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冥酒推销员

第8章 玉针钉蛇尾(上)

发表时间:2020-09-16 12:47:01

向蛇头,边听旁边的两人描述山形地貌、方向、水态更有甚者天象星位等;边根据得来的信息,在脑中沉思、掐指一算个不停地。  站在他左边的人是更年轻时的陈伯,本村人,是村里的酿酒师傅、此外也是远近闻名于世的酒虫。  而在他右边的是陪尤瞎子一同来的同伴、这是立秋后的一天下午,天气还显得燥热、但秋凉已经露着在石马山顶最高的一块岩石上。。


推荐指数:★★★★★
>>《冥酒推销员》在线阅读>>

《第8章 玉针钉蛇尾(上)》精选:

  时光倒回到三十四年前。

  这是立秋后的一天下午,天气还显得燥热、但秋凉已经露着在石马山顶最高的一块岩石上。

  这块岩石天生有型、又经过不知多少岁月的自然风化,从外形上看像极了蛇颈以上的蛇头那一部分,从山头突然钻破地表、昂首向天,看起来着实逼真且怪异之极!

  暂且不题。

  将视线正对蛇头转向山下,则是石马村。

  在这个时候,在一户人家的小院里,远道而来的算命师、皮肤黝黑的尤瞎子正面色凝重地“望”向蛇头,一边听旁边的两人描述山形地貌、方向、水态甚至天象星位等;一边根据得来的信息,在脑中思索、掐指细算个不停。

  站在他左边的人就是年轻时的陈伯,本村人,是村里的酿酒师傅、同时也是远近闻名的酒虫。

  而在他右边的是陪尤瞎子一起来的同伴、江庆生,也就是我的老爸。但那时我还没出生。

  尤瞎子用心算了好半天,黑脸更黑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对算出来的结果实在担忧得很。

  不妙啊!

  陈伯见了就有些忐忑,他客气地问:“尤先生,这地龙多半是要到月圆时化形飞升,那到时候情况是不是很糟糕?如果现在作准备,你看时间来不来得及?”

  尤瞎子却说:“地龙望月,地动山摇,这是免不了的;如果真是地龙倒也还罢了,但这……”

  话没说完,他就已经开始摇头叹气。

  陈伯听了不由得一怔!因为在他看来,地龙化形就够麻烦的了;但听尤瞎子的说法,似乎是比地龙还要可怕的存在。

  那倒底是什么?

  尤瞎子却默然无语,垂头权衡,他脸上的神情变幻,一时各种纠结。

  他有种奇怪的情绪,既为自己天生缺陷看不见眼前的地理实境而感到遗憾、另一方面却又很庆幸自己是个瞎子。

  但是对他来说,这种矛盾心理却很正常而合情合理。

  因为对他这种职业的人来说,眼前的奇景实在难逢难遇。

  在同行里,有人穷尽一生也碰不到一回;即使有幸遇到,又因为水平天赋高低不同,也有人不能辨识得出来、从而与它失之交臂。

  但就尤瞎子的视觉缺陷来说,是缺点但也是优点。

  因为他这样的人往往因为视觉的不足,反而成就了远超别人的洞察力。

  尤瞎子的确是这一类人。

  这么说吧,他算到的结果就是,眼前的形势太反常,这就是一个逆天的妖孽;如果妖怪发现他竟然能看穿一切,那肯定,后果很严重。

  他已经知道内情,但是他正纠结着,不愿说、不敢说、不可说;或者出于职业操守的本能,却又不能不说。

  尤瞎子反复思量了半天,这才怅然抬头,这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先向江庆生交待后事!

  他把自己的遗愿什么的都讲得明白了、江庆生也一一复述确认,郑重地记在心里并作出了承诺。

  尤瞎子这才抬手指向对面山头说:

  谁要是有心,不妨爬到山顶,以这块岩石为中心向远处观察,就可以看到蛇头以下的石马山、以及从此延伸出去的大小山形余脉蜿蜒曲折一路向北而去,这在风水上叫做“本是先天成就、却能暗合后天之势,先入为客、后生为主,先天辅后天,相配相符、浑然一体”的格局,一般称为地龙之脉。

  乍一看这真是万年难遇、百年难寻的巧合,事实上这其实是反常为妖的天赋,因为它竟然能够提前窥破天机,提前择地寻机,能够迫使先天让步,在山势刚开始造型之前,后天还没有生成却已经为它预留出特定机缘。

  那么,既然是逆天妖孽,它的强势决定了,无论后天成与不成,都将引力发挥,搅动天地秩序引发祸患。

  说到这里,尤瞎子顿了顿:“更何况,它压根不是地龙、而是……”

  啊?太吓人了!

  这些话,陈伯和江庆生听得心惊肉跳,脸上色变,齐声问:“什么来历!那是、是什么怪物呀?”

  “多半是阴蛇啊!”

  “阴蛇?我没听说过,难道地龙竟然都还比不过蛇!”

  显然,陈伯不理解蛇比龙还要厉害的说法,——不是都说华夏人是龙的传人嘛,地龙再不济也是龙,这就是深受龙的情结影响了。

  他大有为地龙叫屈抱不平的念头,虽然明知二者都是可能会对石马村造成巨大伤害和祸患的根源。

  尤先生说:“阴蛇更可怕、那是当然的。为什么呢?地龙化为真龙,因为雏形已成、只需要跨出最后两三步,即便这样都会带来地动山摇;

  而阴蛇变龙,形态差别太大、至少要折腾几十步上百步,这当中不知道要多耗费多少年的光阴积累和付出,以妖的心性、誓言化成龙的执念,由此带来的变化,用山崩地裂来比也不为过!”

  “……地震一次和接连震几十次,哪个的坏处大?这个差别不用再解释了吧?”

  “再加上……”

  尤先生的话刚讲到这里,突然一道闪电从半天云际射下来,光亮夺目;他本来就是盲人,倒也还罢了,旁边的陈伯和江庆生却被这一闪弄得视觉短暂失明。

  这不过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然后,“咔啦啦……”一声巨雷,有如天轮在头顶轰鸣而过、又象重鼓在胸腔里擂响,巨大的震动一下子将尤先生后面要讲的话生生扼住。

  这让他的意识格外难受,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终究还是不允许他道出真相,这是在示威、在向他发出警告啊!

  尤先生在心里叹息道。

  但是后事都已经交待了,哪有把话讲一半就停下的道理!

  尤先生打算继续,强行把这个真相让身边的两个人知晓,不然将会导致生灵涂炭呀!

  “再加上这阴蛇本是……”

  “咔啦啦啦……”

  又是第二声巨响!

  尤先生的一声闷哼又被这道雷声无情盖过。

  这雷着实吓人,让当时的陈伯和江庆生情不自禁地闻声抬头朝石马山顶看过去,只见那段蛇头的吻部位本来是一整块的岩石,这时已经被这道雷击开一道裂缝,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竟然是一幅真蛇张开口的造型!

  而且,从高空又有电光滋滋颤动挂接下来,飞快地附着在裂缝处,看起来就像真蛇吐信,让人毛骨悚然!

  “天啦~阴蛇张口吐信、它竟然活了!”

  尤先生听了又气又急,胸口突然发闷发慌,竟然哇地吐出一大口黑血!

  但是惊魄的雷声再起,陈伯和江庆生的注意力完全被石马山顶的诡异天象吸引了过去。

  ……

  这个下午,穹顶之上一连下了十七八记天雷。

  整个过程充满了戏剧性:开始的雷电轰击,误打误撞让蛇形石张开了口、造就了吐信之象;也许是上天又气又急、同时抱定了除妖务尽的想法,又继续降下更多、更强大的雷电。

  一时间,镇压与对抗就象置气比拼一样上演,互不认输、互不服气。

  但现在旁观的两个都是凡人,他们既不知道谁胜谁负、又怎么能够知道接下来面临的是好事还是坏事?

  心惊胆战而又有心无力地旁观了许久,一场拼斗终于偃旗息鼓,天色由暗转明,陈伯和江庆生意外发现,刚才还忿怒高昂的蛇头,现在竟然无力低垂,以吻触地。

  哈哈,胜了胜了,终于还是天道胜了!

  担惊受怕了这半天,两人情不自禁地抚额相庆,这个时候天上突然淅淅沥沥落下一场秋雨,将清凉和舒爽变成雨点落下来。

  兴奋中的两个人终于清醒,这才突然想起尤先生,只见他已经委顿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

  两个人连忙将尤先生扶起来送进屋里躺下,又召唤亲友乡邻,一边求医问药、一边忙着悉心照顾病人。

  但是尤先生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如同一盆凉水,从众人的头顶哗啦一声,无情浇下:

  “先别忙着高兴,这事情还没完!”

冥酒推销员
冥酒推销员
多年以前,父亲在院里埋下几坛好酒,说要等今后在我结婚了喜宴上正式启用。  一天白天,着急的我准备把酒刨出偷偷的尝个鲜,没想起最后却挖出一坛骨灰……  【......非常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更多书评支持!......】原来是王心梅发了个萌萌的笑脸过来:“江恒,想见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