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御风长歌

第九章 白莲圣教

发表时间:2020-09-17 00:16:49

  焦礼焦赞齐声喊道:舵手听令,加速前进。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大船的速度已经是开始的一倍了,后面的船依旧紧追不舍,紧紧跟在盐帮的大船后面,而且不时会有打探的小船不断的从盐帮的


推荐指数:★★★★★
>>《御风长歌》在线阅读>>

《第九章 白莲圣教》精选:

  焦礼焦赞齐声喊道:舵手听令,加速前进。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大船的速度已经是开始的一倍了,后面的船依旧紧追不舍,紧紧跟在盐帮的大船后面,而且不时会有打探的小船不断的从盐帮的船前面疾驰而过,丝毫不把盐帮的大船放在眼里,金拐龙王郭啸海看在眼里,哼哼的冷笑了一声说道:放慢速度,让老夫会会这帮人。

  众舵手听令,慢慢放缓了速度,那些小船也慢慢的越靠越近,郭啸海问道焦礼焦赞:后面所跟随之人,都有哪些有名有姓的?

  左护法焦礼说道:禀告帮主,这三十余艘船上之人,大约有一半徒儿认识,平日与咱们盐帮都多多少少有些来往,师父请看,最前面那艘船上身穿白衣,手拿折扇便是三笑书生蓝天和,后面那船上站立三人师父应该认识,乃是浙东三虎,齐虎齐彪,齐豹三兄弟,还有福州宁和镖局的镖头蔡横,剩下其他徒儿叫不上名字来的也都是江湖中人。

  金拐龙王听完嗯了一声,说道:你们把最重要的一个人落下了,你看那是谁?说罢指向最东南角上的一艘小渔船,小渔船上坐着一位老者,头发和胡子全白了,身穿蓑衣,手持一杆细长的鱼竿似乎正在江中垂钓。

  焦礼焦赞看罢齐声叫道:白莲圣教四大执事之一,跛脚渔翁郝大成!众人听见焦礼焦赞对一个钓鱼老头惊呼,便一起看向那个跛脚渔翁,只见他独自乘坐一艘乌棚小船,手拿一根乌黑发亮的鱼竿,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成,上面既没有鱼线也没有鱼钩,甚是奇怪,湍急的水流撞得小船左右来回的晃动,而这跛脚渔翁身子却一动也不动,手拿鱼竿的手抖也不抖一下,一看武功便高深莫测,众人一时间看这老翁忘记了说话,大船上一片寂静。

  这时金拐龙王打破了沉默说道:这白莲圣教分为两派,一派在庐山东林寺,另一派在淀山湖白莲堂,这庐山东林寺一派乃是正宗的佛教净土宗的传人,整日吃斋念佛,潜心修行,乃是武林正宗,而以示晓法师与志磐法师为首的莲社六祖更是享誉武林的高僧,而另一派白莲堂却鱼龙混杂,广纳帮众,想要推翻当今朝廷,其教主无生老母武功精绝,但是每年八月十五都会用童男童女修炼来增进自己的武功,所以淀山湖白莲堂也被大家称为白莲魔教,这无生老母手下有四大执事,个个都是武功超群之人,钓鱼这位老者便是其中之一,白莲教推崇慧远法师为本门祖师,慧远祖师圆寂以后身体凝化成三十六颗金刚舍利子,这金刚舍利子乃是武林至宝,乃是慧远法师百年修为凝化而成,更是本门正宗的象征,几十年来两派为了争夺这金刚舍利,大打出手,互为敌人。这淀山湖远在昆山,乃长江下游,竟然也知道了千里江山图的事情,如果淀山湖白莲堂也插手了,这件事就麻烦大了!

  说罢皱起了眉头,此时陆俊说道:岳父大人,小婿十几年来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自己的家世与经历,包括静儿妹妹在内,而今天这许多人气势汹汹而来,他们从何而知,小婿已经糊涂了。

  岳忠道:陆兄是不是对那偷剑的富春说过自己的家世,被他泄露出去,导致江湖人人皆知?

  陆俊说道:在下连自己的妻子都没说过,何况一个普通朋友?

  金拐龙王说道:此事必有蹊跷,待回到自贡老家,慢慢查个明白。

  金拐龙王话音未落,只听屋内传出嘤的一声哭叫声,像是陆天宇醒了,众人忙疾步进到里舱内查探情况。

  只见陆天宇自己躺在船上,已经醒了,两眼哭的像个泪人似的,陆夫人奔上前去一把搂在怀里,低声安慰道:宇儿别怕,娘亲和爹爹在呢

  陆天宇一看母亲来了,一把抱住哭道:娘亲爹爹,我被那大蛇吃了,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好害怕呀

  !

  陆夫人安慰道:莫害怕了,你是被那大蛇吃了,却被你岳叔叔和郑叔叔给救回来了,说罢一边拍打着陆天宇的后背。

  这陆天宇小小年纪却很懂事,回头向岳忠和郑虎臣说道:感谢两位叔叔救我一命,以后侄儿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郑虎臣哈哈一笑说道:你这小子净会捡那好听的说给洒家听,洒家日后还要教你错拳,哪会让你现在就死,哈哈!

  这时金拐龙王一把抱住陆天宇,摸着他圆嘟嘟的小脸轻声道:我的乖外孙,可想死外公了!

  陆天宇并没有见过金拐龙王,被他的举动吓呆了,转脸问陆夫人道:娘亲,他是?

  陆夫人忙说道:宇儿,他是你外公啊,娘亲的父亲,娘亲和你说过啊!

  陆天宇仔细的端详了眼前这位长眉毛长胡须的老头,呆呆的叫道:外公,外公

  金拐龙王听罢高兴的笑道:好外孙好外孙。用手不断摸着陆天宇的头。说道:看来这冰蟾雪莲续命丸药效极佳,宇儿的病暂时没有大碍,等回到咱们盐帮总舵再慢慢疗养。

  这时的船速越来越慢,一众跟在后面的小船都来到了盐帮大船的左右,相隔不到十丈,船队中有些互相认识的江湖中人也互相寒暄打起了招呼,更有甚者在船头摆上了酒菜,推杯换盏了起来,这些岳忠等人在大船船舱里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时金拐龙王问陆天宇道:乖外孙,外公带你去船舱外面玩玩,可好?

  陆天宇道:太好了外公,这里憋死我了,我想出去看看。

  金拐龙王听罢,一把抱起陆天宇,向众人说道:咱们出去会会这些江湖中的朋友,说罢大踏步走出舱去

御风长歌
御风长歌
侠”的最低境界是什么?金庸先生曾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除暴安良,舍己为人者,也称之为侠!武学的最低境界是什么?学贯古今,没办法称作武学大师!真正的能做到无欲无求,自成一体一派,才是武功的最低境界!少年身怀血海深仇,江山撼动,社稷漂零,能不能力挽狂澜,成年年,如社燕,漂流翰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正值江南梅雨季节,一条小舟顺长江而下,小雨之中小船忽忽悠悠漂流在江面之上,船上坐有主仆二人,这主人年约三旬,衣着鲜丽,长相英俊,特别是两道剑眉,英气逼人,一看就是不同凡响之人,此人乃南宋抗金名将岳飞之玄孙岳忠,当年岳家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满门抄斩,无一幸存,得亏岳飞部将王贵买通狱卒,用自家儿子顶替,才换的岳云之子,悉心养大,后来岳家昭雪,得以出现,被皇帝封为骠骑将军,世代罔替,传至今日已是第四代,这骠骑将军虽是武官,单却是空衔,只拿俸禄,没有军权,所以岳忠每天无所事事,到处游山玩水,但此人有个特殊的爱好,喜好收藏剑,家中有好剑千把,每天拿出来把玩,自己身上这把沁雨,更是一把好剑,岳忠每天带在身上,睡觉也如此,不舍解下,岳忠如此爱剑,江湖上都戏称他剑痴,每每有人这样叫他,他都是微微一笑,也不恼怒。此番主仆二人顺江而下,一来为了游山玩水,二来也是看看能否遇到好剑,这一日驾小舟也不急于赶路,慢慢漂流于江面之上,天空下起毛毛细雨,岳忠顿时酒性大发,命书童露儿,摆上几个酒菜,小酌几杯,岳忠问露儿道:露儿,此番下江南能否寻得好剑?这书童露儿甚是机灵,满脸堆笑的答道:老爷放心,这次定能寻得好剑,我去京郊大相国寺寻了上签.岳忠一听,哈哈大笑:你这小儿净会讨我开心,若真是寻得好剑,回去给你寻门亲事。这露儿一听大喜道:谢谢老爷!这主仆二人说话间,雨越下越大,岳忠急忙命船夫将船慢慢靠向岸边,刚下好锚停下时,隐约听见前面树林传来嘿哈和野兽嚎叫之声,岳忠暗道,不会是有野兽伤人之事吧,当即跳下船来,奔向声音发出之处岳忠疾步冲去,怕有野兽伤人,好拔剑相救,声音越来越近,是树林里面一个洼地传来的,岳忠刚准备持剑跳下,却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洼地之中,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头扎冲天揪,身穿青布衣,手持一柄小铁叉,与一头健壮的黑野猪缠斗在一起,小孩身上的青布衣已经被野猪的獠牙刺破几个洞,但是手拿钢叉,挡,刺,扫,招式有板有眼,并不处下风,倒是把这个野猪急的团团转。岳忠一看这小孩暂时并无危险,于是双手抱肩站在洼地上看了起来,这小孩与野猪缠斗的同时看到岳忠站在洼地上看,也不下来施救,并不激恼,也不呼救,像岳忠不存在一样,就再这时,野猪向小孩急冲过来,小孩,就地一滚,还是被獠牙划破一处衣服,有些狼狈,野猪奔过以后,还来不及回头,小孩一叉向它刺去,正中臀部,呼啦挑下一片猪皮来,岳忠见小孩还不向他求救,便问道:嘿,小孩,我来救你吧?小孩像没听见一样,举叉护在胸前,这时岳忠才注意到小孩拿的这柄铁叉,这铁叉比成人用的要小,像是专门为这小孩制作的,叉头黝黑发亮,实属上等的黑铁打制而成,真是把好叉,此人家里肯定有上好兵器,此时,那野猪被刺下一块皮来,好生恼怒,不断用后蹄刨着地下的土,接着又猛冲了上去,小孩见野猪冲了上来,并不害怕,前蹲后弓,举叉向野猪眼睛刺去,不了这次野猪长了个心眼,快碰到叉子的时候,头一低,獠牙一下吧铁叉扫飞了,小孩手一抖,侧身向一边滚去,岳忠心想这下不好,这小孩要有麻烦了,刚要冲下去相救,不料,小孩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套子一拔,握在手中,岳忠顿时眼前一亮,此匕首与一般匕首并无两样,只是剑身发出幽幽的青蓝色,和自己的沁雨一样,很少有剑有这样的青蓝色,必是一把好兵器,此时岳忠怕小孩有危险,大声喊道:小儿,还不求救?不料这小孩,依旧看也不看他,手拿匕首对持着野猪,这下弄得岳忠好生尴尬,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于是便继续看着他俩相斗,但已是手握剑柄,准备随时相救。那野猪与小孩对持了许久,终于憋不住冲了上来,小孩左挪右闪,轻巧的化解了,待那野猪有些疲累,喘息之时,小孩大喝一声,跳到野猪的背上去了,左手撕住鬃毛,右手匕首一下插进野猪的眼里,那野猪哪里受得了这般疼痛,疯了似的打起滚来,小孩被它摔在地上,一时半会也没爬起来,岳忠怕小孩受伤,一个箭步冲下洼地,拔剑而上,沁雨一出,寒光暴涨,野猪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削下头颅,手起剑落一气呵成,真是好功夫好剑!岳忠并没有急于收剑而是从身上拿出一块丝巾,仔细的抹去剑身上的血迹,嘴里还念叨:哎呀,我的沁雨,满脸心疼的样子,此时,只听有人大喝一声:你是何人,为何在我的地盘上,打我的猎物?岳忠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斗猪的小孩,笑道:小儿,我救了你一命,你倒怪罪起我来了,还不给我磕头谢我救命之恩小孩怒道:要不是你多管闲事,这野猪早晚死于我的叉下!说完,拿起猪头把插在猪眼上的匕首慢慢拔了出来,用自己的袖口慢慢擦拭着血迹,岳忠看见这匕首身上赫然刻着小雨两个字,想这沁雨小雨名字相近,剑身又都发出青蓝之光,必不是巧合,便问道:小儿,你的匕首从何而来,为何刻着小雨两字?小孩擦拭完匕首,放回怀里,把猪头捡起来放于身后竹篓,曼斯条理的回答道:你是不是坏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然后去拖剩下的猪身,无奈年龄小气力也小,怎能拖动两三百斤重的野猪,拖了几下,猪身纹丝不动,累的小孩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岳忠见状笑:小孩,我刚才抢了你的猎物,是我的不对,反正我也饿了,我帮你把猪身运回家去,你管我一顿饭,算是我给你赔礼了,怎么样?小孩听完后眼睛一亮,问道:真的?那万一你要是坏人怎么办?岳忠笑道:我不是坏人,再说不是还有你的父母在家嘛!好吧,我相信你了,跟我走吧!小孩说道这时候书童露儿赶到了,说道:老爷,快上船吧,天黑赶不到下一个客栈了.岳忠说道:你与船家在船上等我,我办完事自然会回来。说罢双手轻轻一提,三百多斤重的野猪便被他抓在手中,小孩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问道:大个子,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岳忠笑着回答道:小儿,听说过武功吗?听我父亲讲过,会武功的人跑的很快,也有很大的力气小孩答道岳忠笑道:是啊,我这就是武功,对了,小孩,你叫什么?小孩说:我叫陆天宇!岳忠笑道:名字不赖!比我的好听。陆天宇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啊,大个子?岳忠道:姓岳,单名一个忠字。小孩摇了摇头:是不大好听,可是抗金大英雄岳飞也姓岳啊岳忠笑道:小小年纪,还知道岳将军,厉害!陆天宇道:那是大英雄三岁小孩都知道,你休要笑话我,我长大以后也要做岳将军那样的英雄!岳忠心道孩子真是天真无邪,他哪知道现在的世道最容不下的就是先祖岳飞那样的人,谁人不想精忠报国,谁人不想驱除鞑虏,光复中华,可现在的朝廷如此的黑暗,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哎,罢了罢了,不想也罢说话间,来到了一处草堂前面,此草堂莅临江边,后傍青山就此一户,真是美煞旁人!走近一看,草堂上悬挂着一块木匾,上书:铸草堂下方一副对联,上联是:铸得三两好剑下联写背得一身正气让人肃然起敬,却又诧异为啥叫铸剑堂娘亲,父亲,我回来了,看看我带回什么来了?陆天宇向屋里兴高采烈的喊道屋里人听到喊声,笑着答应着出来,门一推开,出来一个手拿折扇,身穿白布净衣,相貌白皙的书生,说道:宇儿,又去哪里疯癫去了,才回家来?陆天宇答道:爹爹,我自己打了一头野猪。书生看到野猪,和孩子身上的破洞,关心道:没让野猪伤到你吧?陆天宇得意道:爹爹我没事,我用小雨刺进了它眼睛,把它杀了!今晚煮猪汤给你喝娘亲喝。书生问道:这位朋友是?陆天宇道:路上认识的,他帮我杀野猪,他的那把剑老快了!书生目光转到岳忠腰间挎着的沁雨剑,突然脸色大变,把陆天宇拉到一边,大喝一声:恁贼!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