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东厢记

《东厢记》第7章

发表时间:2020-10-19 05:16:54

沈玠舒妙烟小说名字叫作《东厢记》,提供更多沈玠舒妙烟小说目录,沈玠舒妙烟小说全集目录。东厢记小说沈玠舒妙烟节选:沈玠已在一旁家仆半雨的搀扶下站了出来。脸色荡然无存之后的惊惶失措,却依旧看起来有些惨白,他心有余悸地望着那…


推荐指数:★★★★★
>>《东厢记》在线阅读>>

《《东厢记》第7章》精选:

沈玠舒妙烟小说名字叫做《东厢记》,这里提供沈玠舒妙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东厢记小说精选:舒妙泉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御花园的深处。舒妙烟回过神时,怀里的沈玠已在一旁小厮半雨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脸色不复之前的惊惶失措,却依旧显得有些苍白,他心有余悸地看着那只黑猫消失的方向,好一会才收回了眼光。“戏做足了?”舒妙烟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唇,眸中深色一闪而逝。沈玠身子猛地一震,他抬头直直地看向舒妙烟,张了张唇想说什么,终是忍住,继而垂睫将头扭向一旁。“请将军不要误会公子!”半雨扑通一声跪下,紧紧地咬了咬唇,躲闪着沈玠怪责…

舒妙泉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御花园的深处。舒妙烟回过神时,怀里的沈玠已在一旁小厮半雨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脸色不复之前的惊惶失措,却依旧显得有些苍白,他心有余悸地看着那只黑猫消失的方向,好一会才收回了眼光。

“戏做足了?”舒妙烟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唇,眸中深色一闪而逝。

沈玠身子猛地一震,他抬头直直地看向舒妙烟,张了张唇想说什么,终是忍住,继而垂睫将头扭向一旁。

“请将军不要误会公子!”半雨扑通一声跪下,紧紧地咬了咬唇,躲闪着沈玠怪责的眼光,低头道,“公子并不怕猫,而是这猫身上有苜草的味道,公子闻不得!”

怕苜草的味道?舒妙烟一怔,这苜草的味道有什么好怕的?

“公子小时曾生过病,最怕苜草,一闻那味道就会头痛欲裂,发热昏迷,上一次一名小姐来府里,正因为身上熏了这味道和公子说了会话,害得公子病了整整半年才好了点。”半雨一口气地说完便匐下了身子,再不敢抬头。

居然有这种事?舒妙烟眉头微动,沉默了许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对苜草有这么大的反应。

沈玠见沈舒妙烟并没有让半雨起身的意思,眉头蹙了蹙,淡声道,“你说都说完了,还跪在那里做甚?这是我的事情,回府自会发落你。”

半雨抬头怯怯地看了他一眼,起身站到了一旁,眼睛仍旧不忘警惕地四处张望着,似是在提防那只不知所踪的黑猫突然又窜了出来。

舒妙烟睨了两人一眼,慢慢掸着衣袖上的皱痕,淡淡道,“怕苜草是不假,可你家公子当着三殿下的面对本将军这么深情款款,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我……”沈玠玉似的脸庞上迅速地漾了几许粉色,神情似窘似怒,“我说的话,句句肺腑,将军若是不喜,就当作没听到罢了。至于我说的话,爱说给谁听就便给谁,旁的人在不在,难不成我就换了个说法了?”

“哦?”舒妙烟眉梢微挑,竟是微微地笑了起来。她神色看似漫不经心,手上的竹枝却随意地划了道弧度,极为闲适的动作,却隐隐挟着山雨欲来的气势。

沈玠眼看那两片嫩绿的竹叶险险地擦过袖口,本能地退后了两步,恼怒道,“你以为什么?我故意以身相诱?这般你也太看轻我了!我原以为镇南将军妙思聪慧,不料也是个粗枝大叶之人,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黑猫这种东西,怎会平白出现在宫里?”

舒妙烟闻言挑了挑眉,依旧是微微而笑,“如此我倒确实需要护送公子去惠仪宫才是,你一片赤心待我,我又忍心让你受苜草之恙?且你我三个月内便要成亲,若是因为什么草啊猫啊伤了你的身体误了吉日,总是不好。”拿她做幌子对付三皇女?玩欲擒故纵?她倒要看看,舒妙泉会为了他做出什么事来!

“如此多谢将军。”沈玠勉强压下心头的愠怒,转身便朝惠仪宫的方向走去。她口气听上去甚是关切,却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哪里有半分担心?

舒妙烟信步跟上。她举目四下溜了一圈,将眼光停在远处黄色的琉璃瓦上。那屋角下悬着的几挂风铃,正在微微地晃动着。

“树欲静而风不止。”舒妙烟由衷地叹了一句。此时风息静寂,连树叶都不晃动一下,那风铃又是在响应谁的召唤呢?

沈玠的步子微微滞了一下,又继续踽踽而行。

“启禀主子,”一道青色的身影迅速地跃到沈玠身旁跪下,正是那改了名字的另一名贴身小厮半晴。

“可找到人了?”沈玠顿住步子发问。

半晴平静无波地看了一眼舒妙烟,恭敬地回答,“那猫是昭德宫里的。”

“昭德宫?”沈玠微微垂着眼睫,长翘的睫毛在眼晕下打下一片光影,“先不要声张,等我先去向舅舅说明。”

舒妙烟身后的千安、千柳二人迅速变了脸色,转头看向自家主子,却见她依然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昭德宫,正是皇贵君郑初静的寢宫。郑初静是谁?那是安亲王正君郑初南的亲生哥哥!也是舒妙烟的亲生伯父!

“主子,皇贵君从来不养猫,哪里来的什么黑猫?”千安急忙解释,抬头正看到沈玠淡似流水的眸光。

舒妙烟笑笑,“走吧,这不正好要去惠仪宫,相信惠君自有分晓。”

“可是……”千安对于沈玠身旁半雨将信将疑的神情还是有些不爽。

“昭德宫里那么多人,谁说就是贵君养的?就算是他宫里的猫,那苜草也不是哪里都有的,谁又那么有心思,要往只猫身上熏苜草?”舒妙烟脚下步子未停,顿了一顿,又道,“郑家再傻,也不至于这时候和沈家过不去。”

“那是谁在栽脏嫁祸?”千安继续嘀咕。

舒妙烟极具深意地瞥了一旁风轻云淡的沈玠,那人又恢复了一派淡如轻云的态势,像是她们说的事情根本与他无关似的。

“怕是有人嫉妒皇姨都把沈家最优秀的公子许给了我罢?”舒妙烟眸子微微眯起,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还是要藉此给沈家一个警告?

郑家如今正是敏感时期,怎么会使出这等不入流的手段?这沈玠身边的小厮半晴,看上去就不是个简单角色,他方才应该就在这不远处,却明显地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显然是在悄悄打探什么,而她竟差点就被他蒙混了过去。

一个小厮尚且如此,他的主子又当是如何的深不可测?而那个‘傻乎乎’的半雨,谁又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故作怯懦避掩锋芒?

这个沈相之孙,倒是有点意思。而沈家,怕是并非表面上那么淡泊简单。

已是入秋时节,回笼热却依旧没有散去,整座皇宫沐浴在一片暮色之中,辉煌中带了些许燥闷。

舒妙烟携沈玠一路缓缓走向惠仪宫,两人之间隔了不多不少的一点距离,虽然没说什么话,步伐却很是搭调,远远看上去竟是十分般配。

偶尔有些尚仪侍从人等路过,匆匆行礼后眼神都多了些暧昧疑问之色。这沈公子不是三皇女的人么?怎么和镇南将军在一起?

沈玠对此不以为意,依旧光华浅蕴气度翩翩,一副谪仙似的模样。舒妙烟则不得不心头苦笑,看来她和三皇女争夺沈玠之事很快就要传遍整个大晋朝了。

每个人都有不可触碰的底线。以她多年对舒妙泉的了解,这沈玠……还真是个烫手山芋,麻烦得很。

可舒妙泉若是就此和她翻脸,那等于为太女悄无声息地的送了一员大将,而整个安亲王府就侧于倒偏向太女一边了。这样的傻事,舒妙泉到底会不会做呢?

走了一会,两人到达惠仪宫时,已有几名宫侍恭迎在外,舒妙烟睥着跪迎一地的宫侍,凉凉地抬了抬手,“都起罢。”惠君的消息倒是快得很,还真不愧是‘养病怡神,静心敏惠’。

沈玠待一地的人都站起了身,转身对舒妙烟道,“将军,容我去问问舅舅是否方便。”

舒妙烟挑了挑眉,正待说话,那一旁领头的宫侍连忙低头禀告道,“回公子,殿下此方身子尚可,不碍事。”

沈玠脸色几不可见地僵了僵,很快恢复了正常,继而微微一笑,“将军,请。”言罢率先走了进去。

舒妙烟转头向身边的千安、千柳二人使了个眼色后也抬步跟了进去。

一路上布置甚为雅致,廊清石幽,翠竹环缀,空气中没有想象中的浓浓药味,反而是带了些许淡淡的茶香。

“镇南将军来了。” 一道轻转和润的声音自房内传来,带了些不易察觉的喜意。

“见过惠君殿下。”舒妙烟微微一怔,抬头时正看到那青竹帘下浅蓝色的软榻上,躺着一名长相俊美的男子。

他并不如传言中的病弱瘦瞿,只是看上去精神略显不济,那容貌倒与沈玠有七成的相似。

几名侍从轻手轻脚地奉了茶便退下了。沈玠略显犹豫地看了眼舒妙烟后便走到了惠君的榻边坐下,看情形这甥舅二人感情确实不错。

沈怡毫不掩饰地自上而下将舒妙烟打量了一番。许久后眼里闪过些许不明的笑意,“听说皇上把玠儿指给你了?那你再叫我惠君可就不合适了。”一旁沈玠听闻此言立马红了脸,见到舒妙烟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立马偏头躲开了她的目光。

舒妙烟心下略略松了口气,这惠君待她的态度明摆着非常和善,那之前什么舅舅是否肯见你还不知道这种话,明显就是沈玠的搪托之辞,看来是他不想她来见惠君。

“拜见舅父大人。”舒妙烟从善如流的长揖到底,倒是很正经地行了个礼,她打算直接从行动上彻底粉碎沈玠的幻想,这婚事既然大家都不情愿,倒也好,免得碰上个人真对她上了心,反而添了日后的愧疚。

沈玠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一来那张原本淡粉色的脸立时便红成了煮熟的虾子一般,也不知是羞还是怨。他神情颇为不愿地瞪了沈怡一眼,不自在地拽了拽他的袖子,“舅舅,我还没嫁呢,”

“迟早的事。”沈怡饱含深意地瞥他一眼,“皇上金口玉言的事,你就别不好意思了。”不顾沈玠的不自在,他继续道,“我就是再不见客,又怎会不见你未来的妻主?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烟儿,往后玠儿就交给你了,他自小被家里惯着,小孩子脾气,你莫要和他计较才是。”

“舅父大人但请放心,烟儿当好生照顾他,不会与他一般见识。”舒妙烟有大笑的冲动,强忍着点了点头。很好,原来这男人是有弱点的,在他舅舅面前竟然如此乖顺。

沈玠则干脆垂下了头,连看都不敢看舒妙烟一眼。

舒妙烟从未料到,这从不出门的惠君竟会对她如此了解,甚至谈得上是喜爱,直待用完晚膳月上中梢之时,她才从惠仪宫中‘尽兴而归’,意外收获真正算是非常之多。

整个晚膳的时间,沈玠提都没提那黑猫之事,舒妙烟也识趣地装作不晓。这种事情原本就是沈家的事情,沈玠到底还没有真正拿她当妻主,她又何必凑上去自找麻烦?

直至出得宫门外,舒妙烟才轻轻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却转作了一抹忧伤。

不过是一顿饭的工夫,衣服上竟然就沾满了那股浅浅的桃花香。这香味不馥不浓,淡而悠远,很是好闻,可她还是想念记忆里邵今雨那清幽的药香。

算来,有好多日子都没闻到了,真是想念得紧。

“主子,三殿下就在惠仪宫外的小竹林里。”千安、千柳二人迎了上来,悄声禀告。

舒妙烟冷冷一笑,“再去查一下,那位熏了苜草去沈府和沈玠说话的小姐,是不是三殿下。”

东厢记
东厢记
《东厢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安亲王,舒妙烟,郑初南,郑侍君,皇姨,沈玠,邵含雨之间的故事。东厢记约2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