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十二章 暴雨(下)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3

歌德里尔被那踹踢得七荤八素,用剑撑着身子勉强站了出来,他有些模糊不清的眼看见了温迪尔正被那狼骑士一步一步逼入绝路,没时间给他躺下短暂休息一会了,他立刻又说起剑冲了过去的。乌格猛然闪到他面前,还没等他反应时回来,乌格跃起一扑将他撞翻在地,他的双手动不乌格猛地闪到他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乌格飞身一扑将他撞倒在地,他的双手动不了了,乌格健壮的大腿死死压在上面,紧接着,便是一记结结实实的重拳砸在脸上,一拳,接着一拳。。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 暴雨(下)》精选:

歌德里尔被那一脚踢得七荤八素,用剑撑着身子勉强站了起来,他有些模糊的眼看到了温迪尔正在被那狼骑士一步一步逼入绝路,没时间给他躺下休息一会了,他立马又提起剑冲了过去。

乌格猛地闪到他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乌格飞身一扑将他撞倒在地,他的双手动不了了,乌格健壮的大腿死死压在上面,紧接着,便是一记结结实实的重拳砸在脸上,一拳,接着一拳。

乌格很明白现在的局势,他需要制服这个烦人的家伙才能让转生女神教派的副主教顺利去死。又是一拳砸下去,他感到手臂都有些被震麻了,一拳,接着一拳。

歌德里尔在拳头的一次次重击下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但手上的剑却根本没法还击,乌格又是一拳把他的脑袋锤得向左偏了偏,他的余光扫到了一抹艳丽的闪光。

一片锐利的玻璃碎片飞了过来,那是他们翻出来时撞碎的彩绘玻璃窗,碎片直接扎穿了乌格的衣服,深深插进他的身体。这样强大的力道......是温迪尔。

歌德里尔趁机发力,将乌格一把掀翻,他恍惚间转头看去,只见温迪尔还保持着投出玻璃片的动作,但下一秒,狼骑士便像玩弄一只布偶般将他拎了起来。

“蠢货。”乌格的嘲笑声在歌德里尔身后响起,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就算手段再怎么不光彩,但,是他赢了。‘生意人’只看结果。

温迪尔低头望着狼骑士,掐在喉咙上的那只枯槁的尖爪让他的手脚都失去了反抗能力。他看见这狼骑士抬起了它那战锤一般的拳头,已知道了这旨不可违抗的天命,缓缓闭上眼,为自己做了弥撒——余图耳娜在上,愿我安息。

在它致命的一拳打下时,没人知道这样的怪物心里在想什么,是对弱者的蔑视、杀戮的满足还是那份只懂得完成任务的意志,没人知道。但是当它那只出拳的手臂被生生斩断,它的眼中像是闪现出了一丝恐惧,那是生物本能的恐惧。

是穆勒,他加入了这场厮杀,而他手中那把等人高的破阵大剑只是一挥就砍断了这狼骑士如石柱般的右臂。

那狼骑士迅速撤开,同时伸手要去拔腰间挂着的战剑,恐惧让它不得不这样做。战剑出鞘的瞬间,乌格和歌德里尔他们只看见了那被冲散变形的雨幕,而剑刃已经逼到了穆勒的脖子旁。

穆勒将大剑一横,用宽大的剑身作盾,重重地砸在狼骑士和那把即将划开他喉咙的剑上。连那狼骑士都没能做出反应,穆勒顺势将它连人带剑拍飞出去。

狼骑士被这强劲的力道打飞到半空中,像是一块破抹布一样被丢进雨里。但它的身姿突然一转,反身调整好了姿态。有力的双腿蹬在一旁的立柱上,瞬间发力从空中俯冲下来。

穆勒不紧不慢地压低重心,那只怪物俯冲的呼啸声在耳旁越来越清晰,剑刃的寒光也在雨中逐渐逼近。电光火石间,穆勒手中的大剑像是一柄长枪般刺出,狼骑士的战剑竟被直接击碎。

狼骑士绕开了大剑的锋刃,狼狈地摔在地上,超人的灵敏反应让它躲过了被刺穿的命运。它低头看了看脖上挂着的银瓶,伸出的手指触碰到了瓶盖,但一阵呼啸的风声过后,那双死寂恐怖的双眼中只映入了一具没了头的尸体和甩掉剑上污血的穆勒。

厮杀结束了,没人丢掉性命。嗯,没人。

“万分抱歉,客人。因为我的疏忽放跑了一只,请原谅。”穆勒客气地向着温迪尔和歌德里尔道歉,以示招待欠妥,但两人马上用着更客气的语气说着没关系,因为他们知道这种众神教的怪物有多强大,同时也看见这个男人腰间挂着的另一颗狼骑士头颅。

而混乱的大厅内,最后一个众神教武士也被剑刃刺穿胸膛,除了乌格的可怜舞伴外其他人都只是受了轻伤。奥莱加堡最好的军医们全部被调到了大厅里医治伤员,这大概是他们行医生涯以来处理过的最轻松的状况,不过那些听似撕心裂肺的哀嚎让他们实在是不好下手。

在场的昆塔斯军团士兵们成了英雄,所有人都在为他们的英勇喝彩称赞。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盔甲上沾着的血液和雨水,这些大人物们肯定会想给这些昆塔斯军团士兵一人一个兄弟般热情的拥抱。

正在昆塔斯军团接受着口头上的感恩戴德时,穆勒才一脸慌张地跑进了大厅,连头发都散得垂了几根在额前,这样慌乱的样子让人很难把他和之前那个强大得近乎无敌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各位请不要惊慌,场面已经被我们控制了。昆塔斯将军已经开始追查这些暴徒了,一定会还大家一个公道的。”穆勒流利地说着这些政客官腔,应对这突发的情况“将军大人对此事深表悲痛但他现在正在全心将那些不法恶徒绳之以法,故托我这名谦卑的仆人替诸位道歉。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客房和马车,诸位可以在第二十四昆塔斯军团的护卫下离开,也可以在奥莱加堡先安顿休息。”

穆勒和奥莱加堡的侍卫们安抚着身家不菲的群众们,其中几位也站了出来表示将全力支持昆塔斯对幕后凶手的追查。虽然那些披着翠绿罩袍的尸体和精美的众神纹让他们都心知肚明,但谁也不敢公然声讨众神教这毫无理由的暴行,连昆塔斯的代言人也一样。

“好像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挂彩呢。”温迪尔对着一旁同样躺在担架里的歌德里尔念叨道。

“这话难道不是该我说吗?”歌德里尔闭着眼像是很安详地说着,眼睛里还残留着的灰土让他只有这样才会稍微舒服点。不过温迪尔倒是很满意歌德里尔现在这个样子,至少能让他消停会儿了。但歌德里尔却突然睁开了双眼,吓了温迪尔一跳“糟了,刚才那个家伙呢!”

在他们缓过神来准备寻找刚才的刺客时,却只看到远处人群中一个身着得体的老人架着受伤的仆人向马车走去。

壁炉的火光快要燃烧殆尽,昆塔斯牵着奥古斯塔转了一个充满眼神回合的圈圈,艳丽的裙摆跟着摆动。

“你觉得你的那名侍卫能对付十几名武士和两只怪物的同时,保护转生女神教派的副主教吗?”奥古斯塔轻轻咬合红色的嘴唇,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他很强的哟。”昆塔斯自信的回答,稳稳搂住了向后一倾的奥古斯塔“而且还能熟背我教他说的漂亮话。”

“连善后都想好了嘛,你是想说我失败了吗?”奥古斯塔依然笑着,她很了解昆塔斯惯用的虚张声势。

昆塔斯顺势一拉将奥古斯塔搂到胸前,两人贴得更紧,奥古斯塔的高跟靴子突然往后踏了几步,昆塔斯也跟着向前移步。

“也许吧?”

轻摇的脚步掠过梅伦斯肥胖的尸体,血液还是诱人的鲜红,但他们不是食腐的眼蝶。两人身姿交错,昆塔斯用指尖轻抚着怀中佳人的脸庞一侧,拭去了几滴香汗。

“我得小心点了,这些差点杀死我。”

“至少今天死的不是你。”

昆塔斯停下了轻快的舞曲,演奏了另一只曲子——雅努斯帝国的征服进行曲。突然的变调让奥古斯塔踩错了一个步子。

“而是那位可怕的人......的妹妹。”

“我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会收敛一下你说大话的习惯。”奥古斯塔带着讽刺说,她的身份尊贵得能随意嘲笑这位帝国将军。

“亲爱的国教大祭司之女呀,我这才想起你更习惯听详细的汇报。”昆塔斯装作懊恼,仿佛在抱怨自己的失算。

“奥莱加堡的宴会上,一群众神教的武士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弩射杀了一位妇人。那位妇人是一个人的妹妹,她是谁的妹妹呢?她是始辉港及整个西海岸的终身总督、帝国第一精锐的暗影军团之主、‘铁石心肠’的前任执政官——马库斯·埃提乌斯·普尔彻·科诺姆奈·马格纳斯①的妹妹。”

“什么!”刚才笑靥如花的奥古斯塔脸上表情突然哑然。

“不可能,我们的人不会......”昆塔斯将食指竖在奥古斯塔正微启着的红唇上。

“我的人会。”

昆塔斯的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却让温暖的房间瞬间跌入冰点。

“混蛋!”奥古斯塔甩开了昆塔斯的臂膀,然后一耳光扇在他那挂着自信又迷人的笑容的脸上。

随着狠狠的摔门声,温暖的议事厅内又只剩下了昆塔斯和余图耳娜的雕像。

“你觉得我欺负他们有些过了吗?你总是这么善良......”摸着脸上刚才被打出来的五指印,昆塔斯躺回了躺椅之中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是忤逆者应有的下场,他们全是忤逆者。”

议事厅到城堡大门的必经之路上并没有昆塔斯的重兵,而是几间用来安置受惊客人的房间。至于奥古斯塔有没有碰上什么人,昆塔斯看上去倒是不大清楚。他现在更在意的是窗外飘进来的雨把壁炉边的柴火淋得有些湿。

他一向不喜欢雨天。

注:①名字简介

纯正雅努斯人名字的基本形式为家族名+本名,后缀为绰号+荣称。绰号不分贵贱因人而异,有人有有人无,例如①埃提乌斯的名字中‘普尔彻’就是英俊帅气的意思,而昆塔斯则没有绰号。荣称通常是普通帝国人没有的,这属于有卓越功绩的名人专属。

乌格和奥莱特是现北方行省被征服前的原居民——盎克逊人,名字格式为名字+姓氏

例:

雅努斯人

马库斯(家族名)·埃提乌斯(本名)·普尔彻(绰号)·科诺姆奈(荣称)·马格纳斯(荣称)

格奈乌斯(家族名)·昆塔斯(本名)·雅努斯科里佩欧(荣称)·萨努加努斯(荣称)

盎克逊人

乌格(名字)·伍德(姓氏)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