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御风长歌

第七章 金拐龙王

发表时间:2020-09-17 00:16:48

俊夫妇了挡在了那老者的前面,岳忠微一定心神,向老者地说:江湖上常见判官笔一类轻巧兵器点穴法,用龙头拐杖专点人大穴的仅有一人,阁下莫也不是是江南五省盐帮帮主金拐龙王郭啸海?  那老者哈哈一笑,扬了扬手中的金拐,地说:是也不是,你去问问我那乖女儿便明白陆夫人听罢回头朝岳忠点了点头,这老者的确是金拐龙王郭啸海,岳忠说道:郭前辈既然知道晚辈怀中抱着的乃是您的外孙,为何还要痛下杀手?。


推荐指数:★★★★★
>>《御风长歌》在线阅读>>

《第七章 金拐龙王》精选:

  那老者话音未落,身子忽的朝岳忠这边移过来,转眼跃了三丈,轻功甚是了得,老者左手持杖,右手便向岳忠怀中的陆天宇抓来,这时旁边的陆夫人失声尖叫道:爹爹,别伤害孩子啊!!

  岳忠看老者向怀中陆天宇抓来,身子动也未动,左手横举,一招霸王举鼎,想要封住老者的利爪,岂料老者右手抓孩子是虚,左手龙头拐杖瞬间朝岳忠胸前点了三下,想要封住岳忠的气舍,俞府,或中穴,岳忠哪敢怠慢,身子往后连退三步,躲了过去,这时陆俊夫妇已经挡在了那老者的前面,岳忠微一定神,向老者说道:江湖上常用判官笔一类灵巧兵器点穴,用龙头拐杖专点人穴道的只有一人,阁下莫非是江南五省盐帮帮主金拐龙王郭啸海?

  那老者哈哈一笑,扬了扬手中的金拐,说道:是不是,你问问我那乖女儿便知道了。

  陆夫人听罢回头朝岳忠点了点头,这老者的确是金拐龙王郭啸海,岳忠说道:郭前辈既然知道晚辈怀中抱着的乃是您的外孙,为何还要痛下杀手?

  金拐龙王听罢,说道:我这女儿女婿不孝,背着我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十三年,害的我至今都未曾见过我这乖外孙,如今我找到这里,看我外孙被你们弄成这样,我怎能不急,我外孙到底被什么所伤,速速说与我听。

  岳忠说道:您外孙被巨蟒所伤,性命垂危,不知能否熬过今晚,说罢,叹了一口气,听完这句话,陆夫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抛下手中长剑,一把从岳忠手中报过孩子,轻轻唤道:宇儿,你醒醒,娘亲在呢,娘亲在呢,。

  金拐龙王见状忙对自己的左右护法焦礼焦赞说道:快拿我的冰蟾雪莲续命丸来。

  那左护法焦礼犹豫道:师父,这冰蟾雪莲续命丸是您花了血本从冯三针那个老东西那弄来的,一共就三颗。。。金拐龙王听罢骂道:少废话,我外孙的命更重要,速速拿来、。

  那焦礼听罢,只得从怀中掏出一个檀木制的小方盒,轻轻打开,里面用锦囊包裹了三个小蜡丸,小心拿出一个,递道陆夫人的手中,说道:师妹,揉开蜡丸,轻轻放入他口中便好

  陆夫人微一点头,照样做了,这冰蟾雪莲续命丸入口即化,转眼间陆天宇的面色便红润了起来,慢慢的呼吸也有了规律,陆夫人见状大喜,拉了一拉身边的丈夫,齐齐向金拐龙王跪倒:多谢父亲了!、

  金拐龙王眼皮都没抬一下说道:静儿,十三年前我不同意你跟这个愣头愣脑的小子成亲,你竟然打伤你两个师哥,跟他私奔了,你们觉得这事跪下磕几个头就完了吗,可怜你母亲日夜想念你,眼睛都哭瞎了,你却这么狠心,十三年一点音讯也没有?

  这陆夫人听罢,哭的像泪人一样,说道:孩儿知错了,孩儿不孝,对不起父亲母亲,今天要杀要刮,虽爹爹便吧!

  金拐龙王说道:我三年前便已经查到你们隐居在这里,每每派人暗中保护你们,想要我那乖外孙快活的长大再来相认,谁知到你们竟然让我的乖外孙弄成这副模样,静儿,我再问你,你知道当初爹爹为何不准你嫁给这个姓陆的小子吗?

  陆夫人说道:一来爹爹不喜欢他愣头愣脑,武艺不精,二来爹爹想让我嫁给两个师哥其中一个,将来继承盐帮的大业。

  金拐龙王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嫁给他,就等于嫁给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啊,随时都有杀身之祸啊

  陆夫人问道:孩儿不明白,请爹爹明示。

  金拐龙王看到旁边的岳忠,郑虎臣问道:这两位先生是?

  岳忠抱拳道:鄙人岳忠,师从五台山冲虚观凌云道长,这位乃是会稽县尉郑虎臣,都是陆先生的朋友。

  金拐龙王道:怪不得身手如此了得,原来是凌云道长的徒弟,鄙人曾经见过凌云道长一次,真的是仙风道骨,逍遥自在,武功高深莫测,佩服之极。

  岳忠道:师父他老人家终年周游四海,飘忽不定,晚生已经三年未见了。

  金拐龙王说道:既然都不是外人,陆俊我便问你,你祖上可出过有名之人?

  陆俊答道:岳父大人,我祖上世代铸剑为生,哪有出过有名之人?

  金拐龙王说道:你外公可是王希孟的八世孙?

  陆俊脸色一变说道:岳父怎么知道这件事,我外公的确是北宋画工王希孟的八世孙。

  金拐龙王说道:那便是了,这二十年来江湖盛传的集齐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和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便能合成一张绝密地图,便能找到徽宗当年藏的绝世宝藏,这图可在你手中?

  陆俊说道:岳父大人明鉴,晚生从小便只知道铸剑,对工笔字画一点兴趣没有,更何况外公在世的时候,更未向晚上说过千里江山图的事情。

  金拐龙王说道:老夫问你,为何你认识我们家静儿的时候是孤身一人,却从未提起过你的家人和父母?

  陆俊脸色大变道:岳父大人,小婿有难言之隐,请勿再问了。。。

  金拐龙王冷笑几声说道:好不说也罢,只要你对小女是真心的,看在我外孙的面子上我也可以不问,但是老夫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那你知道这三年老夫一共跟多少来找你们麻烦的人交过手了吗,焦赞,告诉你师妹

  说罢,那右护法焦赞向前一步,说道:师父,一共三十五拨人,差不多一个月一次。这焦赞说话洪亮之极,中气十足,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好手。

  陆俊和陆夫人听罢,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对方一时说不出话来了,这三年被人发现了自己竟然不知道,更不知道不同意自己婚事的父亲竟然在暗中保护,一时间羞愧难当,不敢抬头了。

  岳忠说道:怪不得晚生乘舟顺江而下的时候,总看见一些佩刀佩剑,身怀武艺之人一路同行,原来是来这里打探消息。

  金拐龙王道:老夫老了,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但是老夫可不愿看着自己的外孙子被人给害了,你们俩的死活,我可不管,今天老夫要带我这乖外孙走,谁也不许拦着。

  陆夫人道:爹爹,这宇儿可是我们俩的命根子,你带走他,我们俩怎么办?

  金拐龙王道:我外孙伤成这样,你们俩能治好?

  陆俊夫妇听罢,齐摇了摇头,不敢说话。

  那左护法焦礼说道:师父,咱们不如把冯三针冯老前辈请来给小公子看看,或许能给治好。

  金拐龙王摇了摇头,骂道:老子病死毒死也不求那个老不死的,再说老子去求他,以他的脾气也不会帮我。

  陆夫人听完眼睛一亮,问道:父亲,您说的可是那遇病下三针就好的,冯三针冯叔叔?

  金拐龙王点了点头道:就是他。

  陆夫人说道:女儿随你回去,女儿有办法让他给宇儿看病,只要他肯看,宇儿八成就有救了!

  金拐龙王说道:你不回去,老夫也自有办法,这样吧,我带宇儿回去就这么定了。

  陆夫人问道:爹爹,那我们俩呢?

  金拐龙王说道:你俩爱去哪去哪,我也没拦着。意思就是想跟着回盐帮也可以,只是要面子这么说罢了。

  陆俊夫妇一听金拐龙王等于默认了他们的翁婿关系,高兴的齐声说道:谢谢父亲!

  金拐龙王向岳忠问道:岳老弟和郑老弟,如没什么要事,老夫邀请你们去我盐帮一游怎么样?

  岳忠和郑虎臣心中挂念陆天宇的安危,手中也没什么要事要处理,便爽快的答应了,说罢众人便收拾一下,乘坐盐帮两艘大船,逆流而上,向盐帮总舵开去。。。。

御风长歌
御风长歌
侠”的最低境界是什么?金庸先生曾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除暴安良,舍己为人者,也称之为侠!武学的最低境界是什么?学贯古今,没办法称作武学大师!真正的能做到无欲无求,自成一体一派,才是武功的最低境界!少年身怀血海深仇,江山撼动,社稷漂零,能不能力挽狂澜,成年年,如社燕,漂流翰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正值江南梅雨季节,一条小舟顺长江而下,小雨之中小船忽忽悠悠漂流在江面之上,船上坐有主仆二人,这主人年约三旬,衣着鲜丽,长相英俊,特别是两道剑眉,英气逼人,一看就是不同凡响之人,此人乃南宋抗金名将岳飞之玄孙岳忠,当年岳家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满门抄斩,无一幸存,得亏岳飞部将王贵买通狱卒,用自家儿子顶替,才换的岳云之子,悉心养大,后来岳家昭雪,得以出现,被皇帝封为骠骑将军,世代罔替,传至今日已是第四代,这骠骑将军虽是武官,单却是空衔,只拿俸禄,没有军权,所以岳忠每天无所事事,到处游山玩水,但此人有个特殊的爱好,喜好收藏剑,家中有好剑千把,每天拿出来把玩,自己身上这把沁雨,更是一把好剑,岳忠每天带在身上,睡觉也如此,不舍解下,岳忠如此爱剑,江湖上都戏称他剑痴,每每有人这样叫他,他都是微微一笑,也不恼怒。此番主仆二人顺江而下,一来为了游山玩水,二来也是看看能否遇到好剑,这一日驾小舟也不急于赶路,慢慢漂流于江面之上,天空下起毛毛细雨,岳忠顿时酒性大发,命书童露儿,摆上几个酒菜,小酌几杯,岳忠问露儿道:露儿,此番下江南能否寻得好剑?这书童露儿甚是机灵,满脸堆笑的答道:老爷放心,这次定能寻得好剑,我去京郊大相国寺寻了上签.岳忠一听,哈哈大笑:你这小儿净会讨我开心,若真是寻得好剑,回去给你寻门亲事。这露儿一听大喜道:谢谢老爷!这主仆二人说话间,雨越下越大,岳忠急忙命船夫将船慢慢靠向岸边,刚下好锚停下时,隐约听见前面树林传来嘿哈和野兽嚎叫之声,岳忠暗道,不会是有野兽伤人之事吧,当即跳下船来,奔向声音发出之处岳忠疾步冲去,怕有野兽伤人,好拔剑相救,声音越来越近,是树林里面一个洼地传来的,岳忠刚准备持剑跳下,却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洼地之中,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头扎冲天揪,身穿青布衣,手持一柄小铁叉,与一头健壮的黑野猪缠斗在一起,小孩身上的青布衣已经被野猪的獠牙刺破几个洞,但是手拿钢叉,挡,刺,扫,招式有板有眼,并不处下风,倒是把这个野猪急的团团转。岳忠一看这小孩暂时并无危险,于是双手抱肩站在洼地上看了起来,这小孩与野猪缠斗的同时看到岳忠站在洼地上看,也不下来施救,并不激恼,也不呼救,像岳忠不存在一样,就再这时,野猪向小孩急冲过来,小孩,就地一滚,还是被獠牙划破一处衣服,有些狼狈,野猪奔过以后,还来不及回头,小孩一叉向它刺去,正中臀部,呼啦挑下一片猪皮来,岳忠见小孩还不向他求救,便问道:嘿,小孩,我来救你吧?小孩像没听见一样,举叉护在胸前,这时岳忠才注意到小孩拿的这柄铁叉,这铁叉比成人用的要小,像是专门为这小孩制作的,叉头黝黑发亮,实属上等的黑铁打制而成,真是把好叉,此人家里肯定有上好兵器,此时,那野猪被刺下一块皮来,好生恼怒,不断用后蹄刨着地下的土,接着又猛冲了上去,小孩见野猪冲了上来,并不害怕,前蹲后弓,举叉向野猪眼睛刺去,不了这次野猪长了个心眼,快碰到叉子的时候,头一低,獠牙一下吧铁叉扫飞了,小孩手一抖,侧身向一边滚去,岳忠心想这下不好,这小孩要有麻烦了,刚要冲下去相救,不料,小孩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套子一拔,握在手中,岳忠顿时眼前一亮,此匕首与一般匕首并无两样,只是剑身发出幽幽的青蓝色,和自己的沁雨一样,很少有剑有这样的青蓝色,必是一把好兵器,此时岳忠怕小孩有危险,大声喊道:小儿,还不求救?不料这小孩,依旧看也不看他,手拿匕首对持着野猪,这下弄得岳忠好生尴尬,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于是便继续看着他俩相斗,但已是手握剑柄,准备随时相救。那野猪与小孩对持了许久,终于憋不住冲了上来,小孩左挪右闪,轻巧的化解了,待那野猪有些疲累,喘息之时,小孩大喝一声,跳到野猪的背上去了,左手撕住鬃毛,右手匕首一下插进野猪的眼里,那野猪哪里受得了这般疼痛,疯了似的打起滚来,小孩被它摔在地上,一时半会也没爬起来,岳忠怕小孩受伤,一个箭步冲下洼地,拔剑而上,沁雨一出,寒光暴涨,野猪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削下头颅,手起剑落一气呵成,真是好功夫好剑!岳忠并没有急于收剑而是从身上拿出一块丝巾,仔细的抹去剑身上的血迹,嘴里还念叨:哎呀,我的沁雨,满脸心疼的样子,此时,只听有人大喝一声:你是何人,为何在我的地盘上,打我的猎物?岳忠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斗猪的小孩,笑道:小儿,我救了你一命,你倒怪罪起我来了,还不给我磕头谢我救命之恩小孩怒道:要不是你多管闲事,这野猪早晚死于我的叉下!说完,拿起猪头把插在猪眼上的匕首慢慢拔了出来,用自己的袖口慢慢擦拭着血迹,岳忠看见这匕首身上赫然刻着小雨两个字,想这沁雨小雨名字相近,剑身又都发出青蓝之光,必不是巧合,便问道:小儿,你的匕首从何而来,为何刻着小雨两字?小孩擦拭完匕首,放回怀里,把猪头捡起来放于身后竹篓,曼斯条理的回答道:你是不是坏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然后去拖剩下的猪身,无奈年龄小气力也小,怎能拖动两三百斤重的野猪,拖了几下,猪身纹丝不动,累的小孩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岳忠见状笑:小孩,我刚才抢了你的猎物,是我的不对,反正我也饿了,我帮你把猪身运回家去,你管我一顿饭,算是我给你赔礼了,怎么样?小孩听完后眼睛一亮,问道:真的?那万一你要是坏人怎么办?岳忠笑道:我不是坏人,再说不是还有你的父母在家嘛!好吧,我相信你了,跟我走吧!小孩说道这时候书童露儿赶到了,说道:老爷,快上船吧,天黑赶不到下一个客栈了.岳忠说道:你与船家在船上等我,我办完事自然会回来。说罢双手轻轻一提,三百多斤重的野猪便被他抓在手中,小孩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问道:大个子,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岳忠笑着回答道:小儿,听说过武功吗?听我父亲讲过,会武功的人跑的很快,也有很大的力气小孩答道岳忠笑道:是啊,我这就是武功,对了,小孩,你叫什么?小孩说:我叫陆天宇!岳忠笑道:名字不赖!比我的好听。陆天宇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啊,大个子?岳忠道:姓岳,单名一个忠字。小孩摇了摇头:是不大好听,可是抗金大英雄岳飞也姓岳啊岳忠笑道:小小年纪,还知道岳将军,厉害!陆天宇道:那是大英雄三岁小孩都知道,你休要笑话我,我长大以后也要做岳将军那样的英雄!岳忠心道孩子真是天真无邪,他哪知道现在的世道最容不下的就是先祖岳飞那样的人,谁人不想精忠报国,谁人不想驱除鞑虏,光复中华,可现在的朝廷如此的黑暗,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哎,罢了罢了,不想也罢说话间,来到了一处草堂前面,此草堂莅临江边,后傍青山就此一户,真是美煞旁人!走近一看,草堂上悬挂着一块木匾,上书:铸草堂下方一副对联,上联是:铸得三两好剑下联写背得一身正气让人肃然起敬,却又诧异为啥叫铸剑堂娘亲,父亲,我回来了,看看我带回什么来了?陆天宇向屋里兴高采烈的喊道屋里人听到喊声,笑着答应着出来,门一推开,出来一个手拿折扇,身穿白布净衣,相貌白皙的书生,说道:宇儿,又去哪里疯癫去了,才回家来?陆天宇答道:爹爹,我自己打了一头野猪。书生看到野猪,和孩子身上的破洞,关心道:没让野猪伤到你吧?陆天宇得意道:爹爹我没事,我用小雨刺进了它眼睛,把它杀了!今晚煮猪汤给你喝娘亲喝。书生问道:这位朋友是?陆天宇道:路上认识的,他帮我杀野猪,他的那把剑老快了!书生目光转到岳忠腰间挎着的沁雨剑,突然脸色大变,把陆天宇拉到一边,大喝一声:恁贼!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