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大宋布衣宰相

第十章 开张了

发表时间:2020-09-15 17:47:07

朝杨帆拱手作揖道:“晚生赵仁善向先生见礼,还望先生宽恕愚弟莽撞。”  “衙内客套了,令弟不仅活波可爱的,并且也都是照实而言……”杨帆笑容着说。  “大哥!你听到了吧,这位小先生都说我活波可爱的,你干嘛贬我是愚弟?”  杨帆闻听此话啊有些荒谬严禁年幼的少年摆弄着手中的拨浪鼓,跑到杨帆的卦摊前,就一股脑儿地问了一大堆,连搭话的空隙都没给他留。让人感觉虽有些冒失,但是不失活泼率真,杨帆朝他苦笑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推荐指数:★★★★★
>>《大宋布衣宰相》在线阅读>>

《第十章 开张了》精选:

  “小先生好!不知小先生师承何处,不到弱冠之年就领悟破晓天机之工。我看小先生这里实在冷清,不知是技艺拙劣,还是另有他情。你看前面街口的老先生,那里都快人满为患……”

  年幼的少年摆弄着手中的拨浪鼓,跑到杨帆的卦摊前,就一股脑儿地问了一大堆,连搭话的空隙都没给他留。让人感觉虽有些冒失,但是不失活泼率真,杨帆朝他苦笑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三弟不得胡闹!”那个领头的少年一面制止弟弟,一面朝杨帆作揖道:“晚生赵仁善向先生见礼,还望先生原谅愚弟冒失。”

  “衙内客气了,令弟不但活泼可爱,而且也都是据实而言……”杨帆微笑着说。

  “大哥!你听见了吧,这位小先生都说我活泼可爱,你干嘛贬我是愚弟?”

  杨帆听闻此话真是有些可笑不得,那个领头少年更是面露难色,便解释说:“先生勿怪,愚弟平时极少出门,不懂得世俗礼节。”

  其实,杨帆根本不喜欢这些所谓的世俗礼节,就像不喜欢小容整天奴婢长奴婢短一样。

  “小先生,我有一个字想请先生测一下,不知道给你多少钱卦金合适。”年幼的少年,依旧我行我素地说着,双眼始终不离开手中的拨浪鼓。

  从这一行人出现在杨帆面前,他就发现这兄弟俩儿不同其他过往的商客。

  要知道在没有了河西走廊和幽云十六州,这些传统养马场的北宋,别说普通客商,就是富甲一方的豪门,也不可能一次凑齐十匹以上的纯色马。眼前这些良马不光膘肥健壮,体型高大,而且脚力沉稳,应答有序,更像经过长期训练的军马。

  再看领头的两位少年,虽然衣着朴素,但是腰间的佩剑,马上的鞍具脚蹬无不做工精细,装饰精美,尽显王家风范。就连他们的随从背负的长刀,每一把刀鞘都错金鎏银。而且刀具形制,杨帆估计是现在早已失传的唐刀。

  不管你是王公贵胄,还是两府衙内,今天我都要替劳苦大众敲你们的竹杠。杨帆心里想着,嘴上也不闲。

  “小衙内问卦金多少合适,这个该怎么说呢。所谓命贱则卦金便宜,甚至可以不给,命贵自然卦金高起。我看两位器宇不凡,定是命贵之人。所以每测一字,收白金十二两半……”

  不等杨帆把话说完,领头的少年已经勃然大怒。大声喝断他道。“你这是测字算命吗?简直就是在抢劫。”

  可能是他的嗓门太过洪亮,周围路过的行人都被惊了一跳,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要不是见他们兄弟身边跟着一群彪悍的随从,估计早就围上来参观了。

  “你情我愿的事,怎么算抢劫?要是衙内自认是那命贱之人,倒找你五文钱,我也可以测。”杨帆毫不畏惧地回答。

  “大哥莫要生气,我觉得这位先生说的不无道理。”年幼的少年赶紧安抚兄长,随后才命令自己的随从说:“张旻!依小先生所言,付给他白金十二两半。”

  当自己只在博物馆看到过的宋朝十二两半银锭,白花花的出现在杨帆眼前的时候,他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番。学着电视上看到的情形,用牙齿咬了咬银锭,努力装出一副很老道的样子。

  “放心吧,这是官府铸造的足银。”那个叫张旻轻蔑地笑道。杨帆这才注意到自己演过头,连忙正襟危坐。却不想那个领头的少年,已经被自己刚才的市侩形象激怒。

  “三弟!你知道汴梁城里最贵的卦金是多少吗?他这般狮子大开口,定是居心叵测的宵小之徒。让我教训这厮一番,让他懂点做人的道理。”领头的少年一面怒喝,一面抄起手中的鞭子,就要朝杨帆抽去。

  “大哥!别这样……”年幼的少年连忙拽住了他的兄长。“我是真心想让这个小先生测字。”

  说实话,见衙内如此野蛮,杨帆还真是吓了一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又隐隐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于是还是壮着胆子,大大方方的收了沉甸甸的卦金。朗声道“小衙内,请用笔……”

  “小先生真是异人,我家兄长如此暴躁,竟没能让小先生有半分骇意。”年幼的少年一边啧啧称赞,一边挥毫泼墨写就了一个姥姥的“姥”字。“请先生看看我们兄弟此行的目的。”

  借着分拆解字的空隙,杨帆还不忘报复一句:“匹夫之勇,何足畏惧。”眼见那个领头的少年气得怒目圆瞪,但是却没有再发作,脸上甚至有了一些愧疚之意。

  “你这个‘姥’字,是个左右结构的称谓词,不需起卦便知晓你此行是为了祝寿而来。”

  “哇!先生真是神人。”年幼的少年兴奋异常地称赞道。“不知先生如何晓得我是来祝寿的?”

  听到此问,杨帆忍不住偷笑。心说;这是你故意告诉我的,我再看不出来不成了傻瓜。在交通不便,匪盗横行的宋代,出一趟门都和打仗差不多。没要紧事儿谁会出远门?写什么不好,非要写这个姥姥的“姥”字,简直就是白送钱给我。

  不过,为了让他们觉得这钱花的值得,杨帆还是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娓娓说道:“你看这个字先是女,后才组了老人的老,合起来就是娘舅家的老人。我看你们兄弟风尘仆仆,定是远道而来,又面露喜悦之情,所以可以断定,你们是给外公外婆祝寿而来。而且这位寿星还是花甲寿。”

  让杨帆意外的是,那个领头的少年竟然也一改起初的不屑,恭恭敬敬地追问:“先生果真是神人,确实是花甲寿。敢问先生,哪到底是外公,还是外婆是寿星?”

  杨凡忍不住再次偷笑,暗自感叹道:你们才多大,不是花甲寿才怪。

  北宋民间老人过生日叫寿诞,六十岁为花甲寿,七十岁为古稀寿,八十、九十为耄耋寿,百岁为期颐寿,并称六十岁为下寿,八十岁为中寿,百岁为上寿。这点已经和明清时期差不多了。

  “依据五行阴阳相对之法,女字做了首位,那么对应的自然是男。所以这次的寿星自然是你的外公。”

  杨帆胸有成竹地解释完,两兄弟惊得张大了嘴巴。在旁人提醒后,各自从自己钱包中,取出几枚金豆子放到桌面,算作打赏。

  在兄弟俩儿的赞叹声中,杨帆努力假装着从容不迫,将方桌上的黄白之物紧紧地揣进了怀里。心里那个美呀,一想到自己在现代社会活了二十多年,都没有挣到金子。忍不住再次感叹,之前真是死的好死的妙。

  PS:小说已经签约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收藏,多给推荐票。查找准确的宋史资料真不容易,很多国内资料空白的部分,竟然需要翻阅小鬼~子当年抢走的史料佐证。可是,全是日文,那个头疼啊,在线翻译还抽筋儿。终于明白历史作者为什么更新慢了。

大宋布衣宰相
大宋布衣宰相
这一部群穿大戏。  一条主线,一个预知未来天机的少年, 接二连三的奇遇,遇上的几个人,思想太超前,很精明极其,从暗暗各为其主,到相互猜疑的合作,时不时也会相互相互倾轧,最后才明白每个人身后的真相……  尊重……历史,歪传不丢逻辑,爱恨情仇,得宝获美,权力争斗真宗赵恒习以为常地禀退了周围的宫女和太监,可能是害怕被人偷窥,还小心翼翼地又向四周扫视一番,才从一个锦盒里面,取出一沓宫廷画师帮忙制作的纸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