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皇后难为

《皇后难为》第5章

发表时间:2020-09-17 05:17:29

云岚风痕延夜小说名字叫作《皇后为难》,提供更多云岚风痕延夜小说叫什么,云岚风痕延夜小说结局是什么。皇后为难小说云岚风痕延夜摘选:云岚相临的椅子上,手把玩着云岚修长的十指,看上来无限疼爱眼前的女子。云岚任凭风痕延夜把…


推荐指数:★★★★★
>>《皇后难为》在线阅读>>

《《皇后难为》第5章》精选:

云岚风痕延夜小说名字叫做《皇后难为》,这里提供云岚风痕延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皇后难为小说精选:“老奴不知,只知道大小姐说二小姐你出去散散心,怕是不想嫁给太子逃婚。”风痕延夜听了张管家的话后,剑眉微挑。这丫头居然起了逃婚之意,还真是不安分a不过,兜兜转转你还是回到了本宫手中,这点本宫便不与你追究了。风痕延夜坐在云岚相邻的椅子上,把玩着云岚纤长的十指,看上去无限宠爱眼前的女子。云岚任由风痕延夜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她现在需要风痕延夜这种看似宠爱的动作。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达到她的目的。云岚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的张管家,…

“老奴不知,只知道大小姐说二小姐你出去散散心,怕是不想嫁给太子逃婚。”

风痕延夜听了张管家的话后,剑眉微挑。这丫头居然起了逃婚之意,还真是不安分a不过,兜兜转转你还是回到了本宫手中,这点本宫便不与你追究了。

风痕延夜坐在云岚相邻的椅子上,把玩着云岚纤长的十指,看上去无限宠爱眼前的女子。

云岚任由风痕延夜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她现在需要风痕延夜这种看似宠爱的动作。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达到她的目的。

云岚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的张管家,既然她得了这具身体,也算欠了原主人的一个情分,向来恩仇必报的云岚怎能放过她的大姐呢;“我还真要感谢大姐。”淡淡的话语停顿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渐渐浓烈;“如若没有她,我想我早就被贾府的老爷欺辱了百次,现在或许已经是一具尸体,但也是因为我这位大姐,才让我遇见了太子殿下呢。”

云岚的话说的极为明白,张管家不是傻子自然能听懂话中的意思,但是他始终有些怀疑云岚的话,大小姐向来文静,怎会做出那种事情,而且她们姐妹二人感情还是不错的。

“张管家如若不信的话,可以到泗阳打听一下,贾府老爷死亡的真相,就知道岚儿说谎与否。”

“混账,既然如此对待手足。”啪的一声,茶杯摔在了地上。此时的风痕延夜一脸愤怒,站起身将云岚抱在怀中,双眼中透着杀意看着已经跪在地上的张管家;“这件事情最好给本宫一个交代。”

张管家看风痕延夜是真的怒了,战战赫赫的跪在地上磕着头,并保证一定回与相爷一五一十的禀告此时,叫相爷查清事情的原委。

张管家退出了书房,书房中只剩下风痕延夜还有他怀中的云岚。

淡淡的香气从云岚的身上散发开来,风痕延夜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准备吻上那一抹诱人的芳香,但却被云岚快速的闪开。

“你是本宫的妃子,有何不可。”风痕延夜双手抱着肩膀,俊美的容颜透着邪魅,看着面前闪身离开坐在椅子上的云岚,几步跨上前准备再次袭击。

就算她是云岚,她也不是这一世宰相二小姐云岚,抬起头,眼中充斥着讥讽的笑意,声音有着令风痕延夜不爽的疏远之意;“我只是你的明卫而已。”

“你是宰相府二小姐,本宫的太子妃云岚。”风痕延夜来到云岚身边,巨大的身影罩住了云岚较小的身躯,看着面前满眼讥讽的女子,风痕延夜纠正着云岚的话。

“请太子殿下回到我几个问题。”坐在椅子上的云岚站起身,一袭红衣妖娆与一袭紫衣霸气形成了对比,淡淡的开口说道;“第一,宰相府二小姐怎会出现在泗阳城。第二,宰相府的二小姐为何会出现在湖泊中,第三我,云岚怎会活着出现在你面前。”

云岚看似三个不像问题的问题让风痕延夜剑眉紧皱着,望着眼前毫无慌意与恐惧的女子,他能从云岚的内心中感受到愤怒与淡然,这两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究竟从何而生。

“我来回答你,第一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被她姐姐陷害,婚嫁之前送到了泗阳城贾府老爷的新房。第二,宰相府二小姐在新婚当晚服毒自杀,而我便进入了她的身体,代替她活了下来。第三,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面前,想必你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还用我继续说下去吗?”

风痕延夜是个明白人,虽然云岚的这一席话在寻常人看来是疯言疯语,但是风痕延夜曾经调查过未来太子妃的底细,柔弱到一只手就可以掐死的女人,是不可能以如今这种气势和他说话。何况,印记的感受真实的感觉到了面前这女人心中的想法。

“好像明白一些,不过,你只要是云岚,便是本宫的妃子,何况你的处子之身以归我所有,试问你还想逃到何处。”话语说的暧昧至极,风痕延夜俊美的脸庞充斥着邪魅的笑意,舌尖轻舔着嘴角,似乎在宣告那一夜的味道如何的甜美。

云岚甚至面前这男人一定没往好处想,不过,处子之身算得了什么;“不就是一层膜吗,何况云岚已死,我影云杀手云岚既然宣誓了便是你风痕延夜的明卫。”直到印记解除为止,这话云岚没有说出口,她知道风痕延夜对于他依旧是个危险的存在。

不就是一层膜……听到云岚这话,风痕延夜险些不敢相信面前的人儿是个女子,初夜对于女子来说比性命还要珍贵,也只能说他看上的小妖精不是寻常的女子。

“本宫和好奇,你这只小妖精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风痕延夜再一次将云岚紧紧的束缚在怀中,大手不安分的游荡在云岚的全身,摸着那玲珑的身材,腹中一阵**之火燃烧了起来。

被束缚在怀中的云岚嘴角牵扯的笑意令人发寒,不过对于风痕延夜,这种令人感到阴寒的笑意是没有作用的,双唇之间呼出的温热气息拍打着云岚的敏感发根,风痕延夜的双唇不安分的舔舐着她的耳垂;“迷人的小妖精。”

“有没有人告诉你,我来自地狱——修罗地狱。”抬起脚,云岚狠狠的踩在了风痕延夜的鞋上,顿时白色的靴子出现了黑色鞋印。偷袭成功的云岚一抹胜利的浮现在嘴角,眼神中有着幸灾乐祸的意味,看了一眼风痕延夜,转身便离开了书房。

月色柔和,淡淡的笑意挂在嘴角,俊美邪魅的面容令人感到窒息,风痕延夜倚在门边,望着夜空中的圆月,那一抹淡淡的柔和月色中透着春意。

这是云岚来到太子府的第一个夜晚,但是心中却莫名其妙的有着归属感,不过,云岚心里明白,这一切只不过是风痕延夜印记捣鬼。

算了,印记既然已经结成了,现在再去多想徒增烦恼。进入房内,环视着屋子内四周的摆设,这是风痕延夜为她安排的屋子,临近风痕延夜的房间,以防止出了什么危险的事情,她能第一时间到达现场。

但凭风痕延夜的身手,恐怕也用不上她。云岚走向大床,准备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睡眠对于她这样子的人来说很重要,或许别的杀手可以不眠不休几个晚上,但是她不同,只要有多余的时间,必须要休息。

灯罩照在夜明珠上,淡淡的荧光依旧照遍整个屋子,这种气氛起到了一种催眠的作用,云岚脱衣躺在大床上,可此时,从房顶上传来的声音触动了她感知范围,虽然说这声音极其微弱,但是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深更半夜飞檐走壁,何况是在戒备森严的太子府,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人。慢慢坐起身,云岚静听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不一会,只听见砰砰磅磅的声音,果真如她所料。

“本宫看来十分值钱呢。”一袭白色长衫,风痕延夜松散的头发飘逸在月色之下,俊美的面容中透着淡淡的杀意,看着面前四个黑衣蒙面男子,说不准又是他哪个可爱的弟弟的杰作。

“太子殿下的性命当然值钱,否则咱们哥四个也不会拼死挣这笔亡命钱了,上~。”四个黑衣蒙面人手中的利刃泛着寒冷的光芒,淬了毒药的剑锋直指风痕延夜所在,四人将风痕延夜团团围在中间,企图予以致命一击。

黑衣蒙面人知道,这里是太子府,戒备森严,如若不是里应外合他们不可能潜入到太子的书房,所以必须抓紧分秒,以至于防止援兵到来。

“杀。”命令一下,四人一齐举起手中的锋刃,招式极快极为阴毒的逼向风痕延夜。

而身着长衫,手持一般长剑的风痕延夜腹背受敌,抵挡了面前黑衣人的招式转身便抵挡身后黑衣人的阴招。

一来二去,虽然风痕延夜毫发未伤,但是大幅度的动作**了他背后的伤口,伤口处留着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一袭白衫。

皇后难为
皇后难为
《皇后为难》写的一本异能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云岚,侍卫,风痕延夜,本宫,酒盏之间的故事。皇后为难评论交流微信在线免费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