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十三章 漠屿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2

“哇!那..那里是漠屿城吗?”埃德尔曼加少年遥望着,望着那一片黄沙之中恢宏的黄金之城,初升的阳光洒在上面璀璨得有些太过夺目。横穿过了寸草不生的沙暴地带,他们随着帝国军团曾我们走过的路一步步迈向了这片神秘的的东方大地。牛羊马的骨骸和有形无形的墓已发出避无可避奈“恩。”一旁的奥莱特应了应,震落了他头巾上的几粒沙。他的目光也被远方的漠屿城吸引着“你是萨努加人,没去过漠屿城吗?”。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 漠屿》精选:

“哇!那..那里就是漠屿城吗?”萨努加少年眺望着,望着那一片黄沙之中宏伟的黄金之城,初升的阳光洒在上面璀璨得有些太过耀眼。穿过了寸草不生的沙暴地带,他们随着帝国军团曾走过的路一步步迈进了这片神秘的东方大地。牛羊的骨骸和有形无形的墓发出无可奈何的沙哑声音,却被远处的驼铃盖了过去。

“恩。”一旁的奥莱特应了应,震落了他头巾上的几粒沙。他的目光也被远方的漠屿城吸引着“你是萨努加人,没去过漠屿城吗?”

“我是解放奴隶,这片我的故乡留给我的记忆只有战争和镣铐。”阿尔沙克毫不顾忌地说着,让奥莱特一时有些惊讶这是一个才约莫十五六岁的孩子说的话,仿佛他早已知道自信者绝不会对自己的不足闪烁其词这一道理“你呢?”

“我也是第一次。这里的秋天比君荣城的要好多了,不是吗?”

商队里的几辆马车不知何时离队伍越来越远,他们要去比漠屿城还要远的地方,那几只驮马的蹄铁踏上了一条更千疮百孔的路。

商队顶着越来越夺目的太阳进入了漠屿城的城门,从君荣城而来的‘旅伴’们各自踏上了自己的行程。

“喂,你别乱跑啊。”奥莱特从费力地从车篷里卸下行李,去摸干草堆里的手杖时晃眼才发现身边的阿尔沙克一下子没了踪影,而转过头却看见他正在站在一个商人模样的人身后,把手探进一旁的大铁笼子里,摸着一只奇怪动物毛茸茸的屁股。

那只奇怪的动物像是一只没有鬃毛长满条纹的雄狮,它也好像发现了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被什么东西摸着,而且它转过头的速度比拄着拐飞奔过去的奥莱特快得多。

巨大尖利的两排牙齿几乎是擦着阿尔沙克的手指咬合在了一起,阿尔沙克灵巧的动作让他捡回了一只手,同时也听到了大概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吵人的磨牙声。

“你小心一点啊。”奥莱特擦着额头上的大颗汗珠,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个正对挑衅笼内凶猛动物乐在其中的小伙子。

那动物就像是只难驯的大猫一样,但那张牙舞爪的庞大身躯却被阿尔沙克逗得服服帖帖,最后只得低垂着尾巴蜷回笼子的角落里。

“对了,你还有正事吧?”对这只乖巧的大猫失去兴趣的阿尔沙克转头看了看奥莱特,奥莱特点了点头。

“那事不宜迟,赶紧走吧,有我罩着你保证你一路安全。”阿尔沙克自信的笑着,信誓旦旦地锤了锤胸口。

虽然阿尔沙克口上说得很负责任,但进入内城的关防后,漠屿城琳琅满目的稀奇东西还是让他把奥莱特给甩到了脑后。没过一会阿尔沙克就彻底没影了,奥莱特只好迈着一瘸一拐的步子在人群里寻找那个死小鬼,不过街边的戏法表演倒是把他的兴趣引了过去。

只见那是着膀子的男人,身上画着稀奇古怪的图案,他在嘴里包住一口烈酒,然后抬起头噗地吐在火把上,火蛇瞬间蹿上半空。吓哭了好几个小孩。又是一阵喷火,奥莱特和其他围观的群众一样喝彩着鼓起掌来,但是身旁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的好兴致。

“好看吗?”

奥莱特循声看去,发现阿尔沙克正在他旁边气势汹汹的抬头望着他,那神色就像大人教训自家的小孩时的模样。

“我想,还行吧。”

又是一阵长篇大论的絮叨,奥莱特感觉对这个萨努加小子自己真是百口莫辩,只好跟在阿尔沙克身后,一边听着一边往城里走着。

走到一条车水马龙的大道上,阿尔沙克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喂,你要买点什么东西吗?”阿尔沙克冲一旁布满商铺的街道指了指“你们帝国人出远门不是一般都要带很多东西回去吗。”

“谁告诉你的?”奥莱特不禁笑了笑,虽然他不是雅努斯人,但还是知道些他们不好铺张浪费的习惯。

“我的主人...不不,是我还是奴隶时的那个主人,他的老婆每次就是这样。”

“看来他们就算家中再有钱也不会持续太久。然后呢?”

“然后?在他们连一碗小麦粥都喝不起的时候,我用当时兜里正好有的八十阿斯赎回了我的奴隶契约。”阿尔沙克笑着说,奥莱特也被他逗笑了。

和阿尔沙克一番调侃,奥莱特这才回想起来,确实都忘了该买点礼物回去,而且那名地地道道的萨努加人老板正满腔热忱的向他们招呼着。他想了想,还是先顺便看一看吧。

“怎么你尽看些小女生喜欢的东西”阿尔沙克陪在奥莱特一旁,无聊的等待让他有些不耐烦,但表情却突然变得狡黠起来“是给你的爱人买的吧。”

奥莱特只是嘴角淡淡一笑,头也不转的继续在店铺前挑选着,倒是没有否认。

“哈哈,女人喜欢的,问我阿尔沙克就对了。”阿尔沙克自信满满的说着,也没等奥莱特回话,他就跑到铺子里面抱着一样东西走了出来。

“这可是萨努加最有名的丝绸,从萨努加到盎克逊,没有哪个女人不想穿着这种丝绸做的裙子,和心上人一起参加宴会。你想想,那些舞骚弄姿的贵妇人在她面前都会变得黯然失色,而男人们则全部都对你投出嫉妒的目光。”

阿尔沙克巧舌如簧,捧着那叠丝绸递到奥莱特面前,仿佛这是一件稀世珍宝。欣赏着不俗的做工时,他瞟了一眼上面挂着的价格。

“她可没有这么俗气。”奥莱特玩笑的说着,有些轻佻的语气让阿尔沙克信以为真,丧气地把丝绸重新放回了货架,只觉自己多此一举了。

“还是个高洁烈女?居然能看上你这个瘸子。”

无心的嘲讽让奥莱特脸色一沉,但很快的恢复了平常的和善。阿尔沙克也为自己的出言不慎付出了脑袋上被敲出个大包的代价。

“看,那支商队牵着一只脖子好长的斑点马!”一支路过的大队人马让阿尔沙克一时间看上去一点也不疼了。

还没等奥莱特反应过来,阿尔沙克就牵起他背包上的绑带跟上了那支带着奇怪动物的商队跑去。太阳还没升上正中,看来偌大的漠屿城城还有够他们逛。

“怎么这么晚才到?”坐在大木桶上的驯骆人招呼了下奥莱特,然后看了看马上就要被沙漠吞噬的太阳,血一样的绯红洇满了天与沙的交际处。尽管只是太阳的余晖在照耀着漠屿城的这角落,但那驯骆师手锃亮的光头反射过来的光线还是照得阿尔沙克睁不开眼。

奥莱特无奈的笑着应付了过去,他看起来是不打算说迟到的原因。而身旁的阿尔沙克刻意地装起沉默——也止口不提他们迟到的原因是自己强拉着奥莱特跑了一天的漠屿城城,从城门到闹市、从闹市到城区......

一番打量和搜身后,驯骆师领着两人走进了他背后只开着一条门缝的仓库大门,那头顶不再反射出刺眼的光让阿尔沙克必须眯着眼看他,但紧张的气氛让阿尔沙克不经意回头望了望,他只看见了想要探进来的落日余晖被缓缓合上的门板挡在外面。

仓库内部比从外面看看起来要大一些,各种大大小小的木箱在四处有序的摆放着,为了防止油灯打翻而放置的玻璃罩子让本来就不明亮的仓库里显得更加昏暗。奥莱特和阿尔沙克紧紧跟着走在前面的驯骆师,两旁时不时就会传来不知来头的响声,虽然阿尔沙克还不太适应这里以及那些声音,但这并没有让他觉得有多恐怖,因为那些声音大多都是由粗犷的声带发出的呼噜和梦话。

跟着那驯骆师绕了一段不长的路程后,一堵由木箱堆起来的‘城门’竖在了他们面前,带头的驯骆师和一名像是门卫的大汉说了两句话,让他原本紧握着斧柄的手放松了下来,向一旁一退给奥莱特让出了路,但正当阿尔沙克想要跟着进去时,那大汉将手一横把他拦了下来。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这么一拦加上被人这么粗鲁的吼道说成闲杂人等,阿尔沙克自然是脾气上来有些不高兴了,但还没等他和正怒目相识的大汉吵起来,奥莱特就及时的打断了他们。

“这位是我的护卫,请让他进来和我一起吧。”奥莱特说着,这是之前阿尔沙克恳求了他许久才被同意跟着一起来这儿。

大汉一听只好规规矩矩的让面前这个小鬼进到这个房间里,阿尔沙克正想骂个几句却被奥莱特牵住手腕给拉走了。

“昆塔斯的人啊!”两人刚踏入,房间之中便响起一个浑厚又浮躁的男声,循声望去,看起来比奥莱特还年轻几岁的金发男人正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堆木箱中间,按理来说像这样的走私团伙的头目身边应该都是站满了保镖,但那个男人除了脚边一把随意靠着的战斧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能保护他的东西。

“我只是来取我寄存在您这的东西,之前如若有任何无意的冒犯行为,还请见谅,‘碎颅者’拉格纳先生。”奥莱特不卑不亢的说着,用了劫掠成性的诺尔斯人视作荣称的外号称呼着对方。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