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大宋布衣宰相

第九章 玩拨浪鼓的少年

发表时间:2020-09-15 17:47:07

们被解除主仆关系,以后各走各道各安天命。”  或许是习惯了在现代社会的完全的独立生活方式的原因,杨帆一直不适应不了小容的不存在,尤其是听小容一口一个奴婢的时候,说不出的不自在的生活。  “你不说话的,就则表示缺省……”  见小容顾着抹眼泪却不做答,他忙不送地折了杨帆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别生气了,明天咱们就回老家。”。


推荐指数:★★★★★
>>《大宋布衣宰相》在线阅读>>

《第九章 玩拨浪鼓的少年》精选:

  初夏的天气,临近中午的时候,也渐渐有了一些暑意。再加上一直没有开张的焦躁,杨帆顿感口渴难耐。想让小容帮忙去找点水喝,回头看到她依旧背着行囊站在自个身后,撅着一张可以拴驴的嘴使性子。

  杨帆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别生气了,明天咱们就回老家。”

  “你是主子,怎么安排是你的事儿。”小容生硬地答道。

  “来劲儿了是吧?我告诉你,我也不想安排,更不愿意做你的主子。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就立一个字据,咱们解除主仆关系,以后各走各道各安天命。”

  也许是习惯了现代社会的独立生活方式的原因,杨帆始终适应不了小容的存在,特别是听小容一口一个奴婢的时候,说不出的不自在。

  “你不说话,就表示默认……”

  见小容只顾抹眼泪却不作答,他忙不送地折了一张宣纸写好字据。然后就把它硬塞到小容的手上。可是她连看都不看,直接就给撕了个粉碎。

  “哎!你撕了这张,我可以再写一张。”杨帆说完,立马就重新折了一张宣纸。“你放心,我会学赵匡胤千里送京娘把你送回家……”

  “真没想到,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就让我家小官人蒙了心。你忘了我的情义不要紧,但是我决不能忘记夫人的嘱托,让你做了不孝之人。”

  小容的执着和坚毅,让杨帆始料不及的,暗骂她做奴才做上瘾,嘴上却还要耐着性子解释。

  “我有那么不开眼?我留在这里是想干一番大事儿的。我要做大宋朝独一无二的神算,将来还要登临庙堂指点江山,封侯拜相……我知道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懂,总之你要相信我,我才不会蠢到去做一个小客栈的老板。”

  “我懂!小官人有大志向,奴婢很开心。但是还请小官人先回家完成夫人的遗愿,莫要做了不孝之人。”

  深谙历史和中国传统孝道的杨帆,就怕她把“孝”搬出来。在这个父母让你死,都得笑着去抹脖子的时代,就算是皇帝老子都不敢轻易相驳,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借身还魂的人,公然背叛公知良俗的事儿,杨帆还是不敢去冒险的。

  “算了算了,我服了你,既然你愿意做奴才,那就去帮我找点水喝。”

  “回家的事儿呢?”

  “明天!”

  “……”

  ***************************************

  端坐在柜台里面的袁秀清,只要一想到杨帆说的卦辞,就会恨得咬牙切齿。时不时的还会走出店门口,朝杨帆卦摊前张望几眼。

  有人往他摊子前问询,她会心急他万一挣了钱不再来求自己;没有人往他的摊子前问询,她还会心急他万一挣不到,就和那个俏丽的通房大丫鬟回了老家。

  不管什么时代的女孩,只要对一个人动了情。就变成一个患得患失的神经病。至于那个躺在后院的爹爹,她都顾不上去想了。

  ************************************

  石邑镇城外,一支马队正风尘仆仆的朝这座小城疾驰而来,他们身后荡起的尘土,像一条黄龙在张牙舞爪。

  靠近城门的时候,他们终于慢了下来。领头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只见此人长得横眉大眼,脸方鼻挺。身穿青布长衫,腰挂鎏金镶玉的宝剑,脚蹬厚底朝靴,胯下骑着一片枣红色的宝马,长得矫健异常。

  紧随其后的是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穿着打扮几乎与之雷同,胯下也是一匹纯色的枣红马。但是此少年却生的白白净净,酷似书生。可是又说不上是哪里长得特异,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他们身后是十来个穿武行短装的大汉,也都骑着色泽纯净的高头大马,肩背长刀箭弩,警惕地打量着靠近他们的每一名行人。

  “大哥!希夷先生有个徒弟,就住在这个镇子里。听说他也是个测字占卜的能人,在整个河北路都小有名气。不知道大哥有没有兴趣陪小弟一起去占几卦?”

  刚一进城,那个年幼的少年就开了话匣子。不过领头的少年似乎对他的提议不屑一顾。

  “三弟啥时候才能改掉好奇的毛病。占卜相术这种愚弄普通小民东西,岂能相信。要真是那么管用,士子们还用费力读书,应试科举,武将们更不用上阵杀敌,斩获军功,就都能统统福贵了。”

  “大哥你这是曲解了五行之术,它是通过预知天机,方便我们趋吉避凶,而不是追名逐利的工具……”

  对于这个说话认真的弟弟,领头的少年有些无可奈何地恳求道:“行了行了,大哥是个粗人,说不过你的伶牙俐齿。一会儿你说怎么着咱就怎么着。反正日落前,无论如何都能赶到镇州。”

  “谢谢大哥!嘻嘻……”年幼的少年,得意地朝兄长做了一个鬼脸。

  “真是个长不大的家伙!和四妹一副德行,就知道磨人。”说到这里,但见那个领头的少年一脸幸福的神情。

  “这个镇子不错啊!有这么多摆摊买东西,比前面那几个镇子好多了。大哥快看,还有卖拨浪鼓的,四姐见到一定喜欢的不得了。”

  “为兄知道你喜欢那玩意儿,这不是在京里,不用打着四妹的名义买。你呀!童心太大,早晚要把你的府邸弄成杂货铺。”

  “嘿嘿!这是你不让我买的,等见到四姐,记得替我担罪名。”

  “嗨呀!我算是惹不起你俩儿。从小到大替你们担的罪名还少吗?今天我要让你俩儿玩个够,免得再拿这些东西烦我。”

  领头的少年,突然扭头对身后一个随从命令道:“陈琪!去把那个货郎的拨浪鼓全买了。”

  那人“喏”了一声,便下马走到货郎跟前,将他的拨浪鼓全部买了下来。年幼的少年,亟不可待地跳下马,从随从手中夺了一只原木色的拨浪鼓,兴致勃勃地耍了起来。

  “谢谢大哥!我保证玩不够。嘻嘻……哇!还有那么的年轻的测字先生,大哥咱们去试试他。”年幼的少年指着杨帆所在的位置大声惊叫道。

  PS:妹子开群了,群号547907741谢谢大家支持,求推荐票求收藏

大宋布衣宰相
大宋布衣宰相
这一部群穿大戏。  一条主线,一个预知未来天机的少年, 接二连三的奇遇,遇上的几个人,思想太超前,很精明极其,从暗暗各为其主,到相互猜疑的合作,时不时也会相互相互倾轧,最后才明白每个人身后的真相……  尊重……历史,歪传不丢逻辑,爱恨情仇,得宝获美,权力争斗真宗赵恒习以为常地禀退了周围的宫女和太监,可能是害怕被人偷窥,还小心翼翼地又向四周扫视一番,才从一个锦盒里面,取出一沓宫廷画师帮忙制作的纸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