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东厢记

《东厢记》第10章

发表时间:2020-10-19 05:16:53

邵含雨舒妙烟小说名字叫作《东厢记》,提供更多东厢记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东厢记以及最新更新。东厢记小说邵含雨舒妙烟节选:邵含雨豪无得以保留地回应着她极具占据之欲的吻,籍此直接表达心底汹涌的酸涩难言滋味。彼此早以全湿的衣裳此时紧紧地地…


推荐指数:★★★★★
>>《东厢记》在线阅读>>

《《东厢记》第10章》精选:

邵含雨舒妙烟小说名字叫做《东厢记》,这里提供邵含雨舒妙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东厢记小说精选:不似以往的推拒羞怯,也不似曾经的婉转嗔怒,邵含雨毫无保留地回应着她极富占有之欲的吻,藉此表达心底奔涌的酸涩难言滋味。彼此早已湿透的衣裳此时紧紧地贴熨在一起,透过肌肤传来滚烫灼热的温度。舒妙烟难奈地喘息着,吻沿着他微微仰起的颈畔一路延伸,直至胸前那点蔫红。情绪、理智、皇意、圣旨,所有的一切被抛诸到脑后。她不得不承认,他的欲擒故纵,他的柔软温香,让她不经意间就意乱情迷,甘心沉沦。“妙烟。”邵含雨湿漉的眼睫染上一层迷蒙的雾…

不似以往的推拒羞怯,也不似曾经的婉转嗔怒,邵含雨毫无保留地回应着她极富占有之欲的吻,藉此表达心底奔涌的酸涩难言滋味。

彼此早已湿透的衣裳此时紧紧地贴熨在一起,透过肌肤传来滚烫灼热的温度。舒妙烟难奈地喘息着,吻沿着他微微仰起的颈畔一路延伸,直至胸前那点蔫红。

情绪、理智、皇意、圣旨,所有的一切被抛诸到脑后。她不得不承认,他的欲擒故纵,他的柔软温香,让她不经意间就意乱情迷,甘心沉沦。

“妙烟。”邵含雨湿漉的眼睫染上一层迷蒙的雾气,急促的呼吸下,声音有不易觉察的颤抖,“你要了我吧。”他此刻只想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她,哪怕只是这一刻。

舒妙烟动作一滞,指尖停在他的脸颊,思绪在瞬间清明了过来。她深深地凝视着眼前风情入骨的男子,许久后用力地闭了闭眼。

含雨……她与他虽说相恋多时,却从未像今天这样的亲近过,以往只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他都会羞恼地将她推开。

为今他这般曲意承缠,如此前所未有的热情实在让她心绪难宁,这样的邵含雨,实在是太反常。

冰冷的雨水透过发梢一滴滴滑到心口,沁入肺腑的寒凉。

“含雨。”温热的唇轻轻地落在他的耳畔,舒妙烟低软的声音夹着一声无奈的叹息,“我若是这般要了你,又怎能对你娘交待?”含雨,含雨,此时放手或许彼此还有退路。

如果不是今夜这一出,她还会一如既往地当他只是个普通的商家之子……含雨,这样的你才是最真实的你罢?

在烽火连天之时赶赴边关重地,看似无意的施手相救,时机却把握得那么‘准确’,就连上天都要自叹弗如,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两年来无论她如何暗中调查,却查不到他生病前的半点资料。如此凭空而来的救命之恩,缱绻情爱,叫她如何能安心受用?

没有破绽就是最大的破绽,在她要成亲之时,终于耐不住了吗?

六年前,自接过兵权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不再是安亲王府可以随心所欲的二小姐,那块小小的令牌,早已掌控了她一生的命运。

再多的儿女情长,在家族皇权面前,终不过是半眼烟云。身怀二十万兵权的安亲王府,又怎能在她的一念之间恣意妄为?

“妙烟,你不要我?”邵含雨的声音里含了一丝受伤,他猛地睁大了眼,直直地瞪向舒妙烟,似是不可置信。

舒妙烟深深地吸了口气,微微偏开了眼光。

眼前男子双颊似火,双眼迷离,一汪潋滟中倒映着隐隐的细碎流光,流转间勾魂摄魄地动人。这般慵惓而性感的极致诱惑,她不过是个血气女子,又怎能抵得过?

可‘如此’情深,她能否消受?

“不是不要,”舒妙烟回答得有些艰难,一字一顿,仿似煎熬。有些事,有些话,明明说出来就是一种伤害,却不得不去说。

说了出来,那便是覆水难收。

如此她便给彼此最后一个机会。

“我不会这般糊涂要了你。你虽不是世家贵族之后,却也是邵家嫡子,我若不能许你一份美好姻缘,便不能轻率毁了你的清白,”

掩去心底蔓延的悲凉,她微笑着拈去他额角一抹湿发,“若不能给你最好的,我便放你自由,我去找皇姨,求她成全。”

“若是……皇上不允呢?”邵含雨双眸含泪幽幽地看着她,其实那个答案他比谁都清楚。皇上若愿意成全,又怎会等到今时今日?

“我……”舒妙烟深吸一口气,目光深遂如海,却清明的似能看透到他的心底,“那么,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邵含雨在她透彻似水的眸光中微微低下了头,无措地拧着衣角挣扎了许久,才红着眼眶低声开口,“你娶他便娶他,我就在这里等你,除了你,我这辈子谁也不嫁。”

舒妙烟心中狠狠一撞,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待她的情意不假,可这情深似海的背后,又是否是她可以承担的后果?

“我去找皇姨。”沉默了许久,舒妙烟缓缓放开怀里的人,“三日之后,我必定会给你一个答案。”她不是拖泥带水的人,问清水落石出之后,自当有个绝断。能爱的,她会倾尽一切去爱,不能爱的,她必须放手。

“好。”邵含雨低了头,眼底有抑不住的哀伤慢慢淌过。他的指尖动了动,不过离她的衣角半寸的距离,却依旧是没有触及。

两年的相处他早已对她了如指掌,不论是为人处事也好,布军行阵而好,她从来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于是,他在和她的相处之间也给自己留了后路。他努力压抑着感情,不愿陷得太深,才造就了今日可远可近的距离。

若是他早日多靠近她一些,她也不会这般的清醒理智。

他原以为自己完全可以潇洒地掌控,不料却在听到她的婚讯时瞬间崩溃。原来情爱这个东西,并不是想象中的收放自如。

他无法控制地嫉妒着沈玠,那个原本该属于他的位置……

而此时的她,若真的放了手,他之前所做的许多努力,岂不是付诸东流了吗?

情药是毒,原来他早已饮鸩却后知后觉。

“妙烟,我等你回来。”第一次,他拽住她离去的衣角,目光哀伤,“由始至终,我都知道不可能成为你的正君。”

“我会一直在这枫园里等你,直到我……再也等不动你。”话音随风轻轻消散,他的身体如飘渺的柳絮般软软地倒了下去。

舒妙烟身形一转,疾步将他揽到怀里,焦急地怒吼,“安眉,棉棠,进来!”

这样的身体,你到底要什么?

舒妙烟靠在床沿守了整整一夜。醒来的时候,发现邵含雨正在酣睡。

他的双颊因为淋雨而烧得通红,呼吸极不安稳。即使在睡梦中,他的手依旧紧紧地抓着她的衣角,似乎只要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舒妙烟任由他抓着,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说不心疼那是骗人的,对他虽谈不上情深相许,但他到底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动心的男子。

撇开他情深背后的烟雾,他待她的情意并非虚假,面对这样的他,她恨也不是,爱也不能,连怜惜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棉棠!”舒妙烟转头狠狠地瞪着邵含雨的贴身小厮,“你就是这么照顾你家公子的?下这么大的雨,你就这么任他去淋?”就这样闭眼阖了一宿,身上到处酸疼,心里更有股无名火在腾烧,为什么她就不能简简单单和一个倾心相许的人在一起?

而此时,看到他脆弱的模样,她更是觉得愧疚难当。

邵含雨虽说幼年多病,身子一直不好,但最近两年在她的照料下已经渐有起色。没想到这次只淋了这一会雨,这病却如此来势汹汹。

棉棠在舒妙烟冷厉的眼神下委屈地咬了咬唇,犹豫了许久,瑟缩着解释,“将军,公子一定要淋,奴婢拦不住。”

“可是,若不是在天牢里受了寒气,也不当这么严重的……”

“天牢?”舒妙烟敏感地抓住了这两个字。她原以为皇上将邵含雨带走,对付一个弱男子,应当不会使出什么狠绝的手段,多半会放在哪个废弃的院子里关起来,没想到竟会是天牢!那里面潮湿阴冷,他的身体抗了这半个月怕是早就寒气入体了罢?

“含雨……”她低低地唤了一声,眸里闪过几许悲怜之色,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竟让皇姨对他如此厌憎?

“去将炭火再加旺些,千安、千柳,你们二人帮他仔细检查下身体,看看哪里有伤,一一回禀!”

“是!”千安、千柳恭声回应。

“可是……”两人看着床沿,目光犹豫。

舒妙烟低头,看到依旧被拽得紧紧的衣角,无奈地摇了摇头。四下环顾一圈,伸手示意棉棠取过一旁床几上的剪刀,“先剪了,免得吵醒了他。”

“是!”棉棠眼光一亮,唇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还好,将军心里还是疼惜公子的。

窗外天色已经发白,细雨却没有停下,依旧沥沥地冲刷着迷蒙的天空,不折不挠,无声无息。

舒妙烟慢慢自房中踱出,这才发现腿已经麻木得失去了知觉。

看到乔安眉不赞同的目光,她苦笑了下,“你就别再对我横着眉毛了,今天的早朝怕是赶不上了。”

“将军还记得早朝呢。”乔安眉挑了挑眉,依旧抱手而立。

“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撇下他不管?”舒妙烟叹了口气,“他这病来势凶险,而且……太过蹊跷,皇姨那里,我是定要去问清楚的。”

“是该问问了。”乔安眉点点头。见她眉宇间淡淡的倦色,转身朝旁边的小厮吩咐道,“去拿些茶点来。”

“马已经喂好了,等下还要赶路,你先吃点东西罢。”

舒妙烟摇摇头,睨她一眼后懒懒地靠到廊下,闭目不语。

沉默了良久,她缓缓吐出三个字,“没胃口。”她此时的心情很糟糕,有些事情,等了那么久终于要揭晓,她却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去面对。

“回主子,”

直至千安的声音自房门边传来,舒妙烟才自沉思中回过神,疲惫地揉了揉额角,“怎样?身上可有伤?”

“主子放心,邵公子身上没有伤。”千安回答。

“那就好。”舒妙烟舒了口气,转头又看了看天色,“罢了,我们先去宫里,折腾了一宿,皇姨必定关心着呢。”身边的亲卫队里,总有个把是皇上的人,这一点她早就心知肚明,也是默然允许。

毕竟她手掌重兵,皇上对她‘重视’些,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一夜枫园里的动静,宫里想必早就已经知晓了。

“千柳,你回府一次,找言管家拿些药材送来,就说是我的意思。”舒妙烟理了理半湿的衣袍,微微蹙了下眉头,“安眉,我们走,趁这时辰,或许还能赶上议事。”

“是!”乔安眉的声音干脆利落。

枫园的门外,周管家早已领着一众侍从恭候,细密的雨丝周而复始地自他们脸上飘过,连成一串串水珠慢慢滑下,却没人敢抬头张望。

舒妙烟见状淡然一笑,自侍卫手里接过疆绳,“周管家,你照顾好含雨,若再让些不知底的人混进了园子,我不会再饶你。”

“是!”周管家挺直了脊背,见舒妙烟打算上马,忙趋身上前走了几步,道,“将军,沈都尉已经在园外恭候多时了。”

“沈都尉?”舒妙烟一怔,转头看去,正看到一辆锦帘华贵的马车停在路边,杏色的车帘下,站着一名蓝裳锦袍的英武女子。

“见过镇南将军。”那女子微微一笑,恭敬地向她行了一礼,“下官刚巧经过这里,听闻将军在此,不知可有幸顺道送将军一程?”

舒妙烟眉头略动,立时想了起来,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沈怡的妹妹,也就是沈玠的小姨沈绯。

“如此有劳沈都尉了。”舒妙烟扬起一抹谦和的笑,放下手中疆绳,缓步走向马车。未来小姨的车,自然是要给面子的。

马车的车帘随风而劝,有淡而悠远的桃花香似有还无地飘来,在这漫天的雨幕里,竟带了一丝独特的韵味。

东厢记
东厢记
《东厢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安亲王,舒妙烟,郑初南,郑侍君,皇姨,沈玠,邵含雨之间的故事。东厢记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