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黄昏的第一章

第七章 鱼与鱼

发表时间:2020-10-19 03:46:53

没理他,从他的挣扎中我起码能可以看出两件事。第一,他占时没受大伤;第二,他会水。  我最终决定先无论他,省得被他困住,用力将手中的匕首劈向离我前段时间的一条鱼,眼瞅着便要劈中,那鱼身上一亮突然加快扑向刘东西,又从他山上咬下两块皮甲,我踩着水转眼间仔细一看,我落点很准,正砸在鱼群中间,我自己就感觉到砸到了几条滑溜溜坚硬的鱼体。。


推荐指数:★★★★★
>>《黄昏的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 鱼与鱼》精选:

  刘东西叫我安哥,这是不对的。在监狱里面犯人一般叫我们某队长,或者是某警官。称兄道弟绝对是不允许的,但是犯人私下里给每位警官都起了外号,尽显阴损刻薄之能事,我在他们的黑话里面被称呼为安哥。这一点一直是我引以为豪的,认为这是我工作的成功之处。

  我落点很准,正砸在鱼群中间,我自己就感觉到砸到了几条滑溜溜坚硬的鱼体。

  刘东西还在不停地挣扎,大声喊:“安哥,还是你仗义,你小心点啊!这鱼咬人!”

  我没理他,从他的挣扎中我至少能看出两件事。第一,他暂时没受大伤;第二,他不会水。

  我决定先不管他,免得被他缠住,用力将手中的匕首劈向离我最近的一条鱼,眼看便要劈中,那鱼身上一亮突然加速冲向刘东西,又从他山上咬下一块皮甲,我踩着水转眼一看,我的身边一下子一条鱼都没有了,所有的鱼都在争抢着撕咬刘东西。

  这是怎么个情况?难道老子身上的肉还不如他香?

  不过既然我自己没事,救起他来也更加方便,我游到他近旁,用力拨拉开穿梭往复的鱼群,一把揪住他的后领就朝岸边游。刘东西在水中扑腾,大声喊叫,不过算他懂事,还知道顺着我拉扯的方向。

  手上一股股大力传来,还不时有冰凉滑溜的鱼从我身边掠过。我死命拽着,用力往前游,心中还不由得念叨着底下大的千万别上来,你们也吃了不少了,我们留点还得活着那。

  脑子里想的多,手上就动的少,这么一小会的功夫我们不但没靠近岸边,反而被朝里面拽了有五六米。我心中大急,使劲蹬了几下,奈何群鱼力大,一时竟然移动不得。

  就在这时,我感到手上一轻,回头一看鱼群不再撕扯刘东西,齐齐向下游去。

  “吃完走了?”我心中一凉。

  “还活着吧?”我大声问。

  “我没事,没被咬着。”刘东西喊。

  我一听没事放下心来,大声喊:“你放松别动,我救你回去。”

  刘东西答应了一声,我拽住他开始往回游,游了没几下就听到刘东西惊恐的大叫:“下面是什么玩意?”

  我心说坏了,把头埋到水里向下一看,水下原本书桌大小的光斑竟然大了有三四倍,一条巨鱼正发着蓝光,缓缓向上游来。

  难道之前是小鱼弄了几块给他试吃?现在这鱼祖宗觉得好吃,亲自上来了?

  我心下打着哈哈,手上可没闲着,使劲向前游。经过刚才一番拉扯,我俩离岸边得有将近十米远,看着大鱼上来的势头,我俩是逃不掉了。

  刘东西在后面喊:“安哥,你可别撒手啊!我还年轻啊!不能在这里喂鱼啊!”我心说就你年轻我不年轻啊?你这比我还大好几岁呢?这么大人连游泳都不会,你要会游泳不就没这事了。我心中憋着劲,也没理他,只顾闷头使劲游,之前那股骚动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几乎就在我脑门子上舞扎。

  水中拽住个人游泳是很沉的,当然就算空手我也快不过那鱼,只听得一声水响,那条巨鱼浮出了水面,一轮巨眼就亮在我们旁边。只见这条巨鱼头尾得有二十多米,蓝金闪烁,神骏非常,28自行车轮大的眼睛金光闪闪,背部稀疏的长着几片大鳞,原本该是鱼鳍的地方长的是金色的长毛,在水中漂散格外耀眼,背鳍的地方则是数十根棘刺,分两排并生随鱼鳃开合而动,十分有力,鱼头酷似鲤鱼,口边生有四条金色长须,口唇俱白,在下唇上赫然穿着一只铜色斑斓的青铜环,一根锁链通往水底深处。

  我大惊失色,知道自己在水中是无论如何也游不过鱼的,手中的匕首狠命地扎在鱼眼上,本以为能够一举戳瞎鱼眼,趁它目盲便可赶紧上岸,只要上了岸,也就不怕它了。我心中盘算得不错,却没想到一股水流冲过,匕首上一股大力传来,这一刀就顶到了鳃盖上,这鱼鳃也不知怎么这么坚硬,震的我手腕酸麻不堪。

  大鱼吃痛,用力一甩尾巴重重拍在我和刘东西身前,将我俩拍开有十多米去。随机转过身向我俩冲来。

  我一看不妙,大鱼冲来的势头极猛,转瞬间已经到了眼前。避无所避,情急之下我扯着刘东西就潜到了水下。

  到这会我身上的单警装备还没有摘下来,身上着沉甸甸的一串,游泳不合适,潜水可是再方便不过。

  我睁大眼睛朝上看,只见大鱼一下扑空,正自焦躁打转,看来也是想要下潜,却又不知为什么潜不下来。鱼肚子鼓鼓的,一群小鱼在鱼腹后面争吃什么,鱼腹上的金毛在蓝光照射下蒸腾如同烟雾,一根黑黝黝的链子通了下来。

  看到这根链子,我不禁心下疑惑,这条大鱼还是被人囚禁于此?看这锁链大小给这条鱼锁上的时候这鱼已经不小了,此处除了这条锁链毫无人工痕迹,这么大的手笔是为了什么呢?

  此时心头百转千回,当时只是一瞬。刘东西看来已经撑不了多久,我胸中一口气也已变浊,不吐不快。我给刘东西打了个手势,扯着他开始上浮。

  浮上水面,刚喘了两口气,那条大鱼不知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掉过头又冲了过来。我们只得故伎重施,又潜下水去。我一看这样早晚累死,还是得上岸去。于是我拽着刘东西奋力向岸边游,心中大骂刘东西不得好死。

  正游了没几步,心中一股不安的感觉涌起,我第一反应就是抬头去看那条大鱼。只见那鱼按下头从身后袭来,速度极快连那四条须子都扯的笔直,背上的棘刺挺在头前,我甚至都能看到那锋锐的棘刺尖头的一抹寒光。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此时轰隆的巨响传来,身侧一股水流大力袭来,我和刘东西身不由己地被水流带走,躲开了这一刺,鱼群四散奔走,湖中光芒大盛。我努力看来处,只见白浪滔天,如同飓风过境一般向我袭来,大量的水注入湖中,竟形成了两三米高的水位差,那条大鱼此刻正浮在高出水面,任是如此神骏的一匹大鱼也无法抗拒这股自然的怪力,在骤然包围过来的压力下动弹不得,竟似是一只标本被固定在玻璃壁中。

  我怔怔地看着,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刘东西怪叫一声:“别看了!快跑啊!”

  听到他的喊叫我才反应过来,此时已经由不得我们跑不跑了,背后一股压力袭来,我摁住刘东西一头潜入水中,就在此时,前方传来一声闷响,我随即感到一道波环在水中如同一个涨开的气泡一样向我们冲了过来,这道波环覆盖面极广,根本就无处可避,我和刘东西不约而同地用胳膊挡住脸面。

黄昏的第一章
黄昏的第一章
将要释放出的囚犯却神秘的脱逃,警察在追逃中误闯秘境。  信任和高度警惕之中,人们如何面对自己?传说和现实之间,人类走入何方?  在这个世界的肌体里,我们如何自处?弱肉强食的时代,是我们的文明的苏醒过来但是战胜?  到底是千万年的的阴谋,但是自然规律的必然?在那永我就站在石像底下,眯着眼睛打量着那棵死树。枝叶间打下的阳光在我的眼前斑斓闪烁着,这棵枯树在我的眼中慢慢的虚化,放大,旋转,一股莫名的引力和抽痛把我从身体的深处向后拉扯。我挣扎着,甚至把手肘和膝盖都顶在了地上,粗糙的地面一点点的撕扯我的皮肉,而那股从心底涌出来的疼痛和寒冷让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开始向回忆里跌落,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我听到了有人喊着我的名字向我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