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我可能跟了假宿主

第14章 游戏体验非常不好

发表时间:2020-09-14 12:47:36

血水顺着巫女的手臂缓缓地滴下,在地面溅起了一朵不不起眼的的小水花,顷刻之间间便与暴雨融为一体。远处的河流,汹涌澎湃的水浪猛然翻起,狠狠地地将岸上的一支破旧不堪木筏拍了被粉碎!站在高处的龙吟看的很很清楚,随着水月祭祀舞步的跳动,那河水的水流越发水流湍急,水位以肉眼由此可见


推荐指数:★★★★★
>>《我可能跟了假宿主》在线阅读>>

《第14章 游戏体验非常不好》精选:

血水顺着巫女的手臂缓缓滴下,在地面溅起了一朵不起眼的小水花,顷刻间便与暴雨融为一体。远处的河流,汹涌的水浪猛地翻起,狠狠地将岸上的一支破旧木筏拍了粉碎!站在高处的龙吟看的很清楚,随着水月祭祀舞步的跳动,那河水的水流越来越湍急,水位以肉眼可见的势头在增长着,俨然已经超过了安全线!暴雨虽大,可那河流却显然活跃的有些不正常。按照这个趋势涨下去,河水很快就要冲破河岸了。而水月的面色却开始发白,嘴唇渐渐失去血色,虽脚下复杂又充满着神秘美感的步伐没有凌乱,整个人却渐渐透露出一份疲态。她在祈雨,更准确的说是在祈水!试图凭借一己之力引发洪水,即便有暴雨作为铺垫,以水月目前的实力来说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透支生命为代价,好狠一女人。”龙吟面上是一直未曾变过的笑意,她冷眼看着眼前的场景,语气中带着点几不可闻的欣赏。“不过这方法太蠢,做不到一劳永逸还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亏本生意。”要是让她来…算了,根本没有这种假设。“宿主,如果刚才水月开口请您帮忙解决追兵,您会同意吗?”管管开口问道。他尚且有些拿不准新主子的性子,为了能更加深入了解,他必须多与宿主沟通。宿主看着不像那种爱多管闲事儿的人,不过她属于脑抽型选手,想起一出是一出,因为看妹子顺眼所以插手也不是没可能。“有好处费的话当然同意,反正就算我啥都不干那些候选者也得出手,四舍五入等于白赚。”对于水月没有开口求助这一点龙吟甚至有点遗憾。堂堂一位真神欺负平行时空的凡人,被同行们知道怪丢龙的,可要是受人所托就不一样了嘛!其实调戏调戏人类也挺好玩的。对于自家宿主还会考虑丢不丢龙的问题,管管觉得挺新鲜的,看来宿主也不像他想的那么凑不要脸…“上次睡醒的时候,唔…好像是300多年前吧,不小心把一个刚突破的帝级的小狐狸吓哭了,那小家伙差点因为灵台不稳被打回原形。”龙吟摸摸下巴,“因为这事儿我被a2那只笑话了好久,他竟然说我长的太惊悚。”她就是看到毛茸茸被萌到想撸一把,没想到龙爪子刚伸出去,那本体堪比一座大山的白毛狐狸就被吓到炸毛,心魔都差点涌出来。成帝的狐狸心智竟然这么脆弱,简直白瞎了那修为。所以趁着现在还是多欺负欺负候选者吧,苦其心志,省得以后出去丢人。管管收回刚才那句话。“诶,美人就是美人,我见犹怜。”瞄了一眼快要赶到山脚的候选者小队,龙吟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水月美人,由衷地赞美了一句。除了冷,此刻的水月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痛。脑海中犹如针刺般的剧痛让她连保持清醒都异常困难,然术法还未完成,她必须时刻紧绷着那根弦,否则先前所做尽数前功尽弃。总有心灵鸡汤道人的意志可以创造奇迹,此刻的水月便拿出了与之实力严重不符的强大意念,祈求神迹的出现。龙吟说她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并不是开玩笑,她脑海中的疼痛便是身体在向主人发出警报。“其实我对美人最体贴了…”龙吟眯了眯眼睛。天空突然一道粗壮闪电劈下,银白色的电光将昏暗阴郁的天空都撕裂开来!惊天动地的巨响将这整片土地都惊得一震,从天际直接落入河流的闪电在顷刻间便掀起了惊涛骇浪!不论是那一队追兵亦或是候选者小队的五人,都被这足以称得上是天劫的惊雷吓得一滞,慌忙停下了脚步。“那是什么...”黄土部落的一名战士回身看向位于他们后方的河流,面上的惊疑之色还未褪去,在看清身后的情形后眼底瞬间浮现出强烈的惊恐与难以置信。其余人看到同伴的模样也匆忙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下一秒,绝望在整个队伍当中蔓延开来。“跑!!!”领头那人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喊叫声,沙哑撕裂的声音非常挑战人类听力极限,好在众人的耳朵被方才的惊雷声震得短暂性失聪,此刻听着竟有一种朦胧虚幻的感觉。被当成坐骑的牛马可没有恍惚,它们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比人类要敏感的多。喉咙中溢出低沉的嘶鸣声,受了惊的牛马撒开蹄子四散奔逃,不少人当场被甩了下去!“洪水!是洪水!”“天神发怒了!是天怒!”……水声遮掩了一切,求救声亦或是祷告声皆被吞噬,无情至极。两支部落的追兵都是最勇猛的战士,即便是面对猛兽亦敢高举武器冲上去。可唯有一样人类永远无法抗衡,那便是自然!“望天佑我族,黄土之魂不灭…”一位跌落时摔断了腿的黄土部落战士跪伏在地,朝着巨浪拜下,强壮的身躯被笼罩在阴影之中,在那数十米高的水墙下如幼兔般渺小。下一秒,他被铺天盖地的巨浪淹没,连一个水花都未曾泛起。未被甩下来的人死死地抱着身下坐骑的脖子,不需要特意去驱赶,牛马已然发了疯地朝着前方的石山奔逃,便是口吐白沫速度也没有丝毫的锐减。身后山高的巨浪就像是死神的镰刀,划过之处一切生灵都被收割。面对大自然的力量,生命是何其脆弱。“该死的!洪水!快上山!!”看着前方石山背后升起的水幕,赵东的血脉完全激活,猩红到滴血的眼睛大睁,血族俊美阴柔的颜被尖利的牙齿衬得狰狞!“韩文雪带上新人,走!”此刻众人距离石山尚有百米距离,山后便是无情的洪水。整个平原之上石山是唯一的高地,不想死,只有迎面向着那遮天蔽日的水浪冲!赵东口中的新人指的是谁众人心中都有数,距离两名新人最近的韩文雪猫眼竖成了一条细线,目光凌厉地朝着李筱月和祝清扬扫去!“不…我不想死…那是洪水啊!”一天之前还躺在被窝里刷着微博,此刻却要面对这比千军万马还要恐怖的天灾,尚且没从家庭的保护壳中走出去的女生腿一软,崩溃地哭喊出声。
我可能跟了假宿主
我可能跟了假宿主
又名《快穿之剧情战胜者》《在我的世界里也没BE》《史上最凶剧情人物》《NPC深入了解一下》...【惊讶!黑河是一个神秘又危险的地方,在这里你能看到全星际最美的景色,同样也能体验到最颓败最孤独的荒芜。没有水也没有时间的流逝,所有飘荡到黑河中的东西都保持着当初的模样,静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