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六章 鸣雷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3

“那个昆塔斯是想敷衍了事我!他妈的,他我以为他区区一介武夫算什么东西?”摆满琳琅满目金银饰品的房间里,身体肥胖的中年人人从椅子上猛然站出来怒骂道,而另外一张椅子上一名优雅高贵而的美丽的女士正默不做声的拨弄起手指上的指环,望着这出暂短的喜剧表演。“梅伦斯先生“梅伦斯先生,请您冷静一点。”坐在一旁的女人平静且有礼貌的说道。。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六章 鸣雷》精选:

“那个昆塔斯就是想敷衍我!他妈的,他以为他区区一介武夫算什么东西?”摆满琳琅满目金银饰品的房间里,肥胖的中年人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怒斥道,而另外一张椅子上一名优雅而美丽的女士正默不作声的摆弄起手指上的指环,看着这出短暂的喜剧表演。

“梅伦斯先生,请您冷静一点。”坐在一旁的女人平静且有礼貌的说道。

“我的儿子被人杀了,而那个拿着我钱的蛀虫却只会跟我耍耍嘴皮子,一点都不上心。这叫我怎么冷静。”

“梅伦斯先生,对于您的长子被杀害一事我深表悲痛,但是我们已经知道凶手是谁。”

“是谁!”梅伦斯的情绪也好像一下子被缓和了下来。

“他是南方行省的萨努加人,个子不高,留着一头短发,长相却很斯文。另外,梅伦斯先生,他应该还在君荣城。为了您的安全考虑,这段时间请您尽量避免在外走动。那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女人一一说着,梅伦斯听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丝毫没有怀疑这些话的真伪。

“那...那还请你们快一点抓住他,好还我和我可怜的儿子一个公道。”

“不必担心,我们已经派人去做了。”

“真是太感谢了,敬爱的女祭司大人。”方才急躁的梅伦斯也因这位国教女祭司可靠的答复变得毕恭毕敬起来“在伟大的众神教需要我的时候,我梅伦斯·诺普定全力以赴。”

“不用客气,只要您不要忘记您的承诺就行了。”女祭司意味深长的笑着,不知在想什么“那么,昆塔斯将军的宴会上再见咯,梅伦斯先生。”

“大人,这大雨天的,我们为什么来这地方转悠啊。”一名衣衫褴褛的国教信徒小心翼翼的问着领头的武士。

“是啊大人,这附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怪可怕的。”另一名信徒也道出他的疑问,听着他们的话,队伍后十数个信徒也开始小声的嘀咕起哄。

“多嘴!这是女祭司大人的吩咐,难道你们敢对女祭司大人的决定有所异议吗!”另一名国教武士大声的呵斥着这帮才入教不久的难民。

这番义正言辞的话说完,信徒们不再交头接耳,个个都沉默不语。这名国教武士见状以为是自己或者女祭司的权威已经震慑住了他们,但信徒们安静下来的原因并不是对女祭司的敬畏和信服,也不是他和其他两名武士腰上的短剑,而是自远处传来的阵阵雷声,由马蹄和钢靴踏在地上而产生的雷声。

雷声震颤着他们脚下的土地。

随着雷声而来的就是雨,黑色的雨伴随雷声而来,弩矢和标枪的黑雨遮住了仅有一丝的阳光,和这秋雨一样毫不留情的倾泄下来。

“找掩护!”一名武士反应了过来,大声提醒警告着自己的伙伴,但那些毫无武装的贫民窟难民们大都惊得呆在原地,他们也许是被这样的情况吓得手足无措,也或许是因为国教给他们的食物和贫民窟并没什么区别而饿得走不动路,但原因此时已经无谓了,雨是公平的,它落在每个来不及避雨的人的身上,把他们刺穿钉在地上。

伴随着几声有气无力的惨叫,这‘雨’停了。在黑雨中幸存下来的国教武士们和几名信徒躲在石头或树木后面不敢动弹,还没等他们定下神来,远处再度回响的声音传到了他们的耳边,直钻进大脑,那是宣告他们死刑的声音——轰鸣的雷声。

这场单方面的屠杀随着最后一名落荒而逃的国教信徒被一把焰形剑砍下头颅而结束了,教团第三巡逻队以绝对碾压的优势歼灭了这支运气不好的队伍。

歌德里尔一边擦拭着沾满鲜血的焰型剑刃,一边转头向一旁的士兵下令,让巡逻队队员们将所有的弩矢、标枪和众神教武士的衣物和武器全部带走。毕竟在转生女神教派的领地外,一队众神教信徒被杀害,这必定又会引起帝国政界的轩然大波和反教团人士的刻薄声讨。但如果他们只是一群从乡下逃难而来的难民在一个倒霉的下午躺在了那里,肯定是没有谁会去在意那些在雨天里被加速腐败的肉块。当然,除了食腐的动物们和周围被肥料滋养的植物。

“真的是!好久活动筋骨了,这次还没打过瘾呢。”

“是啊,不过不知道副主教大人有没有给我们准备好葡萄酒啊!”

巡逻队员们一边嬉笑一边前往驻地方向,更有甚者已经唱起了自己家乡的祝酒歌。

“喂,你小子得了吧,副主教就是暂住咱们这一段时间,你还想让那家伙给咱们准备酒菜,你不如去申请大主教来跳段舞给咱们助助兴。”歌德里尔也笑着和队员们开起了玩笑,一场仗后没有失去任何战友无疑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无论是这场仗是大是小。

“喏,我赌两个阿斯,等我们回去那群懒东西肯定还在睡着午觉连篝火都还没生呢,副主教准又在他们耳边喋喋不休的念叨着什么‘圣者自勤’、‘余图耳娜正注视诸位,望多加自律’之类的了。”歌德里尔的话又带起了战友们的一阵哄笑。

他们的马蹄停下了。回到教团驻地,没有美酒佳肴,也没有靠在门柱上打盹的哨兵,有的只是地上凌乱躺着的教团士兵和国教士兵的尸体,残肢和武器四散在这片死地上,大雨未停却冲不散那浓烈刺鼻的内脏和血液混合的恶心味道,以及几缕更加令人作呕的气味。

愤怒,在每个队员的脸上再找不到其他表情,瓢泼的大雨和帝国之秋的阴冷潮湿无法让他们的怒火熄灭。他们在地上抱起一个又一个的战友,擦掉他们脸上的血和泥水,祈祷着他们只是受了伤而已,但象征转生的女神——余图耳娜此时似乎并没有看着这小小一坪、看着那些信奉她的人们。他们抱起的,只是尸体,身体还温热的尸体们。

歌德里尔额头上的青筋都快要崩开,像是一只怒兽般咬紧了牙关,他和他的队员们一样,一心只想着复仇。但是一件事情把他从理智边缘拉了回来,地上的几道马蹄印尽管被雨水淋得模糊变形了但看起来像是并没有受到太强抵抗的样子,径直通向驻地深处,径直通向了......

“天杀的,温迪尔的营帐!”歌德里尔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吼出这句话,没等其他队员反应过来,他便一夹马肚子向着马蹄印所走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营帐前徘徊的几匹战马印证了他的猜想,但还是让他震惊不已,因为那些战马是珍贵稀少的夏尔军马,国教恶名昭彰的杀人机器——狼骑士的坐骑,若是没有优秀心理素质的战士仅仅是和那马的绯红瞳孔对视便全身紧张得无力动弹。

一共是三匹马也就是说温迪尔在和三名狼骑士进行战斗,也或者被三柄武器刺穿横尸在营帐之中。歌德里尔没有多想,也没敢多想,慌张地动作让他狼狈地摔下马滚了几圈,但他来不及抹干净脸上的泥浆,便翻身站起拔出了背后的焰形剑,飞身冲了进去。

他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不知是谁的。

刚迈进帐帘,地上的东西便差点绊了歌德里尔一跤,等他几步踉跄站稳后才看见险些绊倒他的东西是什么。一名狼骑士倒在地上,身上横七八道的插着数把教团刺客专用的梭型飞刀,而这些飞刀也似乎不同于普通教团刺客所使用的,无论是其锋利程度,还是其使用者的力度而造成的更加恐怖的破坏力,坚固精良的覆面钢盔也不能阻止飞刀深深插入那狼骑士的脸。

歌德里尔没有多做停留继续往营帐内跑着,他现在只想尽快找到温迪尔,哪怕只是一具被两把武器刺穿的尸体。

在卡门家的会客厅,乌格正翻箱倒柜的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无论是窗帘后还是橱柜里都被他找了个遍,直到他认为所有地方都被翻遍,才甩手坐回了那张又宽又舒适的长椅上。

“好啦,我输了,实在找不到了,你出来吧。”

这时,乌格正坐着的椅子下面却发出了声响“哈哈,没找到吧。”

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从椅子底下钻了出来。

“你叫乌格是吧,还没有我的爷爷一半厉害呢,他每次都能找到我。”

“好吧,你赢了。我信守承诺,想要什么说吧。”乌格此时的表情好像是在说卡门你教出来的孙子比你本人还难对付。

“我想要你能帮帮我爷爷的忙,他这几天好像有很多人来找他帮忙的样子,我不想让他这么累”

“是吗?确定不要糖果或者玩具之类的吗?”乌格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的小孩,这个小孩却一脸肯定的看着乌格,给了他答案“好吧,我会尽力。”

“要来玩‘将军打仗’吗?”

“不。”

“好,那我就是‘将军’,你是‘百夫长’。”

“饶了我吧。”乌格扶了扶额头,满脸哀怨地说着。

“乌格百夫长,本将军命令你现在与我一同前往楼上充满‘敌人’的阁楼里。立刻‘进军’。”

“遵命,将军。”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