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十四章 异路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3

“的确你做了不少功课嘛。哈哈,但是说我名片上的假名字真的太假了吗。杰洛特·罗杰·埃里克·杜·豪特-贝勒嘉德,外国人不都是这样的名字吗?”被称为碎颅者的男人豪爽大方地笑了笑,手一挥便让几名手下抬这支支大木箱摆到了奥莱特面前。“检查并检查并货吧,到时候“检查检查货吧,到时候别发现是几箱咸鱼然后到处去出些言语,败坏我的名声。”。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异路》精选:

“看来你做了不少功课嘛。哈哈,还是说我名片上的假名字真的太假了吗。杰洛特·罗杰·埃里克·杜·豪特-贝勒嘉德,外国人不都是这样的名字吗?”被称作碎颅者的男人豪爽地笑了笑,手一挥便让几名手下抬起一支支大木箱摆到了奥莱特面前。

“检查检查货吧,到时候别发现是几箱咸鱼然后到处去出些言语,败坏我的名声。”

“那倒不必,您能身边不带任何护卫如此信任我们,我也大可对你放心。”奥莱特的话语听起来似乎在学着诺尔斯人说话的语气,不过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任何的恭维做作。而是让对方感觉像回到了海鸟盘旋、以浪为曲的战船上,船和海才是诺尔斯人的故乡。

“什么嘛,明明之前还让人搜我们身,这么自信根本是理所当然的吧。”阿尔沙克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奥莱特如他说讲的一样,只是清点了一下木箱的数量,至始没有打开看过。这也许并不奇怪,委托他此行的雇主不喜欢透露给别人任何秘密,而奥莱特也向来对秘密不好奇。

“嗯,那么,这就算交易完成了咯?”拉格纳挤高了一支眉毛问道,看上去很是幽默。

“不过...”奥莱特顿了顿像是在考虑着下一句话,却突然一个转身,从空心的手杖中抽出了轻弩,在弩臂打开的瞬间弦也被拉满,弩剪破空飞向黑暗中,房梁的阴影里上随之发出一声惨叫“您这是什么意思?”

“嚯!帝国人果然都是些老道的骗子。不过!我还以为那是你的人呢。”拉格纳语气重重的说,随即向身侧一滚,躲开了射向他的几支箭。他有力的手掌顺势捡起了自己的战斧,连续避过几箭后躲在了箱子后。

奥莱特同时抱起了阿尔沙克也躲到了箱子后面“打扰人做生意的家伙真是烦人,对吧?”

“是啊。可是呢...”从黑暗中射出的嗖嗖插在木箱上,拉格纳也像奥莱特一样——顿了顿语气,但是接下来震耳欲聋的一声战吼已足够把房梁上的刺客全给吓摔下来“兄弟们!都起来,有活干了!”

他们的头顶传来飞斧劈入身体的声音,两三具插着飞斧的尸体和更多的斧头下雨一般掉了下来,像乐器奏响的刀剑相碰的声顿时在仓库的每个角落响起。当然,这场剧也少不了演员们,几名身穿黑衣的刀手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躲在这里,别出来。”奥莱特把手按在阿尔沙克的肩上,将他往里更推了推。然后从身边抄起一把短剑冲了出去,但他没有发现少年神色的变化。

拉格纳的大斧像切西瓜一样劈开了一名刺客的脑袋,而正准备从后偷袭他的刺客则被钢弩矢像串肉丸一样洞穿。

“谢谢了,帝国人。”

“与其忙着道谢,不如好好应付他们。”奥莱特没好气的说“还有,我是盎克逊人。”

刀光剑影间,奥莱特和拉格纳和几名刺客缠斗着,他们的脚步在这群黑影中慢慢互相靠近。战意正酣的拉格纳感到了后背碰到了人,毫不犹豫的回头一斧砍去,而闻声回头的奥莱特见斧刃已在眼前愈来愈近,只得用轻弩和短剑同时卡住斧身才挡住这一击,但那把伪装成手杖跟了奥莱特很久,杀了不知多少人的轻弩在这样强的力道下断裂开来。

奥莱特没有机会和时间来可惜这把很趁手的武器,用力将它一挥,断掉的弩柄上几支尖利的木茬刺入了一名刺客的眼睛,随着奥莱特用力的一推,尖茬刺得更加深,结束了那刺客的痛苦。

“想跳舞吗?朋友。”拉格纳不合时宜的开着玩笑,他们两人背靠着背,围住他们的那一圈刺客偶尔有几个会冲上来虚晃几招然后快速退回,其他的都已经是只敢在安全距离外摆摆架势。

“当然。”

奥莱特避免着用那只跛腿助力,另外一支支腿猛地发力向前突了几步,虽然速度不如健全人用这样的招式迅速,但他冲向的那名刺客看起来却像是学艺不精般没有对这一招有何反应。也许几秒钟后以他现在的水平能看清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的脖子已经被奥莱特砍下半截,眼中倒映着的只有自己缓缓倒下的身体和那个挥舞着大斧屠杀着同样学艺不精的同伙们的凶神恶煞。

原先那堵由箱子堆起来的‘城门’轰然倒了下来,一柄柄短斧从扬起的灰尘中飞了过来,几个倒霉的刺客还来不及反应就已身中数把飞斧,无力地倒了下去。

这些看似杀气腾腾的刺客们一见此景皆慌了神,而拉格纳和奥莱特又趁机砍下了几颗人头。他们的退路已经被斧和剑砍断了,现在只能如疯狗般反扑着,妄想能够杀出一条生路。但斧和剑之下,从来就没有生路。

“小心!”拉格纳猛地喊道,脸上突然纠起一道道不妙的褶皱,他看见最后剩下的那个刺客手握着刀,而刀刃正向精疲力竭的奥莱特挥去。而背对他的奥莱特虽已经感到了危险,但劳累的身体和不便的腿脚让他的回身不够及时,他的剑没法挡下这一刀。

刀锋没有切开奥莱特的身体,一个矮小的身影挡在了他前面,刀锋也没有切开那个身影。

阿尔沙克的两只手掌死死地夹住刀身,泛着黯淡烛光的刀身被他纳入双手动弹不得。他的身子重心放低着,比起大人要矮小些的身子让他的姿态能降得更加的低。那刺客像是呆在了原地,没有让其吃惊也没有让奥莱特和拉格纳吃惊的足够时间,阿尔沙克身子一转,腰间和手臂瞬间发力将对手连人带刀甩了出去。当那被摔得头晕眼花的刺客回过神来想要站起时,被厚实的鞋底一脚踩住的手疼痛让他直惨叫求饶。

“说,什么人派你来的!”拉格纳一边问着一边加重了脚力。

“啊!是...是城主夫人①!”

“城主夫人?她要杀我们干什么!”

没等拉格纳继续的审问也没等那人继续供出雇主,阿尔沙克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她要杀我,这个要夺走他儿子地位和财产的贱种,不知道从哪个乡下冒出来的漠屿城城主私生子。”阿尔沙克嘲弄的说着,然后低身捡起了和刺客一起飞出去的军刀将其握在手里。地上的刺客看着阿尔沙克手中渐渐举高的军刀,大声的求饶起来。

军刀已举到刽子手行刑的标准位置,阿尔沙克像是有几分紧张和害怕,但是军刀还是顺从着身体的意志挥了下去。

刀锋还未出几分便停了下来,阿尔沙克疑惑的看向背后,那是奥莱特,他单手握住了刀身正低头看着他。

“为什么?”阿尔沙克不解道,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刚才还杀人不眨眼的‘专业人士’现在却要握住他用来杀人的刀。

“这不是你想走的路,也不是一条能回头的路。”奥莱特面无表情的说着,平静得有些可怕“只要杀了一个人,你就会不断的背负上杀业和罪孽。”

阿尔沙克不语,但奥莱特仍然感受到手中刀上的力度丝毫未减,他苦笑了笑“你还是要选择这条路吗?”

“这是我那死老爹给我的诅咒。”阿尔沙克像是自嘲般无奈的轻哼了一声。

“和责任。”

手中刀刃失去了束缚,顺着刀柄上力量所向的方向斩去。

“诶,你这是打算去哪?”拂晓时分,带着一支运货马队的奥莱特出了城,正巧看到了拉格纳和他的一众小弟们背着行囊也正从城门中出来,往一条千疮百孔的路上走去。

“哦,这不是奥莱特老兄吗。”拉格纳像是和老熟人一样冲奥莱特打起招呼“这不是打算回北海了嘛,昨晚搞出那么大的事情,漠屿城可不能呆了。”

“对了,那小子呢。”拉格纳又插上一句。

“不知道呢,昨晚他连路都走不稳,吐了一条街。之后就去了接上再没回来。”

“是吗?那他现在估计正在前往城主大厅的路上了吧,带着他昨晚结识的‘伙伴们’。”

“什么?”奥莱特被这水手式的跳跃性思维顿时搞得摸不清头脑。

“哈哈,你说那小子不会真的能当上贵族,成了漠屿城的城主吧。希望以后他重新振兴萨努加这个大帝国的时候,只知道找帝国人‘还回土地’,别来海上砍掉我的脑袋。”

拉格纳的笑话听上去有些荒谬,但奥莱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着。和拉格纳他们道别后带着马队继续前进着,准备离开漠屿城,回到该去的地方。

城门口的卫兵正在岗哨旁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并放行,奥莱特看着后面人流排成的长龙,庆幸着自己提前出了发。远处被晨光照得闪耀金光的城主宫殿映入了他的眼,连雅努斯的帝都都为之逊色。

“这只是,你那父亲给你的诱惑罢了。”

注:①雅努斯帝国几乎所有行省都是由皇帝委派的总督直接管理,只有东方行省使用的不同治理方式——由漠屿城的萨努加城主管理整个东方行省,并且是世袭制。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