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十五章 未熄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5

街尾里,好几天未出现的难闻烟味又在一个大雨天的早晨飘了出来,四散的烟雾重新占据了卡门的会客厅。乌格埋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厚厚的大衣,敞开的扣子露出了下面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未熄》精选:

街尾里,好几天未出现的难闻烟味又在一个大雨天的早晨飘了出来,四散的烟雾重新占据了卡门的会客厅。

乌格埋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厚厚的大衣,敞开的扣子露出了下面的层层绷带,往外透着刺鼻的消毒药和血腥味道。

屋外的雨催得行人们急匆匆的走,而这个身受重伤的家伙却悠闲地躺在又大又舒适的长椅上,呛人的烟雾随着手上抖落的烟灰从口鼻中呼出,若是他把衣服扣上的话估计没有人以为这个家伙在不久前才被一把焰形剑和一块碎玻璃给捅了两个窟窿。他悠闲得似乎已经没有了大碍。但尽管在当时有及时的治疗,可从奥莱加堡到君荣城几天的马车奔波让乌格的身体情况并不如看起来这么乐观。

雨声淅沥中,一声吱呀显得格格不入,一身便装的卡门好像是才将什么事处理完毕,不知从哪个门来到了会客厅。大概是哄睡哭闹的孙子吧。

脚步渐近,他转头欲言又止的看着乌格,最后还是耸了耸肩,无奈地坐到了乌格脚边的位置,卷起了桌上的烟丝和纸。算得上结实的身材配上一身比较合身的高档衣服让他和跟那些同样岁数已经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们比起来显得年轻不少,熟练的卷烟动作也比不少手脚麻利的年轻人们灵活得多。

“你身上有伤就少抽点烟。”卡门一边点燃嘴里衔着的卷烟一边说道,指了指乌格身上长长短短的绷带。

“少抽烟吗?那样可对身体不好。”

“呵呵。”卡门轻轻的笑了笑“说的也是。”

“你把武器处理掉了吧。”卡门把手伸了伸想要将已经烧掉的烟灰弹在乌格那一侧的烟灰缸中。

“都扔在连奥庇特和余图耳娜都找不到的地方了。”乌格露着笑容说着,弯起身子将面前的烟灰缸推了过去,让这个已过六旬的老人不用把手伸太远。

“看来你这段时间都要靠喝雨过活了,我想,你不是个有存款习惯的人吧。”卡门玩笑的语气带着肯定,不像是在问乌格。

“说不准呢,我的老卡门。喏,我的手不还能动吗?帮那些没什么文化和见识...却又一心想成名的作家们代笔写写东西不也一样能过活嘛。”

乌格把烟含在嘴边,伸出双手摆弄着十支手指,向卡门‘炫耀’着自己仅剩的资本。

“嗯,我想想。你不也是胸无点墨吗?恐怕卡斯帕斯学院①看门的门卫都比你识得更多单词。”

“那我就写主角和配角全是文盲的故事书呗。看,很好解决吧。”

“那我可要提前祝你成为帝国的文学泰斗咯。”

“不不不。‘卡门学士’瞧您说的,不敢当不敢当。”

两人就这样在会客厅里有说有笑着,直到卡门手指夹着的卷烟已经快要燃尽,而乌格的还剩下最后的两三口,但卡门抽烟的速度一向比乌格慢。卡门将手中的烟摁熄在烟灰缸里,然后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和并没有乱的头发。

他踱步到了乌格正躺着的那张大椅子背后,背对着乌格似乎是在观赏着椅子后那堵墙上的物品一样。

锋利的长刀瞬间劈开了整齐嵌好的木头和上面的天鹅绒坐垫,以及正在燃烧着的皱巴烟蒂......

反应迅速的一个翻滚让乌格躲过了能够将他腰斩的一击,摆着半盒干烟丝的桌子也被他的动作给掀倒。他看见,卡门正握着原本挂在墙上作为装饰的精美长刀,站在飘落的羽绒和烟蒂火星之中。

乌格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卡门单手一挥劈开了挡在面前的漂浮物,破开羽绒和火星的一记直刺向乌格呼啸而去。乌格不敢犹豫,以一个样子难看还差点摔倒的躲闪避开了这向着自己胸口的一击。

卡门一击刺空后迅速地保持住身体平衡,从下至上一刀向乌格挑去,虽然常年锻炼的身体让卡门的动作和正值壮年的年轻人不差多少,但太久没实战的刀术还是让乌格有足够的时间向后躲闪,而他这一上挑也让乌格找到了机会,乌格从向后退的动作一下站定,瞬间调整了身姿,俯身一个冲拳直朝卡门而去。

卡门看起来是相当熟悉乌格的攻击习惯,稍稍的往一旁侧身躲过乌格一拳,一瞬之间,卡门却没有用右手的长刀攻向乌格此时的破绽“砰!”他抬起左手一拳打在了乌格的侧腰,也许是因为长刀的速度不能在这一霎有效的攻击到他,也许是因为在那时用长刀攻击会让乌格——死。

乌格并没有在意到卡门那一瞬的手软,硬吃到一拳的他几乎是快要摔倒般向踉跄了几步,他来不及吃痛,因为长刀向着脖子的横斩让他只能俯下头快速放低身子。卡门见状,拳脚、刀间猛烈的攻势继续压制没有武器的乌格,但在他思考如何出招时的刹那,几记重拳角度刁钻直袭而来,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上。乌格低身几拳打完,在卡门挥刀前突起一脚将他踹开。随着一脚力道大得差点把卡门踢得向后滚几圈的蹬踹,短暂的缠斗结束了,两人也在相隔大概十步的距离对视着。

“只是替那个孩子短命的父母和两个哥哥给他准备的礼物”卡门冷冷的说着“众神教的悬赏金——悬赏那个在嘠美门街②像杀鱼一样杀掉两名教众的凶手。当然,区域司祭那的血案也可以归案于他身上。”

乌格只是看着听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他似乎更想全神贯注在面前人的身体动作上。卡门也很‘配合’的挥刀砍来,乌格以胸前被划出一刀口子为代价躲过了这一击,喘息几下后在下一刀砍来之前又向后退开几步,被划开的绷带处渗出的颗颗血珠和之前跟歌德里尔战斗时还未结痂的伤口让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乌格和卡门几乎是同时在稍作调整后向对方冲去,长刀和拳头也会同时落在对方身上,但是看上去必赢的卡门却在下一秒瞥见了乌格右手上反射的金属光泽。

一把钝得连鸡都杀不了的匕首深深插进了卡门的腹部,而那把长刀在被乌格紧紧握着刀身,只切入了他左肩浅浅的深度。

开始失去血色的卡门正满脸惊愕时,乌格松开了握着匕首的手从裤包里掏出了一张纸条——‘小心卡门’。带着的淡淡阿斯味道和颇具艺术感的字体让卡门猜出了这应该是奥莱特装在一个钱袋里不知在何时给乌格的。

卡门自嘲一般的苦笑着,原本紧紧握着刀的手也松开了。乌格用抓住刀刃的手将整把刀一转,然后右手夹着纸条按在刀柄柄尾将它一下推入了卡门的腹部,刀刃才刺入时产生的痛苦让卡门脸上一抽搐,随后又变回了刚才的笑容。

“那以后就只好拜托你照顾我孙子了,麻烦了。”卡门用着快断气却依然自嘲的语气说着,乌格则将那张纸条搓成了卷状递到他的嘴边。随着卡门张口含住没有烟丝的卷烟,乌格手上一拧,转动刀身的动作让他的左手上捏着的刀刃切得更深,也让卡门被刺穿的内脏破坏得更彻底。

乌格看起来还在想着什么,但木门被粗暴的踹开产生的声响却打断了他,那声响也盖过了另一扇房门轻轻打开的吱呀声。几名众神教武士冲了进来,乌格迅速拔出长刀向前一挥,将打头阵的武士握着剑的双手砍断,又一抬脚踹开正惨叫着的武士,他像即将被杀的猪一样拼命摆动的身体向后一倒挡住了不大的门口。乌格没有多做犹豫,在后面的人推开那只被砍了前蹄的猪之前从窗户逃了出去,逃进了还未停的暴雨之中。

靠坐在潮湿墙壁上的乌格把身上披着的大衣盖在正瑟瑟发抖的身上。从身上几处伤口渗出的血和面前君荣城的下水系统湿润着他身体的每一寸,让他觉得这个深秋比以往哪个冬天都要冷。

已经被撕成几块用来止血的绷带和包里最后一点烟丝裹成的卷烟让他觉得稍稍安了点心,他知道不能去贫民窟的家或者街尾那家小酒馆,和卡门一样渴求着高额赏金的人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大卸八块,也更不能在这时候回阿皮亚村。

被湿冷和失血折磨着的乌格什么也不想去想,和奥莱特逃出军营、几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和奥莱特失散后自己成为生意人、偷东西时被卡门和奥莱特抓住、和自己烟瘾一样大的老头和跛脚的老战友、那个嘴上不饶人的小鬼......都被乌格暂时的忘记,他现在想的只有...只有什么呢?他似乎只想握紧手中的刀,和睡上一觉。

注:①卡斯帕斯学院 君荣城的高等学府,全大陆闻名文化与知识的汇聚地。许多帝国和行省的权势人家都想将儿子送入此学院,以炫耀自己家庭的优越和上流。

②嘠美门街Canem Street(拉丁语:狗街) 乌格平时所居的那条贫民窟,君荣城极少比例的穷人聚居在这,他们的社会阶级就如同狗一般。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