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冥酒推销员

第7章 陈伯没有金手指

发表时间:2020-09-16 12:47:01

给我一次机会。  却,主动送登门你都切记,我啊太作践自己了!”  ……  不不不不,也不是的!我终于等到被吓到了,这完完全全也不是我想的结果。  “算了,你走但是走吧,我会再乞求什么饶恕,所以有你不明白的真相……我并也没做错什么。”我痛苦……地对“从我独自在夜里回家以后,我就打算把你移出心底了;但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我仍然可以给你——别误会,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前卫女孩,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我们是真的相互喜欢,虽然时间很短暂。。


推荐指数:★★★★★
>>《冥酒推销员》在线阅读>>

《第7章 陈伯没有金手指》精选: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我想要相互喜欢的感觉、我想要把对方都放在心里。”

  “从我独自在夜里回家以后,我就打算把你移出心底了;但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我仍然可以给你——别误会,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前卫女孩,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我们是真的相互喜欢,虽然时间很短暂。

  分开之前,不留遗憾;然后分开,从此不再想念。

  但我仍然不甘心,你当时的样子太反常,我就心想这当中可能有误会,所以我决定再给你、也给我一次机会。

  然而,主动送上门你都不要,我真是太轻贱自己了!”

  ……

  不不不不,不是的!我终于被吓到了,这完全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算了,你走还是走吧,我不会再企求什么宽恕,因为有你不知道的真相……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痛苦地对她说。

  “哼哼,真相……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走了。”

  王心梅一阵风走出去。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之后却又不甘心地追上去。

  王心梅停住:“江恒你不要这样,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咱们还有相处下去的必要吗?”

  对呀,我也觉得自己这样子挺贱的;但我根本无法让她相信,我真的很委屈。

  自己只好很唐僧地强调:并不是她想的那样,我只是……只是想去取回我的摩托车、碰巧和她顺路而已。

  要是“牛魔王”再远一点就好了,然并卵,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那里。

  我顺过摩托车偏腿跨上去,启动;本想不回头的,但骑行了一小会又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隐约看见为田阿姨帮工的妹子叫住了王心梅,貌似在和她交谈。

  “别了”。

  我心痛地嘟囔,只好绝望地加速奔回家去。

  “陈伯……我好后悔,你刚才要是回避一下该多好;王心梅不是都说了:不是她不给、是我自己不要,——谁说我不想要啊!”

  陈伯嘴角一弯:“叫我避到哪去?你这孩子太实心眼;这个女子,不简单哪!”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勾魂?她不但把我的心带走、甚至连魂也被勾走了。

  陈伯说:“都冷静一下,这样更好。”

  他说完,伸手又去拿酒杯,却被我一伸手挡住了。

  “陈伯,我看过很故事,在紧要关头总会跳出来一个神通广大的老爷爷给主角帮忙;你就帮帮我,好不好?”

  陈伯:“哈哈哈哈……臭小子,听你这意思,是指我只蹭酒喝不干事,准备给我断酒了,是吧?呵呵呵~”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么!

  我只好讪笑着,起身抱了酒坛过来,往陈伯杯中倒酒。

  “我一个老酒鬼,真没办法;不过照我看,你和她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以后究竟如何,得看缘份。”

  那谁知道呢,我反正是不抱太大希望了。

  这时陈伯又说:“陈伯没本事,非但帮不上你的忙,看来还得麻烦你一件事情啊!”

  我问他什么事?

  陈伯说:“我得走啦,要不然恐怕来不及;请你送我一程。”

  “走?去哪?”

  “就和人死灯灭差不多。”

  我又不明白了:陈伯不已经是鬼了么?怎么还要死一回!

  望着我疑惑的眼神,陈伯却只是淡淡一笑,不打算细说;他只是告诉我,想赶在大限之期到来之前,最后到生前的出生地看看,把骨灰埋在那里。

  “哦,陈伯的意思是,要我把你的骨灰坛子送到那里是不是、是什么地方?”

  陈伯告诉我,叫“石马村”,就是生前老家所在的村子,在县城南边三十多公里。

  这倒不算远,现在通信发达,用手机地图查询到合适的路线应该不困难。

  再说了,反正有摩托车,跑一趟,这并不算什么事。

  我又问他,是不是马上就要出发?

  陈伯说倒也不用那么急,他又问我知不知道老爸回来的日期?

  这个我倒是清楚,老爸出发前说了,要到这个月的三十号,今天是十七,那就还有十三天,陈伯能不能等到他回来?

  陈伯却说不能等,就二十八号出发吧,我至多一天就能回转。

  我听了觉得有些奇怪:听陈伯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刻意避开和老头见面,这是为什么?他不是和老头关系不错吗?既然是“大限”,偏生又可以推迟到二十八号;而多等一两天和老爸见个面话别怎么又不行了呢?

  陈伯却让我不要多想,如果实在好奇,等到老爸回来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不用多问。

  好吧,一看就知道是长辈之间的秘密,不想让我知道也罢,反正我平时也不太喜欢八卦;当然,除了我非常感兴趣的东西。

  这时陈伯又说了一句话:“其实你小时侯已经去过那里了。”

  我疑惑地摇摇头表示,可能是时间过去久、自己不记得了。

  但陈伯却意味长地一笑:“你好好想想,你的脸为什么会变青的?”

  “不知道啊!”

  “好吧,难道你会不记得那个绿肚兜的小孩了?还有,那个黑衣胖子。”

  “……”

  我赶紧不迭地说:“陈伯陈伯,原来你就是梦里那个坐在我身边的人,对不对?你可不要害我!”

  “我怎么会害你!那里起的因,还到那里结束;你难道不明白,近来发生的这些事情,其实都是被那个汉子掐了一下所引发的吗?所以这一趟既是送我、同时也顺便把一些旧事作个了结,对你没坏处、也只有这样我才走得安心。”

  这话听起来好奇怪的感觉!

  表面上看,是陈伯要我帮忙;但是细细一想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应该是陈伯打算在大限之前帮我了结什么事情,而且还故意要避开老爸来做,听起来对我好象真没有什么坏处。

  我下意识地选择信任陈伯,只是内心隐隐觉得,似乎自己的身上藏着什么秘密,这与一段儿时的记忆密切相关;不,或者说,不是儿时记忆,就是那晚刚发生过的,只不过将‘我’换成了儿时。

  但是陈伯不说,我也就不问,到时应该就会知道。

  至于我和那个石马村有着什么渊源,真的蛮好奇;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陈伯,“那个石马村,是不是很有名?”

  其实我的言外之意是,那里有什么东西和我相关。

  我的这点小九九被陈伯看在眼里,他笑了笑说:“那里过去造酒,在沙柳县很有名,但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为什么?”一听到酒,我突然有了兴趣。

  “呵呵,因为现在那里已经没有人了,被叫作‘鬼、村’。”

  “呃、啊?!”我大吃一惊。

  陈伯问:“怎么,你害怕啦?”

  我点头,的确有点。

  陈伯继续说:“不用怕,我不也是鬼吗?和生前也没有多大差别。那里要不是鬼村,我回去干什么!”

  我想了想,倒也是。

  又想起一件事情来问他:“陈伯,那你知道我老爸去了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陈伯很干脆地回答,又反问我一句:“他要告诉你的也不会瞒到现在,而你不知道的,自然就是他还不方便让你知晓的,问那么多干么!该你知道的,到合适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

  “哦,我也只是好奇,呵呵~”

  哎,这些长辈也真是,总是神神秘秘的样子,问什么都在回避,我今年快二十五了都!还拿我当小孩子!

  这么的吧,老爷爷没有神通,但一定都有太多的过去,任由它们全烂在肚子里不是很可惜?引着他当讲出来当故事听也不错的,嘿嘿——

  “哦,对了陈伯,我们喝的这酒,我听你说,叫‘冥酒’,它和平时喝的酒有什么不同,能给我讲讲吗?”

  “嗯,也罢,我就讲讲吧。这个事情要从我的身上说喽,说来话长,那可是在我和老江、也就是你爸,我们十七八岁时候的事情喽……”

冥酒推销员
冥酒推销员
多年以前,父亲在院里埋下几坛好酒,说要等今后在我结婚了喜宴上正式启用。  一天白天,着急的我准备把酒刨出偷偷的尝个鲜,没想起最后却挖出一坛骨灰……  【......非常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更多书评支持!......】原来是王心梅发了个萌萌的笑脸过来:“江恒,想见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