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二章 夜话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4

“哟,你但是来了嘛。”奥莱特正酒馆角落里百无聊赖的把盘子里的黑面包分作一小块一小块,一对刀叉在木盘里弧线不好听的吱呀声,在这快睡着了般的自娱自娱自娱中一刹的颈椎酸疼让他抬了抬头,却在酒馆门口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身影。“肚子饿了才来的。”没等奥莱特张口“肚子饿了才来的。”没等奥莱特开口,乌格毫不客气从盘子里拿了一块黑面包嚼了起来,坐在他的对面招呼着酒侍过来。。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二章 夜话》精选:

“哟,你还是来了嘛。”奥莱特正在酒馆角落里百无聊赖的把盘子里的黑面包分成一小块一小块,一对刀叉在木盘里划出难听的吱呀声,在这快睡着般的自娱自乐中一瞬的颈椎酸痛让他抬了抬头,却在酒馆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肚子饿了才来的。”没等奥莱特开口,乌格毫不客气从盘子里拿了一块黑面包嚼了起来,坐在他的对面招呼着酒侍过来。

“一份烤肋排。”

“两份。”奥莱特眯了眯眼,似乎在说不懂事的家伙连给前辈点菜的基本礼貌都没有呢。

“哦对了,雇主还满意这次的活不,不知道会不会打算给点小费。”乌格在咽下黑面包后又将手伸向那还装着一半麦酒的酒杯,奥莱特也看出了他的下一步行动,把酒杯向自己方向一拖然后灌下一大口高度数的麦酒,带着不爽的看了眼乌格,尽管一股醉意和脸上的红晕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个和丈夫赌气的姑娘家。乌格只好也一副我投降的表情悻悻收回了手。

“这次的雇主很讲信用,省了我不少事。”奥莱特一只手将一袋沉甸甸的钱袋从桌子底下递给了乌格,另一只手又举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呐,我跟你商量点事。”

“什么事?”奥莱特心不在焉的应了应乌格,看上去并没在意他说的话,也没有兴趣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他更多的想要好好感受这窗边的位置给他带来的干燥空气,这是日后几个月都几乎不可能会在帝都能感受到的。

但是乌格似乎并不打算让他的老朋友好好享受帝国秋天难得的无雨之夜,随着划燃火柴的声音而来,呛人难闻的烟雾驱散了干爽宜人的空气,就像深秋阴雨时湿黏得让人烦闷、压抑,而又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气息一样讨厌。

“下次让我去吧,这么久了我还没单独去结过账。把我教会了不就可以给你多分担点烦恼吗?”就像小孩子渴望新玩具一样,乌格也像个不谙人事的小孩一样满脸期待的看着奥莱特,惹得后者打了好几个冷战。奥莱特并不是不信任乌格,只是他深知乌格是最不适合做这种事的人选,他的为人处世之道有些太意气用事了。

“不行。”乌格的请求一如既往的被回绝了。

“好吧,那给我讲讲这次的雇主吧,我很好奇为什么只为杀个废物而请我们这种全帝国最顶级的刺客来做。”乌格用一句玩笑话岔开了话题,他猜得到奥莱特心中的顾虑,而刚才的请求不过是出于试探而已。

“因为解决那种家伙的难度很符合你帝国第一刺客的实力。”奥莱特笑了,默契又熟练的接下了乌格的大话。

“好吧好吧,不开玩笑了。我听说这次的雇主是和目标的老子是世仇吧。”

“咳,世仇算不上,只是他们在贸易生意上的小竞争罢了。”奥莱特像是被烟呛到轻咳了一声,随后略有不快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而罪魁祸首也很识趣的在桌子上按熄了燃了一半的卷烟,虽然按熄之前还很不舍地狠抽了一口,并吐出一大团呛鼻的烟雾。

“嚯,有点意思,心狠手辣的家伙。”乌格嘴角扬了扬然后又恢复了原样,仿佛听到了一个篇幅不长且内容也不太幽默的笑话。

“他会很乐意接受你的夸奖。”奥莱特却回以了乌格一个明显的笑容,也许只有讲冷笑话的人才会为自己讲的东西而喜笑颜开吧。

算不上愉快的谈话结束,没了话题的两人也各自做起自己的事。已近午夜,脾气暴躁的酒客们已经从大门离开或者被抬出大门,剩下形形色色的人享受着酒馆里片刻的清净,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感到这个‘家’的恬淡安谧。有人注意到,也有人没注意到角落里时常响起那银币和金币碰撞而造成的轻微又悦耳的声响,

“来,吃吧。我说奥莱特,我想我们该休息几天了吧,这几天连着做了这么多活儿。”看上去并不美味的肋排端了上来,乌格一边不顾吃相的啃着一边问着对面的人“我可不像你,把这事儿当爱好。”

“臭小子,你不懂爱岗敬业吗?”奥莱特也娴熟的拿起刀叉吃了起来“我们的战友裴坦齐利要是知道你这样会很生气的。”

“呵,那个爱岗敬业的小子,学他干嘛?”乌格依旧头也不抬的吃着,但是明显慢下来的速度让他的吃相变得不那么难看了。也许是在脑海里回忆起那个名字拖慢了他的一向飞快的进食速度,也或许是因为这儿的肋排烤得确实很难吃。

“你在军队里就一直是这样,看看裴坦齐利,比我们入伍晚两年,做事认真又好学最后混的多好。”

“然后呢?被海上过来的诺尔斯海盗一箭射穿脑袋。亲爱的,我可不想这样,好痛的。”

“曾经的战友你居然这样开他玩笑,真是冷血的混蛋。”奥莱特也没停下手上的刀叉,玩笑般讽刺着乌格。

“你也是。”乌格抹了抹嘴满脸笑意看向奥莱特,奥莱特也同时抬起头看着乌格,无论在海岸边抵御诺尔斯人的劫掠时、还是连夜逃到帝都的那个晚上,或者现在,他们俩看起来都是那样得过且过、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变得麻木,才能保护自己,这就是雅努斯帝国的生存法则,他们早已熟知于心。

“就放你几天假吧。”

“恩?这么大方可不像你。”

“最近我要去一趟东方行省......处理点事情。”

“东方行省?你要去那儿的漠屿城吗?噢,那可是个好地方,我一直想去呢。”乌格挪了挪身子向后靠着,这张椅子舒服的靠背缓解了他的几分疲惫“那里真是天堂,天知道那些萨努加人是怎么在沙漠里建出那么好的地方,美酒、丝绸、椰枣树,还有裹着薄纱的异域美女。”

“估计要去半个月的时间。”奥莱特冷漠地说着,似乎对乌格口中心驰神往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

“然后那就是我的假期了么?”

“如果你想的话。”

又是砭骨寒风袭来,通宵营业的酒馆看起来又有了新客人。

“吟游诗人么,好久没看到过了。”奥莱特撑着头看着酒馆里的新来客。摘下风帽,典型的诺尔斯人特征在他几分英俊却又朴实的脸上很好的体现了出来,背上的鲁特琴以及那独特的海风味道都表明了他的身份。

“不得不说,咱们的老仇人诺尔斯人对于弹琴唱歌倒是很有一手。”乌格也学着奥莱特单手撑头看着这个‘宿敌’。

“你现在可不是北方守备军里的一名士兵,我们俩可都是在君荣城做着正经事情合法纳税的生意人。”奥莱特的一句提醒似乎话中有话,但乌格之前就没有把这个吟游诗人当做敌人,自然也没有细听奥莱特的警告。他似乎比奥莱特更清楚‘生意人’该做些什么。

鲁特琴弦拨动,吟游诗人低唱。英雄、佣兵、杀手、娼妓和盗贼都在凝神倾听在这君荣城的角落里近两个月没有回响过的诗人天籁。

“王国的士兵坚守着岗位,他尊敬勇士;

王国的士兵保卫着国家,他拥有挚爱

他有着一个骄傲的名字

他和战友们高唱着王国的辉煌

战车碾过

恶徒和猛犬盘踞在了萨里昂

亡国的士兵离开了岗位,他遵从了命令

亡国的士兵无法保卫国家,他失之所爱

他从溪流回到地上

再不见往日的荣光

王国的士兵都已深埋地下

亡国的士兵却遵守着誓言

他宣誓要付出性命保卫故土

到现在他还守卫着那个地方

既可怜又悲伤的他

骄傲的名字永恒不朽

却那么的可憎

又那么的哀伤”

鲁特琴的长音结束了表演,吟游诗人向酒馆里已经为数不多的客人各鞠一躬便走到一侧,收拾起刚才为了表演而卸在一旁的行李。

“叮”阿斯银币①掉在地上美妙的声音,吟游诗人抬头看去,角落的乌格笑盈盈的向诗人挥了挥手并点头以示尊敬,诗人也以笑容回了乌格,捡起那枚阿斯后便向酒保讨了杯酒。喝尽后便离开了酒馆。午夜里并不喧嚣的酒馆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并不喜欢悲情故事呢。”

“是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给这悲情故事付上一阿斯。这下我早上得少喝一碗小麦粥了。”

“因为那家伙唱得确实不错吧。”

“我想,应该是的。”

乌格也和其他人一样没有再回忆起刚才的歌谣,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酒侍为他重新满上的麦酒上。

“你刚才说你不喜欢悲情故事吧。”奥莱特不时冒了一句倒是把乌格一惊。

“是啊,怎么了?”

“我也是。”

酒馆的营业时间是每天的黄昏至次日黎明,这里的人肮脏又卑鄙,你必须得像看门狗或者守财奴一样随时把手放在剑柄或者钱包附近。这里可以靠你的本事或者运气赚到大笔的阿斯,只要你能像吟游诗人一样讲出别人的故事,或者忘掉自己的故事。

注:①阿斯银币是雅努斯帝国流通最广的货币,普遍流通的货币和比例为:1奥里斯金币=100阿斯银币=500塞斯特斯铜币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