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雨国的乌格

第七章 砭风

发表时间:2020-10-18 12:50:15

令歌德里尔开心的是他找到了的温迪尔并也不是一具尸体,那个手拿佩剑、另一只手捏住几把飞刀的男人浑身是血迹和伤口却仍生龙活虎的在他眼前,但是立刻就得直接穿透他胸口的长戟和巨剑正努力想变化这一现实。“温迪尔!”歌德里尔两下踏步冲见状去,手中焰形剑一记强“温迪尔!”歌德里尔两下跨步冲上前去,手中焰形剑一记强力的横扫逼退了两名狼骑士,剑身上的雨水被甩了出去,飞溅在寒气逼人的铠甲上。。


推荐指数:★★★★★
>>《雨国的乌格》在线阅读>>

《第七章 砭风》精选:

令歌德里尔高兴的是他找到的温迪尔并不是一具尸体,那个手持佩剑、另一只手夹住几把飞刀的男人浑身是血迹和伤口却仍生龙活虎的在他眼前,不过马上就要穿透他胸口的长戟和巨剑正努力想要改变这一现实。

“温迪尔!”歌德里尔两下跨步冲上前去,手中焰形剑一记强力的横扫逼退了两名狼骑士,剑身上的雨水被甩了出去,飞溅在寒气逼人的铠甲上。

“呵,你还知道回来呢。”温迪尔擦了擦额头的血迹,依旧保持着战斗姿态和歌德里尔打了声招呼。歌德里尔也顺势上前,护住了温迪尔的背后,他们互相背靠着,对峙着面前这两个武装到牙齿的战斗机器。

两名狼骑士同时冲了上来,歌德里尔将姿势放低“锵”的一声,他硬接下了巨剑的竖劈,狼骑士见势正准备收招之时,歌德里尔手上发力用焰形剑死死钳住了他的巨剑,狼骑士没有余力来挣开,只好扬起一脚踢了过去,来不及躲闪的歌德里尔被结结实实的一脚踢在小腹,松开了对狼骑士的压制。而另一边,温迪尔尽管是用着不以距离为长的教团制式剑应对着长戟,但他灵活的步伐和剑技让挥舞着长戟的狼骑士并没有尝到甜头。

戟尖猛地直刺过来,温迪尔一侧身躲了过去,锐利的戟尖贴着他的胸口滑了过去,他霎时反手抓住了枪柄,右手的佩剑顺势从那顶覆面盔上的缝隙刺了进去,但温迪尔深知,光凭这样还不能制服这个怪物,那狼骑士竟没有因这可怕的致命伤而丧失行动能力,似乎感受不到恐惧也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将长戟一挥将温迪尔整个人甩开。

温迪尔被这力量击飞了出去,他在倒地的一霎前掏出了最后一把飞刀,向着正在和歌德里尔僵持着的狼骑士扔了出去。而那名手持长戟的狼骑士想要伸出手挡下这把飞刀,但被铠甲覆盖的手掌在被这把飞刀强大的破坏力刺穿后并没能阻止它飞向预想达到的地方。

“呲啦。”梭型的飞刀插进了狼骑士护甲薄弱的膝关节,他一时下盘失力向后一倒,也没有足够的力气和歌德里尔角力,胜机只有一瞬,歌德里尔将焰形剑一挽挑开了狼骑士的巨剑,接着猛然跳起,手中剑刃干净利落的斩下了那颗骇人的头颅。

二对一的局面,正如不久前一样,温迪尔捂着刚才被摔伤的身体一侧,另一只手拿起地上的一把帝国阔剑直冲那仅存的狼骑士而去,而歌德里尔那把沾上污秽血液的焰形剑也凌厉的挥砍起来,两翼进攻压制着那几乎是失去左手手掌的狼骑士,但他们却未察觉到在这盔甲内部正在发生的微小变化。

绿色的液体从狼骑士盔甲的各个缝隙渗出,没等歌德里尔和温迪尔反应过来,长戟强力的一扫将他们都击飞出数米开外,和他们一同飞开的还有那盔甲的残片。

国教狼骑士的真容显现在他们面前,如同干尸般的身体没有皮肤,赤红色的肌肉暴露在外,和帝国神话中的不死军团并无二致。这些狼骑士就是国教多年以来为了制造出的不死军团而产生的劣质品,曾无数次与他们作战的温迪尔和歌德里尔对这些怪物熟悉得甚至胜过它们的造物主,不过,熟悉的代价是数不清的牺牲。但这一次,似乎更不妙,他们看见原本干瘪恐怖的肌肉组织在滋滋作响渗出了难闻的绿色液体,接着被一片片鲜活的皮肤如蚁噬般覆盖,骇人的残缺脸庞也渐渐变成了一副中年男人相貌,这似乎是它在接受实验前的面容吧。

没有了盔甲遮挡,它强壮的身材得以显露出来,就连刚才已经彻底废掉的左手也恢复得如新生儿一般光洁,正紧紧握着从眼眶里拔出来的那把剑,而被刺伤的眼球也已经复原正常。一个刻有众神之神——奥庇特的银制空瓶仍挂在它的胸前,而绿色的液体已从里面流尽,一滴滴透进了每一寸皮肤之下。也许这只狼骑士的身体已经真正的复活了,但那双眼睛依旧透露出死一样的平静和恐怖。

歌德里尔和温迪尔勉强靠武器的支撑站了起来,歌德里尔看着那支瓶子露出了嘲笑的神情,而亲眼目睹了这样的场景让两人都不敢妄动。帐篷外的雨点淅沥声嘈杂得有些刺耳,三人就这样对峙着,对面的狼骑士一手持戟一手持剑如煞神一般,它虽未动,但砭骨寒意已侵入了温迪尔和歌德里尔的全身,以现在的身体状态面对这样的敌人只有绝望而无助的被杀死,但狼骑士却没有进攻的意思,也许是杀人机器正在适应新身体的变化,也许是其他的原因。营帐内保持着绝对的安静,但营帐外的声响却越来越大。

“快趴下!”

弩矢和标枪擦着趴下的两人头顶飞了过去,黑雨无情的倾泄在那‘复活’的狼骑士身上,而他几乎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地接受着这场洗礼,直到被完全的毁灭。

“他刚才,好像是不想杀我们。”温迪尔和歌德里尔互相搀扶着站在那具已经看不出是人的尸体前。

“也许吧,不过我赌两个阿斯,你肯定是在想我们能和一名众神教的狼骑士和睦相处。”

“呵呵,也许吧。”温迪尔捂着身上最重的一处伤无奈的说着“不过他们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歌德里尔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刚才被戟柄的扫击击中让他断了好几根肋骨。

“几日后赴昆塔斯将军宴的不是大主教大人,而是我。”

“是吗?”歌德里尔苦笑着看着温迪尔“那我陪你去。”

“还有件事。”温迪尔顿了顿,像是在脑子里掂量着什么事。但也许是因为刚才受的伤让他说话有些困难“你之前欠我的两阿斯抵了。”

“我想,应该是我刚才赢回了一局吧。”

“也许吧......”温迪尔力竭晕了过去,而想要拉住他的歌德里尔也因跟着一起倒了下去。

夜晚的君荣城因大雨的缘故比平常显得更加的冷清,就连酒馆也只有几个数十年如一日来光顾的常客在木桌上喝着廉价的麦酒,除了雨点打在屋顶和街上的声音和呼呼风声,整个君荣城显得如死城般安静寂寥。没有生机也没有杀意,异常的平淡无奇,就像一些人的一生一样。

卡门的孙子已被早早的哄睡着了,乌格和卡门则在会客厅里检查着用来刺杀转生女神教派大主教的武器和到时候应对临时情况的计划。

磨利刀刃的声音被窗外的雨声盖了过去。在帝国的君荣城,没人会在意自己的邻居是否在经营商量着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想的只有自家的窗户关的足够严实,让冷雨和寒风至少在今晚不会触及到自己,或者那惹麻烦的邻居能够不认识自己更不会找上门来借一个锤子或者半勺食盐。

次日黎明,从君荣城出发的一支商队在休息一晚后天没亮就熄灭了营火,向着目的地出发。在雨幕之中向远处驶去,商队尾端的一辆马车内摆了些许干草,隐隐约约能看到其中几个人影躺在并不太干燥的干草堆上。驾着马车的车夫有意避开着商道上坑洼好让马车内的人感到不那么颠簸,虽然他抽的烟味道重得让人觉得更不舒服。

“诶,车夫,是不是已经快到阿皮亚了。”有些慌张的声音从马车内响起。

“阿皮亚村?已经过了有点远了,你早不问。”车夫又吐出一口难闻的烟雾,用着有点不耐烦语气的回答道。

‘已经过了吗?’躺在干草堆里的奥莱特心里有点失落的想道‘算了,回来的时候给她带点东方的特产好了。’

“如果你想要做什么事儿,就不要睡觉睡过头。”严厉却稚嫩的声音对着奥莱特教训道,奥莱特循声看去,一个黑发剑眉的少年正和他一样躺在干草堆里并用着轻蔑的眼神看着他。

“额,小伙子......”奥莱特顿了顿,憋了好一会才想出下一句话该说什么“谢谢你的提醒。”

“听着,你想要在这世道下活得更久就多点警惕,少点瞌睡。还有...”少年不依不饶的指教着不止一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奥莱特,但奥莱特却始终一脸笑意的听着这个少年的长篇大论。

“对了,你好像不是帝国人吧。”奥莱特耐心的听到了少年把口水讲干为止。

“关你什么事!”

“好好。”奥莱特也只好无奈的摊了摊手,不过并没有被少年看到。

“对了,还没请教你叫什么名字呢。”

“叫我阿尔沙克就行。”少年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但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阿尔沙克,是吧?幸会,我叫奥莱特。”奥莱特笑盈盈的伸出了自己的手,阿尔沙克愣了一会然后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他握在一起。

帝国人...果然都很莫名其妙。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
雨国的乌格,悬疑灵异小说雨国的乌格由作者步长创作,雨国的乌格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尽在掌读。他们骑着马从北方来,身上还带着死人的气味,人人避而远之。亚努斯帝国繁华热闹的首都——君荣城,总会有人主要负责问题那些不光芒的事,挣死人的钱、买卖交易走私奴隶、替权势之人索贿......帝国称其他们为行省来的毒瘤,而他们,更不喜欢叫自己“生意人”。作品主角:“你的父亲和长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