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星际和平大使

第七章 新生后的处女战(中)

发表时间:2020-09-15 03:47:50

移动,以何远山改造后后的视觉,都难以捕抓很清楚其动向。他还未来及避退,“啪”的一声,摧星者一掌按在了何远山的左胸。  电光火石之间,何远山赶快崩紧肌肉,想抵御接下来的打击,却……忽然一阵震动传来,他的胸口就颤抖着,直到坍陷、崩裂!新身体坚然而,摧星者完全无动于衷,连表情都还是处于僵死状态。。


推荐指数:★★★★★
>>《星际和平大使》在线阅读>>

《第七章 新生后的处女战(中)》精选:

  噢耶!!打中了,第一次!何远山心中怒吼发泄着。

  然而,摧星者完全无动于衷,连表情都还是处于僵死状态。

  何远山又惊又怒,双目圆睁,鼓足全力加速直冲过去,“砰”一声闷响,一个肩撞实实在在地击中了对方胸口,将其直接撞飞出去。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极为突兀的,摧星者在空中直接止住身形,稳稳落地。“下面该我了,小子。”充满杀气的声音。

  “呼”的一下,摧星者的身影变成一团模糊的残影,显然是高速移动,以何远山改造后的视觉,都无法捕捉清楚其动向。他还未来得及退避,“啪”的一声,摧星者一掌按在了何远山的左胸。

  电光火石之间,何远山赶紧绷紧肌肉,想抵挡接下来的打击,然而……突然一阵振动传来,他的胸口开始颤抖,直至塌陷、碎裂!新身体坚硬的肌肉和骨骼,就像豆腐渣工程一样不堪一击!

  这是什么鬼?!一阵剧痛,将他从茫然中拉扯回来。“啊嗷——”一阵惨嚎!那不仅是痛,更有根本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惶恐感觉,就像身体突然少掉了一块。他痛得直接在地上打滚,大脑也陷入一片空白。

  “自我介绍一下,吾名摧星者,‘传奇殿堂’成员之一。刚才那是我的拿手好戏:共振。献丑了!”冷冰冰的声音,仿佛全然未见正在地面哀嚎翻滚的何远山。

  当然,在活性体的运作之下,几次呼吸,胸部的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了。只有广场地面上一滩血迹,以及何远山破碎的衣服,眼中深深的惊惧,能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幕。

  我靠!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吗?不知道拉我起来吗?真没风度!他在心里阴阴的诅咒着。

  “好了,该你了。”摧星者华丽的一个转身,对着利刃说。

  无耻!把人打了就想跑?!好吧,跑就跑吧,反正我也不是对手啊,哎。何远山憋屈地想道。

  “自我介绍,我叫利刃,‘传奇殿堂’成员之一。小子,拿出你的气势来,全力迎战吧!”第二位出场选手的开场白。

  你瞧,啥叫素质,同样是对手,利刃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同啊。

  不过该干正事的时候,两人还是不含糊的。很快两道人影就搅在了一起。

  由于之前老神介绍过利刃的能力,以及刚刚生生吃了一击摧星者的技能,何远山是极其小心谨慎,避免身体要害和他接触,出招也是也快为准,减少力量,采取游斗的策略。

  而利刃则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脸上就差写着“你要玩,我就陪你玩”几个字,一直游刃有余地接下了每一次攻击。看起来他根本就没有下狠手的想法。

  ————(分界线)

  秘境中。

  在一道光影组成的屏幕前,一群人正饶有兴致的充当着看客,当然是传奇殿堂的一众人。

  生灵使者开口道:“我看这小子还行,斗志满满,虽说技能尚显生疏,但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有看点的。”

  “我也基本同意。但这种所谓测试,也就能熟悉一下技能,充其量算个热身运动,要真的上了生死相搏的战场,花架子可不成。”又有人表示了意见。

  “哦?那你们的意思是,加大‘难度’和‘危险程度’吗?”老神问道,一副意味深长的腔调。

  “未尝不可,反正也能恢复吧。”另一人微微笑道。

  “哼,说得轻巧,真要出了‘大问题’,还不是我来擦屁股。”生灵使者略有不满地说。

  “能者多劳啊,哈哈。”众人哄笑起来。

  ————(分界线)

  地下基地,广场。

  只见两道人影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地缠斗着,当然是何远山和利刃。旁边远处站着一个身高1米9左右的黑发男子,自然是摧星者。在更远处,一批摄像探头正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把这一幕幕都完整的拍摄下来,以供未来的教学使用(某人悲催地上了教科书,充当反面教材吗?)。

  “砰”一声响,两人不约而同倒退出去,随后落地,相对而立。

  “我和那家伙不一样,我多点耐心。小伙子,熟悉一些招式技巧了吧,那接下来,我就动真格的了。另外,刚才老神指示我们,可以加大‘危险程度’,所以……请小心。”利刃刚说完,马上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何远山的视野中。

  靠!说翻脸就翻脸?!玩真的了?!到哪去了?何远山屏住呼吸,睁大眼睛,能源反应感应和生命反应感应功能都全力开动起来,但还是一无所获。他越发焦急起来,无意中陷入了一种紧张和茫然的状态。对决中心态至关重要,何远山现在心态已经出现破绽,那么利刃会怎样出手呢?

  答案揭晓!

  “噗”一声响,何远山只觉右肩一凉,随之而来则是一阵剧痛,然后……就看到整个右肩被齐根斩断,鲜血如破堤而出的洪峰喷涌而出。

  “啊!!”又是惨嚎!何远山倒在地上,来回翻滚(又一次……读者们都已然麻木,习以为常了么?),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剧烈的疼痛感淹没了,意识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利刃却毫不留情,“刷刷”又是两击!

  “啊!!!!”接连不断的惨嚎响起,这次是左肩和左腿离开了身体。何远山痛得几乎昏厥过去!然而,新的身体不是盖的,很快,右手、左手、左腿纷纷悬空而起,直接飞回身边,径直连接上断口处,很快,麻痒刺痛的感觉又来了,活性体以极快的速度修复好了伤口,三处断肢完全愈合了。

  当然可能有读者会问:断肢为什么会飞起来?因为四肢都有神经节,能够行使部分脑部机能。当神经节检测到肢体脱离时,会第一时间自动回到躯干进行对接、恢复,这也算是一种战斗本能。另外,这也可以看出,四肢处也有引力控制功能,可以独自飞行。

  “你这愈合能力倒是不错啊,呵呵。”利刃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并未上前阻挠。只是何远山觉得,此刻这货的笑容实在可恨。

  “呼呼呼……”何远山已经满身是汗,刚才的创伤极大地刺激着痛觉神经,虽然已经愈合,但仍消耗了不少能量,更要命的是,新生的神经系统貌似对剧痛并没有多少抵制能力,和常人无异。

  等一下,不对啊,这不科学!

  “你可以把痛觉敏感度降低啊,试试看。”老神开口了,是看不下去了吗?

  你这混蛋,不早点说!何远山心中怒骂道。当然他也不含糊,马上试着在意识中念叨:不怕痛,不怕痛,不怕痛。——重要的事说三遍。哎?别说,貌似还真的不那么痛了呢!

  何远山好容易喘过气来了,新身体的皮肤直接把汗水、灰尘、血渍统统处理干净,一抖就“哗哗”往下掉落干结了的薄片。他舒展了一下断肢,发觉无碍后,看上去又是神清气爽,斗志满满了。恩,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这时老神又发话了:“你刚才老看着人家打你,你也要试试自己的武器啊。先休息一下,我给你介绍一下武器的功能和用法。中场休息,呵呵。“

  显然,此时利刃和摧星者也都接到了指示,并未有所动作。

  “哦?你快说!快说!!”刚才先后被两个变态一顿海扁,虽说已经痊愈,可何远山肚子里着实憋了一股邪火,一听说能用武器干他们,那还不乐意啊?!

  “首先,你要时刻牢记,你的主力武器是一门‘心脏炮’。顾名思义,位于心脏部位,它能够以‘聚力攻击’和‘连发散射’两种模式使用,前者攻击范围小而威力强劲,后者相反。心脏炮耗能较大,一般使用不超过20次,超出就要暂停,进行充能了。当然其威力也是惊人的,满功率一击,能摧毁一小半的富士山(等,等一下,为啥拿它举例?老神也跟岛国有仇怨吗?!)。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连发大范围杀伤武器‘硬石瀑布’。它默认是在肩部发射,也可以从其他部位发射。其材质是硬化的细小骨质物,高速攻击下能击穿超过100mm厚的均质钢板,一次最多能发射超过300颗。发射完之后可以再次填充,以消耗骨骼为代价。当然被发射出去后,骨骼会再生补充。

  “以上两种属于主战兵器,此外还有:

  “由声带进化而成的‘声波炮’,能发出各种频率的声波,扰乱目标神经和感官,直至摧毁其肉体;

  “‘尖端光刺’,默认在指端,由体内能量激发而产生的细小光线,能刺穿、切割物体,有效射程可达数十米;

  “‘振动表皮’,能抵挡敌方的振动攻击和声波攻击,以及高周波切割。

  “目前就这些。以后根据需要,你还可以依战场需要,自行设计、加装新武器。”

  一气听完,何远山大概明白了是什么东东,但还是问道:“你最后说的高周波是啥?”

  “你要知道,从微观上看,任何物质本身都是不均匀的。因此将数千赫兹的高频振动递加在目标物质上,不均匀的地方振动幅度会有很细微的差别。由于高周波武器频率相当高,能瞬间使这些微小的不均匀振动迅速累积起来达到疲劳,再加上武器本体的切割作用,便可以很轻松的切开目标物质。对你们而言,这可以算是一种高科技,但是我们已经将其实用化推广了。你若还不明白,想象一下动漫里的相关武器就能理解了。”

  “好吧,基本没有问题了。具体的就让我在实战中体会吧。”何远山急不可耐地说,心想:“刚才是赤手空拳,现在是全副武装,老子要农奴翻身把歌唱了啊。”

  随着对身体的进一步熟悉,越来越多的功能和武器被发掘出来,何远山又开始信心爆棚了。结果会怎样呢?我们拭目以待。

星际和平大使
星际和平大使
一屌丝大四学生何远山,命中注定(吗?)被选中时为某超级势力的代理人,自身也一飞冲天,强得不得了......  他左拥右抱,他狂扫世界,他冲进地球,他名震银河......  “师弟,你来帮我顶着。”“老神,快派个人来搭把手!”......  最这是一片极为广袤的大森林,人类开发只触及到了她的外沿,在她的深处,人迹罕至,俨然就是动植物的乐园。这里是国内乃至世界都独一无二的自然宝库,她以各类珍稀动植物,变化多彩的气候,神奇的自然风光而闻名。当然,也一直传闻有神秘的“野人”出没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