你去医院。”

林皎直接一巴掌扇在秦斯然脸上,面目没了先前平静反而有些狰狞道,“滚!别碰我!”

秦斯然被林皎突来的一巴掌甩的楞了一下,瞳孔里一闪而过的阴郁,可抱住林皎的手半点不含糊,他冷冷看向还在发呆的服务员道,“急救箱。”

然后转身就抱着林皎走了,服务员回过神来后,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跟在他们身后跑。

她手中正打着急救箱,刚想闯进去,便看见男人正将女人狠狠甩在了床上,双手按住死死挣扎的林皎,面部早就没先前的玩笑,反而有些冰冷的可怕。

林皎在他身下死死挣扎着,头发将她视线遮挡住,情况与有些混乱,她骂道,“秦斯然!我们以后是仇人!你别来招惹我!我会杀了你和梁潇絮那对**!”

秦斯然看她红着眼眶在他身下死命挣扎,用长腿将她压制住两人已亲密的姿势相叠,他扒开林皎脸上的头发,钳住她小巧的下巴,将她有些凌乱的视线强迫对上他,“想杀我?皎皎你现在最好给我安静下来,不然我会杀了陆毅成你信不信?”

这句话果然让林皎安静了下来,秦斯然钳住她下巴的手更加用力了,仿佛要将她捏碎了。

“你还真是痴情,他就那么重要。”

林皎红着眼眶,喘着气道,“梁潇絮不是对于你来说也很重要吗?彼此彼此而已。”

秦斯然大笑两声,伸出手开始去脱林皎的裙子,薄薄的雪纺材质本来就单薄,刚才经过那一场混乱,汤粘在身上早已经线条毕露,秦斯然一手钳住她手,一手将她薄薄裙子也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狠狠撕扯。

撕拉声在空旷的总统套房有些危险,站在门口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转身就打电话通知大堂经理,说这里有人要**。

经理在得到这一消息后,立马带了两个保安赶到门口,却被里面紧闭的房门关在外面,一时有些犹豫不定要不要踹开门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秦斯然定的是总统套房,身份非富即贵,他们不敢冒险,只能看站在一旁白着脸的服务员问道,“你真确定里面你所说的事情?”

服务员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很肯定的说,“是经理,那男的把那女人按在床上就开始撕衣服两人似乎要打起来了。”

经理微微沉吟,许久才在门口上前敲了一下门,道,“请问秦先生在吗?”

许久都没人应答,经理又刚想敲门,门内一想,站着一个位穿格子衬衫的男人,身下穿了一条黑色西裤,细碎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满是惺忪睡意,有些慵懒。

经理谨慎道,“秦先生刚才我们服务员听闻里面有很大吵闹声,请问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秦斯然懒懒的靠在门口,斜眼看向门口站着的人,“有,你们打扰到我和我太太休息了。”

那经理脸色一滞,“您太太.....”

秦斯然慵懒的嗯了一声,将半开的门推开,那经理也随着大开的们看了过去,并没有什么**之时发生,床上安安静静睡了一位长发女子。

那经理立马就和秦斯然道歉,秦斯然将房门一关,便将满脸歉意的经理关在门外。

经理将那服务员狠狠训了一顿,回去查了秦斯然的背景,吓的失了魂,立马吩咐了这间房间以后谁都不够打扰,并且还要好生服侍。

秦斯然回身,重新走到床边温柔而缠绵抱住床上的女人,他脸在她后颈蹭了蹭,“皎皎,你要是有这样乖,那该多好。”

本来在床上躺的很好的林皎,动了两下,但最后一直安静,秦斯然见她没有动作,便低头拂开她头发去看,发现她脸上满是泪水。

抱她的手更加紧了,他柔声说着,“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样恨她。”

林皎拂了拂眼角的泪水,闷着声音道,“秦斯然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放我走,我不想呆在这里。”

秦斯然没有说话,只是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轻轻放在自己双腿间,手提起她白皙纤细的双腿仔细检查着她腿上的伤势,皱眉道,“疼吗?”

林皎没有回答,他也不管,只将一旁的急救箱拉开,仔仔细细阅读完药的说明书,才选了一只不会皮肤过敏比较安全性的烫伤药膏。

垂下眸很温柔为她涂着腿上的伤痕,一点也不介意气味有多么难闻。

林皎看到他这样温柔,脸上完全没有任何恨意与冷然,反而让正在流泪的她一愣,她已经很多年没流泪了,连眼泪的味道都觉得陌生。

今天咸咸的眼泪让她有种久违的错觉,秦斯然抹的很小心翼翼,一边还很怕她疼一般,为她吹了吹。

“你是不是也这样对待过梁潇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