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丹道邪君

第八章状告治安官!

发表时间:2020-10-19 00:16:48

浑身惊颤。  “嗯?”镇南王抬起头一看,“浩儿?!你……你怎么在这儿?”  “大……大少爷?!”忠伯惊诧、意外的惊喜,“没想起,连大少爷也来了!”  ……  空空如也的亲卫大营,周云扬刚准时起床,义伯了回去。  “义伯,怎么样,水果买回去了?”周哐当!。


推荐指数:★★★★★
>>《丹道邪君》在线阅读>>

《第八章状告治安官!》精选:

  “来来来,走卒!”老村长兴趣盎然的说道,摆开阵势继续下去。

  哐当!

  少年猛然站起,看着村口,浑身一震,腿上的棋盘被掀翻。

  “哎呦!臭小子,干什么,老头子我都不掀摊子了,你小子怎么还来劲了?行行行。我……我认输行不行,别生气啊!”老者连忙收拾棋盘,他个臭棋篓子,除了这少年没人和他下棋。

  只是这少年虽然和他下棋,但是却要求必须在村口下,风雨无阻!

  “爹!”少年远远地看见镇南王,泪眼摩挲,浑身惊颤。

  “嗯?”镇南王抬头一看,“浩儿?!你……你怎么在这儿?”

  “大……大少爷?!”忠伯诧异、惊喜,“没想到,连大少爷也来了!”

  ……

  空空如也的亲卫大营,周云扬刚刚起床,义伯已经回来。

  “义伯,怎么样,水果买回来了?”周云扬笑吟吟的问道。

  “呵呵,唉!皇城不太平,咱们五百个人去买水果都被人劫杀,如今王爷您新组建的亲卫都被人杀了许多,水果也没买到,损失惨重啊!”义伯不只是笑还是在诉苦,明明是诉苦的言语,却笑的很开心。

  怪异!十足的怪异。

  “唉!走吧,京城治安如此之差,咱们作为忠臣,也该向陛下,谏言一二,否则有损陛下圣威啊!”周云扬淡淡一笑,带着义伯出了辕门,心里却咱暗自盘算着,大哥和老爹差不多也该见面了,有五匹追风良驹在,相信不出五日,他们就能回到封地了。

  事实正是如此,镇南王与镇南王大公子周云浩见面之后,没时间多说话,直接从村长家里牵走了寄养了半个月的五匹追风驹,三人策马扬鞭飞奔而去!

  只留下臭棋篓子的村长,从今以后只能一个人下棋了。

  ……

  朝堂养心殿之上。

  与以往不同,过去的文官之首的相位已经空出来,本来镇南王离去,武将首位也应该空出来,但是现在却周云扬占了!

  “小王爷,您站的是镇南王的位置。”方纯昊见周云扬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却站在镇南王位上一动不动,忍不住提示一句。

  方纯昊自然不是为了周云扬好,只不过陛下不喜周家,若是小王爷有错,十有八九会受罚,到时候只怕镇南王府周家那边不好控制。可以说方纯昊虽然对陛下不满,但是对皇家却是忠心耿耿,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皇家和周家的关系考虑。

  周云扬已经从周浩海那里知道了满朝文武之中需要关注的人,并且从自己老爹那里有了一些了解。

  其中方纯昊却是周浩海非常推崇的武将,甚至说此人丝毫不弱于自己,乃战场猛虎!

  对于这位‘战场猛虎’,周云扬自然是很在意,但是他却没有让出位置,“多谢方将军提醒,家父已经安排过去,这个位置正是小王的。”

  自称为王,这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

  但是方纯昊却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正想言明其中的利害关系。

  就在这时,老太监的声音传来:“陛下驾到~~~~~!”

  方纯昊暗叹一声,为时已晚,只能任由周云扬站在那里,随着忠臣一起行跪拜大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朝文武伏地跪拜,唯有周云扬躬身行礼,丝毫不跪。

  方世璋本来就满肚子火气,在看到这一幕,本就对周家不忿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

  “大胆周云扬,此乃朝堂,你来作甚?为何站在镇南王的位置上,见到朕又为何不跪?”

  不宣而入,藐视圣威!

  强占父位,欺师灭祖!

  面圣不跪,视同谋反!

  三罪并罚,周云扬必死无疑!

  “陛下容禀,臣不该跪!”周云扬不卑不亢的说道:“昨日,我父为了让周家尽心竭力为陛下尽忠,特意将王位传与微臣,微臣如今正是镇南王,合该站在此地。”

  “微臣身为镇南王,理应上朝拜见陛下,但是开国帝王天华大帝曾言:王族,国之栋梁也,面圣不跪。”

  什么?!

  镇南王!!!

  “你说什么?周浩海将王位传给你了?”方世璋惊异,心中怒火熊熊,“王位传递乃国之大事,周家竟然一言而定,还有没有将朕放在眼里?”

  “陛下容禀。”周云扬解释道:“周家式微,不复当年,再则王位传递乃是周家家事,按律法,可以私下进行。而且,边疆战事吃紧,大操大办劳民伤财,臣心中难安。”

  群臣听了周云扬的话,心中鄙视不已。

  周家式微是真的,边疆吃紧也不错,但是什么心中难安完全是狗屁!至于为什么不大操大办,为什么不请示陛下,还不是担心陛下从中做文章。

  周云扬恭恭敬敬,内心却不屑至极,狗屁的通知你,当老子傻啊?王位是我们周家的,传给谁和给你有个屁的关系,不告诉你咋滴!

  “呵呵,镇南王有心了。”方世璋恨得牙痒痒,他娘的第一次见到这么难缠的臣子,字字诛心,句句紧扣历法,让他一点毛病都抠不出来!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现在,方世璋看到周云扬都头疼。

  “臣有事启奏。”又是周云扬。

  “说!”方世璋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于周云扬,方世璋发现自己的那些御下手段根本半点都用不出来,这简直就是个油盐不进的石头。

  “启禀陛下,臣苦啊!”周云扬说苦就哭了,弄得方世璋一愣一愣的,这是唱得哪一出啊?

  “陛下,微臣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本就处处小心,但是怎奈还是处处被人为难,现在更是两顿饭都吃不上,陛下,臣……臣活不下去了。啊呜呜呜~~~~”周云扬痛哭流涕,再加上一个孩童模样,还真像这么回事。

  “怎么……怎么回事?”方世璋迷茫的看着满朝文武,这谁又得罪他了?

  “陛下,臣要告状!”周云扬义愤填膺的道:“臣要告京城治安官刘平祥玩忽职守,致使臣损失惨重!”

  “哦?怎么回事?”方世璋一听损失惨重,顿时就来了兴致,周家损失惨重,自己怎么这么高兴呢?“治安官刘平祥何在?”

  “臣在。”刘平祥颤抖的站了出来,连声叫屈,“陛下明鉴,臣……臣没有玩忽职守,没有啊。”

  昨天周云扬的狠劲儿他还历历在目,可不敢得罪这个见人就咬的主儿。

  “究竟是怎么回事,镇南王,你且一一道来。”方世璋忍住内心的喜悦,板着脸问道,嘴角不时抽动,显然忍得很辛苦。

  “陛下,是这样的。”周云扬哭泣的说道:“陛下,臣初来乍到,做事不得不处处小心,所以昨日采购生活杂物,臣为求安全,派去的人多了些,本以为这样安全,不想……呜呜,不想京城治安实在是太差,还没到买东西的地方,这队伍就被人劫杀了!”

  方世璋本来还挺高兴,虽有越听脸色越差。

  “陛下,臣派去打酱油的、买面条的,甚至买水果的,全都被劫了,好好一个亲卫营死伤大半、损失惨重啊!呜呜呜呜~~~~~!”

  在场的人终于明白了,搞了半天这家伙是恶人先告状来了!

  昨日,镇南王离京,可谓是风起云涌,各大家族或派人劫杀,或派人查探消息,自然知道整个帝都的各大势力被镇南王戏弄的事。

  一个个稀奇古怪的理由派亲卫出城,一次又一次的混淆视听,让人摸不着头脑。更可气的是亲卫军的人派完会后,镇南王也不见了,可偏偏劫杀的人愣是一个镇南王的人影都没看见!

  周浩海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直到现在,镇南王究竟是在京城还是已经逃出升天,整个京城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少年知晓。

  而,看周云扬的样子,镇南王应该是已经离京,但是被戏弄过一次的众人实在是不敢再相信他。一个个对镇南王的藏身之处好奇不已:他,究竟在哪?

  而现在,周云扬这个属疯狗的纨绔子弟竟敢以家族亲卫被杀一事来大吵大闹,简直是胆大包天!

  这不是当众打陛下、皇子和京城各大世家的脸吗?

  “镇南王,这……”方世璋刚要说话,周云扬便直接恳求道:“陛下,臣也知道,臣初来乍到,昨日言语之间略微激进了些,如今被人劫杀,微臣无话可说,但是,发生了这么大的流血事件,治安官刘平祥难辞其咎!”

  “微臣并非胡搅蛮缠之人,只要想为这些因我而遭灾的将士们求安葬费。微臣刚到京城实在是囊中羞涩,实难度日啊!”

  “那……镇南王以为,如何才好啊?”刘平祥这个位置并不大,但此人却是他的一个嫔妃的胞弟,方世璋也不想因为此事让自己后宫起火。

  “臣……成就是,就是想向刘大人讨些安葬费,还希望陛下能够看在这些将士们如此忠心的份儿上,能够以帝国战死的将士之礼葬之,并妥善照顾他们的后人。”周云扬不好意思的说道。

  “嗯,刘爱卿以为如何?”方世璋没有在意,帝国却是有这样做的先例,更何况治安官这样的肥差,腰包怎么可能不富裕?

  更何况,此事不宜继续闹下去,否则丢人的还是他方世璋!

丹道邪君
丹道邪君
一个从地球再次穿越而至的灵魂与一个纨绔大少的融合,不会产生的将是一个怎样的妖孽?  他们的组合,会给这个世界留下的一个怎样的传说? 丹道邪君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一个昏昏欲睡的老者时不时的挥舞着鞭子驱赶懒惰的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