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三章 雨云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3

极具帝国风格的华美大门虚掩着的门着昏黄的房间,门内非常干净的地毯和各处陈列展示着的数幅古画、工艺品标显了其主人的出众品味,并不大的圆桌在一圈椅子的坏绕下位置摆放在房间中央,而房间最不醒目的地方位置摆放一座等人大小的转世重生女神——余图耳娜雕像,造型圣洁而又慈祥和蔼,那由艺“我的大人,这就是事情的经过了,我也不知道我可怜的儿子为什么会半夜跑到那种地方,请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如临大敌般的站在原地,他几乎是动也不敢动的等待着圆桌对面那张厚实豪华的椅子会有什么回应,而站在那张椅子旁的一名卫兵则如同雕像一般一言不发也丝毫未动,纵使阳光从几扇大落地窗照射进议事厅那一边,这样一名铁卫散发出的压迫力也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三章 雨云》精选:

极具帝国风格的华丽大门虚掩着昏暗的房间,门内干净的地毯和各处陈列着的数幅古画、工艺品标显了其主人的不俗品味,不大的圆桌在一圈椅子的环绕下摆放在房间中央,而房间最不显眼的地方摆放一座等人大小的转生女神——余图耳娜雕像,造型神圣而又慈祥,那由艺术家们精心雕琢的双眼似乎注视着房间里的一切。

“我的大人,这就是事情的经过了,我也不知道我可怜的儿子为什么会半夜跑到那种地方,请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如临大敌般的站在原地,他几乎是动也不敢动的等待着圆桌对面那张厚实豪华的椅子会有什么回应,而站在那张椅子旁的一名卫兵则如同雕像一般一言不发也丝毫未动,纵使阳光从几扇大落地窗照射进议事厅那一边,这样一名铁卫散发出的压迫力也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轻微的声响回荡在安静的议事厅中,椅子慢慢转了过来,男人更加紧张的看着椅子里的人。一头好看的短发优雅梳在脑后,颇具雅努斯人特点的五官虽被时间铭下几道皱纹但依然如雕刻般俊朗,他胸前挂着的几枚勋章也同样耀眼,它们静述着曾经立下的赫赫战功与‘辉煌’的屠杀成就。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轻咳了一声,仿佛想要引起这位大人物的注意,而后者也终于把注意力从手上那本不薄的哲学书上转移到桌子对面的那个大活人身上。

“亲爱的朋友,对于您的长子被杀害一事我深感悲痛。”椅子里的男人将书合上放在桌边,他的语气悲痛得快要落泪“我在今早就听说了这件惨无人道的事,当时我的心里就只有悲愤,多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啊,就这样惨遭了奸人的毒手。请您放心,我已经派人全力去查了,会尽快给您答复。我们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又是几个政客演讲时常用的手势配合着愈发同情和惋惜的腔调,总算让圆桌对面的男人变得放松且安心了些。

“万分感谢您!那...那么我就......”

“请您不要太过伤心,像他这样的好人一定会被众神唤至没有痛苦的极乐之地,您就先回家去吧,我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找出凶手。”看着这棵君荣城的摇钱树感激得痛哭流涕,椅子上的男人又换了副表情,亲切地安慰起他。随后伸手做一个手势,示意让身旁的卫兵送客。

“再次感谢您,英明的昆塔斯将军。”中年男人听到这位帝国政界的新晋红人给了自己一个答复并且已经下了逐客令,便知趣的行了一个不算标准的礼,跟着那尊身着铠甲的‘雕像’离开房间并把门带上了。随着门扉关闭的刹那,昆塔斯脸上的和善迅速褪去,他有些烦躁地站起身在房间里踱步起来,似乎想借此来消除满肚的厌恶。军靴的声音最终停在了余图耳娜的雕像前。

“我很抱歉,让你看了恶心的东西这么久。”昆塔斯几乎是用着恋人间爱昵的语气对着雕像说着话,茧子较少的左手轻轻的爱抚着雕像的脸庞,触感冰冷而坚硬“为什么不和我说话?还在怪我吗?”

雕像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还是那样一如往常的静静待在那里,刚才还完全沉迷于其中的昆塔斯霎时却重归了理智。“抱歉,我几乎忘了这只是你的雕像,太久未将你拥入怀中我甚至都差点忘记了你的模样。”

窗外层层铅云开始堆积起来,雨前的阴沉取代了临近正午时的阳光,就连这几扇向阳的大落地窗也得不到太阳的半点施舍。雨云越聚越多,仿佛要全部压下来毁灭整个君荣城,毁灭整个帝国,而人们也只有看着这一切发生,等着豪雨落下的一刻,等着帝国之秋慢慢的将自己包裹、吞噬。直到自己也被溶入这雨中。

“吱呀~”随着打开门的声音,昆塔斯从转生女神雕像前不紧不慢的走回了椅子旁坐下,拿起了之前放下的书。

“穆勒,还有什么事吗?”

“昆塔斯大人”方才寡言的卫兵开口说了话“您没必要对那种人这么客气。”

“呵呵,哪种人?混身流油满嘴滑舌的恶心商人?”昆塔斯注目于手中的书,只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回答着穆勒“我们才告别那个美妙的战场回到这座同样恶心的城里涉足政界,正是需要那种蠢货生意人给我们足够的资金支持才能够吃得开,你的意思是就靠你的大剑就能砍死我所有的敌人吗?。”

“请原谅我的愚蠢,昆塔斯大人。”

“好了,不需在意。我能容忍我的兄弟一切的错误。”昆塔斯把手上的书几页几页的翻着,寻找着刚才看到的地方“除了无能。”

“对了,漠屿城的货是不是已经派人去取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在早些时候已经出发了。”

“是那个跛脚的小伙子吧,虽然是个行省人,但还挺能干的。”昆塔斯低着头继续翻着书,但语气里听得出有几分赞赏的意味“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

“奥莱特,大人。”

“姓什么?”

“没有姓氏。”

“都已经是快中午了吗。”没了平日里奥莱特的催促,乌格今天看起来是睡了个相当舒服的觉,从被子里探出头的乌格用余光看了眼窗外正在被雨云吞噬的太阳“又是该死的雨天。”

乌格租的屋子在君荣城里最不起眼的贫民窟,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供消费的地方,更没有专门让懒人果腹的餐馆酒肆,毕竟贫民窟的懒人除了乌格之外大都早就被清理市政的工人草草埋在了哪个不知名的郊外。

穿上衣服的乌格拿上了两块肉干,一边嚼着一边向贫民窟与跳蚤市场的交界走去。

“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不起眼贫民窟的不起眼街边,穿着破旧麻布衣服的妇人拉扯着两名身着绿衣的男子。染成绿色的上等布料上绢绣着造型优美考究的纹章,那是雅诺斯众神的纹章,像精心雕琢的绿宝石一样美丽,但在每个雅努斯国教女祭司的父母眼中那就像索命使者一样,信奉古老诸神的雅努斯国教每过一段时间便会以搜寻女祭司的名义合法的从他们的手中夺走刚诞生的女儿,像奴隶一般圈养在各个神殿里,直到他们成人,但每一届能长大成人的女祭司永远都只有数十人,只有他妈的数十人,没人知道其他的女婴去哪了,没人知道。这,就是雅努斯人世代至今信奉的国教。

他们最常去的地方便是各地的贫民窟,那里的穷鬼身上没有一个子能奉献给伟大的众神,献出那些下等人的女儿成为光荣神圣的女祭司也算是为国教、为帝国做出一点绵薄贡献。而贫民窟的男人也会不断随着劫走婴儿的国教武士们离开,成为高尚的教职人员。他们也许是想要穿上那精美的衣裳,也许是想要腰间别着各种武器耀武扬威,也许只是为了吃饱饭。

“滚开!贱民。”一名国教武士狠狠将她踢翻在地。

“走吧,这样的人不需要我们动手,她日后会为女儿成为女祭司而荣幸的。”另一名抱着婴儿的国教武士冷冷的说道。

“妈的,老子叫你放开。”而那名脾气看来不太好的国教武士正狠狠踹着拉住他衣角的妇人。

乌格从一侧走过,管闲事一向不是他喜欢做的事,更何况对方还是国教信徒。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也不是偶尔才遇到这种事,他笃信的生存之道让他一次次对这贫民窟里司空见惯的事视而不见。但绝望母亲的哀求和国教武士的咒骂这次却让他心烦意乱,但他继续走着,想要听不见那声音,想要贯彻自己的生存之道。

“麻烦的家伙,解决了赶紧回去了。”抱着婴儿的武士看着妇人,一脸鄙夷,他单手拔出了挂在腰间的短剑“做利落点。”

另一名武士见状,如释重负般把手伸向了腰带上的武器,但空空如也,惊诧的他转头一看,自己的武器正插在了伙伴的背后,剑尖贯穿了胸口,喷涌的鲜血将怀中毫发未损的婴儿洗了个热澡,而刚才那个奇怪的路人正站在那里单手握着剑柄支撑着那具还在挣扎的尸体。

他下意识的想做出什么行动,手快速的向靴子里的匕首摸去,而乌格的速度比他快得多,制敌只需霎时,但乌格却松开了剑柄上的手,顺势抓住了包裹着婴儿的血襁褓。

武士的匕首拔出鞘向乌格狠狠刺去,下一秒就要刺进他的心脏,但肉体的痛楚以及眼前的黑暗却更快的反应到了武士的大脑,乌格的手指深深插入武士的眼眶。

他扔掉武器双手捂住脸疯狂的哀嚎,让几条街外的人都闻之心惊,而他的痛苦也会在不久后随着匕首划开喉咙而结束。

两具穿着碧绿色裹尸布的尸体横横躺在死寂的街道上,而这条街上每间房门和窗户都锁得死死的,他们谁也不想沾染上那血泊的味道。

看来自己捅了个大篓子呢,乌格心里如是想着慢悠悠的走向跳蚤市场。堆叠交错的雨云已经完全盖住了阳光,看来就要下雨了。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