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4

帝国的初冬多雨,寒风秋雨基本上是每一年深秋亚努斯帝国唯一的天气。不论是西边始辉港的层台累榭、帝都君荣城富丽堂皇的政厅宫殿,但是哪个村子里的茅屋层房、耕地农舍都被这秋雨弥漫其中,被它掐住喉鼻,被它慢慢的的包裹被吞噬。但是已是午间,但累堆在一起的乌云没虽然已是午后,但累堆在一起的乌云没有让一丝暖光照入雨幕之中。一条连接帝都与北方行省的商道同样也被笼罩在这烟雨蜃楼中,亭岗的哨兵和附近村庄的巡逻队员们也已经早早的回到家中在壁炉旁与妻儿们共享着闲暇时光,连那些流放骑士和盗贼们也不想在这样的天气里浑身被淋得湿漉漉的去抢劫路人,只有一架被两匹老马拉着的旧车形单影只的向君荣城驶去。。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序》精选:

帝国的深秋多雨,寒风冷雨几乎是每年秋天雅努斯帝国唯一的天气。无论是西边始辉港的层台累榭、帝都君荣城富丽堂皇的政厅宫殿,还是哪个村子里的茅屋层房、耕地农舍都被这冷雨笼罩其中,被它扼住喉鼻,被它慢慢的包裹吞噬。

虽然已是午后,但累堆在一起的乌云没有让一丝暖光照入雨幕之中。一条连接帝都与北方行省的商道同样也被笼罩在这烟雨蜃楼中,亭岗的哨兵和附近村庄的巡逻队员们也已经早早的回到家中在壁炉旁与妻儿们共享着闲暇时光,连那些流放骑士和盗贼们也不想在这样的天气里浑身被淋得湿漉漉的去抢劫路人,只有一架被两匹老马拉着的旧车形单影只的向君荣城驶去。

冷雨无情的拍打冲刷着沿途的树梢枝叶,这旧车的车篷也被雨点拍的啪啪作响。草木的清香与土腥味弥漫着,我并不喜欢这种味道,就像蚯蚓和蜗牛的淡淡腥臭,它让人窒息、让人麻木、让人什么事也不想做只想蜷在床被中好让那通体黏滑的生物不至于爬满全身。倒出纸包里最后一点干烟丝,这点分量看起来连卷烟纸的一半都塞不满,但是也足以驱散这讨厌的气味和潮湿。

划了好几次才点燃已经发潮的火柴,劣质烟草产生的烟雾总算能够让我与冷雨和腥气暂时隔绝开。

道路两旁的村子和人烟逐渐多了起来,似乎秋雨也随着归家的农夫口中哼着的民谣以及远处的炊烟渐渐小了起来。离帝国首都君荣城越来越近了,离那个叫做泽勒兹的村子也越来越近,说起来已经是很久没去那个小村子了。久到我已经忘记那儿的模样,忘记了朋友和亲人的模样。

将马车在村口停好,我几乎是本能的向那里走去,这里已经没人认识那个乌格·伍德,也没人知道乌格·布莱恩是谁,他们只是看到一名陌生的老人走在雨中,走向那个他本能寻找着的避雨处。

帝国的深秋多雨,浸入骨髓的帝国之秋仿佛要将身体的所有温暖抽走、这深秋时的雨几乎是每个帝国人都会要想咒骂的鬼天气,但我这个几十年都未再感受的异邦人却并不讨厌这秋雨,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吧。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