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大学士

第四十二章 现钱

发表时间:2022-11-02 17:12:40

早先同孙浩约幸好孙家书行朋友见面,交了卷后,孙淡惦念着那边的事,便赶忙跑了过去的。到了书行,孙浩和孙佳都等在那里,书行的掌柜也陪坐在一旁边奉茶。孙浩了因为被知县当即点中,算过了县试着一关,精神还处在高度的极度亢奋之中。见了孙淡也不提书的事,先急到了书行,孙浩和孙佳都等在那里,书行的掌柜也陪坐在一旁边奉茶。。


推荐指数:★★★★★
>>《大学士》在线阅读>>

《第四十二章 现钱》精选:

先前同孙浩约好在孙家书行见面,交了卷之后,孙淡挂念着那边的事,便急忙跑了过去。

到了书行,孙浩和孙佳都等在那里,书行的掌柜也陪坐在一旁边奉茶。

孙浩已经因为被知县当场点中,算是过了县试着一关,精神还处于高度的亢奋之中。见了孙淡也不提书的事,先急着问:“淡哥,可中了?”

孙淡也不说话,只点了点头。

“好,都中了,咱们兄弟这回可是扬眉吐气了。”孙浩激动地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直娘贼,我看这童子试也没什么难的,咱们今年索性一口气考个秀才给人看看。”

孙浩这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跳了起来,水迹淋漓,倒把旁边的掌柜给吓了一跳。

孙佳也不觉得掩嘴偷笑。

孙淡见孙浩实在忘形,善意提醒道:“浩哥儿,这次你之所以过关,其实张知县很大程度是看在李先生面子上。你想,这次李先生提前一个月就开始打题,圈定重点。今日一大早,他又亲自带着我等进考场,若还中不了,那才是怪事。县试和府试本就不严格,县、府两级考官大人看在会昌侯孙家的面子上,放几个孙家子弟过关也不过是点点头,小事一桩而已。

但到了院试那一关,却严格了许,考官由本省学政大人亲自担任。再说了,院试关系到学童参加科举的资格,各方面都盯得甚紧。

提督学政可是一方大员,他那里可没人情可讲,一切都要凭你我的真本事。

到时候,李先生固然可帮我们打题,划定一个范围。可院试的题目的难度却大上许多,不是光能记能背就能对付过去的。”

掌柜的听了孙淡这席话也不住点头:“着啊,淡哥儿这番话句句在理,小人在掌管这家书行之前也曾经想过科举入仕,出人头地。在族学里念了十多年书,也曾经顺利过了县试和府试一关,可偏偏就在院试这个关口被刷了下来。接下来,小人一口气参加了十五次院试,竟无一中的,也从此绝了科举之新。就我看来,这院试和县、府两场考试大不一样。出题的难度即高,而且,全省学童加一起,好几千人。要在这几千人中脱颖而出,光靠死记硬背怎么行?”

掌柜轻轻叹息一声,回忆起当初院试时的情形,很是不堪回首:“童生,童生,虽然名字上有个童字。可到时候你们一进考场就能发现,满场都是皓首白发,至于弱冠少年,却少得可怜。听说,有人考到七十岁,也没考中秀才。小人当初从十五岁起参加院试,一直考到三十六岁,家里实在穷得抵受不住,这才绝了那个痴心妄想,进家族书行做事。”

他面色惨然:“功名误人啊,我若早点看穿这一点,只怕也不是现在这番光景。”

听到掌柜的这一段话,孙浩面带骇然:“六七十岁的人还在考,我老天啊!”

他犹豫的片刻,这才讷讷道:“以我的本事,过府试或许还有可能,要想中个秀才,我看悬,干脆捐一个得了。”

想到这里,他又高兴起来,一把抱住孙淡,哈哈大笑:“淡哥,你那本书卖得极好,我们这次发财了。”

他将一本崭新的《西游记》拍在桌子上:“这次印的书全卖完了,其间还加印了一次,也都售磬。昨天我们已经将帐算好了,每人都有二十四两银子可分。”

“这么多?”孙淡有些惊讶,他对商业并不熟悉。在他看来,这次出版本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试试水的,实在不行,亏了就亏了。可他万万没想到,新书居然销路不错。

看到孙淡惊讶的目光,掌柜的点了点肯定了孙浩话:“话说,淡哥儿这本《西游记》本就是一本好书。有我孙家的铺货渠道,就算是一本无字天书,我也能卖出去。当然,也就是一锤子买卖。再好的书,一旦出了,坊间就会大量防印,书行也没多少利润。一般来说,我们书行只出全本的。像你这样一个月出一本的连载,还是第一次。读者要想在最快时间内看到下一集,就得从我们书行买书。

因此,可以最大程度地杜绝盗印,毕竟,盗印需要一定时间。我们这里是首发,只要将量做上去,在统一时间内把货铺齐,就算出再多的盗印书,对我们的销量也没什么影响。而且,着印刷量也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比如,《西游记》在山东地界的的读者有十万人,我们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市场给占领了,盗印书出来还能卖给谁?”

孙淡道;“却是这个道理,掌柜的倒看得明白。”他拿起书只看了一眼,不觉大汗。书上的作者名一项赫然写着“蓬莱山人”四字。

略微一想,孙淡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

明朝市民虽然将阅读当做一种主要的消遣活动,但对小说传奇一类的书籍内心中却很是鄙夷,就像后世网络小说那样,虽然人人都爱看,地位却不甚高。

而写这种传奇小说的大多是落地秀才,读书人总有一些所谓的面子思想,在写文的时候,自然不肯用真名,以免得被人笑话。

这也可以理解,当初,孙淡也想过用笔名的,可因为虚荣心作怪,还是在用了真名。

一想到这点,孙淡心中突然一惊,暗道:还好掌柜的把名字换了,否则传了出去,自己坏了名声,对将来科举入仕却是大大地不利。

这本《西游记》印刷得不错,无论是纸张还是装订都是一流。最绝的是,里面还配了几副插图,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件工艺品,孙家书行的印刷技术真是不错。

但孙淡还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客气地对掌柜的说:“掌柜的,这书印这么好做什么。依我看来,这就是一本坐马桶方便时混时间用的书。看完之后,随手一撕,可以直接用来擦屁股。你不是想做量吗,根本就不用装帧得这么精美。”----愿吴承恩先生原谅我,当然,古代的大大名著,说穿了,在当时的人看来,也就是休闲读物,登不得大雅之堂,也就是后世网络文学一类的读物。

听孙淡说得粗俗,旁边的孙佳脸上不禁一红。

掌柜的一拍大腿:“淡哥说得是,这事刚才孙佳小姐也同我说了,她也是这个意思。从下一期开始,我换上最差的纸,插图什么的一概不要,字也印小一些,反正能看就成。如此一来,成本也要下降两成。”

“啊,孙佳也是这个意思?”孙淡大感惊异。

孙佳点点头:“要想把量做上去,又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把书卖出去,占领市场,对书的质量就不能太讲究。若我们的正版书做得比盗印书还差,加上印量大,成本低。盗印书敢来抢市场,绝对让他们来一个亏一个。我们就是要同盗印书比烂。”

孙淡摸了摸鼻子:“劣币淘汰良币,古人诚不欺我。”原本以为孙佳不过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头片子,可刚才她嘴中所说出的这些道理却让孙淡刮目相看。

经营上的事情自己也不懂,索性交给孙佳和掌柜他们去做。在明代,经商可不是一条好出路,科举做官才是正途。正如掌柜的刚才说过,院试难度很大,倒不可大意。

伸了伸懒腰,孙淡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和浩哥儿都被知县当堂点取了。大家也都累了,索性早点回家休息。三日后正式发榜,也不知道你我名次如何。对了,到时候发榜,我们还得去拜见张知县,按照规矩,他算是你我的恩师了。”

“你们也辛苦了。”孙佳说着,将一本帐目推过来:“把这个月的帐结了吧。”

“好,分钱,得了钱我也好早点回家。”一想到那二十四两银子的巨款,一想到这是自己到明朝后赚到的第一笔大额现金,孙淡内心中突然有些激动,但表情还显得十分沉稳,甚至有些淡漠。

掌柜地心中不住点头:这个孙淡不错,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不想孙浩他们,昨天刚一结帐,这家伙就一蹦三尺高,仰天放肆地狂笑。而且,他刚才所说的销售思路也发人深省,像这种连载体的出版物,以前还真没见人搞过,也亏他想得出来。孙淡将来若科举无望,不妨请他进书行来帮忙,有他在旁出谋划策,想不赚钱都难。

掌柜的当初答应替孙淡孙浩他们出书,内心中本就没当回事。孙佳给的那点启动资金,根本就不够用。可一想,孙浩是孙家未来的家主,自己将来的饭碗还得多多仰仗他的关照。这次出书,即便亏上一笔,只要能讨他欢心,对自己未来却大有好处。

至于亏的钱,大不了在帐面上动一下,把亏损项往下个月挪就是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孙淡这本《西游记》一面世居然卖到断货,到现在,各地书商还不断登门求告,要他答应《西游记》第二集一旦面世,务必在第一时间给他们现货。

到现在,掌柜的这才将孙淡佩服到了极点。

孙浩哈哈大笑:“淡哥你就放心吧,你是我们的主心骨,钱自然少不了你一文。奶奶的,二十四两啊,我孙浩这辈子还没经手过这么多现银。”他不住搓着手,兴奋地在屋中转起圈来:“我和孙佳的那份都已经领了,你那份就在里屋。”

孙淡:“好,把我那份给我吧,急着回家呢!”

掌柜的突然有些尴尬:“是是是,马上就给你,不过,钱实在太多,您是否需要雇个脚夫?”

孙淡有些不悦:“不过是二十四两银子,雇什么脚夫?”

掌柜的脸一红:“抱歉,这次收回的书款中有不少是铜钱。碎银子都被孙小姐和浩哥他们先换去了,到现在本店的现银都已告罄,只剩下三麻袋铜钱。”

“啊,此话当真?”孙淡大吃一惊。

“自然当真!”孙浩和孙佳都同时笑起来。

“二十四两银子的书款全是铜钱,这得多少枚呀!”孙淡脑袋有些发涨,算了算,应该是两万四千枚,这其中,成色不好的制钱还有往上浮动一些。合计下来,起码两万五千以上。

这得多重啊?

苍天!

看到那三口鼓鼓囊囊的大麻袋,孙淡欲哭无泪。

而孙浩和孙佳在旁则是一脸的同情。

这两个家伙精明得很,孙佳早将她那份换成十几张金叶夹在一本《论语》里面,而孙浩则是一小包雪花碎银子,携带方便,行事低调。

但孙淡却怎么也无法淡定,看着这三口麻袋,他楞了半天,这才无奈地请掌柜得帮他叫来三个脚夫,背了现钱,满腔怒火地朝家的方向走去。

大学士
大学士
元朝的那些风花雪月。中国古代的那些饮食男女。三百年前的官场生态。一个再次穿越到万历朝的更年轻人。雨,无边的暴雨从天上下来,冲刷着对面工地上的脚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