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五章 初降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5

帝国境内的一片沼泽地旁,不知道何时在这儿建了的一座军营与四周仍有绿意的植被看起来格格不入。那是转世重生女神教派巡逻队的驻地,他们的不请自来吓走了一些本应在这儿安全越冬的动物们。在营地之中,几名后勤人员正检查并着地上一箱箱统一装备给弩手的弩矢,而另外数十名教“歌德里尔!”身穿牧师袍的男人闯进了驻扎地里,他一边喊着一个名字一边向着这支队伍的最前方走去。。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五章 初降》精选:

帝国境内的一片沼泽地旁,不知何时在这儿建起的一座军营与四周仍有绿意的植被显得格格不入。那是转生女神教派巡逻队的驻地,他们的不请自来吓跑了一些本该在这儿越冬的动物们。在营地之中,几名后勤人员正在检查着地上一箱箱配发给弩手的弩矢,而另外数十名教团步兵与骑兵已是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似乎只是在等待着一个命令。

“歌德里尔!”身穿牧师袍的男人闯进了驻扎地里,他一边喊着一个名字一边向着这支队伍的最前方走去。

“哟~温迪尔副主教,请问何事让您大驾光临。”在队伍的最前端,一名指挥官模样的人见到来者便客客气气的打起了招呼,尽管语气听起来不太让人觉得这是恭敬的话。武装到牙齿的盔甲加上背上那柄焰型大剑表明了他的身份,他是教团的最精锐力量——铁壁圣骑兵之一。

“你打算干什么?”温迪尔快步走上前,严厉的问着他。旁边几名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士兵被他吓得不敢说话。

“如你所见,出击。”歌德里尔依然用着刚才戏谑的语气应付着温迪尔,翻身上了马。

“我可不知道有谁给了指示,让第三巡逻队在现在出击。”温迪尔抬头看着温迪尔,没好气的说。

“嗯,我想想。对了,是一名在附近发现了众神教小队的侦察兵给我的指令。”

“然后你就想在没经过任何批准的情况下带着巡逻队去消灭一支众神教小队。”温迪尔仍然保持着刚才的语气质问道,而这时后勤人员也来到马前向歌德里尔报告弩矢的情况,歌德里尔的注意力也自然落在了后勤人员和他们那句‘均未受潮,可以使用’上。

“只有两三名武士和十几个农民的小队,我会让我的队员一点擦伤都不受回来的。还有...”歌德里尔对着温迪尔诡异一笑,引得后者心中顿生不妙“有你批准就行了嘛,副主教大人。”

“我赌两个阿斯,我和我的巡逻队能在这该死的雨下之前解决掉那帮和雨一样该死的异端教徒。”没等温迪尔再张口,歌德里尔自顾自地抛给了他这句话,话音刚落他便催动马缰,高声向身后的队伍下达了出击命令。

一时间,马蹄和军靴踏在地上的声音如雨般密集响起,藏在树冠的几只候鸟被惊得四散而逃远远的飞走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第三巡逻队,温迪尔也只好无可奈何的叹了叹气,心里暗骂着歌德里尔这个为所欲为的莽夫。

一颗雨滴落在了温迪尔的肩头并浸湿了那块地方,随之而来的便是帝国今年第一场秋雨。帝国之秋随着徐徐落下的冷雨降临在这片国土上,降临到每个人的身边,迫使他们裹紧衣物或者用燃烧的卷烟来阻止寒冷与潮气触及骨髓。

“小子,欠我两阿斯呢。”

“卡门,我们还要走多久?。”细雨落下,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的乌格终于忍不住牢骚了一句,而卡门没有搭理他继续在前面走着,似乎对乌格这样不耐烦的抱怨早就习惯了。

“别着急。”雨越下越大,卡门也加快了步伐“就快到了。”

能够遮风挡雨的目的地总算到了,被打得半湿的乌格和卡门看上去都迫不及待想要躲进房间里了。温暖又干燥的室内对他们而言比什么漂亮的女人都要诱人,而那扇门板上隐隐若现的众神纹章带来的些许不安也被抛诸脑后。

“敬爱的司祭大人。”随着门被带上,卡门毕恭毕敬的向屋内的人行了个礼,乌格也跟着照做,难得的行了一个标准的礼。毕竟即使是区域司祭这种众神教内的小职,想要解决两个不知礼数的街头混混还是不在话下的。

“大人召唤在下这么急,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卡门笑盈盈的看了看区域司祭身旁站着的一名侍从“杰克老弟来叫我的时候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那名叫做杰克的侍从有些战战兢兢的站在那,看上去好像没听懂这句话是在司祭大人面前对他工作的肯定和赞赏,卡门只得谙叹这个年纪轻轻的国教武士虽然剑术高超,但为人实在太过老实。

另外一边站着的另一名侍从偷偷扬了扬嘴角,似乎在嘲笑这段可笑的奉承,卡门认得这位叫约翰的蛇教武士,和杰克一样都是从小被一个国教追随者收留的孤儿,虽然看似冷酷刻薄但他却比谁都对这里的居民们和蔼热心。

“老东西,你是这儿的混混头子。你知道从阿美拉山来的两名武士在你们那边被杀了吗!”而区域司祭似乎也没听懂那句对杰克的夸奖,只是突然一下站了起来,接着就是对卡门一顿数落。看上去很是威严。

“万分抱歉,老夫愚钝。现在才知道发生了这么恶劣的事情。”卡门看上去也猜到了叫他来此的原因“我和我的朋友一定会去全力查出那个该死的恶徒。”

“那你和你的部下去查吧。”区域司祭指了指一旁站姿谦卑的乌格,然后余怒未消地坐了回去。

乌格有些不合礼数的抢在卡门之前向司祭示礼意退,卡门也只好跟着行礼打算带着乌格离开这房间。区域司祭却在卡门正准备开门时叫住了他们。

“对了,让这个目击者和你们一起去吧。”

司祭一挥手,杰克从门后把当时的一名目击证人带了出来。乌格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浑身血腥味的婴儿和破旧亚麻衣服的妇人。

乌格认出了她们,而那妇人慌张的眼神和动作也说明她已经认出了当时的凶手。一霎的沉默比门外的秋雨还要阴冷,妇人开始微颤的嘴唇让乌格只得瞬间打破死寂,他抽出了一把雕着众神纹的匕首直接插进了杰克的喉咙。

谁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包括卡门都愣了愣。乌格将杰克一脚踢倒在地上,顺势抽出了他腰间挂着的武器,迅速刺向约翰。

约翰和杰克一样都是训练有素的武士,虽然没有杰克那卓越的天分,但凭着优秀的剑术还是能轻易挑开乌格的剑。一轮交锋下来,乌格不得不后退几步避开了约翰的剑刃。

“杀了他!快,杀了他!”司祭暴怒了,他咬牙切齿地发号着命令,看上去依然威严。

又是眨眼之间,乌格一个侧身直接绕开了约翰的挥砍,但约翰看上去早已料到了这一招,没等乌格调整好平衡直接转身就砍。可乌格的目的根本不是他,刚才的交锋已经让乌格了解了两人的差距,他向前一扑直接将原本威严的司祭像拎鸡一样挟持住,架在脖子上的那把剑随时可以放掉他的血。

“叫你的人把剑扔掉!”乌格在司祭的耳边说着,低沉沙哑的声音快要撕破他的耳膜“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不准放下剑!你忘了吗,神王——奥庇特的忠仆永远慷慨赴死。”司祭吼住了正犹豫不决的约翰,过激的动作让他的喉咙在乌格的剑上挂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你只需要用你的剑为我报仇即可。”

奄奄一息的杰克从血泊中挣扎着拔掉了插在喉咙里的匕首,他被切断的声带挤出了肺里的最后一丝空气,发出几声尖锐凄惨的吼声。一双血手像是狰狞的恶魔般死死抓住了乌格的脚踝。

杰克倒在了乌格和司祭的脚边,司祭看着他凄惨的死相一时面若死灰“还在发什么愣,快上!”他奋力的喊着约翰,但约翰拿剑的手还是没有握紧。

“抱歉,司祭大人。我想,杰克也不会想这样吧。”约翰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他的手松开了剑。神王——奥庇特的忠仆永远慷慨赴死。“我不想...再失去一次父亲......”

短刀刺穿了约翰的胸膛,就在他的剑掉在地上的那一瞬。

卡门从后面蒙住了约翰的眼睛,然后转动剑刃搅裂了他的内脏。卡门仁慈地让约翰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乌格放开了那名将他和杰克培养成人的养父,而不是乌格在松开他后反手挥剑砍掉了他的头。

离开时,乌格沾着地上的血在墙上画了一个红得刺眼的图案,那是转生女神教派中象征神罚和正义的标志,这是种很安全的善后方式。他从奥莱特那里学到的。

卡门在门外不起眼的地方点上了一根烟等待着乌格处理完毕,同时也在警惕着空无一人的大街。

雨下得更大了。

“搞定了?”门被推开,卡门递了根烟给浑身血腥味的乌格。

“嗯”乌格应了一声,然后点燃了香烟。

“这就是你要解决的心头大患吧,现在还急着要钱吗?”

“是让我轻松得多了。但钱终归还是要赚的。”

房间里的角落突然响起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从还没关上的门缝传出。

“看来你忘了东西。”卡门面无表情的提醒了一下乌格。乌格看上去不知是羞恼自己的马虎还是感谢卡门的细心,背过身往半掩的屋内走去,苦笑着抽了一口烟。

“好啦,知道了。”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