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九章 前宴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2

前所未有盛大的宴会如约会议,虽然初冬时雨依旧绵绵下着,但奥莱加堡却热闹的场面得甚于君荣城噪杂的集市。帝国各界的名流基本上是全数到齐,大人物们边一脸笑意的和身边的大人物攀谈着,边等着卫兵检查并过自己的请柬后通行。一位穿着体面地的老人和的体面地的更年轻仆人一位穿着体面的老人和同样体面的年轻仆人也混在人流之中,打扮得体的乌格就像这里每一个仆人一样,谦卑且有礼貌,他颀长又健硕的身材更比那些面如冠玉的俊美男仆们更加吸引一旁小姐贵妇们的视线。而卡门身上披着的精美绒布斗篷也让乌格不用为自己的‘主人’老举着什么东西在他头上挡雨。。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九章 前宴》精选:

空前盛大的宴会如期召开,尽管深秋时雨依旧绵绵下着,但奥莱加堡却是热闹得甚于君荣城嘈杂的集市。帝国各界的名流几乎是悉数到齐,大人物们一边满脸笑意的和身边的大人物交谈着,一边等着卫兵检查过自己的请柬后放行。

一位穿着体面的老人和同样体面的年轻仆人也混在人流之中,打扮得体的乌格就像这里每一个仆人一样,谦卑且有礼貌,他颀长又健硕的身材更比那些面如冠玉的俊美男仆们更加吸引一旁小姐贵妇们的视线。而卡门身上披着的精美绒布斗篷也让乌格不用为自己的‘主人’老举着什么东西在他头上挡雨。

卡门饶有兴致的装成一名生意人和身旁的富豪贵族们交谈着,他们嘴里只有金钱勾当和美色的话题,卡门当然懂得如何利用这话题,不出几句,这名看起来很有利用价值的‘老富商’就和他们交流了起来,愉快的笑声不时响起。来赴宴者多半是为了和这儿的主人——昆塔斯将军搞好交情,让自己的棋盘上多一个可利用的棋子。但是,如果半路能捡到更好的棋子又何乐而不为呢。

乌格就像一名称职的仆人一样,默默的在卡门身后随着人流前进,等着卫兵来检查请柬。身旁贵族们床幔枕边的风流韵事和权利与金钱的交易不绝于耳,他像一名仆人一样静静听着也不出声色,但是如果有的选的话,他一定宁愿听上一整天地痞流氓的粗俗叫骂、流浪汉的乞讨声或者众神教还是转生女神教的教义朗诵。当然,这些烦人的废话和无处不在的臭味也让乌格更觉得这里像某个心善的贵族小姐带着仆人们来贫民窟里的时候,他的邻居们拥挤着索求救济的情景一模一样。

“请出示请柬。”大门一侧负责登记的卫兵向卡门和乌格说道。

卡门和卫兵对视了几秒钟,他们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的意味,而乌格也递出了事先卡门给他的那张粗制滥造的请柬,上面盖章处的萝卜味都还未消。

目光扫过一遍后,卫兵工工整整的将请柬折好递还给乌格,但是其中似乎是夹了什么东西。乌格和卡门就这样正大光明的走进了奥莱加堡,走进了狩猎场。

“喂,你说,那个老东西的请柬不一样啊。”他们前脚消失在奥莱加堡的城门内,刚才和卡门交谈的两人就开始谈论起来。

“是啊,我觉得应该是个不得了的角色呢,看他那请柬说不定是昆塔斯那家伙特邀的呢。”

两名聪明的贵族在‘索求救济的人群里’用自己的智慧推测着那个说话睿智、头脑精明的老人的真实身份。这就正像他们该做的事儿,大概并不可笑吧。

离宴会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乌格和卡门在奥莱加堡不知哪个地方的窗台旁燃上了卷烟,乌格手里夹着的卷烟已经烧了一半,隐约才能看见剩下的卷烟纸上写着的几个字——‘副主教代替大主教来...’。

“我说你呀,叫你好好处理掉刚才的纸条。”卡门含着烟苦笑了一下“谁叫你拿来卷烟的!”

“你不用担心,我抽烟都抽到烫嘴,绝对给你处理得干干净净的。”乌格似乎还想表示一下,深吸了一口,烟纸上又有几个字随同这句话的尾音一起化为了灰烬。

“不过,大主教没来我们收工就是了呗,干嘛还要找那什么教派的副主教的麻烦嘛。”

“同价标码。”卡门吐出了一口烟,说道。

两矮两高四个人影走在奥莱加堡长长的走廊上,虽然走廊一侧的窗户全部打开了,但走在最后的歌德里尔依然感到莫名的闷,不同于秋雨初降的沉闷压抑,而是更加的让人喘不过气,就像身处北方行省的最北境上,北地的空气压迫着鼻腔和胸膛,毫无热量的两只大手一前一后挤压着肺部,让人就像缺氧般闷得难受。

他跟在温迪尔和两个自称尽地主之谊的小屁孩后面,他闷得不想说话。但似乎只要没了他活跃气氛,身旁的人全都巴不得三缄其口。

“我赌两个阿斯。”歌德里尔还是忍不住打破这沉默得只有窗外雨声和脚步声的局面“你两个小子要把我们给带迷路。”

“谁给你带迷路啊!”走在最前的利厄波斯转头过来,一脸气冲冲的看着这个乡下来的家伙。

“请不要着急。”奥托见事不对只好也转过身子,伸手挡了挡利厄波斯“再往前面几步路就到了昆塔斯大人的议事厅,请您不要着急。”

“是啊是啊。”温迪尔赔笑着也拦了下歌德里尔,马上打起了圆场“小伙子,我们继续走吧。”

当一行人里的两个家伙安定下来后,倒是让尴尬的场面缓和了一些,孩子们不再顾忌养父昆塔斯告诫他们的领客礼仪,自己聊了起来,而大人们也松了松紧绷的神经。他们继续走着,但几步路后遇见的不是昆塔斯的议事厅,而是一老一少两个穿着体面的人。

乌格和卡门向身穿牧师袍的温迪尔行了个简单的礼,在温迪尔回礼致谢后便侧身从走廊一侧绕过了他们一行人。

“那个人是谁?”在两人走远后他们也快到了议事厅,歌德里尔冷不丁一句话问着温迪尔。

“那个老人?”温迪尔也只好无奈回了回他。歌德里尔脸上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温迪尔,用着他一如往常的语气说出了他的下一句话。

“那个战士。”

穿着一身优雅礼服的昆塔斯独自一人在房间里,蜷在舒适的躺椅上。淅沥的雨点和寒冷的潮气都被做工精致的窗户隔绝在了房间外,雨水在屋檐上凝聚成的珠帘顺着一切边缘的东西流下,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冲刷掉玻璃上遍满的层层波纹,然后又留下新的水痕,等待着被再一次的冲刷掉。就连侥幸伸进来的触手也在触碰昆塔斯之前就被壁炉里木材燃烧的热给驱散。

“今天我邀请了转生女神教派的人来呢。”

“本来应该是大主教来的。”

“不过也好,那个古板的老头子可能听不进去我的话。我也很期待这个年轻的副主教能否给我带来惊喜。”他说着,笑了笑。

躺椅中的昆塔斯像是在和谁说着话,但是房间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除了一尊等人大小的转生女神余图耳娜的雕像。昆塔斯半眯着眼看着壁炉之中跳动的光影,火光照映着他挂满欣喜和期待的脸上,也同样映红了他挚爱的余图耳娜慈祥庄严的脸。

随着他夹起一块木头丢入火中,门外也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

“进来。”

没有多余的客套话,温迪尔在昆塔斯面前同样的一张躺椅上坐下。尽管其主人的摆放让这一片温暖之地看起来十分富有对称美观,但这成对的躺椅上一端坐一舒躺的两人迥异的两种姿态打破了对称,不过却丝毫没有丧失艺术的美感,而他们身后分别站着的三人则填满了这幅画的留白。

“不知昆塔斯大人您此次邀请我们教派有何用意。”温迪尔没有顾忌面前这位传奇指挥官兼奥莱加堡主人的大人物,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质疑?不信任?自保意识?”昆塔斯慢悠悠地回应着面前这位年轻的副主教“这就是你们的主教不肯亲自来见我,而派你来的原因吗?

“那您既和众神教有所联系,信件中却写着想与我们交好又是意欲何为?”

“不要用问题回答问题!难道学校教你用疑问句回答疑问句吗?”依旧是优雅平淡的语气,但是话语里的压迫感让温迪尔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阿嚏!!!”尴尬沉默的局面又是被歌德里尔打破,只不过打破的方式是一个差点把温迪尔从椅子上吓摔倒的喷嚏,这个喷嚏也差点吓摔倒了站在昆塔斯背后的利厄波斯和奥托。

“我只是想帮助你们。当然,也为了我自己”躺在椅子里的昆塔斯站起身来,友好的看着温迪尔“如果不信任我的话...”

“拿什么帮。”没有等昆塔斯说完,温迪尔便非常不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

“你听说过‘流动之火’吗?”昆塔斯没有在意刚才话被打断一事,反而脸上笑意更浓。

“东方人的‘流动之火’?!”温迪尔惊讶的叫道,他曾听说过这种神话中才会有的武器,据说东方的萨努加帝国就是依靠着这神罚般的火焰才将雅努斯人征服的脚步挡在了他们最后的领土外。

“如果不信任我的话,一周后我倒可以把它们转手给众神教。”昆塔斯又重新躺回椅子里,显然这位副主教需要一点考虑的时间,但昆塔斯一向很有耐心。

他给了温迪尔足够的考虑时间。

“转生女神教派......”原本脸色严肃的温迪尔渐渐缓和了下来,顿了顿“与您结盟,但必须在我们见过您承诺的‘流动之火’后。”

“明智之举。”昆塔斯又往壁炉里添上一块柴火,而温迪尔和歌德里尔也知道是时候该离开了。

临走前,温迪尔停在了昆塔斯的椅子旁。

“您信奉转生女神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有意用目光盯了下房间里等人大小的余图耳娜雕像。

“只是喜欢,她很美。”

“嗯...的确是的。”温迪尔看上去并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但也只得附和着回答昆塔斯“它的雕刻工艺十分考究。”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