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皇后难为

《皇后难为》第3章 疗伤

发表时间:2020-09-17 05:17:29

云岚本宫小说名字叫作《皇后为难》,提供更多云岚本宫小说书名,云岚本宫小说在哪看。皇后为难小说云岚本宫摘选:云岚的身体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适才那一连串的动作消耗掉了她过多的替体力,视线冰冷的扭过望着的一脸…


推荐指数:★★★★★
>>《皇后难为》在线阅读>>

《《皇后难为》第3章 疗伤》精选:

云岚本宫小说名字叫做《皇后难为》,这里提供云岚本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皇后难为小说精选:云岚的身体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方才那一连串的动作消耗了她太多的替体力,视线冰冷的转过看着同样一脸诧异的风痕延夜,闭上双眼清冷的声音若有若无的说道;“你欠我一条命。”虽然声音极小,但是她知道,那男人可以听见。妈的~该死的男人。感受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云岚皱着眉毛,心中忍不住的暗骂着风痕延夜。不一会,风痕延夜的援兵赶到了,清扫了黑衣男子的尸体,随行的大夫为风痕延夜包扎着了伤口,但是碍于太子殿下怀中的女人,大夫始终无法…

云岚的身体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方才那一连串的动作消耗了她太多的替体力,视线冰冷的转过看着同样一脸诧异的风痕延夜,闭上双眼清冷的声音若有若无的说道;“你欠我一条命。”虽然声音极小,但是她知道,那男人可以听见。

妈的~该死的男人。感受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云岚皱着眉毛,心中忍不住的暗骂着风痕延夜。

不一会,风痕延夜的援兵赶到了,清扫了黑衣男子的尸体,随行的大夫为风痕延夜包扎着了伤口,但是碍于太子殿下怀中的女人,大夫始终无法将绷带缠好。

“太子殿下,可否先将这位姑娘放下来,老夫好给太子殿下治伤。”一袭灰衣的老者不敢直视风痕延夜怀中的女人,看着风痕延夜后背的伤口还留着血,语气中不免有些着急。

“就这样包扎吧。”上身赤裸的风痕延夜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云岚,任由大夫在背后清理伤口血迹。低头看着怀中熟睡的女子,虽然盖着他的长衫,但依旧罩不住那曼妙诱人的身躯,风痕延夜俯下身轻吻着云岚的额头,眼中的笑意更深,这么好的宠物若果放生,岂不是太可惜了。

不理会大夫正在为他处理伤口,风痕延夜起身抱着云岚朝着马车内走去。

“太子,你的伤口还没处理呢,太子殿下!!!。”

风痕延夜一行队伍草草的整理下装备,便离开了密林,走向回往京城的大路上,因下过雨泥泞的道路不免有些颠簸。

摇摇晃晃的马车内云岚缓缓地睁开双眼,嗅着空气中淡淡的湿气,起身坐了起来。揉着发胀疼痛的头部,回想着发生的一切。

猛地!感受到身后温热气息之时,云岚站起身,回身就是一脚朝着身后的风痕延夜踹了过去。

只听碰!的一声,云岚的一击回旋踢被风痕延夜躲开,踹在了马车的木板上,只见原本完好无损的马车此时破了个大洞。而把手在马车外的侍卫也被着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

马车之内,云岚俯视着坐在眼前的男子,一袭黑衣带着几分邪魅的笑意令她不爽,回想起那日的事情,心中不免气氛,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抄起身边的果盘扔向风痕延夜,而她自己则反身准备跳下马车,离开风痕延夜面前。

不能杀他还不能离开吗,看见这男人就令她烦躁无比,当云岚准备跳下马车之时,风痕延夜快速的起身从身后环抱住了这个打算逃走的女子。

“本宫的宠物,打算逃走吗?”声音中透着邪魅,风痕延夜抱住云岚的手不安分的游走在她全身,从口中吹出温热的风再一次刺激着云岚敏感的发根;“主人饿了,怎么办。”

“这么办好吗?”回过身,云岚笑的极致妖娆,看着面前的男子,抬起膝盖猛地撞向男性脆弱的地方。这玩意他有自己可没有,疼痛的也只有面前这男人而已。

不过,风痕延夜早就预料到云岚的意向,身子向后退了几步,连带着怀中的女子也跟着他的脚步移动,一翻身,风痕延夜再一次将云岚压在身下。

“你似乎很喜欢本宫在上面。”风痕延夜邪魅的笑容令云岚杀气直冒,他就爱看身下的女人生气时候的可爱样子,有趣的很;“你还没告诉本宫你叫什么名字。”伸出手轻抚着云岚的双颊,从那双满是杀意的眸子中风痕延夜知道这女人并不简单,单从她毫无恐惧的杀了黑衣人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女人一旦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自己便再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将她压在身下。

身为杀手的云岚自认为可以冷静的面对一切,但是她今天完全脱离了杀手应该有的冷静,从没有一个人能令她这么烦躁过,为了自己着想不能杀死这男人,但是却被他如老鼠一般玩弄在鼓掌之间。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双眼一眯,云岚眸子中透着杀意与怒气。

风痕延夜听到云岚的话思考了好一阵,之后将视线从新落在云岚的脸上,无害的笑意充斥着满眼;“可是,本宫要是死了,你也会死的。算来算去你是出于自卫,救命恩人这一说不成立。”淡淡的笑意浮现在嘴角,风痕延夜依旧压在云岚的身上,低下身便又是一吻偷袭成功,望着身下女子眼中的浓郁杀意,嘴角的笑意更甚。

呼出一口气,云岚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她一定把这男人的嘴缝起来。云岚后悔的肠子都清了,当初直接让黑衣人砍死他多好,以至于现在落得个如此的下场,

隐忍着眼中的怒气与杀意,压低声音,云岚双眼对双风痕延夜那双玩味十足的狐狸眼睛;“你想怎么做。”

“你叫什么。”风痕延夜感觉到身下的女子有种妥协的意味,但他明白想让这女人服输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自己能如此的对待她,完全是因为合欢散的副作用,要想将他擒住束缚在身边,必须得到她的承诺方可。

“云岚。”闭上双眼不再看眼前惹人讨厌的男子,云岚知道接下来一定是一些没营养的问题。

果真如云岚所料,接下来的问题不是你家住在何处,就是你来京城干什么,亦或者其他,而云岚给出的答案纷纷是不知道。

“不知道啊,好可怜。这样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宫的侍妾,本宫会好好善待你的,如何?”看着云岚表情上的变化,风痕延夜眼中的玩味更浓。

“我们堂堂正正的比一场,输了我心甘情愿跟在你身边,但不是做侍妾。”隐忍着怒意,云岚退一万步的提出了条件。

“哦?不做侍妾,那你要做本宫的太子妃,这个提议也不错,太子妃之位一直空着,正巧了本宫也不用迎娶别的女人倒省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风痕延夜无所谓的笑道,太子妃之位本应该是宰相府二小姐,如今那位内定太子妃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整合了他得意,本是出宫躲清闲的他没想到遇到了这么有意思的猎物。

云岚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男子,已经有N次冲动想把他秒杀,压抑着心中的怒气,云岚冷漠的说道;“如果我赢,你便放我走。如果我输掉的话,便留在你身边做侍卫,保护你的安全。”

听着云岚的提议,风痕延夜皱了皱剑眉;“做我的侍卫,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做我的妾侍。”话落,风痕延夜从云岚的身上下来,坐在云岚的对面,一张邪魅的俊彦有着浓浓的笑意;“开始吧,本宫的宝贝。”

“你自找的。”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云岚在活的自由的那一刻,眼到手快的抄起身边的木屑笔直的朝着风痕延夜所在的位置刺了过去,身为杀手的云岚知道怎样利用身边的物件,成为最致命的武器。而她正利用木屑的残渣作为了锋利的武器,朝着风痕延夜的下身刺了过去。

“你还真是不喜欢本宫啊。”风痕延夜满眼无奈,这女人招招致命,招招阴毒,如若不是他在她身上种下了印记,了解她心中的意向,恐怕他的二弟早就交待在这女人的手下了。

看着云岚的身手,以及手中锋利的木刺,风痕延夜不怒反笑,回身躲过了云岚的袭击;“岚儿,本宫的‘那’为了你要好好的保养呢。”一句话说的暧昧至极,风痕延夜又回想其那日在湖畔的一切,腹中**之火再一次升起。

正准备第二招攻去的云岚同样的觉得**焚身,紧紧握着手中的木刺眼神尽是怒意的盯着风痕延夜;“我不把你切了,我就不叫影云。”影云,是云岚前世杀手的代号,只要在杀手界一提起影云二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此她也稳坐杀手界第一交易,但自认为冷静的头脑胜过一切的云岚此时被怒火掩盖了理智,望着风痕延夜眼中的迷离**,同样感受到身体早日燥热的云岚恨不得将对面的男人大卸八块,难道这就是风痕延夜给她种下印记的连通作用。

像是读懂了云岚眼中的意味。风痕延夜坐在马车之内点着头,赞许的看着对面手持木刺的女子;“这就是印记的作用,本宫可以知会你心中所想,你也可以感受本宫的情绪以及疼痛,要知道印记只有帝王家才能施行的禁术。”

或许对别人来说,皇家的印记是是一种荣幸,但是对于影云杀手的云岚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如今,她必须离开这里,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能再被任何事情所牵绊。

眼中一片嗜血之意,云岚手持木刺,再一次的朝着风痕延夜袭去。

皇后难为
皇后难为
《皇后为难》写的一本异能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云岚,侍卫,风痕延夜,本宫,酒盏之间的故事。皇后为难评论交流微信在线免费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