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番外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3

被细雨打湿的君荣城耸立在它始终以来就在的地方,天空层层的铅云抵挡着每一丝暖光,不给它们照进那座香槟色的城里。有些充沛得过了头的雨水不断地降临,像每一年黏稠沉郁的初冬像,弥散着这座城市。雨雾弥散在城里的大街小巷,朝夕不断地的秋雨涤洗着这儿的尘埃。雨雾弥漫在城里的大街小巷,朝夕不断的秋雨涤洗着这儿的尘埃。开始发黑的血迹和劣质烟草的味道也被这场雨冲刷得了无痕迹。。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番外》精选:

被细雨沾湿的君荣城矗立在它一直以来就在的地方,天空层层的铅云阻挡着每一丝暖光,不让它们照进那座香槟色的城里。有些丰沛得过了头的雨水不断降下,像每年粘稠阴郁的深秋一样,笼罩着这座城市。

雨雾弥漫在城里的大街小巷,朝夕不断的秋雨涤洗着这儿的尘埃。开始发黑的血迹和劣质烟草的味道也被这场雨冲刷得了无痕迹。

看上去有点年头的小巷口站着一位有些陌生的来客。破旧的大衣盖住了缠满绷带的身体,褐色的头发任由雨点打湿贴在他的脸上,犹如一只丢了魂的动物,只有他手中紧紧握着的那把华丽长刀在这阴雨天中反射着唯一的光芒。

也许是逃亡过程中的路过;也或许这是众神教势力少有的死角。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街巷让他心里有了些许的安全感。

满是血丝的双眼隔着头发打量着,开裂的老灰土墙、遍生青苔的短檐窄渠、杂乱拼凑的旧石板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和从前一样的颓垣凄境。只是因为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原因,让这儿少了些无关痛痒的东西罢了。

快要燃尽的卷烟 古旧的萨努加丝绸 还有......雨

-零-

“吃吧,小子。”

昏暗的房间里,唯一的一缝阳光照在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脸上,一名不算出名的君荣城‘生意人’——卡门。而他手中的面包被他随意的丢给了黑暗中的一头野兽面前。

“如果你想耍什么花招的话......”被驯服的兽从黑暗中缓缓低鸣着“我会杀了你。”

“哈,如果我想耍所谓的花招,你会有上百种死法可供挑选。”

卡门打趣的说着,但他的笑话好像没有逗乐任何人。

“嗯,乌格·伍德,盎克逊人,北方盎克逊行省防卫部队的侦查骑兵......在君荣城塔克文大街被生擒的小偷。”

“嘁!”乌格不轻不重的啧了一声,卡门看上去似乎还打算继续对他数落下去,但木门被推开的声音打断了他。

“卡门先生。”柔声低和的语气让乌格一下转过了头,卡门也随着声音和门的方向看去。

“奥莱特呀,办得怎么样了?”

“您至少最近不会再为不识抬举的家伙而困扰了。”

“干的不错。”

“还有......”奥莱特笑了笑,握着手杖的手动了动......“我买到一批萨努加特产的‘两河码头’烟草。”

奥莱特从不知什么地方掏出一袋纸包,隔着几层纸还能闻到的浓郁烟草味道表明了其质量的不凡,方才还老谋深算、阴狠狡诈的卡门瞬间像是变了个人,就像得到心爱东西的小孩子一样,一边爽朗的笑着一边小跑奔向奥莱特。

“奥莱特......”乌格嗔嗔的念着,奥莱特投来的一个微笑让他更加烦躁。

“起来吧小蠢货,那是水手结,要顺着解。”卡门完全被那包‘两河码头’吸引了注意力,随意的对乌格说着。而正在甩掉麻绳的乌格看上去似乎是准备生吞活剥了卡门。

“老蠢货,你!”

“救命啦,蛮子逃兵要杀人了!”

卡门和乌格在房间里一逃一追着,而奥莱特在一旁拄着拐笑了,他还在一边打量一边考虑着怎么改造这个不起眼的小窝来作为‘家’。

-壹-

雨随窗沿流下,看上去有些年头的躺椅被压得时不时嗟叹几声。正躺坐着的乌格享受着这闲暇的午后和窗外雨景。比起四季肃杀的北方,帝国潮湿多雨的南方秋季似乎让乌格脸上的皮肤像是精心保养过一样的好。

火柴划燃的声音打破了雨点的淅沥,烟雾从口鼻中呼出又很快的被雨水稀释,乌格百无聊赖地看着这过程,食指有节奏的在窗台上敲着。

在雨气和烟雾中乌格梳理着脑中的一团乱麻,不过,突然想到的一件事让他的思绪从侦察队或者生意人的事上一下回到了现在——这个牌子的味道确很不错。

秋雨中一瞬映过的一抹暖色将乌格的视线和注意力从快要燃尽的卷烟上吸引了过去。

冷清窄小的巷子对面,一户人家的门虚掩着,乌格从窗户窥视着那扇木门。极力的想要寻找刚才一闪而过的暖光。尽管巷子的对面是那么的近,但无边落下的秋雨却把他的视线扰得缥缈模糊。

木门被推开,穿着得体的男人快速地从门打开的缝隙中溜走,也许因为匆忙的缘故,那条还没穿好的裤子连乌格都看得一清二楚。

无孔不入的帝国之秋从半开着的木门探进砭骨潮湿的触手,那个家的主人必须得尽快阻止这‘无比合法’的入侵。

暖光......做工上乘的萨努加丝绸经过考究裁剪而成的长裙从那门后露出,虽然款式是几十年前上流贵族们为之痴迷的那种风格,现在已经过时得老掉牙了。但量身制作般的裁剪线条让其看上去没有任何不妥,反而是那么的端庄优雅。

雨幕缝隙中渗透出的晦暗光线照出了那身丝绸长裙主人的模样。墨黑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肩头,深邃徹亮的双眸衬着清秀而婉媚的雅努斯脸庞。

秋雨的阻挡让乌格将眼眯得紧了一些,更想要看清巷子那边的人。而对面的人似乎也发觉了隔着一道雨幕的这个陌生人。

她的嘴角扬起一道好看的弧度,用着非常熟练的微笑向这位陌生人问了好。随后关上的木门掩藏了最边一方款式略旧的萨努加丝绸。

北国的异乡人尽可能的在脑海中想要留下这帝国深秋的记忆,快要燃尽的卷烟、古旧的萨努加丝绸、还有雨和……她的笑。

也许是因为奥莱特和卡门多番不要随便出门的叮嘱,但更多的应该是因为帝国深秋终日不绝的冷雨吧。这扇窗户透着的一方昏暗的街巷成了乌格每天唯一可见的光景,今天......又是不同的男人从那扇门离开。

门后的她总是向乌格露出礼貌的微笑,而乌格也只有让嘴角很不自然的僵硬扬起,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无礼。随后木门和巷雨很快的将两人隔开,也让乌格能够自然的把脚摆上桌子,重新窝回舒适的躺椅里。

他做过的事不光彩,她,也一样。

直到下一个、下下一个她的恩客来访,乌格又得装回一副正经的模样正经坐着。但也能再一次因为秋雨中的暖光......来让瑟瑟微凉的身体因心脏的搏动而有些热量。

“又是不同的男人吗?”

随着木门掩上合实,才躺下去的乌格合上眼皮嘴里喃喃道。

虽然他现在的表情配上没打理的胡茬看上去极像个正在思考的哲人,但嘴里叼着的那根卷烟却很不留情的撕开了这层伪装。

据说,饶有名气的‘两河码头’能够让人身体轻松心情愉快,但这个效用有否估计只有享用过它的人才知道。

“咳……咳。”乌格干咳几声,像是被烟呛到了鼻子或喉咙。

被烟呛到的老烟鬼,这烟明明之前抽着是那么顺口的。

“的确是很吸引男人的脸,而且身材还是挺不错的呢。”

老烟鬼口气轻浮的自言自语着,脸上像是在做给谁看似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乌格又狠狠的吸了一口……好像并不怎么呛。

-叁-

窗外不变的昏暗依然笼罩着整个君荣城、整个帝国,就像它一直以来的样子,但雨难得的小了点,看来今天是个‘不错’的好日子。

稀疏的雨点让每个家庭的女人或者是少部分男人总算能够踏出家门,去市场上买来大包小包的生活必需品,来让家里能撑过漫长的深秋雨季。

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坐在窗边,几乎没有雨的窗外比平时显得更加无聊。同时却能更为清楚的看见街巷的对面,但那扇有些老旧的木门却迟迟没有被打开。

漫长的等待和舒适的躺椅让眼皮变得越来越重,看来又得燃上一根烟来驱散那像蚯蚓和蜗牛一样恼人的困意,好让自己不要在熟睡中错过这昏暗中难得的一丝暖光......

“唔!”

烟蒂掉在皮肤上的疼痛感把乌格从安逸的梦乡中拉了回来,本能的反应让他快速拍掉了身上的烟蒂,好在自己唯一的衣服没有被毁掉。

“操,天杀的...”当然,本能反应让他在晃舞手臂的同时用了一句脏话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但窗边像是有什么阻止了他后面的话。

古旧的萨努加丝绸。

天空没有放晴,深秋的帝国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穿着丝绸长裙的女人站在窗台边捂嘴笑着,上翘邃长的睫毛和明亮的黑瞳因为笑意快要眯成一条缝,黑色眉笔勾勒出的优美线条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比起之前的笑看起来有些失态......也更美。

笑声似乎在短时间内很难停下来,乌格也待在原地一脸茫然的看着依然小雨淅沥的窗外巷内。

“那个,你要抽吗?”没过多久,乌格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话音刚落连他自己都想要给自己一巴掌。

她好像是缓了一会才让表情正常下来,仍带着微笑看着乌格。

“谢谢,不用了。”

“哦。”

乌格也站了起来,毕竟总坐着跟人讲话确实不大礼貌。不过平时能言会道的他此时却一句俏皮话都说不出,两人很是尴尬的对视着。

“才买完东西回来吗?”

乌格的余光瞥了瞥她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

“嗯是啊,趁着今天雨小了点出去买了点东西。”

“这算是这儿秋天最好的天气吗?”

“算是吧。”

气氛又重回一片沉寂,除了雨点淅沥声。

“始辉港的两河码头吗?”她有些小心的问了问,找到话题的同时生怕会引起面前这个怪人有什么反应。

“诶......是,是的。”

“其实,这个牌子是源于君荣城的,后来传到了东方的萨努加又以进口货的身份风靡了这儿。”

她缓缓说道,乌格也沉声静气的听着。

“外国人的屁总是要香点。”

乌格一句突如其来的话让聊天的气氛霎时变得怪异起来,接着响起的是一阵花枝乱颤的笑声。

他没有提起那些不光彩的事,她,也没有。

-肆-

之后这样的交谈每天都会在两人之间发生,尽管温暖的房间和的冷清的小巷隔着了一扇窗。但对他们而言,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除了保障她生活的恩客们前来光临外,其他的闲暇时间她都在这面窗户前和乌格一起度过。乌格不止一次的邀请她进入屋里,好摆脱无尽的潮湿与阴冷。但都被她笑着谢绝了,她总说:被湿冷包裹着让她能加清醒、更能感觉自己还活着。

半壶浊酒似乎是这这多雨的夜里陪伴乌格唯一的伴侣,不算刺激的口感和足够的后劲是帮助睡眠的一剂良方。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乌格又抿了一口酒。这样的鬼天气有人会想出门才怪了,乌格心里如是想着,但接下来窗外轻柔的敲响声否定了他的想法。

那袭古旧的丝绸长裙在窗外是那么扎眼,她的全身都被大雨淋湿,湿透了的缕缕秀发贴在了她的脸上,楚楚可怜的样子却让人第一时间没想去关心照料她,而是欣赏这美。

“你在干嘛呢!快进来!”乌格手忙脚乱的打开窗户,对她有些发火的吼道。

她惊诧的楞了楞,就像是在从不下雪的君荣城见到了雪般。

“真的......可以吗?”她冷静了下来,眯上眼微笑着问,脸上流过的两条水痕分不清是雨水还是什么“我这肮脏的身体,可以进来吗?”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赶紧进来呀!”乌格没有注意到那无声哭泣的泪眼,他急切焦虑的原因只有那瑟瑟发抖的臂肩和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

门被打开,无数的触手被隔绝在外,而被包裹的人也终于摆脱掉了它们的控制。

“先喝点酒暖暖身子吧。”慌乱之中的乌格像对待男人一样的采取着应急措施,她没有说话,静静的拿着酒壶灌了一口不大好喝的浊酒,的确是暖暖的感觉,但轻微的头昏似乎更甚于温暖。

乌格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条奥莱特十分珍惜的天鹅绒毯,有些粗鲁的擦拭着她湿透了的头发。虽然乌格认为这样的力度已经非常温柔了。

“衣服赶紧换掉吧,都全湿了,再穿着人受不了的。”

乌格的手下意识的碰了下她覆着古旧萨努加丝绸的肩头,但她突然过大的反应让乌格着实惊了一下。

“不......不好意思,我只......只是不喜欢别人触碰我。”她有些委屈的道着歉,酒精带来的红晕已经爬上了那白皙的两颊。

“抱歉抱歉,那......你自己换吧,先用毯子披着吧。”乌格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我这没有多的衣服了。”

乌格把头转了过来盯着窗户的方向,湿漉的衣服扔在地上的啪嗒声却迟迟未响起,不敢转头的他只好摸索出一根卷烟燃上,好打发下时间。燃烧的烟草对于驱散潮湿可有大作用。

卷烟快要燃尽,身后还是那么安寂。乌格没有多想,他猜大概是雅努斯女人换衣服都比较磨蹭的原因吧。

“可以给我抽一下吗?”

游丝般的声音让乌格下意识的把头转了过去。连口中的烟雾都还没来得及吸入肺中,柔嫩的粉唇便贴上了他的嘴。两人的舌头纠缠着,烟草的味道也在其中弥漫散开......

唯有今晚,赖以生存的理智和清醒对他们来说是多余的。

-终-

快要燃尽的卷烟、古旧的萨努加丝绸、还有……雨

这条小小巷子留给帝国的异乡人唯一的记忆。

天色开始暗了下来,太阳施舍的最后一点余温也要消散,乌格也开始考虑起了去寻找一个干燥一点的藏身处,在这巷子口整理不算巨大的回忆浪费了他太多的时间。

老套烂俗的言情小说好像已经完结了,没有人会对这个太过平凡的故事有丁点兴趣吧,哪怕是它的男女主角。

陌生的来客不知在何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像很久前的一个北方逃兵一样。

只是...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罢......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