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十一章 暴雨(中)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4

“啊!”一声尖利的尖叫声响了,十几名穿着翠绿长袍的众神教武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会出现,他们手中威力非常大的重弩了拉大,而十几把弩的准心全瞄准目标了窗边的转世重生女神教派副主教。装作陶醉于音乐和美色其中的乌格在怀中舞伴的脑袋被弩矢射穿之后,都还没来及反应假装沉醉于音乐和美色其中的乌格在怀中舞伴的脑袋被弩矢射穿之前,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直到鲜血和脑浆溅满了他的脸上,他才知道——有人搅了他的局。。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暴雨(中)》精选:

“啊!”一声尖锐的尖叫声响起,十几名穿着翠绿罩袍的众神教武士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他们手中威力巨大的重弩已经拉开,而十几把弩的准心全瞄准了窗边的转生女神教派副主教。

假装沉醉于音乐和美色其中的乌格在怀中舞伴的脑袋被弩矢射穿之前,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直到鲜血和脑浆溅满了他的脸上,他才知道——有人搅了他的局。

众多的弩矢飞来,歌德里尔来不及反应,反手抓起温迪尔硬生生撞开了两扇彩绘玻璃,从不高的窗户翻了出去,而那些飞驰而来的弩矢齐齐扎在刚才两人站的位置,精美的银酒杯和那些手帕方巾都被钉在了窗台上。

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们都被吓得落荒而逃,局面混乱不堪。满脸是血和白色浆糊状物的乌格来不及擦掉脸上的东西,推开每个挡了他路的人,跟着从窗户一跃翻了出去,他袖中的短刀也同时出了鞘。

刚才拿着弩的一名众神教武士又上了新的弩矢向着人群之中射击,其他的武士都拿着弩往窗边冲去。几名众神教武士又从不知什么地方出现,拿着他们手中的武器正准备收割那些手无寸铁者的生命,慌于逃命的人群里没人发现他们的衣着有何问题。

雨点从窗户飘进来的一霎,破空飞来的几发标枪阻止了他们。

更可怕的杀人机器们赶到了这儿,那标志性的大剑和绑在手臂的小圆盾默述了他们的身份,他们是东方战场上最骁勇的战士、雅努斯人公认的帝国第二精锐部队、昆塔斯的私人军备——第二十四昆塔斯军团。现在的他们无疑就是在场所有贵族名流们的救世主,几具身上插着标枪的国教武士尸体也佐证了这一点。

滚在泥水里的温迪尔和歌德里尔狼狈地站起身来,磅礴的大雨能很快冲洗掉他们身上的泥浆,但有人似乎并不想让他们喘上这口气。

歌德里尔在雨中也看清了这个刺客的长相——那个衣着得体的战士。乌格的短刀毫不留情的劈向了温迪尔,温迪尔闪避不及衣服被横着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慢慢的渗红衣服。歌德里尔侧身一脚踢去,想要牵制住乌格,却被灵活的一闪躲开了。

尽管是两人对一人,但空手对上锋利的短刀让他们异常吃力,只得且战且退。

正胶着之时,一名教团士兵闻声赶来了,他将手中抱着的那柄焰形剑丢向了歌德里尔,乌格见势不妙一刀砍了过去,而歌德里尔竟用手臂硬推开了乌格这一刀,稳稳地接住了自己的武器。

乌格迅速退后几步,现在的局势对他很不利。他瞟了瞟歌德里尔身后的华丽庭院,屋顶上漂亮的瓦片应该是出自萨努加有名的陶房。

“想跳支舞吗?”在滴滴雨水中的巨型焰形剑显得更加寒气逼人,歌德里尔用单手举着沉重的剑身指着乌格,狞笑着挑衅道。

乌格可不会讲什么开战礼,直接向前一跨一记小幅度且强力的挥击直袭向歌德里尔,而歌德里尔不再像没有武器时一样四处躲闪,双手握住焰形剑一甩挑开了短刀,然后快速找好平衡,重心放低挥出了几乎是能终结任何对手的横向快扫,强力的横扫加上焰形剑的长度让乌格无处可退。一秒不到,焰形剑的剑身挥出了人类所能做到的最大扫击幅度,但除了一瞬之间被斩出间隙的雨幕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被划开。

乌格以一个诡异的姿势伏在地上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反击开始!被近身的歌德里尔完全没尝到任何甜头,他巨大的焰形剑在如此近的距离完全施展不开,只得吃力地格挡着乌格如同雨点般猛烈的每一击,但他体力的持续消耗于让乌格终于找到了破绽,短刀像是瞄准着准心一样凌厉的刺向歌德里尔无暇防御的身体一侧。

“铛!”飞来的一枚梭镖贴着歌德里尔的胸口将乌格的短刀弹开。温迪尔脸上带着少有的傲气站在雨中,对着歌德里尔笑着,手中夹着的两把梭镖紧随着他轻微的笑声飞出,插在了乌格方才站的地方,错失良机的乌格只好躲开温迪尔的梭镖然后拉远距离。

“多谢你给我解围了啊。”歌德里尔没有去看温迪尔,左手招了招示意着“我赌两个阿斯,下一剑我要废了他的右手。”

歌德里尔又一跨步将剑直刺了过去,乌格只得用右手的短刀稍微挑开再往一侧闪躲,没等乌格站稳脚步,焰形剑快速的变招横向小幅度扫了过来,力量不足的一击,乌格双腿站开左手按住刀背硬接了下来,这一击下来歌德里尔没有余力也不好发力,乌格的短刀顺势便要砍过去。

乌格还未出手,歌德里尔仿佛是猜到了下一击的方向,他松开了握剑的手,两记摆拳避开了刀刃打在了乌格的脸上。被两拳打得有些发昏的乌格却没有慌,他的脑内在飞速运转,一霎之间便重重的直拳打在歌德里尔的下颌,尽管歌德里尔挡了一下但这一拳也让他够呛。

歌德里尔低身闪过乌格,顺势捡起了泥水里的焰型剑。虽然还是有些晕头转向,但是依旧迅速的刺向准备用短刀格挡的乌格。

“你输了两阿斯。”乌格看着身前的歌德里尔,笑得比他刚才更加狂妄。

焰形剑没有对乌格的右手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是刺入了他的右胸,但剑尖没能更多的进入胸腔,乌格不知从哪扯下来的一片布让他的左手牢固地握住剑身。歌德里尔的脸上挂着一些吃惊,他二十几年的人生阅历还没见过这样疯狂的刺客。雨,好像停了?

两人不知不觉已经打到了庭院的屋檐下,这里没有雨水的阻挡,但歌德里尔也没有心思好好打量这个刺客或者聊上两句,因为他拔不出他的剑。焰型剑的剑身似乎刚好卡在了乌格的肋骨之间,而乌格的左手也正隔着那片布死死钳住剑身上没有开锋的部位。

歌德里尔突然手上发力控制着焰型剑,乌格已经感觉到体内的尖锐金属开始移动。但短刀在这个距离根本蹭不到歌德里尔。

“嗖!”乌格投出了他的短刀,无计可施的歌德里尔只能松开了剑柄往一旁躲闪,刀锋擦过了他的前额,切下了几缕发丝。

“哐!”

一株盆栽被乌格抄起狠狠地摔在歌德里尔的脸上,看起来乌格不得不感谢雨天里懒于浇水的园丁,盆底少部分的干燥灰土直接钻进了歌德里尔的眼睛里。乌格趁机拔出插在身上的焰型剑,使劲地刺进歌德里尔的大腿里。

歌德里尔牙关间发出一声闷哼,接着被乌格抬脚一踹向后倒去,倒进了已经凋零枯萎的夏花丛中。

乌格还没来得及喘息,温迪尔已经冲到了身前,伤口的少量失血看上去并不妨碍他反握最后一枚梭镖刺死手无寸铁的乌格。

金属的交锋,乌格抽出了藏在靴子里的匕首,虽然已经钝得连鸡都杀不了,但还是勉强挡开了刺来的梭镖。温迪尔的身体有些失去平衡,但乌格并没有选择追击,而是错身而过逃进了雨里。

温迪尔也踏进雨里,泥浆和血迹裹满了他们全身,两人对峙着缓缓靠近。乌格突然扔掉了手里的匕首,这样难以想象的行为却让温迪尔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他刚才和歌德里尔的战斗让他有些心有余悸,他不得不提防面前这个家伙还会带来什么惊喜。乌格笑了笑,一阵急流卷着暴雨袭来。

“小心!”歌德里尔用雨水洗了洗眼睛,勉强睁开时却突然惊恐地向温迪尔大喊道。

“狼的臭气...”温迪尔咬了咬牙,把最后一支梭镖向那阵雨风扔去,但这看起来不能阻止它,高速移动的强劲力道掀翻了温迪尔。这时他才看看清来者是何物,黑色斗篷上插着一根入骨的梭镖,而斗篷之下是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狼骑士,但刚才的力量绝对不是以往的狼骑士能拥有的。而雨幕中,它胸口那只明晃晃的银制小瓶闪耀得有些扎眼。

歌德里尔咬着牙拔出了腿里的焰形剑冲向那个黑袍的狼骑士,腿脚的不便并没有影响到他迅猛的剑招,但后者似乎是预知到了他的动作,同时快速地转身一拳打在焰形剑上,歌德里尔双手一震,像是砍在石头上一样,他的虎口发麻得都握不住剑柄。他甚至还来不及惊讶,就被重重的一脚踢飞出去。

乌格捂着伤口靠在墙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向敌人的敌人挥了挥手,他扔掉匕首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朝着温迪尔疾驰而来的它,所以才用这种极具风险的行动来协助它。不过这次他赌对了,这个可靠的帮手终于可以让他歇口气了,尽管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那个怪物根本没有理会乌格,它准备继续完成它的任务——杀死转生女神教派副主教。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